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371章 陷害

    <b></b>                  “我知道。”正是知道,才更是不必说那些。

    不管是炫耀,还是什么都不必说。

    “雁妃,与她们都不同。”

    青霜点头“也确实不同。总觉得,雁妃娘娘像是游移在外。陛下也……大概也是乐于见她这样吧。”

    夏美人笑了笑点点头,就去看孩子了。

    孩子很可爱,她每天都要抱的。

    叶贵妃回去就不说话了。

    鲁嬷嬷却清醒“娘娘,不可松懈,您要是没有怀孕,这段时间怎么会忽然不想吃饭了?还喜欢酸的,您以前可不喜欢。”

    “我怎么知道!”叶贵妃烦躁。

    “娘娘,不是任性发火的时候。您自己的身子,您该知道,忽然有这样的转变,只怕是不正常的。”鲁嬷嬷急切。

    叶贵妃这才回神“你……你是说有人算计我?”

    “奴婢不知,但是不得不这么想。”鲁嬷嬷道。

    叶贵妃就站起身“是方太医?可他并未给我开药吃啊?”

    “是啊,方太医只是说的话模棱两可,却不曾开药给您吃。所以更要严查。”鲁嬷嬷趁机道“上回曲婕妤小产,陛下一怒之下就灌了叶小仪药,下手果断。虽说那件事未必就是太后娘娘做的,可就算是查明了,叶小仪也是毁了。”

    她是提醒叶贵妃,要是遭人算计,那后果是不容小觑的。

    “嬷嬷,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有点乱……”叶贵妃揉着眉心,连火都顾不上发了。

    “依奴婢的意思,就先查咱们宫中。”鲁嬷嬷道。

    叶贵妃自然没意见,就叫鲁嬷嬷查起来。

    叶贵妃这边自查的时候,舒乘风自然也叫云及查这件事了。

    也不过是第二天的黄昏,就有结果了。

    “是皇后娘娘那的内侍吴勇,找了他的同乡周福,周福的干娘,就在御膳房里做事。那馅儿里头的药,就是从皇后娘娘那出去的。”

    “哦?那叶贵妃又是怎么回事?”舒乘风问。

    “叶贵妃娘娘身子确实是脾胃不和了。不过,之前给她看诊的是方太医,并未说她怀孕了。也劝过叶贵妃娘娘养胃。只是贵妃娘娘自己怀疑自己有孕了。黄太医也说了,不像是服用什么药物的样子。如果一定是有问题,那就是饮食。饮食不当的话,几日就会肠胃不舒服。不想吃饭。加上贵妃娘娘自己怀疑自己有孕,这想多了,就总想要酸的。黄太医说,这也正常。”

    云及说着,不过这都是眼下看到的。

    至于后头是不是有人,那也不好说,没查到罢了。

    “属下倒是知道这方太医,是慕妃娘娘最信任的太医了。不过……如此看,既没有开药,也没有扎针。只是请脉和随便说了几句话,委实不好说能影响多少。”

    舒乘风嗯了一声。

    “那就继续查,这些也要再等一等。”

    云及懂了,陛下是想看看后续。

    而也是这一天夜里,佩月又跟素锦说话。

    “咱们娘娘这会子为这些事头大,也不知是谁这么狠毒。哎,真是想想都替娘娘着急。一出事就是娘娘的错。”

    “别太担心了。”素锦道。

    “如何不担心呢?我也是与姐姐们一样,宁家出来的。如今进宫,虽说比不得姐姐们,也是一心只有娘娘的。我还记得刚进太子府上的时候,素锦姐姐,素珍姐姐,绯月姐姐映月姐姐是一等。我和文喜她们是二等,不过娘娘素来对我们都极好。”

    “这不,进了宫,我们几个也都是一等了。”

    “你和文喜都是好的,手脚利索,脑子又好。只不过娘娘跟前习惯了我和素珍,旁人伺候的就少了。以后也是一样都要伺候的。”素锦道。

    想起昔年在宁家时候,确实她们这一群小丫头都亲近。

    “素珍姐姐也是一心为娘娘,前几日纳凉还提起叶贵妃真要是有孕了可怎么好,哪知道就有这事。竟不是有孕了。”佩月叹气“也算是好事吧。”

    “是吗?你们还说起这个?”素锦心提起来问。

    “啊?对,是不该私底下说起主子们,以后定不敢了。”佩月忙道。

    “无妨,都是为娘娘,也不早了,我该去伺候了。”素锦说着,就起身走了。

    佩月起身送了几步。

    又坐回去,轻轻摇着一把扇子。

    不是什么好的,就普通的木柄,普通的扇面。

    比不得陛下送给雁妃娘娘的玉骨仙绫刺绣扇。可此时的她,倒也摇出一些感觉来了。

    次日一早,皇后就将舒乘风请来了。

    雁南归听说陛下也去,就赶紧垫吧吃饱了一点,这估计要一上午时间了。

    果然,去了之后,就知道是大阵仗了。

    因为就连还在小月子里的曲婕妤都出现了。虽说她还有个五六天,但是身子显然也好的差不多了。

    叶小仪竟也来了。面色难看,但是看得出装扮过了。

    皇后面色不大好“今日请比下来,是今日一早,飞鸾宫的丫头禾宝在膳房外头的小花园里躲着哭,正好我这里的丫头提膳路过,听到几句对不住叶贵妃什么的话。就将她带了回来。”

    “这一带回来,她就紧张,盘问下,就承认是她将那药给了御膳房的李禄。”

    皇后说着,就叫人将人带来。

    叶贵妃坐着没说话,此时皇后心都是提着的,自然也没注意这个。

    很快,那禾宝就被带来了。

    她跪下来,请安都不会了。

    皇后几番逼问,她才战战兢兢“是贵妃娘娘的指使,奴婢……奴婢拿了药,就给……给了李禄……是奴婢……是奴婢做的……”

    云及低头,心说这作大死的。

    都已经查明了,这哪里又冒出一个给药的?

    皇后看舒乘风“陛下,此事,臣妾不敢做主。”

    舒乘风看下面跪着的宫女,淡淡的“是贵妃给你药,叫你给了李禄?”

    他声音并不带多少怒气,甚至是平静的。

    可下面的禾宝吓得趴伏在地,浑身发抖。

    半晌后忽然抬起头“陛下饶命,陛下救救我的母亲和弟弟,是皇后娘娘,是皇后娘娘逼迫。”

    。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