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章 第 5 章

    她的头发丝烧成了铁丝一般,紧贴着她的头皮,脸残破得像烧毁的纸张,五官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扭曲着,完全看不出本来面容。

    地上她走过的白瓷砖上是血混合着脓的污浊痕迹。

    女鬼鱼白的眼睛兴奋地上下翻动,缓缓朝三人张开了嘴。

    周允掉头百米冲刺,闻无生腿长优势,周允跑三步他只要跑两步,周允见他跑得悠闲,气喘吁吁道:“你能跑你往前跑啊!!”

    闻无生:“没事等你,跑得比你快就行。”

    周允:“……”

    因为等周允,二人很快落在孙澄身后,女鬼看不见了,白瓷砖上的脓液痕迹却越来越近,几乎就在周允脚下。

    前面孙澄眼见这幕暗放下心,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

    有人死了,女鬼肯定就暂时收手了,她不可能一次性把他们全杀光。

    到时候他还可以回去检查一下有没有线索。

    后背蓦地窜上一阵密密麻麻的凉意,周允心道要完,手腕忽然被抓住,他第一反应是鬼,都已经做好了忍受剧痛的准备,两侧的景物却开始急速倒退。

    周允震惊偏头,原来是闻无生拽着他跑。

    他这才发现他老板真的腿长惊人,三七开的身材比例,肩宽腰窄,身体线条紧实优美,爆发力完美,论身材和奔跑速度完全不输孙澄。

    腕上拽他的力不大不小,不至于让他因惯性往前踉跄,又绝对能帮他省50%以上的力气,周允从来没跑这么快过,感觉周遭景物都晃得厉害。

    周允很快难以置信地发现,他老板居然带着他这么个拖油瓶……追上了灵校出来的孙澄。

    地上淅淅沥沥的脓液又迅速靠近,周允的注意力瞬间转移,急道:“怎么办?”

    闻无生高声道:“不慌,孙哥是灵校毕业的,肯定能打!”

    他们正左侧的孙澄闻言脚步明显慢了几拍。

    就这几秒功夫,闻无生和周允顺利超过孙澄,先一步爬上楼梯,逃出了地下一层。

    “老板,你还是人吗?为什么可以跑这么快啊?”周允坐在医院门口台阶上大喘着气道。

    他还是一时难以相信,那可是灵校孙澄。

    他现在强烈怀疑,要不是迁就他,闻无生直接跑4公里到医院可比骑电动车快多了。

    “被鬼追多了。”闻无生说。

    “……”周允想想也是,自己能跑的能比一般人快就是因为总是被鬼追,闻无生和鬼打交道的次数肯定比他多多了。

    “灵校的人就这?”周允调侃道,“老板就你这逃跑速度,去灵校说不定能混个第一呢。”

    闻无生受宠若惊:“真的嘛?”

    周允刚想说什么,对上闻无生那张平平无奇的脸总觉得不得劲。

    平时他老板太佛系太没架子了,搞得他总忽略他身上的优点,其实论长相和身材,他老板丝毫不输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男模,甚至还有股说不出来又特别吸引人的气质,好好拾掇拾掇绝对是女人杀手。

    当然这个前提太难达成了,他认识他老板大半年,他就没人模人样过一天。

    以后还得老板娘治治。

    不一会儿孙澄出来了,身上被鲜血濡湿。

    周允还以为他是被鬼伤成这样,闻无生仔细看了下孙澄身上的喷溅状血点还有应该是人挣扎时留下的半个血手印,微皱了下眉:“谁死了?”

    孙澄脱下染血的外衣,道:“首脑被鬼杀了,他到得晚,正好去地下一层,结果撞上了鬼。”

    “那他运气可真不好。”闻无生看着孙澄,平静地说。

    远程从医院里跑出来,心有余悸道:“这游戏也太恐怖了,就跟真的一样!我朋友居然这么快就死了!”

    他晚朋友一步进地下一层,刚下楼梯就听见了朋友撕心裂肺的叫声,那种痛光听着就令人头皮发麻,他立马改了主意不下去,直接原路返回上来了。

    一上来就听见游戏提示音说他朋友死亡。

    闻无生低声同周允说:“你离孙澄远一点。”

    周允愣了下:“怎么了?”

    他扫了眼孙澄身上的血手印,后知后觉骇然道:“人他推出去喂给鬼的?”

    他越想越是那么回事,对孙澄来说,制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首脑玩家,将他献给鬼可比自己从鬼手中逃脱要容易的多。

    周允咬牙,攥紧了拳头。

    远程不好意思说:“我来晚了,汪婷咋回事、鬼长什么样,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吗?”

