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簪花的谢丰

    谢尚默了一刻,看红枣也不说话不觉轻叹一口气,伸手拥住红枣的腰道:“咱们且先睡吧!晚上要守岁,凌晨要进宫,没有精神可不行!”

    他爹才封伯爵,一家人在人前必得人逢喜事精神爽,神采奕奕才是沐皇恩得圣眷该有的模样。

    不然难保不招人议论横生枝节

    红枣犹豫道:“世子爷,我其实有个想法,但不保证能成。”

    ·  “什么想法?谢尚复又睁开了眼睛:“说来听听!”

    红枣道:“若是有机会,我想叫张乙在颜神镇买个玻璃工坊,最不济也寻两个经年的老师傅,自己造工坊制玻璃。

    想卖独家就得提高准入门槛,其中独家技术是一样,制造设备也是一样总之不能似七巧板、华容道但凡是个人拿把锯子就能做

    玻璃的烧制需要高温,这就限制了绝大部分的人

    以通过收  至于相关的制造技术和设备,则可以通过收购或者聘用人才的方式引进。

    一白的国家  这种方式改  想前世她一穷二白的国家最初就是以这种方式改革开放,不过区区三十年就全国普及了冰箱彩电洗衣机空调。

    有这样成功的经验在前,红枣以为她可以在吸取当今玻璃制造技术经验后再改良制造镜子,把镜子的制造技术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然后垄断个十年八年的赚第一桶!

    你想自己开工坊?”谢尚听明白了,随即笑道:“那就试试呗!”

    他媳妇一向稳重,谢尚如此想现既然这么讲,必然是有些把握。何况一个工坊而已成本满打满算有个万儿八千两的银子也尽够了。现他手头差的银子以十万计,也不差媳妇买工坊的这点。

    何况媳妇干的是正事,若是成了,势将成为自家的一项收入。

    他当支持?

    红枣没想谢尚竟然啥也不问就应了,心里有些高兴-红枣觉得这是谢尚对她的信任。

    南  红枣笑道:那我可就试试了!”

    “试呗!”谢尚打个哈欠道:“咱们现快些睡吧!不然等丰儿醒了,你就歇不成了!现今他儿子就是他家的钟!

    红枣的起居都得照他儿子的来。

    午觉起来,红枣看儿子喝了热牛奶后叫芙蓉给儿子换穿过年衣裳,而她自己也要梳妆打扮,才好往东院去请了她两层公婆往主院来吃年夜饭,守岁过年。

    忙着玩万花筒的谢丰对于现在要换衣裳非常不满意,拍着身上的皮袍告诉芙蓉道:“丰美美,丰不冷!

    他衣服干干净净,不用换。他身上暖和也不用舔加

    总之不要打扰他玩!

    芙蓉抖开崭新的红底洒金福字牡丹花的新锦缎皮袍笑问道:“哥儿你看,这件是不是比你身上现穿的更好看?”

    谢丰现身上穿的是早起祭祖烧纸的一件,其实也是一件红底新缎面的皮袍-与现芙蓉手里皮袍的唯区别就只花纹,那件是同色暗织的如意祥云纹。

    听到好看两个字,谢丰目光落在新衣服上不言语了-这个金丝福字牡丹花确是比他现穿的 blingbling,更闪亮。

    知道谢丰喜好的芙蓉一看有门,继续诱哄道:“哥儿看这金丝线织的折枝牡丹,多光鲜好看!”“而且世子爷现换穿的也是这件。”

    谢丰转头看向炕前地上才换好衣裳,正在捋袖子的谢尚,终是张开了手一他要跟他爹一般好看!

    眼见谢丰配合换衣,芙蓉高兴之余又告诉道:“等回头夫人也换好了衣裳,哥儿就知道这一家人齐齐整整穿一样的衣裳有多好看了!”

    “也穿?”

    谢丰又回头看红枣,然后便看到红枣头上才换戴上的足金镶七宝牡丹花冠。

    可不就  “穿!芙蓉肯定道:“这过年可不就要穿最好看最喜庆的新衣服吗?”

    “哥儿身上的衣裳就是最好看最喜庆的,夫人当然也要穿!”

    看谢丰不说话,芙蓉抬头顺着谢丰的眼光方向看了一眼,继续念叨:“哥儿看到了吧,夫人连今儿的头面都要戴牡丹花式样的。这牡丹花又叫富贵花,最合过年过节好日子穿戴。”

    谢丰抬头看看头顶的红底洒金牡丹花帐,低头摸摸新衣服上的金色牡丹花心说:原来这个花叫牡丹啊,他喜欢!

    等出卧房,看到堂屋里摆着的姚黄魏紫,谢丰兴奋告诉红枣:“木凳!

    红枣看了一眼,告诉儿子正确发音:“牡丹,牡丹花!

    谢丰认真学:“木凳,木凳花!”

    红枣被逗笑了,怜惜地摸了摸儿子脑袋,再叫:“牡丹!”

    谢尚则得了提醒,拿竹剪剪了一朵魏紫簪到红枣鬓间笑道:“我总觉得忘了件事,原来是这个!“幸而有丰儿给提醒-咱们丰儿真是长大了!

    红枣有些羞涩地摸了摸边的花,嗔道:“丰儿在呢!

    “这有啥,”谢尚不以为然道:“男记三,女记四。丰儿还这么小,能知道什么?”

