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91章 是谁呢

    第391章是谁呢

    “娘娘,二皇子突发咳疾,说是很严重,这会子太医他们都去了。”降香过来道。

    雁南归嗯了一声:“看着吧,要是陛下和皇后都去,就过去看看,要是不去,就算了。”

    “是。只是这二皇子一向没有咳疾,如今这是正是夏天,怎么就忽然咳嗽了起来?”降香皱眉。

    “小孩子生病也不奇怪,一会就该知道了。”

    过了一会,就有人去景泰殿回话,说二皇子的咳嗽还是很严重,此时呼吸气短了起来。

    舒乘风还是很担心孩子的,于是坐着撵往藕香馆去了。

    他去了,皇后就不得不去,众人也陆续往藕香馆去。

    因离得远,中间隔着整个湖,所以雁南归注定是最后一个去了。

    这边,却已经有个模糊结果。

    “二皇子是因为花粉吸食太多的缘故,臣已经看过了,是因为一张帕子。二皇子用这个帕子擦脸,用了有一上午了。上头是某种植物的花粉。二皇子以前虽然没有吸食花粉就出现咳疾的情况,但是小孩子还小,这样大量吸食进去,只怕也要诱发了。”

    此时,另一个太医上前:“回避下,臣证实,此花粉应该是白艾蒿的花粉。此物最易引发哮喘和咳疾。这帕子上有大量的花粉,如此密集,大人吸食也会很不舒服。”

    “那此时,二皇子如何了?”皇后皱眉。

    “二皇子殿下此时起了疹子,臣已经叫人用热水蒸,叫殿下多吸进去一些水汽缓和。还好发现的及时,只会难受几日,不会有危险了。”黄太医道。

    舒乘风脸黑着:“金令仪,你就是这么带孩子的?”

    金令仪跪着叩头:“臣妾有错,臣妾有错,可……可这手帕,都是……都是下面人收着,臣妾不知如何会这样。”

    “按说,皇子公主们用的东西,是怎么小心也不为过的。孩子小,难免有些口水之类的。一张帕子,怎么能用一个上午?这其中,是否也有蹊跷?”慕妃问道。

    “臣妾虽然也不亲自伺候皇子,但是也见奶娘们,帕子之类的,一天要换十来条都不稀奇。”

    “是啊,理应如此。”皇后点头。

    “怎么?是朕给二皇子的俸禄不够?用不起帕子了?”舒乘风脸色更难看了。

    “臣妾……臣妾知错,臣妾……只是这帕子就算不换,也不会有那么多花粉啊。臣妾平时也看着,奶娘们并不敢疏忽。”金令仪也是头大。

    “既然你这么说,就把奶娘们,以及伺候二皇子的人都叫来。”皇后蹙眉:“好好的皇子,不好好伺候,看她们怎么说!”

    舒乘风没说话,那就是同意。

    没多少时候,四个奶娘以及六个丫头都跪在外头。

    皇后只问了几句,一个姓李的奶娘就哆嗦着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是奴婢……奴婢之前拿了二皇子的帕子去洗,却……却弄坏了。着急下,去针线房要新的。这是针线房里新给的,因……因……因奴婢偷懒,就……就用了一上午,可奴婢不知,奴婢不知竟有花粉啊。”

    皇后怒道:“好一个刁奴,可见你平时也就是这么伺候二皇子的!金令仪,你身为皇子生母,成日里看着什么?竟叫这样的奴婢伺候了这么久!”

    金令仪咯噔了一下,李奶娘,可是她最信任的人了。

    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人。

    “臣妾知错,臣妾失察。只是皇后娘娘,这针线房的帕子定是有问题的。”

    舒乘风冷笑了一声:“给朕把人都叫来,查不清楚,就不必活着了。”

    雁南归进来就听见这么一句。

    “二皇子还好么?”她是有点惊讶,莫不是孩子不好了?

    舒乘风点了个头:“尚可,怎么才来?”

    雁南归莫名其妙:“臣妾的惜春谢过来这里要绕一大圈,又不好坐船过来。”

    “依我看,是你不着急吧。”静贵妃哼道。

    “贵妃说话真好笑,我急什么?我是太医么?是会看病还是怎么的?”雁南归也不忍耐。

    “好啊!二皇子病了,你竟是说出这样的话,不着急?果然看你冷漠无情!”静贵妃像是抓住了话柄,有点激动道。

    “废话!因是陛下的子嗣,我才来,不然金氏生的子嗣,我急什么?你还让我对他视如己出么?”雁南归冷漠道。

    “好了。什么时候了还吵?”皇后怒道。

    “娘娘教训的是。”雁南归低头。

    舒乘风看雁南归的眼神不是很好。

    大概是因为她刚才的实话吧。

    雁南归也不在乎。

    没多久,针线房的人就来了,一个嬷嬷,自然不是宫里的。

    她们也不负责嫔妃的衣裳,只是针头线脑的,比如帕子啊,袜子之类的。

    那嬷嬷看着五十来岁,云及一吓唬就招了。

    “奴婢……奴婢贪财,只说……只说是……是……”

    “好好说!”云及吼道。

    “是是是,奴婢是受了惜春谢里顾公公的二十两银子,说将这帕子找机会交给二皇子那边的人。叫二皇子用……别的一概不知。奴婢想着,不过是个帕子,也不碍事,就……就应了,奴婢贪财,奴婢贪财……求陛下饶命啊……”

    “惜春谢?那不就是辰妃?好哇,难怪辰妃你说出这样冷漠的话,原来这一切就是你做的?”静贵妃怒道。

    “闭嘴!”舒乘风冷冷的。

    静贵妃吓得直接就跪下来了。

    “去,把顾公公给朕拉过来。”舒乘风道。

    “此事定是有误会,臣妾第一个为辰妃担保。”皇后福身。

    “臣妾也为辰妃娘娘担保。”温美人道。

    “好了,坐着,朕自然不会冤枉了辰妃。”舒乘风压根就不信。

    那女人能吃力不讨好做这些事?图什么?

    雁南归笑了笑:“臣妾,清者自清。只是,谁做了这件事,可别叫臣妾抓住了。不然……”

    雁南归面上一点厉色都没有,就是无端叫人害怕。

    金令仪咬牙,只是叫谁算计了?竟拿着她的孩子作筏子!

    皇后?慕妃?静贵妃?还是辰妃自己自导自演?

    不,不是辰妃,她没必要,那是谁呢?

    ?  ?四谁呢?

    ?

    ????

    (本章完)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