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赦造诚意伯府

    宴毕,弘德帝吩咐李顺代己送谢知道、谢子安、谢尚出殿。

    谢子安等人磕头谢恩,跟着李顺出殿。

    一出殿门,谢子安叫住前方引路的李顺道:“李总管留步。”

    送到这就够了,可不能真叫李顺给送到宫门。

    李顺微微一笑转回身,笑道:“诚意伯!”

    谢子安笑道:“陛下天恩,臣等却不敢僭越。陛下现还在殿里,身边少不了李总管伺候。还请李总回殿伺候陛下!

    李顺看看前方的路,告诉道:“也好,打这里出去就是金殿你父子上朝下朝都是走熟了的,倒是不用担心走岔。”

    “再这赐宅的地契,李顺掏出袖袋里的牛皮纸信封笑道:“现就在这给你吧!”

    “本来这领赐宅该是在礼部。还是陛下说诚意伯现牧守山东,几年才回一趟京城,偏又赶上过年,一应衙门放假——陛下说不好叫伯爷您空跑一趟,特地咐咱家替你办妥了一切适宜,收着这房契待你进宫时给你!

    事虽是他干的,但陛下要笼络谢家,似这些不合陛下身份,跟臣下示好的话就由他来说

    他的存在原就是为陛下分忧。

    谢子安、谢知道、谢尚等人闻言立口称皇恩浩荡就地往身后内殿的方向跪下磕头谢恩。

    站起身接过信封,谢子安不觉心花怒放:有刚李顺的那一段话在他这诚意伯府的赐宅差不了!

    喜气洋洋地打宫里出来,一坐上轿,不等轿帘放下,谢子安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地契。入目房屋坐落位置是内城西玉带巷,谢子安长出一口气心说:果然就是了

    这真是太好了!

    “去玉带巷!谢子安隔轿吩咐谢福。

    谢福闻言一怔,转即恍然,随即也笑了:他主子心愿得偿,真是太好了!

    应了一个是,谢福亲跑去前轿告诉谢知道道:“好叫老爷知道,刚伯爷说才刚领了宴,家去也是枯坐,倒是去陛下新赐的宅子里转转,消消食的好,叫小人来问老伯爷可要一同去?”

    虽然刚御宴就是作趣,正经没吃几口,不过因为来前已未雨缪的吃过一顿,谢知道眼下倒是一点不饿,笑道:“当然一同去!”

    来都来了,必是要去!

    想想谢知道又问:“这赐宅坐落在哪里?”

    谢福兴奋回道:“就在玉带巷!

    “哦?!

    闻言谢知道也惊喜笑了:“那不是离尚儿很近?”

    谢福笑应道:“可不是?就在世子爷状元府的南面正对!”他都已替他主子悄悄过去,在外围都瞧过两回了!

    “好!好!这就好!“谢知道抚着胡子满意的笑了。

    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即便亲父子,若得远,时间久了,也会疏远,比如他三、四、五子,谢子平、谢子俊和谢子美。

    而只隔条街前门对后门的格局却是跟他家在雉水城的老宅类似

    京师内城寸土寸金,能有这两处连在一起的大宅可不容易。

    这是老天给他谢家大房在京立足的好预兆啊!

    谢尚得了谢福的报信也很高兴,吩咐显荣道:“这就打发人家去告诉树林备了茶水点心煤炭火盆等一应物什,送去玉带巷!

    才到手的赐宅,不会有暖炕热水,必是得自家预备。

    幸而两家离得近,送过去也不算费事!

    新宅门前下轿,看到大门上黑底金字的造诚意伯府”,子安有一刻的讶异:“这门匾都换好了?谢福也是一脸惊奇,告诉道:“必是今儿刚换的。昨儿傍晚小人来瞧时,还没有!

    说话间侧门开了,有小太监跑出来行礼笑道:“诚意伯可算是来了!

    谢福知道有异,赶紧把人请了过来。小太监拱手见礼道:“司礼监监工姚谨言见过诚意伯。“姚公公免礼!谢子安叫起小太监。

    “回伯爷,姚谨言告诉自己在此的缘故:“李总管一早便叫咱家来此恭贺伯爷大驾,交接宅子!”

    原来是李顺的安排!

    不愧是陛下身边的人,行事真是滴水不漏!

    谢子安心里感怀,笑道:“劳烦公公久等,谢福!”

    谢福适时奉上一张五十两的银票。

    姚谨言笑足颜开地接过笑道:“咱家谢伯爷赏。伯爷即是来了,那咱家就先回宫复命了!”

    “公公好走,知道各人有各人的事,谢子安也不多挽留:“见到李总管,请代我致意!”

    “好说!

    姚谨言满口应承的走了,谢子安进得大门方才掏出地契来给谢知道和谢尚看,笑告道:“爹,尚儿,我看我这诚意伯赐宅的房屋地方竟似比尚儿的赐宅两倍还大!”

    “这么大!”谢知道惊诧了。

    谢尚的宅子已是三个三进院子带花园。两倍,不得是六个院子带两处花园?

