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54章 修正(二)

    她不认识的人去顶这个缺儿?

    说到这里,顾相宜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那所谓的反贼,他见都没见过!

    前世,他最多听过那反贼的名号——秦王!

    可她前世不过是个连南阳城都没出过的老百姓,她哪里知道那造反的秦王究竟是何人?

    顾相宜想到这里,便重重叹了口气。

    她遂问道:“那么……居士,您觉得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青莲听闻这话,就知道顾相宜又想靠她泄露天机扳回一局。

    但青莲却不能向她透露更多的东西了。

    青莲直言道:“你现在最需要做的是便是——”

    顾相宜见她打算透露什么,连忙洗耳恭听。

    “便是什么?”

    “好生养胎,别把自己的身体作出岔子。”

    顾相宜:“……”

    这是逗她呢?

    “居士,这是重点吗?”

    青莲回道:“这怎么不是重点了?养好你的胎罢,你也就能占占我的便宜了。若是换作旁人,哪有剖腹没两年就能再孕的?”

    顾相宜知道,这确实是托了神仙茶的福。

    青莲实在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总是感觉自己实在是有些惯着她了。

    但她却又可怜顾相宜孤苦无依的处境。

    而顾相宜见她还没走,赶忙继续追问道:“居士,那您能不能告诉我——池二他怎么样了?”

    青莲:“……”

    果然,她走投无路之际,唯一能够指望的也只有青莲了。

    青莲遂回了一句:“他阳寿未尽,天道不会同他一般见识。只不过,他这事儿做得过于鲁莽,苦头总是要吃些的。”青莲说到这里后,生怕顾相宜还要探问她旁的事儿,她赶忙补了一句:“好了,既然你没有旁的事儿要问了,那我便走了!”

    顾相宜:“!!!!”

    她什么时候说她没有旁的事儿要问了?

    可她再想说什么的时候,青莲已经消失了。

    留给顾相宜的只有一个疑问——反贼即将出现,并且还会有人代替安瑾瑜的位置,辅佐反贼。

    这个消息可是将池映寒生还的喜讯给盖了过去,让顾相宜整个人都陷入了愁绪。

    那个反贼究竟是何人?

    她必须探明这个问题,并从此处着手。

    这便让她不由得想到另一个问题——李元清已经有多日没来探望过她了。

    她虽不强求李元清有多照顾她,但她这种情况,却是有些反常。

    顾相宜遂于次日前往李元清的宫殿探看,结果不探不知道,探后才得知李元清根本没在宫殿内,而是被禁足于京城内的公主府。

    仔细打听才得知——原来官家近日安排李元清回她的安阳封地了,但李元清却是不依,隔三差五的去叨扰官家,这次可是真将官家惹恼了,破天荒的对他最疼爱的女儿进行这般惩罚。

    此刻,被禁足于公主府的李元清正郁闷着,她起初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父皇为何这么做,就算她犯了蠢嫁给了安瑾瑜这么个孽障,但现在她也从苦海解脱了,父皇应该感到高兴才是,怎么还罚她呢?

    谁料,在她被禁足的两天后,李元烁便过来探望她了。

    实则,对于李元烁的探望,李元清并没有感到意外。

    她心里明镜着——旁人不来看她,三哥也准是会来看她的!

    并且,李元烁还带来了李元清平日里最喜欢的小食,惹得李元清不禁感慨道:“三哥,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要知道父皇这几天都没来看过我一眼。三哥,你说父皇他是不是讨厌我了啊……”

    李元烁本还在纠结如何回答她的第一个问题,谁料她接下来便不停的问各种各样的问题。

    李元烁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是在发牢骚。

    他伸出宽厚的大手,轻轻抚了抚李元清那柔顺的发丝,轻声同李元清道:“别怕,有三哥在呢。”

    “嘿嘿!我知道!三哥最疼我了!给我带这么多好吃的!”李元清一边吃着有日子未曾碰到过的小食,一边关心着李元烁的现状,“对了三哥,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啊?父皇没对你下手吧?”

    李元烁直言回道:“父皇准备给我封地了,过不了多久,我便是个王爷了。”

    “那我先恭喜三哥了啊!能被赐予封地,也是件喜事啊!”

    “确是喜事。”李元烁顿了顿,继续道,“无非是那个封地有些偏僻,不过好在距离安阳不远。”

    李元清听闻这话,突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凝视着眼前的李元烁。

    李元烁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愁绪,很明显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他这话说的,却让李元清感到诡异。

    “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封地距离安阳比较近,那与我有什么关系?”

    李元烁何尝不知道李元清到现在也是在跟李渊平做抗争。

    她甚至连绝食的法子都用上了,就是不想去安阳。

    然,李元烁此番却是来劝她的。

    李元烁遂道:“那确实是个好地方,人烟稀少,格外清净。周围景色也不错,倘若有闲暇时间,我们还能结伴出去游玩,这不是挺好的?”

    李元清听闻这话,嗤笑一声:“所以,三哥你还挺高兴的呗?”

    “有此幸事,自是高兴。”

    李元清见他这般态度,一时间也吃不下口中的糕点了,她遂同李元烁道:“我原以为三哥哥是准备在大哥二哥两败俱伤,大干一番,渔翁得利呢!谁承想三哥你一直都在准备跑路?你原来是属乌龟的呀!”

    李元烁听闻这话,却是不恼,而是直言回道:“正所谓时势比人强,我生来便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多年来一直苦于在两位皇兄之间周旋,左右逢源。我是想过要不要争夺储君之位,但现在看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很清楚眼下的局势,所以现在权宜之计便是远离这片是非之地,这于我们而言,是件再好不过的事了。”

    “什么叫‘我们’?莫名其妙将我打发到那么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还让我觉得这是好事?你不觉得这逻辑很混乱吗?!”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