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423章 番外:不悔

    珍太妃弥留之际,想到的是先帝。

    她不到四十年的岁月中,最幸福的日子,就是先帝宠爱的时候。

    作为高高在上的贵妃,盛宠的贵妃,多少年中,皇后都要退避三舍的贵妃,她真的过的很好了。

    曹宓从小就是个美人,家中人也常说,她势必是要进宫,陪王伴驾的。

    所以,能做大皇子的嫡妻,曹家满意极了。

    大皇子是皇长子,并且是嫡子,按照祖宗规矩,那也该是太子。

    所以,日后的曹宓,就是皇后。

    曹宓当然也是高兴的。

    高兴的是自己日后,可以高高在上。

    皇后呀,世间哪一个女子不想做皇后呢?

    夫君温柔,俊美,谦和。

    她也是满意的。

    如果,就这么一直过下去,或许也是另一种幸福吧。

    如果,不是见到了陛下的话。

    舒中敬彼时,正是最有魅力的时候。他也还是年轻的,有力的。

    样貌更比舒长风更俊美。

    通身帝王威仪,也远胜大皇子。

    至少那时候的曹宓,是这么看的。

    而这样一个男人,对她表示了亲近与爱慕。

    曹宓感受到了新婚之日都没有过的悸动。

    被召入宫的时候,她其实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可她心里只有高兴和雀跃。

    什么都顾不得了。

    那时候,她就跟她侄女一样大的年岁。

    入宫,进北宸殿。与陛下饮酒饮宴,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

    看了一场歌舞,然后……

    然后,就成了那样。

    她一跃,从大皇子妃,成为了陛下的贵妃。

    陛下给她一个珍字,做了封号。

    对她说,宓儿是朕最珍视的人。日后也是最喜欢的人。

    那段时间,想起来都有些混乱不真实,只是她从那时候开始,就再也没去过大皇子府上。

    大皇子病了。

    糊里糊涂,因为她还活着,也没有改变身份,所以并没有大皇子妃病故的传言。

    叶家与皇家闹开了,陛下没有办法。

    可却也不愿意低头。

    他那时候真心宠爱珍贵妃,一个月里,有二十天歇在飞鸾宫中。

    后宫所有人都厌恶她,唾弃她,可因她地位高,谁又能说什么?

    皇后又愤怒又疯狂,可她也不敢。

    直到,大皇子病故了。

    得知舒长风死讯的那一天,珍贵妃恍惚了许久。

    她对大皇子……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可是那样一个温柔又谦逊的男人,受此大辱,就这么走了。

    她也不是一点都不愧疚。

    只是,这一点愧疚,不足以叫她多难受。

    因为那时候的她,正疯狂的喜欢陛下。

    是啊,她多喜欢陛下啊。喜欢的要迷失了自己。

    就算背负了这些,她也不在意。

    陛下越是对叶家无奈,就越是加倍宠爱她。

    一度,皇后都只能闭门不出,而珍贵妃就是后宫最得意的人。

    陛下没法子,封了五皇子为太子。

    可也彻底与皇后决裂,十几年间,再也没去过皇后那。

    十几年,珍贵妃却盛宠不衰,生育了八公主和十二皇子。

    等十二皇子落地,陛下就明说这是以后的太子,下一个皇帝。

    珍贵妃是信了的,她其实一直都相信舒中敬的,

    他说了什么,她都是信得。

    有那么几年,她甚至没想过自己会失宠。

    直到年轻貌美的婉淑妃进宫,直到年轻貌美的芳惠妃生了儿子。

    直到……年轻貌美的曹美人进了宫。

    她被巨大的惶恐侵袭。她甚至还没有时间却伤感,陛下就病倒了。

    她就被冠以罪名关起来。

    那几个月的日子,过的恍惚,一如当初她进宫时候一样恍惚。

    再一眨眼,那个男人就驾崩了。

    陛下……驾崩了?

    她像是行走在悬崖边上,巨大的恐惧感袭来。

    好像一夜之间,就全都变了。

    新帝继位,太后第一个拿她开刀。

    其实过去,她不是没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总觉得陛下还年轻,迟早是要发废太子的。

    可是忽然之间,一切都不可能了。

    她再也护不住自己,护不住孩子们。

    被关起来这几年,过的生不如死,可又不能死。

    曹家还在,孩子们也需要她活着。

    可她终究是有熬不住的一天。

    这些年太多的压力压住身上,从先帝还在世的时候起,她就有太多的心事来不及排解了。

    越来越多。

    她担心孩子们,可她无能为力。她怕自己活着叫孩子们受罪。

    又怕自己死了,看不见的时候,孩子们还是受罪。

    终于,人熬不过天命,她还是要死了。

    新帝一道圣旨,像是催命符。

    她曾寄予厚望的儿子,被过继出去了。

    那是她与先帝的儿子啊,是她与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的儿子啊。

    可她除了眼泪,什么都表达不出来了。

    最后,太后还派人来告诉她。她没有资格进妃陵。

    她绝望的闭上眼,她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先帝了?

    其实这几年,她也想了很多,她是错了。

    太后和新帝对她的恨,她都明白。

    是她见解害死了舒长风。她的存在,对于太后和新帝来说,就是那么令人厌恶。

    可是,她并不后悔。

    只是遗憾。

    如果,她早一点遇见先帝呢?不要做什么大皇子妃,就作为曹家的女儿。

    遇见先帝,成为他的嫔妃。

    那多好啊。

    纵然,她并非不知先帝对她的宠爱也夹杂了太多东西。

    纵然,她也明白先帝也不是什么良人。

    可是那又如何?她是错了,可她若有来生,还是愿意这么做。

    吃过这么多苦,她也还是敢这么说。

    临终的珍太妃,想起的都是往日舒中敬的样子。

    笑的,怒的,对她好的。

    最后,全都汇集成那一日,他召见自己入宫。

    与她对坐饮酒的时候。

    他穿了一身白色金边的龙袍。坐在那,对她笑。

    对她说,宓儿之美,堪比洛神。果然传言不假。不知朕可有这个荣幸,攀折你这朵洛神花?

    她怎么回答来着?

    她忘记了。

    但是没关系,此时此刻,她在心里回答好,我愿意。

    纵然这一生结束的狼狈不堪,身前身后也都只有骂名。

    纵然这几年过的生不如死,纵然知道那男人或许并不真心。

    但是,曹宓还是想说一句我愿意。因为挚爱,此生不悔。

    。

    <scrpt>();</scrpt>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