章节目录 千里眼

    虽然影像是上下左右完全颠倒,但透过手上的纸筒,谢子安确是看到了隔了一整个院子的影壁后檐橼头滴水上福到眼前图案上的蝙蝠和铜钱——比他想象的更大更清晰。

    “你站这里能看清影壁上屋檐滴水上的蝙蝠吗?谢子安问谢尚。心情太过激动,谢子安急需一个可信的人来给做确证。

    谢尚闻言用力看了一看,摇头:“这个有点远。怕是得神射手的目力才行!

    他小时候学过射箭,这些年日常地做眼保健操保护睛,读书人里目力算是好的了!但跟专职箭手却是没法比

    话说出口,谢尚心里忽地一动,再看纸筒的眼睛就开始发光,雀跃问道:“用这个就能看到?如此岂不是能将普通士兵迅速提升为有千里眼的神射手?

    那可真是有大用了!

    自诩视力两百的红枣闻言也瞬间醒悟谢子安这么激动的缘故:她公爹受封伯爵就是因为马掌,而这望

    如个不我  远镜在没有雷达红外无人机的抗战年代可是侦查站岗的利器一前世抗战片里的每个军官,不管敌我,人人胸前都挂一个。

    她两世都生在和平年代,而这世更是没有电影、电视、手机等现代化宣传手段,信息传导特别闭塞,以致她除了知道世间有武勋这个群体外,日常就只在邸报上见过一星半点的军队、边疆信息,于军队战争几乎毫无印象。

    谢尚即便在官衙听说过什么,家来也从不跟她提这些。

    毕竟他是个文官

    谢知道屋里听见,跟着激动地站起身疾步出来问道:“真能看到?胡远给谢知道  谢子安把望远镜递给谢知道:“爹,您来试试!

    如果他爹都能看到,那就更有说服力了!

    谢知道没犹豫地接过了望远镜,他要亲眼看看!

    “啊?!

    在谢子安的协助下,谢知道很快便看到了影壁滴水上的蝙蝠纹不觉失声叫道:“真看到了,还很大!”特别大,比实际的大小还大!

    “是哇!

    闻言谢子安舒展开眉眼笑了,和谢尚道:“这院还是太小了,我记得你花园里有个假山,还挺高,咱们到山顶去试试!”

    站得高才能望得远!

    瞭望塔、烽火台都建在山顶

    “对!“谢尚认同:“山顶最好!”

    谢知道催促:“那咱们就赶紧去吧!

    眼见祖孙三人异口同声,一副干大事、正事的模样,吕氏氏虽一头雾水但都咽下嘴边问吃饭的话,赶送上裘衣。

    红枣也替谢尚披上貂裘,提醒道:“世子爷同爹和老伯爷去山顶看过,也就回来吧!”

    “这谢恩折子早起递上去了,宣召的旨意说不定立时就下来了。”

    了年  “老伯爷上了年岁,又是这样的天,可不能不吃午饭,空着肚子进宫!”

    尚答  “放心,”谢尚答应:“我心里有数!

    其实根本没数。

    不是红枣提醒,谢尚已然兴奋得忘了还要等弘德帝宣召这个茬了!

    谢子安一旁听到,方醒悟到自己心急了,有失他一家之主的从容蛮好等吃了饭再去花园,谢子安有点懊恼的想:这纸筒镜又不会跑!

    不过话已出口也只有继

    只早些回来也就是了!谢子安告诉自己。

    谢子安父子三人走后,云氏问红枣:“尚儿媳妇,你知道伯爷去山顶是为看什么?

    不信  她可不信是看风景!

    不是她男人没这样的情趣,而是圣旨当头,他不会不知道轻重!

    而听红枣刚刚的话却是明白的样子。

    闻言抱着绣球的吕氏目光也转向了红枣。

    她也很好奇!

    红枣笑告道:“该是想确证这两个放大镜加一块儿能看多远吧!

    “这很重要?”云氏问出心底的疑惑。

    红枣筹谋了一下措辞后道:“可能是爹想看看这镜子能否用在军事,比如侦查敌情,瞭望塔哨上。”这么一讲,云氏也懂了,立禁不住激动道:“那岂不是和马掌一样了?

    马掌给了她家满门的超一品伯爵爵位,而这纸筒镜是不是还将让她家更上层楼?

    如此就不怪男人噶激动了,连进宫谢恩的事都激动忘了!

    云氏觉得红枣解释得特别合理

    闻言吕氏也明白了,极其钦佩地问红枣:“尚儿媳妇,你都是怎么想到的?”

    明明一早晌她们都在一起。她是亲眼看到这纸筒镜是怎么做出来的。

    而就在刚男人们家来前,尚儿媳妇也只拿这纸筒镜当个玩意,和她们婆媳说说笑笑地随意照着玩笑。

    爷说神射手吗  红枣谦虚道:“这不是刚世子爷说神射手吗?孙子媳妇跟着就想到了百步穿杨的故事,进而想到了千里

    相到  船士  眼、千里马、人才难得之类的老话,自然就想到了这纸筒镜可让一般士兵拥有能媲美神射手的目力。

    “原来是这样!吕氏禁不住笑赞道:“怪道人人都夸你聪慧,果然是见一知百!强她太多!

