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天人交战

    雪地里走了一圈,红枣脸上的燥热消去不少。等进屋后指挥丫头上茶摆桌子一通忙碌之后,红枣彻底恢复了镇定。

    多大点事?红枣告诉自己,几个长辈都是生养过好几个孩子的人——谁还不是打年轻过来的?

    没什么大不了!

    谢尚比红枣更淡定。

    毕竟都是他的至亲,而且他娘来了没两天已然三番两次地跟他提丰儿过年就三岁了一暗示可以再生一个了。

    对于再生一个谢尚其实不是太热心一一现这个就已经够磨人的了,每天占据了红枣绝大部分的时间。

    谢尚青春情浓,没少觉得儿子碍事。

    不说夜里如何了,就似刚刚的口无遮,回头红枣必不会怪儿子,而只会给他设限,限制以后不许他这样那样!

    再生一个,他日子真叫是不用过了!

    孩子  不是相生就  不过生孩子是缘分,不是想生就生,不想生就不生的若红枣真是再有了,说不得也还得生。

    总之顺其自然吧

    横竖他现有了丰儿,算是后继有人,跟长辈祖宗有了交待。

    回到自己屋的谢丰忙着跟他爷谢子安看万花筒,无暇理会屋里牡丹花的事,谢知道则拿起炕头书架上的一本插了书签的书。

    入目封面《幽州之战》,谢知道诧异:“你在看这个?”

    即便封了爵,他家也还是文官。

    谢尚解释道:“孙儿现不是跟着元师傅在修前朝史书吗?他修人物列传必然得通晓相关人于历史事件上的功过

    谢知道惊叹:“这都修多少年了,还没修好?我看你爹入翰林院院时就在修这个前朝史。”都是十三四年以前的事了。

    谢尚笑:“自古慢工出细活。前朝三四百年的历史,要修的地方实在太多!何况读史以明智,多读前朝帝王录、大臣传,于己身做官也是大有裨益。”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谢尚自谓入翰林院的日子虽浅,收获却是巨大:翰林院浩瀚的藏书和同僚们全方位的解读笔记是世间最好的知识宝库——跟天庭似的,在翰林院书库内读一天书的收获,胜过别处一年。

    谢知道点点头:“这话说得是!

    论还是当  无论子安还是尚儿自打入翰林院后,学问长没长不知道,但处事的本事和自带的官威确是都长进了。这两年官升得跟坐高升一样一飞冲天,甚至还封了爵。

    或许这就是朝廷限制父子兄弟同入翰林的缘故吧!

    既然翰林院这么能造就人,谢知道心说:奕儿若不能入的话,无异于过宝山而不入,委实可惜。回头他得再提提对奕儿的功课要求。

    子安、尚儿都是翰林,奕儿想入翰林院就只有跟尚儿一样华山一条道一考进一甲前三名。

    吕氏抱着猫在一旁安静的听着,愈加觉得三个儿子带几个孙子都没甚出息。

    不说谢尚入仕前的十年苦读,吕氏如此想:只看他现今卧房炕头一架子的书就知道他每日下衙后的用功

    不似她儿孙,炕头都是话本玩物。

    她的儿孙但能似谢尚一般的用功,何至于至今才子平一个举人?

    似子俊和子美连秀才也不得进?

    真是白活几十年,心思一点没用在正路上!

    这回家去,他们再来找她说情,再想跟谢尚攀比她就叫他们跟谢尚攀比用功!

    她得狠狠堵他们一回,才能叫他们知道什么叫勤奋进取,厚积薄发!

    省得他们老以为他们不得志都是因为她这个娘没本事,压不住大房!

    云氏看大孙子和谢子安头挨头的凑在一块,你一言我一句的亲呢异常,不觉想起几年前谢奕跟她和谢

    在  子安在京过年的情景,心说:也不知道奕儿在老家跟老太爷怎么样了?

    现也在吃年夜饭吧?

    当处尚儿留在家乡,她在京便每尝想着但若哪一天尚儿能来京城,家子团聚就好了!

    如今尚儿倒是来了京城,偏奕儿又留在了家乡,云氏摇头或许这就是老话说的事无圆满,处处留余吧!

    如云氏所想,谢奕正跟谢老太爷、谢子平、谢知遇等人一处吃年饭。

    席上谢奕正代他爷谢知道领着十三房人给老太爷祝酒:“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太爷爷,我爷爷进京封爵谢恩,就由我代他老人家给您贺新年,祝您老康强逢吉,美意延年,福禄寿喜、五福临门!

    父  老太爷笑喝后回祝道:“好!好!好!我祝奕儿新年里身安体健,学业有成!哈哈-

    老了老了,还做了伯爵!

