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3章 看不上

    .630shu.net ,

    宫中夜宴,今日是十五,出嫁女都要进宫的。

    所以,三位长公主以及出嫁的大公主二公主等人都来了。还有宗室里的几位郡主。

    可比起长公主们的风光来,陛下的公主倒是显得不那么出彩了。

    不过,此番的事,容宁长公主的如意阁就算是还在,却也比不得以前。

    京城里,百年老店何止一家?

    如今她如意阁出了事,正是其他店家的机会。

    这些时日,众人联手,早就将如意阁打击的不像样子了。

    别说她身份高,这些商铺能在京城立足百年以上的,哪一个能没有自己的门路呢?

    少了如意阁的收入,虽说伤不了她的根骨,可毕竟也是一大笔损失。

    可惜这事是七皇子做的,她还只能忍着。

    毕竟之前,她也是跟七皇子母妃周敬妃透露过她相与七皇子结亲的意思的。

    周敬妃也表示同意,毕竟陛下亲妹妹要与她结亲,自然是好事啊。

    可是忽然容宁就把女儿给了孟家了。

    这事,你也别指望周敬妃能理解,反正明面上是没法说什么了,背后嘛……

    反正宫里的女人,你指望她心眼不小是不可能的。

    容宁长公主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更没法对七皇子做什么。

    甚至她就怀疑,七皇子是故意的。又替他那戏子出了气收拾了邹氏母女,又报复了她。

    毕竟七皇子也不可能过来跟她说,哎,姑母,你那店出事跟我没关系。

    所以这个误会,只能永远误会下去了。

    宴会后,去御花园赏灯。

    陛下亲自护着芳婕妤挂上一盏灯。

    芳婕妤笑的甜蜜,肚子还没显怀,不过人倒是有些丰腴了,显然日子过的很好。

    此时依偎在陛下身侧,俨然新宠。

    陛下笑着跟她说话。

    一旁珍贵妃也带着笑意看着,一副大度的样子。

    皇后一眼都不往那边看。只是跟几个还没出嫁的小公主说话。

    当然了,这里头也不包括八公主,那是珍贵妃的女儿。

    雁南归跟在太子妃和舒乘风后面,反正她如今地位低,没人找她的麻烦。

    容宁也不会,毕竟长公主也只能背地里坑雁南归。

    这时候要是表现的太明显了,难免落下个苛待继女的名声,虽然不碍事,可毕竟她也不想要就是了。

    雁锦菲跟着进宫来,此时也规规矩矩走在长公主身后。

    只是她再是沉得住气,毕竟也年轻。

    这个年过了也就是个十一岁的女孩子,此时她就情不自禁看过来。

    看着雁南归正跟另一个女眷说话。

    想必也是太子府上的,不是什么面熟的,想必就是那位罗良媛了。

    雁锦菲心里冷笑,什么高贵的,不过是个妾。

    大概是巧合,正好雁南归回头的时候,就看见了雁锦菲的眼神。

    于是,对着她露出一个带着不屑与轻蔑的笑。

    这个妹妹果然是最叫她厌恶的。

    不过,她也不会放过她的。

    雁锦菲感觉浑身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不是疼,而是说不出的感觉,反正很不好。

    于是咬唇扭头,不肯再看她了。

    今日无事,众人回府的时候,也不早了。

    舒乘风自然是去了正院。

    众人各自回去歇着。

    次日早起,因为昨日免了请安,倒是能休息一天。

    雁南归起来的不算早,刚起来,蝉衣就来回话:“一早上的时候,庄子上借着送东西来回话,说是孟家那边,孟老爷回来了。”

    “哦?还不到述职的时候吧?”雁南归道。

    “说是陛下允许的,孟家对外说是老夫人病了。”蝉衣道。

    “是吗?什么时候到的?”雁南归问。

    “说是回来就半夜了,天刚擦亮,就有人赶紧送消息过来了。”

    如今孟家自然还有两个能传话的人,只不过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要把信送去哪里。一倒手就已经没出找了。

    也不能真每回都跑庄子上,所以说是庄子上,其实就是从城里一家酒楼过一下。

    “这孟江河倒也是个能干的,之前不就给二皇子送银子,如今良家子都进了京,你要说他不是为这个来的我都不信。”雁南归道。

    “那您的意思是,他真的看好二皇子啊?”蝉衣问。

    “那不好说,他家想要女儿做个皇子嫡妻,倒也差一点。做个夫人就差不多。”雁南归笑了笑:“只管看着吧。”

    孟家,一早上,家里人就给孟江河请安。

    孟江河坐在正院李老夫人这里,面色勉强的接受着。

    等请安结束,就留下了孟俊贤。

    “跪下!”

    孟俊贤知道这一遭躲不过,自然也不敢说什么就跪下来了。

    “你看看你办的这事!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管不住那女人,害我平白拿出去多少银子?家底都要掏空了。”

    “父亲息怒……是儿子的不是。”孟俊贤低头。

    “自然是你的不是!怎么就能闹成今日这样?这娶回来个什么东西,自打她进门,没有一日家宅安宁!”孟江河气的吹胡子瞪眼。

    李氏想劝,又不敢,只能沉默。

    “是。”孟俊贤心里比谁都难受。

    他是知道雁锦思看不上他的,可他能如何?

    如今他想起雁南归的好处,可说这个有什么用?

    “优柔寡断!既然想下手,就该下死手!雁南归本该被你抓在手心,如何能叫她逃出去?如今反过来,就你就是一口。真是后患无穷。”

    “老爷,你别骂他了。当时……那女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就……也是我们疏忽了,之前几日只当她是认了。谁承想她联合她那姨母,竟是……哎,也不知她们手里哪里搞来的信。”李氏叹气。

    说到信,孟江河就有点尴尬了,自然是他身边的人出了问题。

    可终究还是恨孟俊贤不争气。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好好将雁锦思笼络住吧。”孟江河道。

    孟俊贤苦笑:“是。”

    这个妻子,他真是没法子。

    人家看不上他,他能什么法子?

    毕竟这位妻子眼高于顶,原本是想着嫁给皇子的。一朝给他,还是二婚的,人家能不嫌弃?

    思及此,只能心里叹口气。

    那也的哄着,孟家不能出事。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