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8章 她不喜欢狼吗

    诺筱颖挂了电话后,兴奋不已地站在床上又蹦又跳。

    “我有工作了!我有工作了!我有工作了!”

    她跳完后,才意识到,这里……好像、貌似、不是她的家?昨晚……

    一想到这里,诺筱颖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

    身上的礼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宽大的男士衬衣。

    而在这男士衬衣下,她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诺筱颖一阵心悸,忙在床上找昨晚留下的痕迹,然而洁白的床单上什么都没有。

    更重要的一点是,她并未感觉身上有什么不舒适的地方。

    这是哪?

    诺筱颖光着脚,开门走了出去,四下打量着。

    这套房子非常的气派,室内装潢如此时尚的风格,是她从未见过的。

    问题是,这是谁的家?难道是昨晚那个郭裕的家?

    一想到郭裕,诺筱颖便莫名其妙地感到不寒而栗。

    但言归正传,她隐约记得,昨晚她好像跟的是另外一个男人……

    混乱的思绪,令诺筱颖不寒而栗。

    无意间,那边传来开门声。

    诺筱颖警惕地跑回房间,四下看了看,于是拿起房间里的花瓶候在了门边用来防备。

    听到脚步声朝自己这边走来,直到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诺筱颖举起花瓶准备砸下去的时候,傅昼景伸手拦住,下意识地将她搂入了怀中。

    诺筱颖惊怔地看着傅昼景,手里的花瓶滑落,幸亏被傅昼景敏捷地接住了。

    “这个花瓶可是古董,我千辛万苦才买回来的!”傅昼景放开诺筱颖,打趣地说。

    诺筱颖慌忙欠身,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快去刷牙洗脸,我去做午饭。”傅昼景放开诺筱颖,将花瓶重新摆好。

    诺筱颖红着脸,问:“就是……昨晚……”

    “你放心,昨晚什么事也没有。”傅昼景微微一笑。

    诺筱颖却显得格外紧张,她想谢谢他昨晚将她从郭裕手中救出来,但此时此刻,看着帅气的傅昼景,她羞涩得有些说不出口来。

    “我重新给你买了衣服在客厅的沙发上,已经洗好烘干了,你可以换上。”傅昼景接着说。

    诺筱颖支支吾吾地问:“我昨晚的衣服……”

    “是我换的。”傅昼景很坦然地回答。

    诺筱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但我是闭着眼睛给你换的。”傅昼景诚恳道。

    诺筱颖听着,只觉耳根发烫,胸口有只小鹿在乱撞。

    傅昼景接着瘪嘴道:“因为是闭着眼睛,但也不小心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我觉得,我还是要对你负责!”

    诺筱颖见状,慌忙摇手摆头:“不、不用!”

    “筱颖,不如我给你当男朋友吧!”傅昼景忽然笑着说,“而且,昨晚在电话里,我也是这么跟你哥哥嫂嫂说的。”

    诺筱颖受宠若惊地看着傅昼景,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傅昼景发现诺筱颖似乎并未对自己有那种意思,只好就此作罢,会心一笑:“我开玩笑的。”

    诺筱颖这才松了口气,心底却又莫名其妙地有些后悔。

    毕竟,他们刚认识还不到两天,并且,她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诺筱颖不相信这种“速成爱情”。

    “你和我大哥,是怎么认识的?”傅昼景下意识地问。

    诺筱颖怔了怔,一脸茫然地看向傅昼景,不知他所云。

    “你不认识我大哥吗?”傅昼景看着诺筱颖那一脸懵然的表情,惊诧地反问。

    诺筱颖眨巴着眼睛,被他的话问得一头雾水:“你大哥是谁?”

    顿时,傅昼景也糊涂了。

    诺筱颖不认识大哥的话,她又怎么会在大哥的车上?而且,她手里还拿着大哥的车钥匙!

    大哥当时只说让他去停车场,又没解释是什么原因。

    因为大哥的身份特殊,很多时候,他们两兄弟通话就是这样,只说去哪,至于做什么,一般都不会在电话里说明。

    难道是诺筱颖昨晚喝醉酒,碰到了什么坏男人,正巧被大哥遇上,大哥好心救了她,将她带上车的?!

    在夜魅娱乐城,女人醉酒,被坏男人盯上也是常有的事情。

    傅昼景想到这里,接着转开了话题:“以后,不要再去夜魅娱乐城驻唱了!你不适合去哪种地方!”

    诺筱颖乖乖地点了点头,她现在有工作了,所以,打死她也不会再去那个什么夜魅娱乐城。

    这次,就当是给她的一次教训吧!

    “我会尽快把钱还给你!”诺筱颖接着信誓旦旦地说。

    她发誓,她一定会还钱给他!

    傅昼景会心一笑,幸好他没看错这女孩。

    “那个……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诺筱颖赧然低下头去,弱弱地问道。

    他都知道她的名字了,她却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确实有点儿难为情。

    “我叫傅昼景,昼夜的昼,风景的景。”傅昼景温柔地说道。

    诺筱颖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傅昼景,下意识地念道:“每秘形于昼景,何流形于夜风。”

    “你还会背词?”傅昼景微笑着问。

    诺筱颖打趣地说:“这句是唐朝师贞作的《秋露如珠赋》里面的,那你大哥是不是叫冷夜风?”

    “你怎么知道?”傅昼景忍俊不禁。

    要是大哥知道,有个女孩子管他叫“冷夜风”,一定会被笑掉大牙的吧!

    “猜的,就像你当初猜我有个哥哥叫‘司峻’一样!”诺筱颖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傅昼景笑道:“我大哥叫傅夜沉,并非冷夜风!”

    “……”顿时,诺筱颖尴尬了,不过她挺会替自己圆场,还不忘夸赞起傅昼景的大哥来,“傅夜沉这名字,比冷夜风要好听多了!”

    “嗯。”傅昼景微微一笑。

    “你名字的意思是白昼的日光吧!那你大哥‘傅夜沉’这个名字又是什么意思呢?”

    “黑夜里一匹深沉的狼!”

    傅昼景觉得自己这样形容大哥傅夜沉应该没错吧!

    大哥身份比较特殊。

    傅昼景只知道,大哥在一支名为“狼队”特殊的特战分队,应该是那种与各种歹徒周旋的特种兵。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