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两种可能

    但天赋远胜又如何?!

    不懂取舍,只会误入歧途,唯有把握到了其中的平衡,才能走的更远。

    至于修行之中缺漏,这些东西日后并非是不能弥补,只是要花费更多的功夫而已。

    鬼谷子无疑是一个眼光放的极其长远的人。

    只是,这个时候鬼谷子见到吴为完成了自己曾经未曾完成的事情,心中也是生出感触来。

    时代果然是已经变了!

    鬼谷子是站在时代最前沿的那一批人之一,但他也是第一次,如此深切的感受到时代的变化。

    以前他可没有听说有什么手段,能帮助人参悟这般境界。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王阳境界高的问题了,一句境界高,并不能遮掩一切,这里有和无的区别,而只要是有,那就是可以复制的。

    只是全盘的复制,和部分复制的问题,以及复制难易的问题。

    而这,也是王阳宏伟蓝图的一部分。

    新人类项目,不过只是一个开始而已,系统的批量缔造新人类,绝不是王阳的最终追求。

    新人类,丹道高手,武圣,武道神话,甚至是四大证的完美人类,神魔一般的生命,这些事物的批量缔造,也不是终点。

    修行作为一门“学科”,不该是一个概率问题,当迷雾被粉碎,真理就会显现。

    数以千万年计算的武道发展史,从无到有的,无疑已经撕开了一部分迷雾,但就在修行这条路上,依然存在着无数的迷雾。

    而将空白处神话,这绝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王阳如今,无疑是走在了一条相对“正确”的道路上,不但不将修行神话,反而是撕开迷雾,将修行拉下‘神坛’。

    短短瞬间,鬼谷子想到了许多东西,同时也更加难以预测,这个世界究竟会走向何方。

    当体系越来越完善,修行越来越容易,“超人”越来越多,变数也自然是越来越多。

    作为一个智者,鬼谷子看的从来就很远,但当变数越来越多之后,哪怕是他,所见的,也只有一片混沌了。

    基地里,吴为丝毫没有隐瞒之前发生的事情,将一切娓娓道来。

    至于他的两个同伴,这个时候都没有说话,甚至没有任何的动作,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鬼谷子的名号,他们自然是知道的,早在一二十年前,这个人就名声鹊起了,不过那个时候,没几个人知道他是大罗天的人而已。

    还是这一段时间,大罗天新人类项目取得打突破,大罗天这个组织初步浮出水面,才让许多人知道,鬼谷子竟然是大罗天的八大主管之一。

    “鬼谷子老师,你以为,道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吴为询问鬼谷子王阳的为人。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哪怕不与之为敌,知也好过无知。

    “你已得我观人之术的真谛,你以为道尊是个什么样的人?!”

    鬼谷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吴为。

    “见面之前,种种传言,人世最强之人,地下世界的无冕之王,诸如种种,将之渲染的无比可怕,甚至让人感觉有点浮夸,吹捧的有点过了。”

    “但见面之后,我只觉得,比传言之中更加可怕,超越想象的强大,不是力量,而是心灵,人力有限,心力无穷,直到今日,我才终于明晓。”吴为叹道。

    “当然,其力量之强,亦超乎想象,世上九成九的高手,怕是站在面前的资格都没有,剩下的,绑在一起,估计也不够他打的。”

    “本以为传言多是吹捧,但哪想那些传言都太保守了,这样的一个可怕存在,竟然还有那么多人将他当做人看!”吴为摇头。

    他是直面了王阳的人,虽然只见了其冰山一角,但也感觉到了许多东西。

    “至于性格方面,道尊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或者说单纯的好坏,根本不足以评判这样一个人。”

    “就站在我的视角,道尊这个人,无疑更像是西方超级英雄电影里的大反派,极度唯我的意志,唯我独尊,是以众生平等,为善为恶,都只在一念之间。”

    “总之,这个人的人格魅力是很大的,虽然他之前在那梦幻时空里把我打死了,但我死的那一瞬间,心里其实没有任何的怨恨,让人很难恨起来。”吴为摇头,神情微妙。

    “除此之外,道尊定然所谋甚大,甚至大到超乎了我的想象。”

    “虽然我不知道他究竟在谋划什么,但他要做的事情,要么将会开创一个时代,要么就会毁灭一个时代,总之不可能是小打小闹的。”

    “哦?!所谋甚大,何以见得?!”

    鬼谷子虽然看似在问,但实际上,却是已经承认王阳所谋甚大这件事情了,他想要听到的,自然是理由。

    吴为既然这么说,自然不可能回答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定然是心中存在凭据。

    “就在见到道尊之前,我一直觉得道尊只是一个强大的野心家,在暗中搅动风云,所为不过是掌握世界的霸权而已。”

    “日光之下无新事,历史总是不断的在轮回。”

    “一眼看去,新人类项目就像是一张大网,支撑起了大罗天这个庞大的组织,同时也将站在世界顶层的那一群“精英”联系了起来。”

    “古来帝王慕长生,某些群体,古往今来,所渴求的东西,都是惊人的相似的。”

    “但同时,一个庞大的群体里,自然不可能有一种声音,各种明争暗斗,立山头,分派系,是无可阻挡的。”

    “聪明人,都追求平衡,追求制衡,不会让绝对的权力,集中在某一个人手上,那无疑是极其危险的。”

    “是以,无论是传出大罗天之中有主管背叛了道尊,亦或是本来该是绝密的新人类项目资料泄露了一部分,我都认为是正常的,因为道尊不是在和一个人斗,而是在和一个群体斗,哪怕是他最亲密的盟友,也不会让他一人独大,否则平衡就不存在了。”

    “这种情况下,看似再不合情理的事情,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其实也都是合理的。”

    “但现在我却是知道,我错了,错的很彻底,这样一个人,或者说“神”,有谁能有背叛他的魄力?!”

    “之所以会出现背叛,多是为了更大的利益,当利益和风险不成正比,没有人是傻子。”

    “然而,依然传出了有人背叛的流言,而不该泄露出来的研究成果,也泄露了,这般情景,要么是道尊毫不在意这些事情,淡看所有,要么是道尊所谋巨大,有意为之,并不在意那一点点的成果的得失,而是看向的更大更远的东西,为了更大的胜利。”

    “两种可能,前者很可怕,后者更可怕!”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