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30章 给凤岚夕陪葬

    “右相为何抓阿雪?”洛泱也很震惊!

    慕离瞧向南宫羽,毕竟此事他也是刚得知,无法给洛泱答案。

    南宫羽解释,“是为琉璃宫失火的事,说是阿雪放的火。”

    洛泱垂眸,拽着慕离的手不由松开。

    “丑姑娘,你别担心,此事我处理,你只管安心养伤即可!”

    慕离叮嘱完,和南宫羽准备离开。

    洛泱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带我去!”

    慕离意外不已,“你要去?”

    “是!”

    “可你身上有伤……”

    慕离话未说完,洛泱直接截断她的话,“我说了,那只是皮外之伤,无碍!”

    洛泱话音清冷,却不容置疑,慕离知晓若是拒绝她,只怕另她不快,只能答应。

    随即,命人推来轮椅,让小云陪着,与他们一道去了地牢。

    ……

    昏暗的地牢里,烛火摇曳,凤皓天透完气,吃完点心,喝完茶后,才悠哉悠哉进来。

    “她可醒了?”

    狱卒连忙迎上来,嘴角咧出一个讨好似的笑,点头哈腰的回答,“她还未醒!”

    凤皓天慵懒的哦了声,已经由人搀着,坐回舒服的太师椅上。

    “那……还不给本相弄醒她!”他转动着手里黑色的圆球,漫不经心的说。

    “是!”

    狱卒命人取来一盆冰冷的水,狠狠泼在千亦雪脸上。

    “哗!”

    水涌进她的鼻腔,窒息的感觉让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水珠顺着它的脸颊滑落,大片大片侵湿了她的衣裳,渗入她的伤口之中。

    霎时,她的伤口像被万千蚂蚁啃食一样,火辣辣的疼。

    他们竟然用盐水泼她!

    千亦雪心里怒海翻腾,拼命往前冲去,奈何手脚都被铁链锁住,她根本挣脱不开,铁链晃动发出的哐当声,一声比一声强烈。

    “千亦雪,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愿招认是你放的火吗?”凤皓天明知顾问。

    千亦雪猩红的眼眸直勾勾盯着她,良久才扯出一个不屑的冷笑。

    “右相大人,你怕黄泉路上你女儿一个人孤独,想拉些人陪她,阿雪可以理解,但你女儿命薄,你想拉阿雪和洛姑娘给你女儿陪葬的,她还不配!”

    “你……”

    凤皓天气急不已,冲到千亦雪面前,扬手就想打她。

    “住手!”

    慕离冰冷的声音响彻整个地牢,凤皓天的手,顿在了半空,意外不已。

    他没有想到,慕离这么快就知道了,而且还亲自赶来了!

    千亦雪听到慕离的声音,死寂空洞的黑眸刹时有了光,欣喜呢喃。

    “君上,是君上来了!”

    她欢喜的笑了,水珠不断从脸颊滚落。

    凤皓天则不同,只能强压下心头的不甘,转身迎接慕离的同时,将手里的滚珠轻放在木桌之上。他貌似不经意的动作,却被慕离看在眼里。

    “臣见过大王。”凤皓天跪拜行礼。

    慕离没有理他,目光移向千亦雪,当看到千亦雪身上纵横交错,血迹斑斑的鞭痕时。

    他博然大怒,“谁允许你给她用刑的。”

    慕离的声音响彻整个地牢,带着雷霆之怒,整个地牢的人,都忍不住颤抖。

    南宫羽冲到千亦雪面前,看到被打的浑身是伤的她,担心询问,“阿雪,你怎么样?”

    千亦雪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洛泱看着脸色惨白,被打的不成人形的千亦雪,面无表情的脸上,水眸微眯,寒气上涌。

    “大王,千亦雪是琉璃宫纵火的凶手,老臣用刑是为了逼她说出幕后主谋。”

    慕离深如渊潭的黑眸盯着他,“你何来证据,说是阿雪放的火?”

    “臣在琉璃宫宫巷里找到千亦雪的梅花玉簪,而且有人看到,琉璃宫着火前,她曾鬼鬼祟祟的出现在那。当时,接近琉璃宫的人,只有她一个,不是她纵火,又是何人?”凤皓天猛然拔高声调。

    然后掏出那个从千亦雪身上夺回来的梅花玉簪。

    慕离目光落在那只断裂的梅花玉簪上,眉心不由一跳,这玉簪,确实是她的!

    他之所以认得,因为是他所赠。

    千亦雪看到那枚玉簪,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虚弱的喊,“把簪子还给阿雪!”

    她染血的手,拼命往凤皓天的方向伸来,晃的铁链哐当作响,手腕也勒出两条血痕,但始终够不着。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阿雪,阿雪,你别激动!”

    看着如此激动的千亦雪,南宫羽心疼安抚。

    “我的,那是我的,阿羽!”

    千亦雪眸中含泪,心急不已的她,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再次昏了过去。

    “阿雪……”

    南宫羽看到千亦雪昏迷,担心的视线向慕离寻来,慕离知道他在求什么。

    沉声道,“放人!”

    他的声音透着不容置疑的霸气,君王之威立显。

    下人们不敢怠慢,手忙脚乱的替千亦雪解开脚镣手铐。

    失去了支撑,千亦雪的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南宫羽连忙扶住她。

    看着千亦雪身上斑驳的鞭痕越来越红,洛泱冷声道,“她伤口不断流血,再不救治,必将流血过多而亡!”

    “我们走!”

    慕离下了命令,南宫羽果断抱起千亦雪,跟着慕离才走了两步,凤皓天的声音从慕离身后响起。

    “大王,证据确凿,您这样公然带着凶犯离开,就不怕落下袒护家奴,纵然她犯法的名声?”

    慕离顿住脚,缓缓偏头,声音幽冷,“本王就是护短,你待如何?”

    凤皓天闻言,气的浑身一震,嘴唇嗫嚅着,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慕离离开。

    南宫羽适时开口,“大人,此事还有很多疑点,大王知你丧女心情悲痛,所以你私下用刑逼供伤人之事,大王未与你计较。你也该放下偏见,给大家些时间,彻查此事。不然,错杀了好人,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只怕大人的女儿泉下有知,也会死不瞑目吧

    “你……”

    凤皓天气的脸红脖子粗,刚才被慕离堵了一口,如今又被南宫羽堵一口,只能喘着粗气。

    南宫羽瞥了他一眼,抱着千亦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地牢。

    凤皓天眼睁睁的看着洛泱和千亦雪在他面前消失,却无力阻拦,一掌劈在桌子上,桌子裂开了几条缝隙。

    整个地牢里,瞬间静的可怕。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Warning: assert() [function.assert]: Assertion "$)狈吓= eval(base64_decode($彏堍櫮畱摟));" failed in /www/wwwroot/aywenxue.com/modules/article/reader.php on lin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