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6章 可笑

    “或许是去南边的时候置办的?京城里没有的那种?”

    “哎呀,那也可能,雁良媛虽说没有苏良娣那么得宠,可是也不差呀。毕竟也是出身好。就算是那什么的,也是一样的。”

    “作死呀你,还敢说这个?”

    “我就是一说嘛,嗨,这有什么?我娘三嫁才有我!也就是大户人家讲究些,咱们这些人家里谁在乎呢?”

    小丫头们叽叽喳喳的说这话的,都是羡慕的不行。

    毕竟是差距太大了,就生不出嫉妒之心,只有羡慕了。

    雁南归走到了玉枝桥附近的时候,就瞧见了夏奉仪。

    夏奉仪笑盈盈的请安:“雁姐姐。”

    “你也来赏花?今日天气不错。”雁南归道。

    “是啊,难得遇见了雁姐姐,不妨就一起?”夏奉仪笑道。

    “好啊,相请不如偶遇。”雁南归也笑了笑。

    两个人往桥上去,过了桥,就是菊花最多的地方,那些名贵的花也摆在这里。

    见她们俩来了,忙不迭有人上前伺候。

    这两位都是不能得罪的。

    自打年初时候,叶良娣被禁足那会子开始,就没空找夏奉仪麻烦。接连正院给她找事,更是没时间找事了。

    如今,夏奉仪也没以前那么艰难,又加上依旧得宠,所以虽说还只是奉仪,却也不是府中奴仆敢得罪的人。

    雁南归那就不必说了。

    “去给我和夏奉仪安排些茶点来,我们就在这里坐着赏花说话了。”雁南归道。

    说着,落葵亲自去跟花园的奴婢们一起安排。

    夏奉仪也没客气说我安排。

    “说来,各花入个眼,听闻宫里的珍贵妃娘娘就十足爱菊花。陛下还曾夸赞,说珍贵妃就如菊花一般美好呢。”夏奉仪道。

    雁南归幸亏是没喝茶,不然就该喷了。

    但她也笑出声来:“陛下这是骂珍贵妃还是夸呢?”

    夏奉仪掩唇:“自然是夸,陛下可是宠爱她的紧呢。”

    “梅兰竹菊乃是四君子。这菊花,乃是占了一个:淡。所谓人淡如菊。又说历来敢用这菊花标榜的,无不是凌霜飘逸,独自开放,不与众同。不趋炎附势,不贪恋红尘权势,实乃世外隐士。”

    “咱们这位珍贵妃娘娘……这般上进,竟敢用人淡如菊来标榜自己?着实令我佩服啊。”

    “雁姐姐一语道破,依我说,宫中也好,府中也罢。若想过得好,总要努力上进的。哪有真的人淡如菊的?除非是真不在乎日子过的如何,可不在乎的少,装不在乎的多。有些人,实在得不到,只能说不喜欢了。”夏奉仪笑道。

    “妹妹这番话,倒是对我胃口,实在是个妙人啊。”雁南归笑道。

    难怪舒乘风宠爱她,这么明白的美人,她也喜欢啊。

    “多谢姐姐。”夏奉仪不好意思的一笑。

    “你我是看得出,可陛下今年,这不又照旧叫内事府打造了一套菊花的首饰给珍贵妃娘娘,说是每年都有。也不知珍贵妃娘娘腻了没。”夏奉仪道。

    雁南归又笑了起来。可不是么,说你喜欢就每年都有,赏了你不得戴着?

    来来回回,八成得腻歪死。

    夏奉仪是真的聪明人。

    不管心里怎么想的,面上与雁南归只管说些闲话,倒是绝口不提府里的事。

    一上午,竟也相谈甚欢。

    等到各自回去的时候,雁南归还说呢:“跟夏奉仪说话,可比跟罗良媛说话轻松多了。”

    降香也笑着说是。

    主要是,罗良媛多多少少还要摆架子,可夏奉仪呢,也不是就谦卑成什么样,但是说起话来,真有种特别自在的感觉。

    果然每个得宠的人,都有自己的本事啊。

    晚间的时候,舒乘风来了。

    雁南归笑盈盈的:“殿下来的正好呢,我叫膳房做了个糖醋排骨,殿下不是也爱吃?”

    “那孤来的是正好。”舒乘风笑着看她:“棠儿今日做什么了?”

    “与夏奉仪赏花,夏奉仪是个妙人,妾今日可笑了个够。”雁南归道。

    “哦?棠儿与夏奉仪相处的挺好?”舒乘风坐下来问。

    “瞧殿下说的,我竟不知这话能不能回答,您是试探我啊?”雁南归哼了一下。

    “就你心眼多。”舒乘风端茶不理她。

    “好吧,夏奉仪挺好。妾喜欢跟聪明幽默的人玩。”

    “既然这样,以后可以多相处。”舒乘风道。

    “那可不行。都是殿下的女人,常在一起没什么好处的。”雁南归笑道。

    “倒是如何没好处?孤听你说说。”舒乘风看过来。

    “啧,殿下是来看我的?还是听我跟殿下讲别的女人的?在这样,我可醋了啊。”雁南归瞥了他一眼。

    舒乘风摇摇头:“也不知是谁提起。”

    “咳咳,不提这个,我跟殿下说个好笑的。”雁南归丢下自己的茶碗走过去,将他的茶碗也放一边又坐上去:“我今儿听夏奉仪说了个事,真的笑了半天了。”

    说着就将菊花那事说了。

    “你倒是会给自己找乐子。宫里因为珍贵妃喜欢菊花,到处都是。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她宫中也全都是名贵菊花。”舒乘风这话说的没有什么怒气。淡淡的。

    雁南归想到了后世菊花这种东西……上坟才带呢。

    灵堂里才全都是呢。

    然后又笑了起来。

    不过没说出来,其实古代人认为菊花是长寿的花。并没有后世那种意思。

    如今的鲜花,只能被拿来敬神。

    “哎哟,殿下答应我一件事,等以后您做了陛下,可千万别迁怒菊花。菊花还是很好看的。”别到时候因为珍贵妃喜欢过,就不许人种植之类的,那就不好了。

    舒乘风再度摇头,这女人说起他以后做陛下什么的,真是无比的顺口啊。

    “孤以后叫人给你多种些海棠。”于是舒乘风低头在她颈窝轻声道。

    “倒也不用,我什么花都喜欢,海棠格外而已。要是看太多了,说不定也得腻歪。”雁南归又想起年年都要戴菊花的珍贵妃,又想笑了。

    这事真是太可乐了。真的,一旦戳到一个笑点,真的一时半会忘不掉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