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章 两头吃

    送走了舒乘风,皇后坐下来叹口气:“唉,他也是大了,如今想法多了。”

    “娘娘不要这么想,殿下心里,自然是看重叶家的。可太子妃那,也不能不管。殿下艰难,更需要支持。宁家要能好好支持咱们殿下,岂不好?”草果笑道。

    “你说的也对。”皇后点点头。

    “如今还是太子府里,日后……您想扶持叶良娣也不是不能。就算是叫太子妃先生了长子也是一样的。您眼下大可放宽些。”

    皇后没说话,不过也没反对。

    草果笑了笑,也就不说了。

    太子府上,太子妃大概是体会到了太子的意思,正想着过个几日就将叶良娣放了。

    毕竟良娣位份不低,她又出身不一般,所以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正琢磨着呢,素珍从外头进来,面色不是很好。

    “你这是怎么了?家里有事?”太子妃看着她蹙眉。

    一早上,素珍是回了宁家,给太子妃的母亲送东西去了。

    “娘娘……公爷做主,来年要把二房四姑娘送去七皇子府上。”素珍说起来就生气。

    宁娇兰猛然起身:“你说什么?祖父竟然要……”

    “这……公爷这是什么意思啊?娘娘已经是太子妃,难道……难道还不够么?”素锦也是惊讶道。

    宁娇兰咬牙:“定是二叔油嘴滑舌,祖父最是疼他。”

    “娘娘快想法子啊,这……这叫太子殿下如何想?”素锦急切。

    “是啊,咱们府上可还有个二房的庶出,如今又要将嫡出的给七皇子……家里这样做事,就是陛下和皇后娘娘看着,岂能高兴?”素珍急死了。

    “好了!”宁娇兰深吸一口气:“祖父做的决定,谁能更改?”

    “可是这样,殿下他不会心里不舒服么?您还没孩子呢……”素锦道。

    “你们去,请殿下晚上来,我自己与他说。不管怎么样,我父亲还是坚决站在太子这边。就算是祖父,难道不知道扶持太子才是对的?”宁娇兰道。

    可惜她不清楚,这几年,陛下一力要打压这几家,宁家也是想押宝。

    万一太子不行呢?

    舒乘风回府之后,就听说正院请他去。

    他只是摆手说一会就去,叫人先走了。

    “叫我做什么?”舒乘风问云及。

    “属下只知道,今日是太子妃娘娘派人回了娘家。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云及道。

    “哦?看来,是知道了宁家将要跟老七结亲了是吧?”舒乘风笑了笑:“看来,咱们这位太子妃,倒还是精明。知道这不是好事。”

    “看您说的,太子妃娘娘自然聪慧。”云及笑道。

    “既然请我,我就去吧。安慰安慰她。对了,老七喜欢的那个戏子?如今如何了?”舒乘风问。

    “好好的呢,那位姑娘刚烈,万不肯随便叫人赎身。这不是,七殿下也不肯表明身份,只说自己是富商之子。那姑娘,心高气傲的,哪里愿意给个富商之子做妾呢?”云及笑道。

    “那就好,真是个刚烈的好女子。也该当有个好结果。”舒乘风起身道。

    “殿下说的是,正该叫那姑娘知道的。”云及嘿嘿一笑。

    太子去了正院自然是安抚了太子妃。

    虽说太子妃还是担心,可也知道,自己做不了祖父的主。

    只能求太子不要介意了。

    腊月天气冷的更厉害,雁南归越发不爱动了。

    她很会给自己调理身子,吃食上也是怎么营养怎么搭配。

    反正这身体过了年也才十八,还是没过生日的十八。她可是端午那天的生辰。

    要说雁家那几个狗东西也真不是东西,按照生日算,被骗着出嫁那一年,也不过刚及笄。

    此时她将之前那毫无血色的样子已经养回来了,不过内里的亏空依旧,这就需要时间。

    反正这几年不能大寒大热的。

    她这里补品是常有的,太子见此,倒也赏赐过几次。反正赏赐了,她就用。

    省着给谁呢?

    太子不来的时候,她就悠闲的养身子,多休息。

    倒是将脸色养的越来越好。

    初九这一日,舒乘风白天没事来了她这里,她正在睡觉。

    被叫醒时候,舒乘风已经进来了:“棠儿这会子睡得是什么觉呢?”

    “殿下啊,也不知道算什么时候的,就算上午小憩。殿下坐,妾整理一二。”雁南归掀开毯子下地道。

    舒乘风笑了笑:“古人说,岂妃子醉?乃海棠春睡未足。依我看啊,这是海棠冬日醉。”

    雁南归洗了洗脸,整理好衣裳,自己拿着木梳梳头:“殿下学什么人不好,偏学那昏君。”

    “怎会。”雁南归往后一靠:“棠儿可还有精神?”

    “嗯?”雁南归也靠着椅背,头发也懒得梳了:“怎么了?”

    “若是棠儿今日还有精神,带你去看戏如何?”舒乘风道。

    “殿下邀约,岂有不去的道理?不过这看戏是晚间吧?”雁南归说着,又用手捂着嘴唇,打了个哈欠。

    冬天睡觉被叫醒的困倦啊,哪怕对方是太子也不能叫她控制住这个疲惫。

    “自然是晚上。不过也可早些出府。”舒乘风好笑的看她这样,要不是知道她可能不能生,就该怀疑了。

    “嗯,好。”雁南归摇摇头清醒一点,索性将梳子丢一边,喝茶醒醒神。

    “我听说京城最好的唱戏的地方,就是如梦楼和浮生园,是要去哪里?”雁南归道。

    “浮生园。我已经叫人准备好了。晚间你我换了便服去看看。如何?棠儿以前没去过吧?”舒乘风问。

    “没,跟着殿下,就都能看看,哎哟,人家可真高兴。”清醒了的雁南归开始演了。

    这个演吧,就是特夸张那种,谁都知道是演戏,图的是一乐。

    “好生伺候孤,孤自然叫你什么都见识。”舒乘风配合。

    “是。”雁南归娇滴滴的。

    饶是知道她装模作样,可这么一娇滴滴吧,还真是娇滴滴。

    舒乘风伸手将她拉过来抱在怀中:“棠儿真会撒娇。”

    “真的呀?”雁南归懒得矜持,抱住舒乘风的脖子:“那殿下喜欢不喜欢?”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