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73.到了唐州

    “乖,乖。”

    阿诗玛抬手将孩子接到手中,又抱在怀里。

    接下来的情景略过形容。

    阿诗玛绝美的容颜上挂满母性的光辉。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任何女人,生下孩子后的变化,比成为女人时的变化还要大。

    奶娘在床边微笑看着。

    她当然知道阿诗玛还有她生下的这位王子的秘密,但她会将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里。这对渤泥来说,是好事。

    亲王,不,公主殿下为渤泥人民的牺牲是毋庸置疑的。

    她永远不能成为这位小王子名义上的母亲。虽然,她是小王子的真正母亲。

    说起来,其实这个孩子的父亲更是可怜,大概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孩子。

    只转念又想,那个男人能够拥有公主殿下这样的女子,便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

    奶娘瞧着在阿诗玛怀中喝奶的孩子,不知不觉有些痴了。

    在不远处窗台旁,还有个极具风韵的成熟女人也看着这边,面带浅笑。她很是有些贵气,是这渤泥的王后。

    渤泥国王和阿诗玛商议出来的主意,当然没有瞒着她这个小王子以后名义上的母亲。

    阿诗玛前往大宋找赵洞庭“借种”之前,和渤泥国王是已经得到王后支持的。

    大概是因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孩子的缘故,再者和阿诗玛始终关系很好,王后对这孩子也是喜爱得紧。

    可以想象,这位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身的渤泥小王子日后的生活会是相当的滋润。

    虽然渤泥国不大,但怎么说也是海外之国,有着许多的臣民。而且,皇室内就他这么根独苗。

    画面再回到北美洲大宋城。

    乐婵从玉玲珑的手里接过赵念远后,这有些胖嘟嘟的小家伙便再也没能回到自己娘亲的怀里边。

    众女轮番抱着他,捏捏他的脸蛋,或是亲亲他的脸蛋。再就是那些小家伙也不安分,都五、六岁大,正是最为调皮的时候,愣是个个都吵着要抱抱小弟弟。

    有着颖儿、韵景她们在,乐婵和玉玲珑自是都不担心。两个人在不远处凉亭下说话。

    说的当然是关于大宋和赵洞庭的事。

    玉玲珑离开大宋已经有足足两年多的时间了。

    这两年时间过来,她为赵洞庭生下孩子,成为人母,并且将赵念远养得这么白白胖胖。大宋也是日新月异。

    她离开大宋的时候,攻元还只是个初步的想法。而她离开大宋不到半年,大宋大军就压到元朝边疆了。x

    她到底是对前线的事情不太清楚。

    从乐婵的嘴里,她总算是知道些关于前线的事。

    只可惜,乐婵她们离开中原时,前线的局势也仍然不甚明朗。说到最后,也没法判断到底会孰胜孰负。

    乐婵的眼中有着担忧。

    玉玲珑的眼眸中也同样如此。

    若说是担忧大宋的军民们,那显得有些造作了。她们更多的当然还是担心赵洞庭的安危。

    以皇上的性子,她们都离开宫中,怕是不会太安分。御驾亲征这种事情,皇上做得不要再多了。

    也不知道,要是乐婵等女知道赵洞庭带着吴阿淼和徐鹤深入元朝以后,心里会作何感想。

    时间转眼过去数日。

    赵洞庭带着一众大宋高手还有飞天军将士出现在唐州泌阳城北门外。

    因为前有斥候先行通报,他们到这里时,副国务令陈文龙已经是率着城内官员们在这里候着。

    这些官员当中有不少来自大宋,也有些是延用的之前投降、招揽的元朝官吏,还有极少数从民间聘请的人才。

    因陈文龙坐镇在这泌阳,让得泌阳成为根据地中心。泌阳的府衙发展状况也是最好的。

    现在泌阳城内各府衙都已经有了主官,这便是足足二十余号人物。

    他们全都穿着大宋的官袍,多是绿色,少着朱色,站在穿着绯紫色官袍的陈文龙后面,见军队到,窃窃私语。

    陈文龙抬着头,眼神中隐隐有着激动之色。

    他知道赵洞庭在军中。

    军队到近前了。

    飞天军总都统任伟骑着马在最前面,旁边是扛着飞天军大纛的魁梧猛士。

    瞧着陈文龙,任伟离着他还有十余米距离便下马,拱手喊道:“陈副国务令。”

    “任大统领!”

    陈文龙也拱手。他大多数时候还是呆在长沙,和任伟之间是有些交集的。

    “见过任大统领!”

    他后面的那些唐州的官员们老老实实对任伟施礼,甚是客气。

    他们可都知道飞天军的威名,虽然不如飞龙军那般天下闻名,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飞天、飞龙两军可是大宋仅有的两支特种军,只是这回,飞天军没能如飞龙军那般捞着表现的机会而已。

    刚到近前,陈文龙便低声问任伟,“皇上呢?”

    任伟声音同样很低,“在后面马上。副国务令您做好准备,皇上这回怕是要和您说件大事。”

    “什么大事?”x 电脑端:/

    陈文龙微愣,问道。

    任伟却是不答了,只道:“您等会儿就知道。”

    说着笑嘻嘻,对着后面喊道:“大军在城外扎营造饭,帐内亲卫随本将进城。”

    今天显然是不打算再继续赶路了。

    从军中很快有队人跑出来,数十人的规模。

    最前面那个骑士对着陈文龙点了点头,不是赵洞庭又能是谁。

    陈文龙脸上隐隐露出激动之色。

    赵洞庭在前线主持大局,这么快便让元军投降。这让陈文龙对他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奉若神人。

    其后,在陈文龙等人的带领下,任伟带着“亲卫”们跟在后面往城内去。这让那些城内的官员心里都犯嘀咕,怎的这位飞天军总都统连帐内亲卫也有这么多人。而且看起来年纪都这般大。x :/

    他们自是不知道,这并不是任伟的亲卫,而是大宋的众真武境高手们。

    能到这个境界,除非是赵洞庭这个级别的妖孽,年纪都不会小到哪里去。

    进了城再到府衙。

    陈文龙很不客气让一众官员都离去了。

    他和赵洞庭、君天放等人聚集在府衙内的大殿里。

    “臣陈文龙叩见皇上!”

    陈文龙当即就要给赵洞庭下跪,被赵洞庭扶住,“副国务令免礼。”

    然后走到主位上坐下,道:“这前沿根据地一应事物都有劳副国务令你在操劳了。”

    “这是臣应该做的。”

    陈文龙稍微躬着身子答道。可以清楚看到他两鬓的霜白。

    作为副国务令,他常常被赋予大任离开大宋。操的那份心真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

    其实陈文龙的年龄并不算大,到现在,都还没有年满六十。

    “副国务令请坐吧!”

    赵洞庭说了声,然后对君天放等人点了点头。

    君天放等人会意,都向着外面走去。数十人很快全部到殿外,并且给赵洞庭带上了门。

    里面仅仅剩下赵洞庭和陈文龙两个人,光线有些灰暗。

    “坐。”

    赵洞庭见陈文龙仍是站着,又重复道,然后说:“过些时日,副国务令你还得和军机令去趟元中都才行。”

    “臣遵旨。”

    陈文龙半句话没有多说,直接答应。

    赵洞庭心里难免感慨。

    自己能够有现在这般作为,和陆秀夫、陈文龙等人的支持是绝对分不开的。

    此刻,陈文龙两鬓霜白的头发,显得是那般的刺眼。

    他们都是为大宋在呕心沥血的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