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章 赏雪

    雁锦思很清楚,自己的妹妹心比天高,自然是想要做皇后的。

    可就算是她能嫁给皇子,就一定能做皇后么?

    不,她不能。

    因为就算她有机会,她也不会放任的。

    既然她没有这个机会,那就是雁家的女子都没这个机会。

    她最后还是低头,嫁进了孟家。

    场面是足够大的。孟家也果然不敢苛待她丝毫。

    可她自己心里有气,就算是看着孟俊贤那长得还可以的样貌,也是不会生出什么喜爱。

    她梦中都想嫁是七皇子!七皇子是何等样貌何等气度?岂能是眼前这个男人能比的?

    新婚夜,彼此就都对对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孟俊贤毕竟也不是头回大婚了,还能看不出盖头之下的女子想什么。

    哼,之前那个是个蠢货,如今这个又是个自视甚高的。

    他既然看透了,那就大家一起做戏好了。

    伺候雁锦思的人里,有个叫做相思的,不是从雁家来的。

    而是孟家的人,眼下她当然是不能近身伺候。

    可她极度聪明,拿捏住了雁锦思对长公主的怨恨。成功离间她们。

    而确实,雁锦思的奴婢里,多半都是长公主教导出来的。

    相思很快就上位了。

    而这个相思,自然就是雁南归埋在孟家的另一个钉子。

    想送人进雁家不容易,买通雁家人也不容易,至少现阶段不容易。

    在雁家奴仆眼中,她还是无能的。

    不过孟家就不同了,她震慑的足够了,又买通一个杜鹃。

    如今再来一个相思真是太容易了。

    相思还小,不过十四岁。只可惜她也是个没人疼爱的,自然也想要个前途。

    自然,忙不迭就抓住了这个机会。

    瞧,这不就安排好了。

    孟家的戏,才开锣呢……

    太子府中,一场大雪还没开始化呢,另一场就又下来了。

    苏良娣接连两日侍寝,又被叶良娣恨的牙根都咬碎了。

    请安时候,好一顿刀光剑影。

    可惜,苏良娣聪明,又从不说狠话,倒是衬的叶良娣泼妇一般嫉妒。

    太子妃只管看戏,她恨不能这两个人打起来才好呢。

    当然了,没人想要劝和,大家心情都是一样的。

    对于叶良娣来说,旁人就算了,苏良娣可是她的心头大患。

    就连太子妃都没那么叫她看着刺眼。

    这苏良娣,可是表哥喜欢的女人!

    诚然如今的女人心里,不会觉得男人,尤其位高权重的男人会只喜欢一个女人。

    可就从侍寝的时间看来,她就很清楚,表哥更喜欢苏氏。

    这就是大事!

    所以她怎么可能看着苏良娣顺眼了。

    不过毕竟地位相同,而苏良娣又明显是个双商很高的女人。

    叶良娣除非彻底撕破脸,不然她就拿苏良娣没什么办法。

    闹了一早上,叶良娣越想越气,最后连告退都不说就走了。

    太子妃蹙眉,也是冷哼了一声,显然对这位表妹也是只有厌恶的。

    回去的路上,雁南归起了玩心,就没顺着玉兰桥过去,而是顺着明月阁后头,进了花园。

    花园里,走人的路上自然清扫过了,只是雪还在下,就还有一层。要小心走。

    不然鹅卵石上容易滑倒。

    湖面上早就结冰了,如今落了一湖面的雪花,看着格外好看。

    而就在这美景中,却有不和谐的声音,是一个管事的内侍,正在打一个丫头。

    雪虽然簌簌的落,可却也能听得见声音。

    有伺候的内侍见此,忙道:“这是犯错的丫头正在被教训,绕路良媛了。”

    “是哪里的?叫来我看看。”雁南归道。

    内侍也不为难,明显雁南归是有宠的。

    雁南归扶着蝉衣的手,走上了碧波庭,也有花园伺候的人将厚垫子摆上。

    “将这里布置一番吧,我既然来了,就看一会雪,我怕冷。”雁南归道。

    说话间,降香已经将荷包递过去了。里头自然是银子。

    伺候的人欢喜的很,动作很快的将这亭子里布置了一下,抬过来一架屏风,是六折的,正好围住后头。

    又抬来了火盆子,摆上热茶,煮上热水。

    这些东西,是府中份利,就是为了主子们来花园里用的。

    但是也不是哪个主子都能用。

    良媛自然可以,可你要不给钱,他们大冷天的也不乐意好好伺候。

    花几两银子的事,雁南归不至于那么扣。

    等这些好了,那个挨打的丫头也已经带去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过来了。

    跪下来:“雁良媛安,奴婢是张承徽那的促使丫头。”

    “既然是张承徽那的人,怎么在这里挨打?承徽那没有内侍,打你的是谁?”雁南归好奇。

    良媛都没内侍伺候,承徽自然更没有了。

    “回良媛的话,是花园里的管事,是奴婢不好……奴婢……奴婢将食盒打翻了,洒在了路上……张管事滑到了……”小丫头可怜兮兮的。

    “食盒?午膳就去提了?”雁南归挑眉。

    细看这丫头,啧,长得还不错呢。

    只是看着也太瘦小了点。

    “回良媛,是早膳。奴……奴婢……”

    雁南归啧了一声,不继续问了:“起来吧。打也打了,起来回去吧。”

    “多谢良媛。”丫头忙又叩头。起身这才告退了。

    她走远了,雁南归才笑了笑:“我倒是忘记了,这一早起,膳房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呢。”

    蝉衣和降香都是聪明人,自然听出言外之意。

    良媛是说,膳房看人下菜碟,这太正常了。

    “这张承徽其实进府挺久的,太子殿下还没大婚时候就进来了。不过一向不怎么得宠。自己也不太会说话。家中只是小吏。连丁昭训的家世都不如。哦自然,也不如夏奉仪。之所以能做承徽,也是因为进来的早。她本就没什么宠爱,这一年多来,更是完全失宠。”

    “自然下面人也是不重视她了。”

    “看来啊,想过的好,首先要得宠是不是?去,去前院与太子殿下说,我在这里赏雪。”

    虽然北方可能有雪灾了,可太子如今明面上抓不住实权,他敢说什么?

    也只能赏雪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