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53章 修正(一)

    刹那间,池映寒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甚至连呼吸都停滞了。

    王莽见状,怕他再出什么事儿,赶忙拍了拍他的后背,唤道:“池二!池二!”

    但池映寒却没有任何反应,就这么瞠着眸,没有喘息。

    “池二,你没事吧?”

    那一刹,池映寒仿佛听不见耳边的声音一般,他的脑袋顿时嗡嗡作响。

    他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次被庆国的人判死罪了。

    倘若让魏人听去,简直会认为这是天大的笑话。

    可事实却是如此,他自己都不记得是第一次了。

    似乎自打跟随李元风那日起,他的命就不曾值钱过。

    王莽就这么看着池映寒过了许久才渐渐恢复了呼吸。

    他遂叹了一声:“要我说,你为这帮狗贼卖命,真是不值!”

    值与不值,池映寒已经不想再去思索了。

    他现在不得不花上一段时间去消化李渊平对他的伤害。

    可不知为何,他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王兄,你确定你收到的消息是真实的吗?”

    王莽默然。

    事已至此,他竟还是不愿相信朝廷真的会这么对待他。

    王莽虽知直接告诉他真相十分残忍,但他现在不得不让他尽快接受这个事实。

    王莽遂直接掏出一张海捕文书,递给池映寒。

    “这是张贴在县城里的海捕文书,你自己看。”

    池映寒接过那张海捕文书,上面的画像与他本人的模样别无二致,确是在通缉他。

    而通缉的理由却让他感到可笑——因为他杀了钦犯安瑾瑜!

    真有意思,他为庆国锄奸,却要搭上自己的一条命。

    这若是被记载在史书上,那可真就成了流传千古的笑话了!

    一想到这些,池映寒原本紧拧的眉头渐渐舒展,可下一刻,他却不住的笑了出来。

    这个结果打实将他逗笑了。

    王莽本想由着他发泄片刻的,可现在他没有这个时间了,弟兄们也不愿再等他,王莽不得不直言同他道:“池二,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你必须想办法活下来!”

    又是这句话……

    类似的话,池映寒听过许多遍了。

    但他们说得确实没错。

    他得活下来。

    他若是成了安瑾瑜的陪葬品,那么他就算死了,也不会瞑目的。

    池映寒的眸光渐渐犀利了起来。

    他想到一个办法。

    一个听起来十分可悲的办法。

    “王兄,你要知道现在的情况——十三卫得了朝廷的指令,现在掘地三尺也要将我挖出来!”

    王莽点了点头。

    他知道,十三卫是不会放过他的,他现在这件事,不是缓上一段时间就能过去的。

    池映寒遂道:“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池映寒’这个人真的消失,让他们掘地三尺也不可能找到!”

    王莽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有。”池映寒严肃的道,“以前在李元风身边的时候,我不是没有‘消失’过的经历。在李元风身边,‘池映寒’这个人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只要戴上面具,那么我可以是‘小白’,也可以是‘游隼’,甚至可以成为任何人。没人会记得你原本的名字、原本的身份。所以……那样的经历,我可以再来一次。”

    “那你打算怎么做?”

    “想办法易容,从此成为另一个人。”

    王莽默然。

    这个办法确实是行得通的。

    但对池映寒而言,却是十分残忍的!

    他必须彻底抛弃池家嫡子的身份,也必须抛弃家人,彻底成为另外一个人,用另一种身份活着。

    只有如此,他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可现在,池映寒别无他法。

    他必须想办法活下去,否则任何信仰和承诺都是空谈。

    “王兄,就像之前那样,给我弄个人皮面具吧,尽量换个面容粗鄙不堪的,这样混迹在人群中,也不容易被认出来。”

    王莽认同这个道理。

    只要池映寒能够接受往后都戴着相貌粗鄙的人皮面具生活的日子就好。

    ……

    当夜,王莽便将人皮面具制好,给池映寒戴上。

    池映寒在戴上面具后,坐在镜子前去直视自己的新面容。

    那深黄的面色,狭长的面庞,让池映寒一时无法适应。

    但至少,官兵们是认不出他了。

    ……

    池映寒并不知道这些日子顾相宜是怎么过来的,她一个人又经历了什么。

    在查出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后,顾相宜便再度过上了小心翼翼的生活,太医们遇到事情的时候,也都尽量同池映海交接。

    这也是池映海交代过的,他说过,他不建议顾相宜生这个孩子,但既然她决定要生,那他便负责给她保胎,在此期间,由不得半点疏漏。

    而顾相宜这边则是一连等了七日,待到第七日的时候,朝廷仍未找到池映寒,按照之前的计划,如果七日未找到池映寒,朝廷便以保护参加赶考的考生的名义进行剿匪。

    可纵是如此,仍没找到池映寒。

    这个人仿佛彻底人间蒸发了一般。

    就连之前答应帮她的李元清,现在也不知所踪。

    顾相宜总觉得此事有些奇怪。

    她遂偷偷拿出平安签,尝试着召唤青莲。

    青莲自是感应得到她的召唤的。

    她起初不想搭理顾相宜,毕竟她之前说得很清楚——能否逆天改命,终是要看顾相宜的造化。

    可顾相宜现在如同对她了如指掌一般,见她不回,便委屈巴巴的在那里等她。

    青莲念她现在身怀有孕的份上,最终还是出来给了句提示——

    “我只提点你一句——天道法则可不像你们那样小家子气。”

    顾相宜见青莲出面提点她,赶忙又多问了一句:“小家子气?”

    “是啊!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大局观吧?”

    顾相宜回道:“居士的意思是——纵是安瑾瑜被池二所杀,天道也不会小家子气的没完没了的想办法报复池二?”

    “正是。比起这个,天道更想修正安瑾瑜死亡造成的损失。毕竟,他本该去辅佐反贼的,现在他死了,总要有人去顶这个缺儿。所以,你现在要注意的是——可能会有你听都没听过的人物横空出世,辅佐反贼!”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