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新的一年

    阴阳交汇的子时最是睡觉的时候。谢丰瞌睡得厉害,连喝喜欢的果子茶都是闭着眼睛红枣心疼儿子,便纵容他闭着眼睛吃、闭着眼睛漱口,闭着眼睛穿皮袍斗篷。收拾妥当红枣把儿子交个谢尚,谢尚不免诧异:“丰儿没醒?

    “觉觉!”  谢丰闭着眼睛答应:“觉觉!

    不  见状所有人都撑不住笑了。

    问满·学  谢尚逗问道:“觉觉还说话?”

    谢丰皱着小眉头强调:“觉觉!

    他想觉觉

    谢子安亲自给大孙子兜上斗篷风帽,笑道:“且叫他睡。等会子鞭炮一响,自然就醒了!小孩子都是这样。他两个儿子没一个例外。

    “尚儿,“云氏跟着提醒道:“一会子你记得替丰儿捂住耳朵,不要被鞭炮惊吓到!

    果然交时的高升砰的一炸,谢丰陡然就被惊醒了一有谢尚给捂耳朵也没有用,今年不比去岁在屋离得远,今年爆竹就炸在主院。

    的  谢尚感受到手下的动静,立把儿子横抱改竖抱,手继续堵着儿子的一只耳朵脸贴脸地在儿子另一只耳朵边告诉道:“丰儿看放炮!”

    时除了高升外,院里地上还铺了一长条满地红万子鞭。

    万子鞭从两头点燃,往院子中心炸,炸出的一朵朵小火花比头顶的星光还绚丽刚想放声大哭的谢丰一下子就看住了,忘记了刚刚的害怕也忘记了睡觉。

    看到儿子瞬间瞪圆的眼睛,谢尚知道把儿子哄着了,继续追问:“放炮好不好看?”周围鞭炮声太大,加上谢丰看得专注,压根没听到他爹跟他说话,谢尚见状也不以为意,一起看放炮。

    一直留意谢丰动静的谢子安看谢丰听到这么大的鞭炮声响都没哭,心里满意,心说不愧是他长孙,胆气就是壮!

    看到谢丰瞪得滚圆的眼睛,谢知道也忍不住捻须微笑:是他谢家大房人!丰儿这眼睛跟子远、子安、尚儿、奕儿完全一样

    就不知奕儿现干什么呢?

    是不是在放炮?

    想起谢奕,谢知道和谢子安笑道:“丰儿今年三岁,还要人抱,但等明年四岁,能满地走了,怕就要自己上手了。

    哪还能这么安静地作壁上观?

    “男孩子嘛,“谢子安轻描淡写道:“总是调皮的。”

    就是老话说的“宁生万人嫌,不要不动弹。

    似当年他儿子谢尚就特别调皮,为此老三谢子平没少跟他爹说从小一看,到老一半这样的酸话,暗示他儿子比他的尚儿将来有出息。

    结果现在呢,还不是他儿子谢尚出息?

    不过来年的仕途增长了谢子安的气量,谢子安腹讲归腹讲小,却照顾他爹的面子,没在口头上多此一句。

    怎么说也是过年,没必要给他爹找不痛快!

    知子莫若父。谢知道却是听懂了,点着谢子安道:“你啊你!

    做了,还是这么小鸡肠,着的事不放  都做伯爵了,还是这么小鸡肚肠,抓着早年的事不放。

    具小,要的与是吉  老三子平是小家子气,但你子安的气量也真是不大,起码他这些年都没看出来。

    眼见瞒不过他爹,谢子安索性也不装了,直白地哼了一声一他又没说错!

    谢知道摇摇头,想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老话,决定不再给自己找不痛快,劝儿子放宽心胸。

    吕氏在一旁将父子两人间的哑谜看得清清楚楚,颇有感慨:谢子安为人虽各种毛病,但有一点好,就是敢想到就干

    替他父  先替他父亲捐官如此,给儿子娶童养媳妇也是一样。

    顾后  不似她儿子子平事总是瞻前顾后,总想着推给别人,由别人代为出头。

    也不是使的此和大可的  只是谁也不是傻的,由此和跟他大哥子安的差距越来越大,以至现在的望背兴叹

    云氏看儿子抱孙子看放炮的姿势和当年谢子安抱儿子如出一辙想的却是这日头转得也太快了。明明记忆里儿子还是个孩子,一转眼儿子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真是岁月不饶人

    万幸的是男人和儿子足够出息,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现连伯爵夫人都做上了。

    这辈子可算无憾

    红枣原很担心谢尚哄不住儿子,现眼见儿子没哭,终是放了心,然后便觉得谢尚不错,是个好爸爸,

    里的  会带孩子,没有似前世网路段子里的爸爸那样叫人一言难尽这辈子能遇到谢尚,她的运气委实不错!

    祭拜天地后回屋歇息一刻便要进宫。

    谢知道在谢子安和谢尚的族拥下出得院门,看到门前停放的一溜大轿,回首再看到身后吕氏、云氏、红枣身上一色的金貂和头上戴着的七翟冠,心里十足欣慰:荣华富贵,不外如是。

    谢知道和谢子安道:“明年陛下五十万寿。咱们家受陛下天恩,年底我必是要来贺寿。到时你宅子也该修好了,咱们就在你新宅子里过年。”

    谢子安也巴不得如此,笑道:“那最好了!”

    他也等不及要看他的新宅子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