    真要是如此,这两处房屋加一块儿岂不是都快赶上他家在雉水城的大半的老宅了?

    雉水城老宅三路五进,整十五个大院可是住了谢家十三房两三百的人口,带大几百的下人

    岂止六个院子,看清地契房屋详情的一刻,谢知道不免舌:只中心院落就有一、、三、四、五整五座三进的大院和六个齐整二进院以及八个一进院。

    院子后有花园,东有库房、下人房,院西则是空白一片的演武场。

    “竟然这么大!“谢知道禁不住感叹:“这才是一个伯爵府,若是那侯爵、国公,他们的宅子得多大?”

    “《大庆会典》于公侯伯子男府的规制虽有规定,去过兴国公府的谢尚看着地契告诉道:“但多是房屋的开间、纹饰和大小,于占地并无特别约束。”

    “朝廷为勉励武勋为国效命,与武勋的赐宅房屋虽与规制一致,但地方都是比照国公府的规制圈划

    不然,升了爵位便要搬家,岂不是很麻烦?”

    谢知道听着有道理,不觉点头道:“原来如此!”

    这演武场盖上房屋之时就是升爵之日,由此武勋的子孙在演武场练武想必会更加用功!不过他一家都是文人,却用不上。

    “这演武场,“谢知道问谢子安:“你有什么打算?要留着吗?还是改花园?

    “先留着吧!谢子安摸着下巴沉吟道:“咱们家虽没人练武但既封了爵,今后就少不了与武勋们来往

    别的不说,信国公府的人情往来必让不掉。

    “武勋们出行都是骑马,咱们家的孩子不说练武,骑马必然是要会的。”不然一处吃席时,别人骑马,独他家人坐轿,未免显得格格不入。对了,这回他回山东后也得练练骑马。

    “而尚儿打小也喜欢骑马,谢子安提点儿子:“难得有这么块现成地方,倒是留着给尚儿和丰儿家常骑马用吧!

    横竖他家就这么几个人口,住的地方已然足够。

    “再就是,也是最重要的是咱们家这个爵位是因马掌而来。由此可见,咱家若想升爵,还是走武勋这条路容易。留着这个演武场也能时时提醒咱们要往武勋,我不是说今后咱们家孩子弃文从武,上阵杀敌,但似马掌、千里眼这样的事以后可以多做一些!

    谢子安说的是正理,谢尚十分认同:“爹说的是!”士都是人外走  自古都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成了伯爵,自然想更上层楼,升侯爵、国公。

    了这个就的场还的

    奔虹虽是上了年岁,脾气也不好,走路老想争道。但家常在自家马场跑跑还是可以的,不必担心出门惹祸

    进门照壁后就是五座三进院子中最大的主院。

    主院的前院正房是客堂。客堂开间虽跟谢尚的客堂一样是五开间,但前檐后殿,实则有十三间屋连通,不是一般的宽敞气派。

    谢子安见状不是一般的满意,吩咐谢福道:“叫人仔细量了尺寸绘制下来,好订家具摆设。”

    画状  这是他的府邸,他要好好装饰!

    尚到他冬月里得的两套黄花  谢尚想到他冬月里得的两套黄花梨,心道这木料原说给他爹过五十大寿,如今看却是贺他爹升诚意伯更合适。

    至于他爹五十大寿,可以再寻

    “爹,”谢尚道:“今年冬月,我得了能打两套五间卧房客家具的黄花梨,您看用在哪里合适?”两套卧房书房家具木料也可拼这么一套客堂家具,就看他爹自己的意愿了。

    “两套黄花梨?谢子安闻言一愣:不是说好给他过五十大寿的吗?图都画好了!

    黄花梨太难得,谢福不敢自专,已和盘告诉了谢子安。

    转念谢子安也觉得黄花梨打客堂家具比做卧房、书房合适,便不动声色地笑问道:“你手头有?”

    我再去铺子问  “有!谢尚肯定道:“但就只这么多。要不年后我再去铺子问问。”

    给体的家已开  他爷春天的生日,给他的紫檀家具已开工,不能改了。

    他太爷爷的紫檀虽未开工,但他太爷爷比他爷还高一辈,也不宜改。

    至于给他岳父的一套,一来和红枣说好了,二则他爹这么大一个宅子,也不差他岳父那一套一再想要好木料,谢尚以为还是得找店家。

    “客堂是一家的门面,谢子安没甚犹豫地决定了:“你既有黄花梨,且数目也够,那就拿来做这客堂家具吧!

    他长子的客堂家具现就是黄花梨。他没有也就罢了,但有必是要先准着客堂使。

    好!”谢尚答应:“等福叔量好了尺寸,爹再定了花样儿子便送去赵家铺子叫他们赶制!

    意外得了满意的客堂木料,谢子安心怀畅慰,摆手笑道:“不必催赶。慢工出细活,重要的是要把东西做好!

    他一时半会又不来住,急什么?

    难得的黄花梨,这一堂家具做好,可是要传代的!

    做工可不能马虎,而图案也要好好想想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