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这是玩具

    主院东西两边各有两个两进院落。

    “爹,谢子安跟谢知道征求意见:“这东面头一个院子给您做书房?

    谢知道摇头:“我这么大年岁还要什么书房?”

    是京里  还是京里

    倒是给奕儿一个才是真的。

    不过在  不过话在舌尖打了个转,谢知道又咽了回去一一他还是先听听子安怎么分配。这么多院子呢,总有奕儿的。

    而奕儿人小辈分低他现在提倒似显得他偏心反是不好!

    谢知道笑道:“再还有这主院,你也不用替我留。我习惯咱们水城的气候,不会长住京师。即便偶尔来,你让我自己挑的话,我倒宁愿住最里面那个近花园的院子,清静,逛园子也方便!”

    他现享的是儿孙的福,只他自己在京谁都不认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且气候也不及他家乡舒适。

    谢子安知他爹说的是实话,也不推脱,笑道:“爹既喜欢清静,那就住近花园的院子吧!”

    谢福赶紧记下,以便安排铺陈。

    “尚儿,“谢子安又对谢尚道:“你虽有自己的赐宅且入住以来一直顺风顺水,加官进爵。我不建议你搬家。但该你的,你也别推让。这主院后面三个院子中间那个的院子给你。即便你不住,空着,那也是你的!”主院之后,谢知道院子前方的院子是整个宅子的中心风水上的太极点—发而动全宅。

    这么块中心区域,深谙风水的谢子安除了他自己和给法定继承人谢尚外,谁也不给住。

    “是!”

    作为世子,未来诚意伯府的继承人,谢尚当仁不让!

    “刚说的东院,“谢子安吩咐谢福:“给我做书房!”

    “后面的那个也先照书房铺。”

    至于是给尚儿还是奕儿,则看情况一尚儿现已有书房,而奕儿,等他来京后再说。

    “西面的两个院子都做客院!”

    “几个院子,要的家具家什不少,且除了主院客堂外,都要现买。好木料难寻,你照着我爹和主院、客房、书房的顺序来安排。”

    “尚儿,“谢子安跟儿子解释:“你现有住处,你院的铺陈且先等等!”

    谢尚点头表示没问题,转替谢奕发声问道:“爹,不替二弟铺个院子吗?

    即便他一时来不了,但铺了,好歹能叫奕儿高兴些——奕儿一贯喜欢热闹,谢尚如此想:先封爵没他的份,想必已经很失落了,若这院子再不给铺,奕儿一准以为他们只顾自己高兴,完全地忘了他,将愈加难过!

    大过年的,又赶上家里封爵这样的喜事。谢尚想叫所有人都高兴!

    他不想谢奕难过!

    一直以来,谢子安都吃不准长子对幼子的态度。表面上谢尚对谢奕挺好,是个好哥哥,但经过过继事件的谢子安却总觉得长子对幼子的好总是按部就班,少了点亲热劲。

    谢子安不确信这是自己的敏感,还是长子真的对幼子有看法。

    但现在听谢尚如此说,却是心头一松——不管怎么说,长子能在现在记挂奕儿是件好事,说明他心里有奕儿,没有对奕儿不闻不问。

    这就够了!

    毕在和兄弟相处这件事上,无论他爹还是他都是白卷,没给儿子一个好榜样。

    “我原想着铺陈这么大一个宅子,“谢子安解释道:“头万绪的,能少件事就少件事,省得忙中出错。

    不  而奕儿现也不会来京,院子的事不着急。你现既提了,那就把东院给他,叫他高兴高兴好了。只铺排还是放后面。不着急,可以慢慢制!”

    谢知道见状便很欣慰,心说:果然,即便奕儿没来子安和尚儿也都记着奕儿,不用他多嘴。

    吕氏今儿虽是生平头一回进宫,但她过去三十年的谢大太太也是白当的,知道这样的场合宁可慢不能快,特别沉得住气,磕头领宴都一丝不苟,没出一点岔。

    宫里出来,吕氏自己都很高兴一她朝贺过皇后了,还一屋吃过饭。

    虽说没吃几口,也忘了其中滋味,但这辈子有此一回就足够了。

    吕氏特知足!

    心里高兴,吕氏便想跟自己的猫唠叨唠叨,没想伸手却摸了个空。

    至此吕氏方省起自己还坐在轿子里,还没到家,而猫早起留在了家中。

    真是的,吕氏忍不住自嘲:这都能忘!

    摇摇头,吕氏掀起轿窗帘的一角,想知道现走到哪儿了,离家有多远——虽然是头回来京,完全不认识路,但归心似箭,急于看猫的吕氏以为能早一刻看到自家大门都是好的。

    消除了进宫的紧张,吕氏又有闲心想自己的猫了!

    吕氏想绣球的时候,红枣则在想自己的儿子一—不知道儿子这么久见不到她,红枣心说:会不会跟上回一样哭闹?

    千里眼哄不哄得住他?

    芙蓉一定要hold住啊!

    云氏想着男人今儿给陛下进献千里眼的事也是归家心切,如此二门一下轿便问过来的红枣:“老伯爷伯爷同世子都回来了吧?”

