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章 【乾坤心经】

    “什么是中举?”苏北玄不懂。

    “没什么,夸您的意思。”苏长安随口搪塞过去。

    “别打岔,你灵根怎么回事?”

    苏北玄抬手卷起吸引力,将苏长安温柔地牵引到手边,大手按在苏长安额头,再次探查圣品灵根。

    金光熠熠的灵根,是圣品,做不了假。

    “我怎么知道?”

    “我没灵根的事不是你和师叔们告诉我的吗?”

    苏长安直接飙演技,摊开双手,满脸无辜。

    实话肯定是不能说的,

    难道我能出口成真的事也要说出来?

    “你不知道?”

    苏北玄皱眉,面露疑惑:“那你什么时候觉醒灵根的。”

    苏长安再次摇头。

    “这就怪了。”

    “难道这圣品灵根出现的方式就是和寻常灵根不一样?”

    苏北玄只能联想到这个答案。

    “嗐。为父应该每天都来检验一遍你的灵根的。也不知道你觉醒灵根多久了,耽误了多久的修炼时间。”

    “和你同岁的弟子,现如今境界最高的,已突破至启灵境了。”

    “不过你天资纵横,虽说耽误了些修炼时间,但应该能轻松地后来居上。”

    苏北玄自责,不过一想到苏长安的天赋,便面带微笑地拍着苏长安的肩膀。

    “明天是你大师兄讲道的日子,你可前去听听。对你的修炼也有好处。”

    “至于修炼法门什么的,找你大师兄要去。”

    “时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为父走了。”

    苏北玄交代一番,满眼希冀地看着苏长安,随后飘然离去。

    “我这便宜老爹倒是个合格的父亲。”

    苏长安看着苏北玄的背影,由衷的感叹。

    “今天太累了,睡觉!”

    ……

    翌日清晨。

    小灵峰山头被祥云笼罩,一片祥和。

    众多小灵宗弟子在睁眼的一瞬间便清晰的感觉到,灵气充沛浓郁,花草都仿佛一夜间有所长势。

    苏长安推门而出,呼吸新鲜空气。

    “铛!”

    清脆的撞钟声从半山腰传开,覆盖小灵峰附近。

    “大师兄开坛讲道!”

    “有意听道者半个时辰内在修炼广场集合!”

    声音传开,苏长安便听到一阵骚动声。

    风云卿是堂堂一宗大师兄,在宗内地位超然,也非常有声望。

    实力更是高深莫测,是一般弟子要仰望的存在。

    所以他开坛讲道,很多弟子都愿意来听。

    “其实我完全可以把大师兄请到云銮殿做私教,一对一教学。”

    苏长安刚打响算盘,便想到风云卿是个一旦涉及传道就会非常严肃的人,只能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

    “罢了,我还是去听听吧。”

    想到这里,苏长安便淡定地朝山下走去。

    待到他来到山下时,广场上已人头攒动。

    虽然没昨日觉醒大典的人多,但粗略估计也有上千人。

    风云卿还没来,现场非常喧闹。

    “大师兄难得开坛讲道一次,不知道他讲道效果怎么样。”

    “我可听说咱们大师兄对修炼法门有着他独特的见解,三言两语就能替初学者解惑。”

    “可不是嘛!大师兄五年前讲道时,我师姐来听了,当场顿悟,回去之后直接突破了桎梏!”

    “有这么神吗?”

    “无所谓,我就是来混个脸熟。你们聊,我去挤前排。”

    “少宗主?!”

    人群中有人率先发现了苏长安,惊呼后引起蝴蝶效应。

    众多目光开始搜索苏长安的身影。

    “哪儿呢?少宗主在哪儿呢?”

    “看到了!”

    苏长安顿时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此时苏长安穿着一身儒雅长衫,像极了电视里演得文绉书生。

    但他长相惊艳,儒雅的面容带着温柔的笑意,如春天和煦的阳光。

    这一笑,

    笑得诸多女弟子心神荡漾。

    “啊——!少宗主好生俊朗!”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少宗主这么帅?”

    “啊啊啊!他的长相太杀我了!”

    “我要晕过去了。”

    少女怀春,她们险些醉倒在苏长安的颜值下。

    许多少女心底暗暗懊悔!

    为什么少宗主之前落寞失意时我没注意到他的容颜,没去安慰他呢?

    不然现在我就是那幸福的少宗主夫人了。

    男弟子见了苏长安之后,纷纷自惭形秽。

    “唉!以前觉得少宗主只空长了俊美皮囊,现在才知道,少宗主是才貌双全。”

    “我若能有少宗主一半英俊,也不愁找不到道侣了吧?”

    “少宗主!您还缺书童吗?”

    “……”

    伴随着各种声音响起,诸多光点形成,飘向苏长安头顶的光环。

    距离点亮光环更近了一步。

    巴适啊!

    夸!

    都继续夸!

    苏长安看着飘来的光点,心里美滋滋,嘴角的笑意不禁更浓了几分。

    “少宗主,您这边请。”

    这时,昨日见过的绿袍执事谄媚地走上前来。

    他做出请的动作,示意苏长安坐到最前面中间的位置。

    众弟子也都点头,同意绿袍执事的做法。

    “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苏长安倒没有矫情,坦然坐在了最C位,等待风云卿的到来。

    片刻后。

    一道身影从远处飘来。

    风云卿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衣衫,飘然而至。

    弟子们立刻肃静。

    风云卿目光漠然地扫过全场,看到苏长安的时候多停顿了一眼,随后朗声道:

    “讲道开始。”

    全场安静,认真聆听风云卿讲道。

    风云卿讲的都是平日里弟子修炼时可能会遇到的一些问题,和一些晦涩难懂的修炼法门。

    苏长安听得云里雾里。

    倒不是说他天资不行,主要是他没修炼过!

    连一本心法都没看过,光听能听懂什么?

    于是苏长安百无聊赖地走神了。

    就如同他前世小时候上课一样,东看看西看看。

    忽然,他发现左手边一个年龄不大的弟子在边听边翻看一本心法。

    过了一会儿,那人合上心法不看了。

    苏长安来了兴趣。

    “咳咳。这位师弟,心法能借我看看吗?”苏长安看着人长得年轻,便喊作师弟。

    这人诧异地看了眼苏长安,立刻露出笑容:“少宗主不用客气,尽管拿去。”

    他大方地把心法递给苏长安。

    “爽快,谢了!”

    苏长安接过心法捧在手里看。

    封皮上写着古朴的大字——【乾坤心经】

    正是风云卿此时讲解的心经。

    苏长安翻开心经,忽略了风云卿的讲道,自顾自看了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