    周允正要说,孙澄皱眉道:“汪婷没什么,就死了,鬼没见到,但是它靠近的时候,地上有一条很明显的脓液痕迹。”

    周允愣住了,连闻无生都惊愕了一下。

    孙澄是看不见鬼,但那是在现实世界的情况,他不该在恐怖游戏里也看不见鬼,特别是在周允和他两个玩家都看的到的情况下。一款游戏不可能还对玩家区分对待。

    周允纳闷地小声说:“他不是在撒谎吧?他没这个必要啊。”

    他们是一个队的,合作关系远远大于竞争关系。

    闻无生两腿微分懒懒坐在地上,轻轻摩挲着腕上的人骨手链,半晌暗叹了口气。

    真给老头那乌鸦嘴说中了,这游戏闹鬼。

    他和周允是能在现实里看见鬼,但这里不是现实,他只是个玩家。

    远程听完孙澄的话,猜测道:“那只鬼应该就是汪婷吧?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孙澄摇头:“绝对不是汪婷,地上那是脓液,我刚检查了下,可能是烧伤造成的,汪婷是服用安眠药死的,身体保存完好,没有任何烧伤痕迹。”

    “烧伤?”远程想起之前看的鬼片结局,脑中灵光一闪,朋友的痛苦惨死还在先前,他有些害怕起来,“是不是鬼片里最后被大火烧死的女主化鬼从电影里跑出来了……?”

    他道:“这样完全说得通,就连汪婷的自杀也可以解释为是女鬼干的了,毕竟《两个我》的结局里,长得一模一样的女鬼杀死了女主,完完全全替代女主成了人,还和女主的男朋友结婚了,那推移到现实里来,电影女主首先就是汪婷演的,女主在电影里死后化鬼来到现实,杀死了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汪婷,和电影里映射的完完全全就是一回事。”

    孙澄点点头,过后又微蹙眉头,他的确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

    “老板,我觉得远程说得不对。”周允跟在闻无生身后往路边去,边走边说。

    “是啊,”闻无生吐出一口烟圈,他先前显然在想别的事,听周允喊他才回过神,说,“认真点玩。”

    “怎么了?”

    闻无生叹道:“不想交代在这儿就认真玩。”

    周允瞪大眼睛:“这游戏不对劲?”

    他和别人不一样,他从小到大遇见的邪门的事情可太多了,他知道世界上有鬼,连相信都不用相信,因为这就是事实,与相信接受与否无关。

    连生活里都处处是鬼,一款游戏有诡异之处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

    周允有些紧绷起来。

    “唉,活着可真难啊。”闻无生感叹道。

    “……”周允瞬间不紧张了,脑袋甚至还灵光了一下,“我知道他说的哪里不对了!”

    “哪里?”闻无生骑上了先前的电动车。

    周允兴奋道:“如果完完全全是电影的复刻,那应该是女鬼杀死汪婷完完全全变成汪婷,过汪婷的幸福生活,而不是现在汪婷死了,女鬼还是鬼,鬼片那个结局的核心其实是‘取而代之发生质变’,但现在没有取而代之,也没有质变,只是单纯的女鬼杀死了汪婷。”

    “还有呢?”闻无生循循善诱。

    周允茫然道:“还有什么?”

    “乖,别被别人误导,咱们换个思路,”闻无生淡声说,“如果女鬼不是电影里跑出来的呢?”

    “那她能是哪来的?!”周允不解。

    他看到了那只女鬼的长相,那女鬼虽然烧得面目全非,但从身高体型来看,和死去的汪婷十分相仿,如果没有毁容,她多半是和汪婷长得一模一样的。

    闻无生道:“替考。”

    周允被这两个字惊得后背起了一身冷汗,他根本忘记了这个剧情点,他没有去想为什么女鬼会对玩家也有仇恨,他们和死去的女明星汪婷有什么共同特点。

    周允心砰砰地跳了一会儿,猛地抬头看向闻无生:“替身?!”

    闻无生笑了,拍拍车后座:“上来吧。”

    -

    闻无生骑车去了汪婷的工作室,本来以为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混进去,却没想到他们说明来意后没过几分钟,汪婷的女经纪人就亲自出来迎接他们了。

    二人被引进内室。墙上的挂钟显示这会儿已是凌晨四点。

    汪婷的经纪人眼下乌青密布,显然是一夜未睡。

    她是那种都市精英女性的装扮,浑身上下透着中产阶级的从容自信,如今却一脸颓然,浑身散发着死气。

    室内大小灯都开着,亮如白昼,事实上闻无生他们刚刚一路过来,偌大的工作室每个角落里的灯都开着,工作人员也都面有异色。

    室内有股淡淡的烧焦味道,闻无生循着味道往身后紧闭的阳台门方向瞥了一眼,那里窗帘背后露出了铜盆一角。

    周允显然也看到了。

    经纪人尴尬道:“实不相瞒,我刚刚在烧纸钱,所以可能有点难闻。”

    “给汪婷?”周允说。

    像是被戳中了死穴,经纪人一下子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镇定道:“我刚听你们说在太平间看见了那只鬼。”

    “对。”闻无生说。

    “其实我们今天都看到了。”经纪人道。

    “在医院?”周允说。

    “不……”经纪人捂起脸,哑声道,“在这儿。”

    周允一惊,顿时觉得周围不安全起来。

    经纪人道:“她杀死了我们工作室新签的一个艺人,就在汪婷死后没多久,消息还没报出去,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阵急急的敲门声蓦地传来,经纪人吓了一大跳,在沙发上蜷成一团。

    “张姐,请的高僧到了。”工作人员道。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经纪人重重呼出一口气:“我马上就到!你先好好招待!”

