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百五十二章 水晶崩

    “她……,她是要做什么?”天阳天精皇问道,而他的声音都下意识的压低了几分。可见对于水晶大妖皇的忌惮。

    天狐大妖皇叹息一声,道:“自然是为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延长寿命。她应该是借助了什么力量,让自己的神识降临在了新的身体上,从而培养出了超级血脉。如果她真的能够渡劫成功…

    不用说下去众位皇者也明白他的意思。

    “她还是留情了的,没有将所有的气运全部溃散,还是守护了祖庭的。否则的话,如果她不顾一切,恐怕现在天狐圣山的气运就全都毁了,祖庭也就危险了。”

    天狐大妖皇的眼神有些复杂,哪怕是在场有如此众多皇者,在提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水晶大妖皇的时候,他的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忐忑的。

    他永远忘不了在自己成长过程中,这位曾经带给他的感觉。

    “小狐狸,你家老祖宗说,你有继承他衣钵的资质,提请你成为下一任的天狐大妖皇。”祖庭议会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那身穿白色纱裙的小天狐抬头仰望,看着那美艳不可方物,全身都笼罩在晶芒之中的女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由觉得目眩神迷。

    它已经成长的很快了,天生就对气运有着强烈的感召,可当他看到面前这位的时候,却看不清她的气运,

    哇!听说作者大大经常空降评论区,快来~起☆点读书,和喜欢的大大互动起来!

    她……,她是要做什么?”天阳天精皇问道,而他的声音都下意识的压低了几分。可见对于水晶大妖皇的忌惮。

    天狐大妖皇叹息一声,道:“自然是为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延长寿命。她应该是借助了什么力量,让自己的神识降临在了新的身体上,从而培养出了超级血脉。如果她真的能够渡劫成功不用说下去众位皇者也明白他的意思。

    她还是手下留情了的,没有将所有的气运全部溃散,还是守护了祖庭的。否则的话,如果她不顾一切,恐怕现在天狐圣山的气运就全都毁了,祖庭也就危险了。

    天狐大妖皇的眼神有些复杂,哪场有如此众多皇者,在提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水晶大妖皇的时候,他的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忐忑的。

    他永远不了任成长过程中,这位曾经带给他的感觉。

    ……

    “小狐狸,你家老祖宗说,你有继承他衣钵的资质,提请你成为下一任的天狐大妖皇。”祖庭议会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那身穿白色纱裙白女子。

    小天狐拾头仰望,看着那美艳不可方物,全身都笼罩在晶芒之中的女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由觉得目眩神迷。

    它已经成长的很快了,天生就对气运有着强烈的感召,可当他看到面前这位的时候,却看不清她的气运,“她,她是要做什么?”天阳天精皇问道,而他的声音都下意识的压低了几分。可见对于水晶大妖皇的忌惮天狐大妖皇叹息一声,道:“自然是为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延长寿命。她应该是借助了什么力量,让自己的神识降临在了新的身体上,从而培养出了超级血脉。如果她真的能够渡劫成功不用说下去众位皇者也明白他的意思。

    “她还是手留情了的,没有将所有的气运全部溃散,还是守护了祖庭的。否则的话,如果她不顾一切,恐怕现在天狐圣山的气运就全都毁了,祖庭也就危险了。”

    天狐大妖皇的眼神有些复杂,哪怕是在场有如此众多皇者,在提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水晶大妖皇的时候,他的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忐忑的。

    他永远忘不了在自己成长过程中,这位曾经带给他的感觉。

    “小狐狸,你家老祖宗说,你有继承他衣钵的资质,提请你成为下一任的天狐大妖皇。”祖庭议会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那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好。

    小天狐抬头仰望,看着那美艳不可方物,全身都笼罩在晶芒之中的女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由觉得目眩神迷。

    它已经成长的很快了,天生就对气运有着强烈的感召,可当他看到面前这位的时候,却看不清她的气运,“她,她是要做什么?”天阳天精皇问道,而他的声音都下意识的压低了几分。可见对于水晶大妖皇的忌惮养出了超级血脉如果她真的够渡动为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延长寿命。她应该是借助什么力量,让自己的神识降临在了新的身体上,从而培不用说下去众位皇者也明白他的意思。

    “她还是手下留情了的,没有将所有的气运全部渍散,还是守护了祖庭的。否则的话,如果她不顾一切,恐怕现在天狐圣山的气运就全都毁了,祖庭也就危险了。”

    天狐大妖皇的眼神有些复杂,哪怕是在场有如此众多皇者,在提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水晶大妖皇的时候,他的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志态的。

    永程中这位曾经带给他的感觉

    “小狐狸,你家老祖宗说,你有继承他衣钵的资质,提请你成为下一任的天狐大妖皇。”祖庭议会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那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

    小天狐抬头仰望,看着那美艳不可方物,全身都笼罩在晶芒之中的女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由觉得目眩神迷。

    它已经成长的很快了,天生就对气运有着强烈的感召,可当他看到面前这位的时候,却看不清她的气运,“她,她是要做什么?”天阳天精皇问道,而他的声音都下意识的压低了几分。可见对于水晶大妖皇的忌惮。

    天狐大妖皇叹息一声,道:“自然是为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延长寿命。她应该是借助了什么力量,让自己的神识降临在了新的身体上,从而培养出了超级血脉。如果她真的能够渡劫成功……