    刚得了彩画告诉的红枣笑回道:“老伯爷和爹、世子宫里出来后转去玉带街看赐宅了!

    合堂  “宅子确是在玉带街?“云氏闻言立合掌念了声佛,笑道:“这下好了。伯爷可算是心想事成了?转想起大孙子,云氏又问:“丰儿呢?睡觉了?

    右占不得的同满·千甲  “没有?红枣有点哭笑不得的回禀道:“丰儿玩千里眼玩得不肯丢手,不肯穿斗篷裹了手脸出门,还在跟芙蓉咕叽呢!

    “没哭就好,”云氏放了心:“你同我接了老夫人就赶紧回屋去吧!

    老伯爷、伯爷一时半会不会来家,老夫人和我也要歇晌,你带丰儿歇了午觉后再来!”

    看到红枣进屋看到,芙蓉立告诉谢丰:“好了,夫人回来了!”

    闻言谢丰有些心虚地把手里的千里眼背到身后,似乎这样做,红枣就看不到了一样

    红枣板着脸,装作没看到谢丰一样,自顾脱貂表更换家常衣裳,然后又卸妆。

    这是从没有过的事,谢丰僵持了一会儿吃不住劲了,便把千里眼塞到炕上靠枕下面,自己滑下炕来拉红枣衣裳衣裳叫

    个的  娘这个字的发音于谢丰小宝宝还是太难了!

    自己不做  红枣告诉自己不能心软,继续卸妆。

    眼见这招不灵,谢丰眨巴着大眼睛在心里取舍一回,便又跑回炕上,拿出刚藏起来的千里眼送给红枣,讨好叫道:“!”

    红枣终于不用再憋着了。她接过千里眼转递给跟过来的芙蓉,弯腰抱起儿子,抬手拍了一下儿子的小屁股,告诉道:叫你调皮,再有下次,打你小屁股!”

    谢丰却抱着红枣脖子快活地笑了:打屁股一点也不疼,他才不怕呢!

    …

    不过出去了一刻,再回到殿里,已是一桌牛皮纸卷一弘德帝竟然自己拿剪刀把千里眼给剪开了。李顺

    看李顺回来,一手拿一个放大镜研究的弘德帝头也不抬的吩咐:“匣子里的千里眼,你拿两支送去东宫给太子,两支给信国公,再两支给骆炳。”

    下剩的三支,留着朕自己玩。

    李顺口里答应,转告诉道:“回禀陛下,昨儿锦衣卫密报说谢家人大肆购买放大镜,足买了半个城的放大镜,臣下令叫追查。今儿看却是不用了!

    “半个城的放大镜?”弘德帝终于抬起了头:“具体多少?

    “具体还不知道,“李顺如实告诉道:“不过两三百块是有的!

    看  的  心  弘德帝看着手里的放大镜,心说:他这里就二十块了。

    两三百块便是百多个。

    谢子安才刚进爵,又赶上过年,以此做年礼倒是又新鲜又有趣,还便宜。

    但由此一来,弘德帝心说天下人却是都知道了。

    “你把千里眼拿给信国公后,他应该知道怎么做!“弘德帝道:“再就是以后各地方要跟对铁铜一样监控水晶的产量和放大镜的流向!

    塞外读书人少,放大镜没销路,连带的也没制作工匠

    得,弘德帝一句话,从此水晶便成了军用管控物资!

    信国公文望正在家看孙子们演武,听门上告诉说准备接旨,也没当回事一每年节,陛下对他们武勋从不吝赏赐,一天接三回赐物的事都有

    但千里眼却是头一回听说-—站起身,接过李顺递来的匣子,文望跟李顺请教:“李总管,这千里眼是哪里的出产?本公怎么从未听说?”

    “国公爷有所不知,“李顺笑告道:“这千里眼是诚意伯今儿才进奉给陛下的甘回斋准备新上市的玩具。陛下瞧着有意思,特地吩咐咱家送来给国公爷赏玩。”

    玩具!

    不过雷霆雨露都是君恩。文望做出高兴的样子哈哈笑道:“陛下真是好兴致!老臣自当奉陪!”打开匣子,文望拿起一支千里眼上下打量,心里嘀咕:这千里眼到底是干啥的?怎么看着跟爆竹似的?

    却又不似爆竹那样沉。

    “国公爷,“李顺指点文望:“您把千里眼的这头放在眼前

    文望依言而行,然后便看到了堂屋门上喜上眉梢图案里的喜鹊变的有鸡大一还是打倒立的!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原只巴掌大的喜鹊会变这么大?

    军中斥候要是装备了这玩意岂不是如虎添翼?

    所以这玩意是打哪儿来的?

    “刚你说这是玩具?文望得跟李顺再确认一下。

    没错,“李顺点头:“诚意伯是这样回陛下的,就是还没上市。”

    “还没上市啊!

    信国公明白了,点头道:“多谢李总管告知,老夫这就找诚意伯去!”

    植铺的不  包圆了他儿媳妇铺子里的货,不给她市卖一这玩意是能市卖的吗?

    他军队都还没装备上呢,哪里能给敌国探子知晓?

    他就知道诚意伯世子夫人是个后勤天才!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