    连日来谢老太爷不是一般的高兴,又和众人道:们也好!我祝你们大家新年福运齐至,万事如意!

    儿孙太多,老太爷没精力一个个的祝,还喝酒,干脆就一起祝了。横竖意思到了就成

    大房封了爵,老太爷随封成了伯爵。

    所以但凡老太爷在一天,小十二房人就能打着老太爷的旗号,对外宣称自己是诚意伯府的人——这于儿

    子的生音有草大好  女的亲事和名下铺子的生意有莫大好处。

    如此在场的小十二房人现莫不盼着谢老太爷长命百岁,不,最好长长久久,永远不死才好。

    不然只大房有爵,这爵位的光可难沾

    知道老太爷年岁大了,精力有限,在场众人对于老太爷的敷衍便特别体谅,个个举杯诚意祝道:“老太爷吉祥如意,多福多寿!”

    桂庄里王氏则问李满囤:“咱们红枣现做了世子府,今儿年夜饭也不知道会吃些什么?”

    李满囤本想回一句“还不是米面肉鱼”,但嚼着嘴里的八宝饭,想起这香甜无比的血糯米原是红枣年下所送,立改口道:“必然都是好东西!比如这米,都是全天下最好的!”

    说到米,王氏也是一肚子感慨:“是啊!咱们白种了几十年的地不是红枣这回送来,谁敢想世间会有这么好吃的米?”

    “要不写信问问红枣,有没有这米的谷种?咱们家开年也种几亩试试!

    “别!“李满囤不同意:亲家公才刚封了爵,现一家人在京,红枣手头不知道多少事要忙。咱们不能

    “等她忙过了这一阵子,家来后再说。”

    李贵中则为红枣的住处发愁,问李满囤道:“陛下御赐了诚意伯府,我姐夫封了世子势必住在诚意伯里。我姐先前的状元府可不就要空关着了?”

    岂不是很可惜?

    那么清亮的一眼泉!

    泉可不是东西能搬!

    “怎么会空关着呢?”李满囤觉得傻儿子完全是杞人忧天了,批驳道:“城里那么好的位置,何况里面还有陛下的御笔。以后年节休沐,你姐夫同你姐带了丰儿过去小住以及宴客请席不是比去城外太平庄便宜?

    “也不知道这御赐的诚意伯府在哪里?”王氏道:“只盼着也跟先前的状元府一样在内城就好了!每个月初一十五女婿都要上朝,似春秋天倒也罢了,这大冬天早起可不容易。能近还是要近一点的好!”

    李满囤也深以为然,议论道:“红枣年底来的信上说这宅子得等我亲家公到京后才能领。我算日子亲家公大概是二十六七才能到。过年其间,驿站也不送信。如此等枣来信告诉最快也得正月底了。说不准谢大,不对,谢老伯爵都打京里回来了!

    “到时且听老伯爵怎么说!

    大年三十,郭氏也烧煮了一桌的菜,但吃饭的却只李高地、于氏、李满仓、李贵吉加她五个人一连张桌子都没能坐满。

    李高地见状不免有些灰心一似去岁,不管咋样,都还有满堂堂一桌的人呢。

    今儿却是更冷清了!

    但分家的头是他给开的,李高地也不好抱怨,只能强笑道:“这是什么香?以前都没闻过?郭氏把八宝饭摆到李高地面前,问道:“爹问的可是这个八宝饭?”

    李高地低头深吸了口气点头道:“对,就是这个味!这八宝饭你是怎么做的,竟然这么香?

    于氏跟着也提了提鼻子,点头道:“是啊!特别香!

    生  郭氏笑告道:“做我还是照先前的法子。只这八宝饭的米是前儿大哥大嫂给拿来的不多,四样米加一块也才两斗。爹当时说留着过年请客用。我想今儿过年且做一点试试,没想会这么香!”

    “怪不得!“李高地点头:“满囤说这是外地的贡米,我当时看着也觉得这米好,没想煮出来会这么香!“好了,人都来了,咱们这就开席!我先尝尝这八宝饭的味道!

    不由分说,李高地当先舀了一勺八宝饭送入口中,吧唧吧唧地吃完,点头赞道:“好!这个八宝饭好吃!满仓、贵吉,还有郭家的,

    李高地点着勺子招呼同桌:“你们也都尝尝!”

    唯一没被招呼的氏

    大年夜,于氏因为生病的缘故,主食也只一钵大麦玉米憨子饭。看到尝过八宝饭的人都夸米好,于氏心里好似有馋虫在爬一-贡米啊!皇帝下吃的米。她现前不说吃了,连听都没听说过!

    所以,要不要尝尝呢?

    于氏嗅着面前八宝饭的香气陷入天人交战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