    不用说下去众位皇者也明白他的意思。

    还是情了的,没有将所有的气运全部溃散,还是守护了祖庭的。否则的话,如果她不顾一切,恐怕现在天狐圣山的气运就全都毁

    ,祖庭也就危险天狐大妖皇的眼神有些复杂,哪怕是在场有如此众多皇者,在提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水晶大妖皇的时候,他的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志忑的。

    他永远忘不了在自己成长过程中,这位曾经带给他的感觉。

    小狐狸,你家老祖宗说,你有继承他衣钵的资质,提请你成为下一任的天狐大妖皇。”祖庭议会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那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

    小天狐抬头仰望,看着那美艳不可方物,全身都笼罩在晶芒之中的女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由觉得目眩神迷。

    它已经成长的很快了,天生就对气运有着强烈的感召,可当他看到面前这位的时候,却看不清她的气运,“她…,她是要做什么?”天阳天精皇问道,而他的声音都下意识的压低了几分。可见对于水晶大妖皇的忌惮。

    天狐大妖皇叹息一声,道:“自然是为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延长寿命。她应该是借助了什么力量,让自己的神识降临在了新的身体上,从而培养出了超级血脉。如果她真的能够渡劫成功不用说下去众位皇者也明白他的意思。

    “她还是手下留情了的,没有将所有的气运全部溃散,还是守护了祖庭的。否则的话,如果她不顾一切,恐怕现在天狐圣山的气运就全都毁了,祖庭也就危险了。”

    天狐大妖皇的眼神有些复杂,哪怕是在场有如此众多皇者,在提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水晶大妖皇的时候,他的内心竟然还是有些不的。

    他永远忘不了在自己成长过程中,这位曾经带给他的感觉。

    “小狐狸,你家老祖宗说,你有继承他衣钵的资质,提请你成为下一任的天狐大妖皇。”祖庭议会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那身穿白色纱裙的子小天狐抬头仰望,看着那美艳不可方物,全身都笼罩在晶芒之中的女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由觉得目眩神迷。

    良快天精皇问道都下意的感,可当到面这位的时,超看不清的气,始一,始是要做什么?天用的压低了几分。可见对于水日日人从王天狐大妖皇叹息一声,道:

    自然是为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延长寿命。她应该是借助了什么力量,让自己的神识降临在了新的身体上,从而培养出了超级血脉。如果她真的能够渡劫成功不用说下去众位皇者也明白他的意思。

    “她还是手下留情了的,没有将所有的气运全部溃散,还是守护了祖庭的。否则的话,如果她不顾一切,恐怕现在天狐圣山的气运就全都毁了,祖庭也就危险了。

    大的,在有知皇者,在提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水晶大妖皇的时候,他的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志忑的。

    “小狐狸,你家老祖宗说,你有继承他衣钵的资质,提请你成为下一任的天狐大妖皇。”祖庭议会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那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小天狐抬头仰望,看着那美艳不可方物,全身都笼罩在晶芒之中的女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由觉得目眩神迷。

    它已经成长的很快了,天生就对气运有着强烈的感召,可当他看到面前这位的时候,却看不清她的气运,“她…,她是要做什么?”天阳天精皇问道,而他的声音都下意识的压低了几分。可见对于水晶大妖皇的忌惮。

    天狐大妖皇叹息一声,道:“自然是为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延长寿命。她应该是借助了什么力量,让自己的神识降临在了新的身体上,从而培养出了超级血脉。如果她真的能够渡劫成功…

    不用说下去众位皇者也明白他的意思。

    了,手了的,所有的气全器,还守护了祖的,剪,妇不一现在天山的气金天狐大妖皇的眼神有些复杂,哪怕是在场有如此众多皇者,在提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水晶大妖皇的时候,他的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忐忑的他永远忘不了在自己成长过程中,这位曾经带给他的感觉。

    小狐狸,你家老祖宗说,你有继承他衣钵的资质,提请你成为下一任的天狐大妖皇。”祖庭议会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那身穿白色纱裙的小天狐抬头仰望,看着那美艳不可方物,全身都笼罩在晶芒之中的女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由觉得目眩神迷。

    它已经成长的很快了,天生就对气运有着强烈的感召,可当他看到面前这位的时候,却看不清她的气运,“她,她是要做什么?”天阳天精皇问道,而他的声音都下意识的压低了几分。可见对于水晶大妖皇的忌惮。

    了用特殊的方式来延长寿命。她应该是借助了什么力量,让自己的神识降临在了新的身体上,从而培不用说下去众位皇者也明白他的意思。

    “她还是手下留情了的,没有将所有的气运全部溃散,还是守护了祖庭的。否则的话,如果她不顾一切,恐怕现在天狐圣山的气运就全都毁了,祖庭也就危险了。

    天狐大妖皇的眼神有些复杂,哪怕是在场有如此众多皇者,在提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水晶大妖皇的时候,他的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志忑的。

    他永远忘不了在自己成长过程中,这位曾经带给他的觉“小狐狸,你家老祖宗说,你有继承他衣钵的资质,提请你成为下一任的天狐大妖皇。”祖庭议会中央的王座上,端坐着那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

    小天狐抬头仰望,看着那美艳不可方物,全身都笼罩在晶芒之中的女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由觉得目眩神迷。它已经成长的很快了,天生就对气运有着强烈的感召,可当他看到面前这位的时候,却看不清她的气运,

    。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