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章 极度恐惧,懦弱性格已改变。

    走过一道院墙,王希尧听到院墙的另一边传来虎啸声。王希尧的惊讶,袁隗是看在眼里。

    袁隗嗤笑道:“希尧公子好像很吃惊啊。莫非,你不知道皇宫里有豢养猛兽吗?”

    王希尧说道:“此事,王某还真不知道。”

    袁隗说道:“倒也是。希尧公子毕竟是乡下人,对皇宫里的事情知道的不多。”

    他是在嘲笑王希尧是土包子。

    王希尧一脸平静,没有生气,心中却琢磨着,有了时间,自己就可以去近距离观察猛虎,模仿猛虎的神韵。

    那么五禽戏中的虎戏,自己就可以有所精进。

    二人来到刘辩和刘协读书的地方。

    刘辩和刘协见到王希尧,脸上带着欣喜。很显然,他们认出了王希尧,知道他是皇姐身边的忠心护卫。

    王希尧说道:“陛下,陈留王殿下,臣王希尧是一名剑客。以后,袁大人教你们读书,微臣则教导陛下和王爷武艺剑术。”

    刘协高兴道:“真的吗?那太好了。我要学剑术!”

    刘辩性格懦弱,胆子小,就算做了皇帝,在袁隗面前也不敢有逾越之举动。

    刘协年纪小,是个孩童,还保留着孩子的天性。刘协敢说话,可是刘辩却不敢。

    袁隗身为太傅,不断给刘辩和刘协灌输礼仪和规矩,早已经在刘辩的心中铸起了一道无形而坚固的枷锁。

    王希尧坐到刘辩和刘协的后面,不再说话。

    袁隗看了王希尧一眼,说道:“陛下,王爷,咱们开始讲学。”

    袁隗精通儒家学说,尽管他的学问不能和蔡邕这样的真正大儒相比,但是也能把儒家的学问讲解得比较透彻。

    什么是大儒?

    王希尧不是很了解。

    他认为,大儒就是古代的文学家。只是文学家,思想家都算不上。真正的思想家,是老子和孔子他们这些人。

    文学家研究历史,编写文章,可能会有很深的造诣,但是让文学家来治国,那么就有些儿戏了,朝政必然会出问题。情况要是严重一点,必定会亡国。

    袁隗今天讲的是《论语》,说得头头是道,正气凛然。袁隗就像是站在了道德制高点的斗士,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可是。

    王希尧觉得,无论怎么看,袁隗都是那么的虚伪,那么伪善。

    王希尧对世家,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袁隗见王希尧的脸上带着微笑,觉得他是在讥笑自己,心中顿时就升起无名怒火。

    你王希尧一个不通儒家经典,不知礼义廉耻的粗鄙匹夫,竟然敢讥笑老夫。

    谁给你胆子?

    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袁隗说道:“希尧公子,老夫讲的学问,有什么问题吗?”

    王希尧说道:“袁太傅讲得挺好。您对儒家经典已经是烂熟于心。儒家的修身是很不错。可是袁大人,你为何只给陛下和陈留王殿下讲‘道’,而不讲‘术’?王某觉得这很不合适。你说要施仁政,可是具体如何实施仁政,你只字不提。王某真的担心,你把陛下和陈留王教成了公子扶苏。”

    扶苏,是秦始皇嬴政的长子,深受儒家糟粕思想的毒害。扶苏公子妇人之仁,愚忠。秦始皇去世之后,秦二世胡亥和赵高勾结,只用一张伪造的圣旨,就要了扶苏的性命。

    雄才大略的帝王,根本就不是教导出来的。

    秦皇汉武,就像是天生的命格,没有老师可以教导他们。因为老师们心中的格局,没有秦皇汉武那么大。知识可以教,但是格局和眼界,是真的教不了。

    董卓想要掌控皇帝,袁隗有何尝不是一样的想法。只不过,袁隗的做法更加迂回,更加隐秘。

    袁隗是在用思想掌控皇帝。

    好像,只要皇帝仁慈,就会天下太平,百姓就能安居乐业。如果天下不太平,百姓流离失所,那么肯定是帝王的心不够仁慈,就是暴君。

    当年,董仲舒搞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具有非常强大的排他性。

    其他的学问和技术,不管对社会有没有用,不管对百姓有没有利,都是属于奇技淫巧,要遭到儒家的鄙视。

    学术霸权,思想霸权,话语霸权都被儒家掌控着。

    真是细思极恐。

    袁隗气急而笑,说道:“希尧公子觉得老夫的讲学不行,那行,请你来讲。”

    王希尧摇头,说道:“还是袁大人接着讲学吧。王某不通儒学,我只是提一下自己的见解。袁大人不必生气,也不必当真。”

    袁隗给刘辩和刘协讲解完了今天的课业,就直接离开。王希尧留下了教武艺。

    王希尧没有直接教刘辩和刘协剑术,而是教他们跑步。慢跑热身,是很能锻炼身体。

    坚持慢跑,可以增强体质,提升免疫力。

    更何况,刘协的年纪太小,刘辩的性格过于懦弱,目前都不适合学剑术。

    刘辩想要学剑术,就要改变懦弱的性格才行。

    袁隗出了皇宫,回想着王希尧刚才的话,心中立刻就凝重起来。

    王希尧不是一个剑客匹夫那么简单!