    果然,不懂男女之情的谢丰看谢尚剪花给红枣,跟着伸手也要

    什么差  谢尚见状得了意,笑道:“刚我说什么来着?

    地尚  没犹豫地谢尚又剪一朵给儿子:“成,也给你一朵!

    谢丰却不接,而是伸长脖子,示意谢尚替他戴头上谢丰看红枣戴花戴得美美的,便想跟他娘一样把花给戴头上

    红枣见状不免乐不可支,笑问儿子道:你一个男孩子,簪什么花啊?真是个傻孩儿子!

    谢丰完全搞不懂男孩子和不能簪花有什么关联,无辜地望着红枣,拍着自己脑袋坚持:“木凳,木凳!

    “男孩子怎么了?”谢尚一点也不认同红枣的话,抬手便把花簪到儿子耳边,告诉道:“只有有出息的男

    试的  人才能簪花。似中秀才的宴席就叫簪花宴!殿试的一甲第三名更是就叫探花。”

    好吧,红枣认输:刚是她忘了,这世的男人原以簪花为美!

    “要不,红枣口头却不肯示弱,笑问谢尚道:“我也替世子爷簪一朵?”说嘴驳驳的谢

    谢丰听明白了,唯恐天下不乱地兴奋道:“扎,扎爹!”

    然后又摸着自己耳边的花告诉谢尚道:“爹,扎,美美!”

    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谢尚只能应了——不应不行,箭在弦上,不应未免叫媳妇儿子看低,以为他光说不练

    何况他又不是没簪过一他中秀才、状元簪花游街的样子无数人人见过。现给儿子媳妇见见又有何防?

    簪!

    眼见谢尚应了,红枣笑剪了一朵姚紫。

    给谢尚戴时,红枣发现谢尚比自己高,又故意道:“世子爷,低头!”

    话既出口,谢尚只能又好脾气地低头以配合红枣动作,着红枣把花簪到他耳边和儿子一般的位置。如此大小两个谢尚,红枣上下左右的看了又看,不免越看越有趣,立地笑开了花。

    看红枣前所未有的大笑,谢尚忍不住问道:“很好笑吗?”红枣忍住笑,回道:“很英俊!”

    谢尚

    谢丰看红枣笑也跟着笑。谢尚拿红枣没办法,便找补儿子:“你笑什么?

    谢丰无辜道:“爹美美!

    谢尚

    眼见媳妇儿子都不畏自己,谢尚唯有自道:“宋人词云:倩人传语更商量,只得千金一笑,也甘当。我今儿不过簪了一朵花而已,便逗得你这般开心,却是值了。”

    机动  “不过红枣,”谢尚灵机一动,使出撒手:“你可别再笑了。再笑的话,你脸上的妆就要花了,还得重画!

    红枣

    东院请安,谢子安一眼看到谢丰头上簪着的牡丹花当下就笑了:“呦,丰儿今儿还戴了花?谢丰小心地扶着耳边的花告诉道:“美美!

    刚进来脱斗篷雪帽的时候牡丹花掉过一次,故而谢丰现戴得很小心……

    “是漂亮!“谢子安不吝赞道。

    谢丰自己得了夸奖还不够,还要帮他爹娘讨赞,告诉道:“娘美美,爹也美美!”谢子安

    红枣

    谢

    众人

    作为公公,谢子安委实不好评论儿媳妇的长相,谢子安当下便有些尴尬。

    为证明自己的话,谢丰转头看他爹娘,结果看到谢尚耳边的花没了,不免着急:“爹木凳,没了!

    谢尚摸一把脸无奈告诉道:“刚没注意,走路走掉了!

    这傻儿子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什么都告诉人!

    爹也太不小心了!闻言谢丰下意识的又摸了摸自己耳边的花,心里骄傲:还是他乖。花戴得好好的!

    转脸看到花几上的牡丹盆栽,谢丰又手指告诉道:“,木凳,你拿,给爹戴!

    言所有  闻言所有人目瞪口呆,红枣更是首当其冲,囧得不行心里羞恼不已: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熊儿子,说啥不好,偏当着她公婆说这个?

    这要怎么遮掩?

    为免大孙子再次语出惊人,说出不该说的话,最先回过神来的谢子安决定先下手为强,抢先问道:“丰儿,你的万花筒带过来了吗?带来的话,咱们接着来数花样!”

    果然,谢丰被转移了注意力,回头叫芙蓉:“蓉,丰的洞!”

    谢子安、云氏、谢知道、吕氏见状不觉舒了口气一尚儿和他媳妇两个人都还年青,且感情又好,家常

    是正,口是叫无烂的1出所有人的槛  有些亲呢,原是正常。只是叫口无遮拦的丰儿给说出来却是所有人的尴尬。

    幸而有万花筒打岔,可算是混过去了

    芙蓉却拿不出万花筒,硬着头皮告诉道:“哥儿忘了刚来时世子说咱们是来请老伯爷、伯爷、老伯夫人和伯夫人过院吃年夜饭,就没带!

    “对!”

    闻言谢尚如蒙大赦道:“爹,爷爷。这天也好早晚的,咱们这就过那院吃饭去吧!”

    这地他一点也不想再待了。

    跟着红枣的彩画则趁丫头们拿衣服的混乱悄悄出屋,吩咐廊下跟来的小丫头:“快,叫人去把夫人院里内外的牡丹花都撤下来!”

    可别再叫丰哥儿见景生情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