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82章 胎像不稳

    第382章胎像不稳

    云及说了这句又啧了一声补上一句:“得了,这是一句废话,你趁早还是别说了。你们娘娘怕是也不预备……”

    栓子就又嘿嘿。

    心说原本在府里的时候,有一年他们家娘娘就说过的。

    那也是前院叫人来传话说晚上太子来,叫娘娘预备。

    得了娘娘一句,不就是侍寝么,要预备什么?我还给他黄土垫道,清水洒街啊?

    晚上的时候陛下过来,雁南归就笑道:“我只是一时想送你东西,可不是邀宠。我听栓子说了,我送的时候只想着菊花种盆里,能养许久,哪里就想到诸多意思?”

    舒乘风这进来,话都没说呢,就吃了这几句,瞬间也是无语了。

    “朕还以为你是有什么要说的。”舒乘风摇头。

    “要是有,那就是想你了。”雁南归过来拉他的手:“陛下来。今儿她们去菜了荷花,我插了一瓶,来看看。”

    进去一看,果然条几上摆着一大盆的荷花,粉白的颜色,半开半露的。很是好看。

    “倒是不把这个给朕送去。”舒乘风道。

    “这个离了水就死了,不过开个两日,不算死物也是死物了。送陛下做什么?那菊花长寿,送去岂不是好?便是今年都落了,还有来年呢。”

    舒乘风就笑,果然是满意了。

    “过了这些天好日子,舒服够了没?”

    “陛下这意思是,不日我们就要每天早上请安了?”雁南归问道。

    这不足一个月呢,估计差几天,陛下就要送给皇后了,也是提前原谅的意思。

    大家过日子嘛,总归是要有些宽容的。

    “该去就去,臣妾虽说爱睡懒觉,还能不顾规矩么?”

    “嗯,棠儿最是规矩不过。”舒乘风是这么说。可总觉得这话更像是揶揄。

    雁南归哼了一声,捏他的手指。

    舒乘风就伸手捏她的鼻子。

    被躲开了。

    两个人说着闲话,显见心情是好的。

    不过,襄贤妃那的人来了。

    说是襄贤妃娘娘腹痛的厉害,传了太医。恐皇嗣有恙,所以特来告知。

    都说到这份上了,陛下不去也不像话了。

    雁南归也跟着一起去了。

    要说襄贤妃胎像不稳,那真不是胡说。她确实看着就不大好。

    皇后也去了。

    太医来了两个,给她请脉,襄贤妃只觉得腹痛,心中十分惶恐。

    她如今才两个月,就这么不舒服,这胎能抱住么?

    内室里,襄贤妃脸色难看:“黄太医,你要尽力。”

    “襄贤妃娘娘放心,臣定然竭尽全力。”

    等出来之后,黄太医道:“襄贤妃娘娘是坐胎不稳,且母体与胎儿天然不通。需要静养。”

    “什么叫母体与胎儿不通?”雁南归问。

    “这……辰妃娘娘要知道,妇人怀孕,孕育子嗣,乃是胎儿吸取母体营养,渐渐成型。直到十月瓜熟蒂落。因此,孕妇要吃得好,适当进补。否则受不住胎儿的吸收。”

    “而襄贤妃娘娘本是身子健康的人,胎儿却不能极好的吸收母体的营养。长此以往,便不健壮。”

    雁南归点头,也就是说,襄贤妃这一胎就是没坐稳。

    怀相太差了,导致孩子吸收不了多少营养是这意思吧?

    皇后叹气:“这可怎么是好?”

    “皇后娘娘不必担心,臣开个方子,叫襄贤妃娘娘照着喝半个月。只是,五个月前,少下地才是。”黄太医道。

    这就是强行保胎的意思了。

    其实按照太医的想法,自然是不要这一胎。

    襄贤妃还年轻,以后自然还会有孩子的。

    可他说都没说,后宫女子盼着怀孕,那可不是一般的执着。

    估计说也白说。

    舒乘风当即下了口谕,叫襄贤妃静养,叫后宫众人不许打搅。

    “桐儿就好好养着,等秋天再出动,朕也会时常来看你的。”

    襄贤妃在里头应了:“是,都是臣妾的不是,臣妾定然好好养着。”

    “妹妹只管好好养着,有什么事,就叫人去我那说一声。”皇后也忙道。

    “是,臣妾多谢皇后娘娘。”

    今日这情况,舒乘风也不好留下来了。

    襄贤妃只说就请陛下别处休息,所以也不曾留人。

    于是,出了万春宫,舒乘风又去了昭纯宫里。

    “襄姐姐静养就没事了,陛下不必太过忧心。”雁南归不大走心的劝了一句。

    舒乘风拉着她的手抱住她:“棠儿何时生一个?”

    “我要是生了皇子,岂不是养大了雁家的心?届时要来争太子之位怎么办?陛下这样厉害,举手间就要了臣妾性命。雁家也被陛下收拾了,独独留下个不得宠的皇子,这深宫日子难熬,没有母亲护持,可怎么活?”

    “哎哟,臣妾都能想到,要是生出来,定是个眼睛有些琥珀金的颜色,头发也带着一些金色。小时候定是个小圆脸,带着奶呼呼的双下巴。但是被人欺负的眼泪汪汪。想吃肉也吃不上。奴婢也敢欺负他。”

    “啧,闭嘴。”舒乘风真是就顺着她的描述去想出那么一个可怜孩子来……

    “那你看,我如今这么放肆,你都不说我。还不是因为我没孩子。我要有个皇子,还这么跋扈,你敢说你不忌惮?”雁南归捏他的耳垂。

    舒乘风抓住她作乱的手,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

    会忌惮么?

    大概也会吧。

    但是……

    不得不说,他有点期待她生的孩子。

    “雁家忠心不二,朕不是昏君,不会对忠臣下手。至于你,跋扈和本分并不冲突。朕的皇子众多,太子之位只有一个。难道其余皇子得不到太子之位,就都要死?”舒乘风捏了一下她的手。

    “但是,臣妾要是生了呀,就想扶持他。不然等以后我死了,他还是要受罪。我得罪了这么多人,难不成都是菩萨?不会报仇?”

    想想,如果她有个儿子,却不能扶持上去。

    以后后宫女子不管谁的儿子上去了,会放过他?

    有那么强势的母族呢。

    “罢了,想的真多。你要生了,自然有朕护着。不必担心,朕盼着你生呢。”舒乘风道。

    雁南归摸摸肚子笑了。

    生?那也不由人。

    或许吧,哪天就生了。不过她可依旧是不盼着的。

    ?  ?感冒发烧瞌睡,啥也不说了,睡吧,下一章不知道啥时候了。

    ?

    ????

    (本章完)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