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谢丰讨压岁钱

    自打谢子安入仕后,谢尚就几乎没跟他爹一起过过年。

    难得今年他爷跟他爹一起来京过年,谢尚心里高兴,一吃完年夜饭便抱起儿子笑道:“丰儿来,爹带你讨压岁钱!

    他虽已娶妻生子不能再讨但他儿子可以

    生平头一回,谢尚觉得自家儿子除了好玩和跟自己抢红枣外还有点用!

    “气?

    压根不知道压岁钱为何物的谢丰连学舌都还没能学好,把钱念作气。

    屋里人却是全笑了,点头道:对,夜饭吃好,可不就该丰儿讨压岁钱了嘛?

    下人们闻声拿红毡托盘装来事先准备好的大金元宝——金子压秤,一两的小金锭只人小指节那么大。老人们担心谢丰不懂事给吞下去,不敢拿给他耍,特意准备了十两一个足有成年人半个巴掌那么大的厚壁空心元宝

    元宝上还铸了“岁岁平安”、“必定如意等吉祥祝福图案。

    可谓用心

    金灿灿的元宝立在红毡上显眼夺目,谢丰坐谢尚臂弯里居高临下地瞧见立刻伸出小手示意谢尚看谢尚看后笑道:“想要啊?那就来给太爷爷贺年。手抱起来,跟太爷爷说过年好!

    “过年好!”

    四个字的贺年词于谢丰太难了,谢尚便教儿子一切从简。

    “他爷,你好!”

    虽然谢丰的拜年词变调缩水的不成样,但两只小手却抱得有模有样,逗得谢知道呵呵笑出了声。丰儿好!丰儿新年吉祥如意聪明伶俐!”

    谢知道把金元宝拿给谢丰。

    谢丰伸手去接,结果没想这金元宝看着个儿不大,却比他的万花筒还沉,当下压得他两手腕一软差点没接住。

    谢丰

    “丰儿谢知道笑眯眯地问重孙子:“这元宝是不是很沉?压到你了?”

    谢丰下意识地答应:“沉,压了!

    见状屋里人都笑了,谢知道笑告诉道:“压岁钱压岁钱,就是要沉才好!如此才压的住岁!”似懂非懂的谢丰看屋里人都在家人笑就跟着笑了,嘴里还学谢知道念叨:“压,压!”众人大笑

    接连被吕氏、谢子安、云氏压了三次后,谢丰一共得了四个大金元宝。

    左  谢尚把谢丰放到炕上,正色道:“好了丰儿,现在该你给爹贺年,说过年好了!

    已拿过四回压岁钱的谢丰一下子就听懂了,当下熟稔地抱起小手冲谢尚道:“爹,你好!“乖!“谢尚满意地拿过丫头呈过来的金元宝递给儿子,祝福道:“丰儿新年吉祥康乐,必定如意!接过沉甸甸的元宝,谢丰又无师自通道:“压,压了!

    众人看着好笑,不约而同地都笑了,谢丰也傻乎乎地跟着笑。

    看着儿子无邪的笑料,红枣随后走了过去。

    谢丰看见不及放下元宝,抱着元宝就叫:“,你好!

    看着不似讨钱,倒似给红枣送钱一样。

    谢子安见状心里一动,不觉多看了红枣一眼。

    看到红枣粉粉白白的娇艳面色,谢子安心里感叹:尚儿媳妇这精神气色,真是鸿运当头,绝无仅有。起码二十年的官财好运。

    谢丰小宝宝可不管过年不过年,守岁不守岁。他吃饱了,笑够了,还要到点睡觉。

    红枣带谢丰去西卧睡觉,谢子安没孙子可玩便抱着喵喵和谢尚说话。

    “我才封了爵,谢子安道:“这回回山东,贺喜的必是不少!”

    “加上春耕在即,再还要去颜神镇,谢福也腾不出手来京你现就在京,陛下今早御赐的四个庄子倒是都交你打理吧!”

    横竖将来也都是尚儿的

    尚儿媳妇能干,会管事,庄子交给她管准

    年近百  而他自己也是年近半百的人了,很该好好保养,少操些心。

    做上同2  他得多活几年,做上国公才好!

    至于小儿子谢奕,他手里另两个庄子留给他就是了。

    两个庄子虽然离进京城远了点,但远近这个事还得先看奕儿有没有本事跟他哥一般留京再说!

    这起码是十年以后的事了,犯不着现在愁。

    谢知道闻言一怔,不过却没说话。

    诚意伯封的虽是儿子子安,但孙子尚儿其间出力良多,功不可世袭罔替和朝封世子就是陛下对尚儿最大的认可。

    奕儿作为幼子,未曾给爵位出力,子安把御赐田庄给尚儿无可厚非。

    奕儿将来若是出息,必就能似他哥尚儿一样自己净近京田庄,犯不着现在争;而若是碌碌,则将来少不了仰尚儿夫妻照应,也争不过。

    总之,他没必要替奕儿争

    奕儿的将来最终还是要靠他自己!

    他能给奕儿的就是倾心教导和敦促他好好用功!

    作为长子,为父分忧原是份内责任。何况谢尚正需要钱,闻言没有推辞,当即便应了个“是!”