    也不怪能牢牢抓住谢尚的心,实在是太善解人意。

    云氏深以为然,点头笑道:“果然!刚尚儿这句话咱们也都听到了,却都没你这些想头!

    转脸看到炕上强拉着喵喵尾巴放放大镜下面照的谢丰云氏可谓是越看越喜欢:说到底,尚儿媳妇想做这纸筒镜原都是为了她这大孙子。

    她大孙子真是有福气,才刚这一点子大,父亲、祖父就挣到了世爵。家常玩个放大镜又招出他娘做这纸筒镜的好事。

    当然她公公来得也好,不是他拿放大镜看饭桌,叫丰儿给瞧见了,也没这好事!

    所以这屋子里的饭桌买得不是一般的好,当初尚儿的五千两银子没白花,也不枉被御史台弹劾一回。老话都说物华天宝,有德者居之。

    没准当初尚儿能一气买五套老挝红酸枝就是今儿封爵的预兆?

    对于两年前,谢尚初入京时谢尚照红枣嫁妆的样式一气买五套老挝红酸枝被御史台弹的事,云氏其实颇有意见。

    直到今天红枣做出望远镜后云氏方算是放下心底芥蒂!

    吕氏、云氏在屋正说得热闹,不想谢知道、谢子安、谢尚这就回来了。

    “这么快?红枣诧异。

    此  谢尚笑:“这些日子没人上山,假山上的雪积了有尺厚根本无法下脚。现教人扫也犯不着。”今儿夜里又将有雪。

    可不就回来了吗?”

    原来是大雪留人!

    红枣明白了,接过谢尚的皮裘交给丫头咐摆饭不提。

    谢子安擦过脸后,一把抱起炕上举着放大镜和喵喵隔镜对望,大眼瞪大眼的谢丰轻快笑道:“爷爷家来这么久,都还没抱丰儿,现在补上!

    到放下全的勿成里  看到放大镜下金色的猫眼忽换成黑色的人眼,猝不及防的谢丰小嘴窝成了圆

    谢子安却自顾笑得开怀,和谢尚道:“趁城里的铺子还开门,倒是叫人多买些放大镜家来!多做几个实验。

    最好能把这倒着的景像生法子给正过来就好了!

    当然正不过来也没关系,重要的是发现——倒置的敌情也是敌情,无碍大局!

    谢尚闻言点头称是

    放大镜由透明水晶磨制而成,自家没材料做不了必得市买待消息传出后,自家必是要备些作礼送人。

    谢尚叫显荣,显荣答应着叫人去办不提。

    “再还有这纸筒镜名字不雅,得重新给取个好名字!谢子安深思熟虑道。如此献给陛下才显得正式,恭敬。

    先马掌他献得就太过直白了!

    体悟到望远镜的价值,谢子安立改了先前给信国公做见面礼的主意,准备献给弘德帝。毕竟他这个爵位最终还是弘德帝点的头。

    谢尚一听取名,立刻提议:“叫千里眼,简洁明了,耳熟能详,一听就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谢知道赞成:“不错,这个名不止形象,而且上口,好名字!

    才五  谢子安搁心里ト了一回“千里眼这个名字的三才五行,确认为上上大吉的土火木,寓意境遇安固,名

    方占斗  成利成方点头道:“好,就叫千里眼!

    早在这的就这么  于是望远镜在这世的名就这么商量定了。

    预备宫里召见,午饭所有人都没有喝酒,故而一顿饭吃得很快。

    饭后谢子安方问红枣道:“尚儿媳妇,你能再做一个千里眼给我瞧瞧吗?他得搞明白其中原理,面圣时陛下问询才有回奏。

    正好显荣带着人把放大镜也买回来了,足买了近三百块几乎包圆了半个城的货

    谢子安开口,红枣必是答应,不过谢丰却是不干了他困了,要红枣抱着拍睡觉

    面对孙子抓住红枣衣襟不放的小手和倔强的小眼神即便强硬如谢子安也是束手手无策。

    尚儿媳妇,谢子安无奈道:“你先带丰儿回去睡觉。我这边先叫人把这放大镜分类出来,再把东西准备好。你来了立刻就能做!”

    红枣抱着儿子歉意道:“爹,要不我把照琴留在这儿,叫她把能做的先都给做了,早晌她给我打过下手,知道大概步骤!

    确切地说,现那个成品百分之九十九就是照琴给做的一红枣就给出了个大概样

    谢子安闻言自是求之不得,照琴却不免有些紧张一一先一个千里眼她是在她主子的指导下完成的,现她主子不在,只她一个人能做吗?

    还是在伯爷、老伯爷、世子的眼皮底下。

    而家常,她可是连跟伯爷、老伯爷当面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想到先名字登上邸报的张乙,照琴握拳给自己鼓劲:既然她主子这样看重,她必是要好好表现,不给她主子丢脸才是!

    作者有话要说

    先重温哈利波特,回头再来补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