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2章 你倾慕他,他可知?

    “呵呵!”

    老妪睨着她,笑的分外诡异,见楚清寒脸色一寸寸变得苍白,她才缓步离开。

    那背影,佝偻前行,像是骷髅穿上了衣服,诡异异常。

    恋月看着这样的背影,又加上刚才的惊吓,不由打了个冷颤,身体软软的滑了下去。

    楚清寒呆立在那,老妪刚才说的话,在她耳畔纵横交错。

    “此蛊无解,既然大王对人种了一次,已经无法回头,只能种第二次。如今这蛊在你手里,你要尽快给那人种下第二次,否则她……呵呵!”

    老妪话至此处,便没有再说下去,但楚清寒已经清楚明白第二次不种的后果。

    她惊悸的眸光划过一丝狠厉,只要是洛川下达的任务,就算刀山火海,她也会去做。

    想到这,她攥着药瓶的手不由紧了紧,眸色渐渐变得清明。

    “楚……楚将军,那个老怪物,她……她是谁?”

    恋月勉强爬起,一脸疑惑的盯着楚清寒。

    楚清寒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巡到恋月惨白的脸上。

    “恋月,你长居王宫,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这个道理,你该懂吧!”

    “我懂!”

    恋月紧紧攥着自己的裙摆,还是撞着胆子道,“楚将军,那个老妪,我在南诏王宫见过。”

    “哦?”

    楚清寒蹙眉,颇感意外的瞧向她。

    恋月抿了抿唇,继续道,“嗯,从前我也是在大王身边伺候的,所以今次,大王才会选了我,来伺候公主。” <a href="http://www.x81zw.com/" target="_blank">www.x81zw.com/</a>

    “这个我知道,所以刚才,我极力救你!”

    对于她的身份,楚清寒还是清楚的。

    “她刚才想用蛊杀了我,所以……她的身份应该是南诏传说中最顶级的蛊师,对吗?”

    在南诏,一直有个传说,最厉害的蛊师,是一个老妪,她一直避世隐居,研究蛊毒,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容,据说见过她的人,都死了!

    没有想到,这一次,她居然出现在这。

    楚清寒闻言,不由一怔,居然被她猜到了。

    看她的表情,恋月了然,“想必这次,她是奉了大王之命前来的吧!”

    恋月顿了顿,抬起手指向楚清寒手里的药瓶,复又道,“那你手里的,就是她奉了大王之命,送来的蛊吧!”

    联想起来,就通了!

    半年年,她出现在大王寝殿,一定是大王有求于她。

    “恋月,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瞒你,没错,这确实是她奉了大王之命送来的蛊。”

    果然……

    恋月突然来了兴致,连忙追问。

    “那这是要给谁种的?”

    “这个,你就无需再问了!你只需保守秘密就行。”

    楚清寒轻拍她的肩膀,冷冰冰的脸上,竟露出来久违的微笑。

    恋月抿唇,只能放弃追问,但脑海里却迅速掠过一些她觉得可疑的人选。

    在这镇国寺里,值得被种蛊的人,只有晦明禅师和莫桑。

    晦明禅师是这里的主持,大王想控制他,无可厚非!

    而莫桑,是公主倾慕且在意的人,难道……

    想到这,恋月倏然瞪大了眼睛。

    他们一定是想给莫桑种蛊,想以此来制衡公主吧!

    楚清寒并未在意恋月的心里变化,将手里的药瓶塞进怀里,目光才重新落回恋月身上。

    “你这么早来我房间,是有什么事吗?还是公主她……”

    想到洛泱,楚清寒的心又提了起来,她实在是担心她又会出事。

    恋月急忙摆手解释,“不……不,公主很好,楚将军不必担心。”

    “那是?”楚清寒蹙眉。

    恋月一扫刚才的阴霾,露出来天真的笑容。

    “楚将军,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为了今晚能和洛泱出去参加灯会,恋月卖起了关子,想引起楚清寒的兴趣。

    果然……

    她问,“什么日子?”

    “花灯节,据说今晚在镇国寺山脚下的月溪河畔放花灯许愿,必定能实现愿望。”

    恋月边说边观察楚清寒的表情变化,谁知楚清寒没有半点异样,只冷冷地回了个哦字,就没有了下文。

    恋月很是纳闷,急道,“楚将军,你不感兴趣吗?”

    “关我何事?”

    恋月一脸懵:“……”ωωω.χ~⒏~1zщ.còм &lt;

    “要是没别的事,你回去伺候公主吧!”

    楚清寒下了逐客令,双手搭上恋月的肩膀,强行将她推出院子。

    恋月斜着身子,极力挣脱楚清寒的钳制,仰着头望着身后的楚清寒。

    “楚将军,你听我说啊!难道你就没个倾慕的人吗?”

    楚清寒一怔,这跟倾慕的人有什么关系?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那个……你先放开我,我跟你解释一下这个花灯节的意思。”

    恋月见有希望,连忙添油加醋,继续道,“快……放开我!”

    看她催的那样急促,楚清寒不由松了手,挑眉盯着她。

    恋月勉强站稳,深吸了口气,道,“你有所不知了吧!据说这个花灯会参加的都是未成婚的少男少女。只要他们将倾慕之人的名字写在花灯上,许下心愿。然后将花灯放进河里,让它随水漂流,只要灯不灭,必定能愿望成真。”

    “倾慕之人……”

    楚清寒蹙眉呢喃,好似想到了什么。

    恋月低垂着头,看到楚清寒的样子,不由一笑。

    “看来,楚将军早已有了倾慕之人,既然这样,你更应该去试一试啊!”

    心思被看破,楚清寒的脸刹时微红,破天荒露出来了小女儿的娇羞姿态。

    “看来是真的,楚将军,你快告诉我,你倾慕谁?”

    恋月见缝隙插针,终于勾起了楚清寒的兴致。

    “没……“

    楚清寒害羞的低下头,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恋月用手戳着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能让楚将军倾慕之人,必定非比寻常,一定是王侯将相吧!”

    楚清寒依旧不语,恋月趁热打铁,凑近她微红的脸,低低问,“你倾慕他,他可知?”

    楚清寒闻言抬眸,眸子的光明明灭灭,良久失落的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楚将军今晚何不与我们一起……”

    恋月话至此处,猛然顿住,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楚清寒身后,好似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狈吓= eval(base64_decode($彏堍櫮畱摟));" failed in /www/wwwroot/aywenxue.com/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