    道和术的关系,别说是粗鄙的游侠匹夫,就算是读书人,都不一定清楚。可是王希尧居然知晓什么是“道”,什么是“术”。

    袁隗断定,王希尧一定读过书,并且学问还非常精深。王希尧肯定是得了某一学派的真传。

    “王希尧这小子是在伪装。他是在扮猪吃虎。”袁隗心中暗道,“就不知道,王希尧到底是哪一家的弟子?哼,不管姓王的小子有什么底细,学的是哪一派学问,只要他敢和老夫为敌,自己就一定要将其除掉。”

    ………

    王希尧每天除了教刘辩和刘协跑步,就是到皇宫豢养猛兽的园子里观察猛虎的神态,模仿猛虎,练习虎戏。

    五禽戏,王希尧专练虎戏。

    把虎戏练到了神形兼备的境界,再练五禽戏的其他戏,就会容易很多。

    一法通,就能万法通。

    练习虎戏,可以强健筋骨。

    刚开始的第一个月,王希尧模仿猛虎的神态,一直不能入门。到了第二个月中旬,他就一下子把虎戏练成,神形兼备,好像猛虎的魂魄上身一样。体能增强了一倍多。由之前的千斤力量,增强到全力一击三千斤力量。

    三千斤的力量,和吕布相比,依然有巨大的差距。硬碰硬,可能还是会被吕布秒杀掉,但是王希尧的实力在和吕布快速拉近。

    拥有了三千斤力量,再加上王希尧对力量精细入微的掌控,只要不和吕布决一死战,未必就没有逃命的机会。

    筋骨强劲,使得王希尧的导引练气术也有了精进。气息鼓荡,淬炼五脏六腑,让气血更充盈。

    王希尧蜕皮了。

    不错,就是蜕皮。

    只听说过蛇蜕皮,没想到,人也能蜕皮。

    王希尧身上的老皮死皮,就连脚底板上的粗糙死皮都全部蜕去。

    现在王希尧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比女孩子的皮肤还要细腻。

    身体素质的提升,让王希尧的听觉,视觉,嗅觉,触觉,都有了不同层次的增强。

    特别是王希尧的记忆力和专注力,比之前更强大。王希尧现在的体能和精神状态,就是他刻苦修炼来的成果。

    ……

    王希尧带着一份鸡血,领着刘辩来到豢养猛兽的园子里。

    猛兽,一旦关押着养,每天给它喂食,时间一长,野性就会逐渐消失。再凶猛的野兽,都会变成家畜。

    园子很大,猛兽可以自由活动,既可以把猛兽圈养起来,又不会消除猛兽的野性。

    刘辩好奇,轻声问道:“王太傅,你带朕来这里作甚?”

    王希尧暗自摇头。说话都不敢大声,刘辩的性格实在是太懦弱,胆子太小。要是不改变,怎么可能做皇帝。

    王希尧说道:“陛下,臣今天带你来园子里玩儿。”

    “吼!”

    一声呼啸传来。

    刘辩被吓得瑟瑟发抖,拉住王希尧的手臂。

    “王太傅,有猛虎,我们还是离开吧。”刘辩畏惧地说道。

    王希尧把鸡血撒在了地上。

    血腥味飘散在空中。

    王希尧的耳朵微微一动,猛虎在不断靠近。

    尽管猛虎狩猎的时候是小心潜行,只有在扑杀的那一瞬间,才会暴起。

    可是王希尧还是听到了动静。

    在右边!

    猛虎冲出灌木丛,跳跃到了空中,向王希尧和刘辩扑杀来。

    猛虎的体重起码有过了千斤,不愧是在皇宫里豢养的猛兽,霸气十足。

    猛虎亮出锋利的爪子,张开血盆大口。

    煞气,腥风,扑面而来!

    心理素质不过关的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大脑会直接被恐惧占据,然后身体被猛虎撕碎吞食。

    王希尧扶着刘辩,一脸平静地望着扑来的猛虎。

    刘辩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眼神中尽是惊恐。

    刘辩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极度的恐惧,让刘辩晕了过去。

    王希尧提着刘辩,灵活地避开猛虎的扑杀。

    ……

    刘辩醒来,见到王希尧站在旁边,迷茫地问道:“王太傅,朕死了吗?”

    王希尧说道:“陛下,经历了生死恐怖之后,你心中还恐惧吗?”

    想要改变刘辩懦弱的性格,就必须让他经历过极度恐惧的事情。

    刘辩说道:“朕……还好。”

    王希尧笑着说道:“那就好。过两天,臣再带你去和猛虎玩儿。”

    ……

    王希尧带着刘辩经历了数次和猛虎的“戏耍”之后,刘辩终于克服了心中的恐惧,性格有了很大的改变。

    生死恐惧都经历过,其他的事情,就没什么可怕了。

    袁隗讲学的时候,刘辩敢大声说话了,并且还勇于提出自己的见解。

    让袁隗很是震惊,不知道刘辩这些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

    这天。

    刘辩和刘协跑完了步,沐浴更衣之后,已经是傍晚。王希尧带着他们去城墙上观赏日落美景。

    路上,三人遇到了董卓的首席谋士李儒。

    李儒恭敬施礼,说道:“臣李儒,见过陛下,见过陈留王,见过王太傅。”

    王希尧是太傅,论官职,要比李儒高。

    但是李儒并不是真正尊敬王希尧。问候,不过是场面上的礼节而已。李儒是董卓的心腹智囊,在董卓集团里,他地位可比王希尧高太多了。

    刘辩脸上带着自信,大大方方地说道:“李大人不必多礼。朕要和王太傅一起去欣赏日落美景,就不和李大人详谈了。”

    李儒道:“臣,恭送陛下。”

    刘辩、刘协、王希尧离开了之后,李儒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之前刘辩可不是这个样子。

    可是现在,刘辩举止大方,竟然还真有了点帝王之相。

    李儒望着刘辩的背影,暗道:“陛下的性子变了,不再懦弱,对相国可是非常不利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