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376章 待遇

    “不如,派人去跟珍太妃说一声。要是想耽误了八公主和十二皇子的婚事,就尽管闹。”雁南归淡淡的。

    舒乘风嗯了一声,摆手叫云及去了。

    云及去了迎福宫,就啧了一声,这边可真够破的。

    昔年风光无限的珍贵妃娘娘,如今住这里,可也不知是不是习惯。

    “哟,这不是曹太妃娘娘,给娘娘请安了。”云及笑道。

    “是云公公,免礼免礼。”曹太妃哪里敢拿乔。

    “不知,珍太妃娘娘如何了?”

    “这,姑母她如今实在起不来,公公不要介意。要是有事,就进去说吧。”曹太妃道。

    云及应了一声,进了里头。

    珍太妃已经撑着遇水勉强起身了。

    只是看着就十分不好。

    一个冬天,都还要用冷水洗衣裳,她关节炎越来越严重。

    如今就连指关节都已经变得很大了。

    与以前那一双纤纤玉手真是不像同一双手。

    “云公公,可是陛下有什么话说?”珍太妃说话都喘,面色蜡黄。

    通身病态,哪里还有昔年的贵妃娘娘一点风华?

    “倒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珍太妃娘娘既然病的厉害,陛下就叫我来看看。八公主跪在太后那求着太后娘娘给请太医。怎么是没请?总不能说,先帝去了,陛下苛待了先帝的嫔妃吧?八公主可是陛下妹妹呢。”云及笑道。

    “这……我不知这事,是八公主不懂事,我并没什么事,怎么就去求太后娘娘了?”

    珍太妃紧张的看着云及“这就叫人将她请回去,我……我真的没事。”

    云及笑了笑“珍太妃娘娘是不是有事,总要见一见公主的。公主尚未婚配,要是因为您,耽误了公主的终身,可就不好了。您说是不是?”

    “是。那……那就请云公公将公主请来,我见一见。我定然会好好劝解公主。”珍太妃深吸气。

    云及笑了笑,就叫人去请来。

    并不知道,珍太妃与八公主说了什么,反正八公主后来,就没有再做过这样的事了。

    随着宜婕妤身子好了,也伺候了一回陛下。

    近几日,竟是襄贤妃的胎像不太好,要时常见太医。

    她这一胎怀相不是很安稳,竟无端见了血,所以一早就开始卧床修养了。

    此时,皇后养病,襄贤妃养胎,贵妃虽然没能结果管理宫务的权利,可也到底是有些不同了。

    天气越来越热,雁南归彻底不爱出门了,反正在自己殿中也足够宽敞。

    外头还有梨树林,进去走走也挺好的。

    这几日,贵妃是得意,可太后那,却一潭死水。

    并没有趁机做什么,也没什么存在感。

    太皇太后更是沉默。

    所以,如今就显得万春宫格外的不省心。

    霍昭容来找雁南归“昨日里,慕妃也去看过了。我觉得,咱们不去也说不过去。是不是也去坐坐?”

    雁南归也想到了,于是点头“那就去吧。”

    她叫人预备了些东西,没有吃的,都是摆件,寓意好,也不容易做手脚的。

    就与霍昭容一起去了万春宫。

    刚坐下,还没说话呢,就听外头报说陛下来了。

    雁南归心想皇帝是不是有点什么毛病?这时候过来。

    不得不先起身迎接。

    舒乘风见雁南归也笑“南归也在这里?”

    “是啊,看看襄姐姐如何了。”雁南归笑道。

    舒乘风扶着她起身,又对着正要下地的襄贤妃道“桐儿就不必下来了。”

    “也是巧了,这可是头回,在臣妾这里,陛下遇见妹妹们。”襄贤妃倒是大大方方的。

    “嗯,是头回。你们走动也少。”舒乘风看了几眼雁南归“天一热,她也不爱出门。”

    “是不爱出,我们可是刚来,话都没问。襄姐姐如今的身子如何了?”雁南归岔开话题。

    “就是不大舒服,叫我说,也说不出什么。太医的建议就是先静养,到了五个月就好些了。”襄贤妃道。

    雁南归点头,心想这就是没坐稳胎呗。需要保胎。

    “看着襄姐姐气色还是好的。”霍昭容道。

    “是啊,还不错。好吃好喝的,要是脸色再难看了,那可太对不住太医了。”襄贤妃道。

    “陛下和妹妹们喝茶,我如今是不敢喝了。”见宫女们端着茶进来了,襄贤妃道。

    “嗯,你还是不喝的好。忍一忍。”舒乘风接了茶道。

    茶自然是陛下喜欢的银松茶。雁南归只浅浅的喝了一小口就不碰了。

    舒乘风就笑“去,给辰妃换碧叶茶来。”

    福儿忙道“陛下恕罪,万春宫里……没有碧叶茶。奴婢听闻,辰妃娘娘也喜欢红茶,奴婢换那个来吧?”

    “不必了,我只是不渴,这茶是陛下喜欢的,极品的好茶。我也喜欢的。”雁南归笑了笑。

    “哎,辰妃妹妹是有福气的,陛下还记得妹妹的喜好。”襄贤妃打趣。

    “朕难道不记得桐儿你的?”舒乘风笑道。

    “陛下真是,臣妾逗一逗辰妃妹妹嘛。”襄贤妃笑道。

    “呵呵,也是你逗她,她那脾气,轻易可逗不得。”舒乘风揶揄。

    雁南归就端起茶又喝了几口,笑而不语。

    霍昭容始终看着,带着得体的微笑,并不插话。

    又坐了一会,雁南归就起身了“臣妾和霍妹妹先回去了。”

    舒乘风点头“叫外头人好好撑伞,被晒坏了。”

    雁南归点头,就告退了。

    等她走了,襄贤妃又道“陛下心疼辰妃妹妹可真不少。”

    这话,带着一些嗔怪和醋意。

    像是真的,也像是做戏。

    舒乘风只是笑了笑,并没接什么话。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坐着撵。

    前后有距离,所以没聊天。

    等回去了,降香笑道“霍昭容真是沉得住气,一向如此。”

    “后宫里,家世,宠爱,子嗣,总要占着一样。她也有家世,就算不得宠,依旧过的好。沉得住气才有以后呢。都像是肖良人那样,还混什么呢。”雁南归笑道。

    午膳时候,陛下是陪着襄贤妃用的。

    不过,午膳之后,他就来了昭纯宫。

    远天远地的,也是愿意走。

    。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