    谢子安又道:“再还有宅子的铺设,也一并都交给你!

    “这二十万两银子!“谢子安接过谢福适时呈递上来的银票匣子转递给儿子:“给你先使着。

    名来访承家具木料的事,谢子安以为妇枣孙子谢主运势天  通过信国公莫名来访承诺家具木料的事,谢子安以为儿媳妇红枣和孙子谢丰运势滔天,正便宜他撒手沾光。

    谢尚早有替宅子出钱出力的思想准备,但没想到他爹会现在就给他银子,且还是二十万的巨款,心里感念:他爹对他可真是大方信任啊。给他这么多的银子,有着他使。

    对于要不要推辞不过稍微犹豫了一下,谢尚便接过了银票匣子,承诺道:“爹放心,儿子会尽心照管

    他一定不辜负他爹对他的信任,谢尚暗暗下定了决心:给他爹修一座漂亮的宅院且后续也不再要他爹出钱

    下剩的都由他来贴补。

    他是长子,该当起长子的责任。

    不是手里  若不是手里实在没钱,这二十万他也不会接。

    收下银子,看谢子安再无话,谢尚告诉道:“爹,红枣和我商量着想在颜神镇买个玻璃作坊自产玻璃!

    “哦?”谢子安闻言一怔,转即恍然:他就说尚儿媳妇不会无故提起颜神镇。

    果然是早有打算。

    怎么独想起做玻璃来了?”谢子安撸着怀里打呼噜的喵喵,状似随意地问道

    “主要是现甘回斋的货品被仿制太多!”谢尚细细告诉道:“枣想从万花筒开始提提制作门槛

    谢子安一听就明白了,点头道:“不错,玻璃是个稀罕物件,一般人做不出只玻璃造价昂贵,万花筒上市后怕是不大好销!

    “并不单是为万花筒,谢尚笑道:“但若玻璃窗真的好用,那么京里想换玻璃窗的人家必是不少。”

    的反应就道了  看他爹先前听说玻璃窗的反应就知道了!

    闻言谢子安恍然大悟,激动得击掌大笑道:“对!没道理你媳妇生出来的玻璃窗主意最后却便宜别人赚钱!”

    为他人做嫁衣裳!

    “谢福!谢子安唤心腹。

    谢福赶紧答应:“小人明白!”

    他年后的颜神镇之行必然要帮张乙干成玻璃工坊收购一事。

    眼见谢子安谢尚因为红枣的话三言两语又商议出一件大事,谢知道不免心里感慨:见一知十,未雨绸

    缪,奕儿也能跟尚儿一样个可心的聪慧媳妇就好了。

    他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

    看一眼抱着绣球打的吕氏,谢知道心说:回头得跟吕氏说说,叫她在后天、大后天的酒席上多留意合适的女孩儿。

    奕儿的婚事虽说有子安做主,但他也不能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

    吕氏只是合着眼睛,其实没有睡着。谢子安和谢尚的话也都听入耳里,心里感叹:能叫公公丈夫这样  事的媳妇虽说少有,但也不是没有。

    日能叫谢子安这么挑别的人都听计人  但能叫谢子安这么挑剔的人都言听计从,尚儿媳妇确不是一般的能干。

    别说只生儿子好,生女孩儿不好。

    似她倒是生了三个儿子,但有哪一个能赶上尚儿媳妇在谢子安、谢尚跟前的分量?

    所以说这活在世,还是得有本事,得能干,是男是女其实都是其次!

    对于红枣在家带孩子还能想着制玻璃赚钱,云氏也是感佩。

    俗话说一孕傻三年”。云氏如此想:似她生产长子谢尚的时候,天天忙得晕头转向,能管好家就不错了。哪得闲心再想其他?

    后来生奕儿的时候更是因为年岁大了,要好好将养,干脆将家务都给了尚儿媳妇,啥也不管!

    两下里一对比,云氏不得不承认红枣能干,比她来得!

    熟睡中被捉推醒,谢丰宝宝很不高兴,嘟囔着“不尿尿,要觉觉想接着睡,却被掀开了被子

    起了自工,判个人起还听到红的“1  谢丰不愿意地蜷起了身子,却整个人被抱了起来,还听到红枣的声音:“丰儿,你不是答应你爹说去看放炮的吗?到点了!”

    谢丰跟条被人从泥土里新挖出头的蚯蚓一样没头没脑的往他娘怀里转,嘴里没原则地反悔:“觉觉!觉觉!

    他要睡觉,才不看放炮!

    红枣看儿子渴睡的小模样不免有些心疼,但想着一会儿鞭炮齐鸣,儿子想睡也睡不成,又狠下心来哄骗道:“还有香香甜甜的橘皮果子茶,丰儿也不喝吗?”

    就  果子茶就是红枣茶。

    谢词  就喜欢吃甜食的谢丰闻言睁开了一只眼睛,红枣一看有门,又故意道:“丰儿想睡就接着睡吧!我跟你爹可吃去了啊!”

    谢丰伸手抓紧了红枣的衣襟。

    红枣见状忍不住摇头,指点着儿子的鼻子嘲笑道:“你啊,就认识个六加一!”

    吃!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