    她像是有了寄托,一下子振作起来:“我长话短说,我刚刚接到电话,盛明娱乐旗下的一个男艺人刚刚也死了,尸体边有脓液痕迹。”

    周允显然没想到在他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已经悄无声息死了那么多人,要是继续方向错误,可能到死他们都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女鬼杀。

    “到底怎么回事?”闻无生说。

    经纪人认真道:“说实话我不知道她还会杀多少人,我承认我曾经为了钱为了名干了不少昧良心的事,但现在性命攸关,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我也不怕影响了,告诉你们只是为了积点德,你们能躲就躲。”

    “那只女鬼之前是汪婷的专属替身。”

    周允立即看向闻无生。真的是这样!!

    经纪人道:“她在拍《两个我》的时候出意外烧死了。”

    “她长得真的和汪婷特别像,我们公司里的人不仔细看都分不出来,但是你知道,明星红一部分是要靠运气的,不然也不会有同人不同命一说了,她拍戏一直没名气,后来老听影视城的人说自己长得像汪婷,干脆就来当汪婷的御用替身了,毕竟钱多,还能攒名气,说不定哪天运气好就能翻身……”

    经纪人面有愧色:“汪婷其实脾气很差,演技也不行,观众看的很多汪婷演的戏,其实都是替身演的,只不过最后……”

    她赧于启齿,这些事实在上不得台面。

    “明白。”闻无生说。

    经纪人继续道:“片场导演总夸替身,有的赏识她还想给她机会用她,汪婷……就会暗中把事搅黄,就是不想让她红,一个是怕她取代自己,还有就是她用惯了人家,不想人家起来,就希望她一直默默无闻给自己当替身。”

    周允听得都觉得令人发指:“那替身她就不能自己不干吗?”

    “汪婷好像有她把柄,也不知道怎么搞到的,反正那姑娘挺懦弱的,一直忍气吞声,也不敢诉诸法律,可能经济上没能力,也不相信法律,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我也冷眼旁观了。”经纪人陷入了深深的忏悔。

    “《两个我》这部鬼片,其实女主和女鬼基本都是替身演的,就几天前,《两个我》最后一场火场戏,因为爆破组的意外,她被炸死了,片还没宣传还没放映就遇到这种事,影响肯定会不好,所以我们就花钱和她家人私了了,消息才没传出来。”

    闻无生说:“私了?”

    经纪人越发羞愧:“对不起,其实是威胁,软硬兼施,我们也没办法,她死了是事实,我们不可能不处理,替汪婷解决问题是我的工作,我知道道德上不对,甚至法律上都擦了边,可是除了这么做我没别的办法,我不可能看着汪婷身败名裂,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有我的家人要养,房贷要交,你们还小不懂的,我有很多压力……”

    周允心中一阵恶寒,那么一个大活人就这么静悄悄地离开了人世,连个水泡炸开的声响都没有。

    她明明有机会成为和汪婷一样烈火烹油的女明星,却化为了一具焦黑的尸体,而汪婷居然毫无悔改,昨天的采访视频里依然能撒娇卖萌呼吁粉丝去看《两个我》。她是真的不怕不信不屑。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经纪人失控地流泪,“本来那场戏应该被炸死的是汪婷。”

    她不知道是在对闻无生和周允说,还是在对死去的替身说。

    闻无生平静地说:“死掉的新艺人和男艺人,都是欺负过她的?”

    经纪人点点头:“那个新艺人嘲笑过她只是个替身,至于那个男艺人……我记得他好像喜欢汪婷,搞不到手,所以退而求其次想潜汪婷的替身……得没得手我不知道。”

    她神色黯然:“他们都死了,所以我觉得她迟早也会来杀我。”

    ……

    从经纪人办公室出来,周允喃喃:“难怪她对我们有仇恨。”

    替身,替人做嫁衣。女鬼要杀的人里,生前欺负过她的是主要对象,另一部分则有选择性。

    就是他们这些指望不劳而获、欺世盗名、践踏他人努力成果的人,是那些德才不配位的人。

    角色找替考,是花了钱,市场关系上来讲互利互惠,可对考试规则、公平性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破坏。

    他们是社会架构网上的蛀虫,未来也势必会成为他人痛苦的根源,是造成雪崩的一片雪花。

    或许是故事过于真实,周允一时竟有点为女鬼唏嘘,这么想想,他竟然还觉得女鬼怪可怜的。

    她什么也没做错,却什么也没有了。

    “老板,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闻无生没答应,周允又喊了一声,才发现他老板立在原地并未走动。

    “怎么了?”周允走回头。

    闻无生立在经纪人办公室外,若有所思,半晌貌似莫名其妙地问:“你觉得论仇恨值,经纪人高还是那个嘲笑她的新艺人高?”

    “那肯定经纪人高啊,她现在话说的多好听,之前就肯定做的有多过分,忏悔程度都是和过错程度成正比的,因为心虚嘛。”

    闻无生喃喃道:“那为什么她还活着?”

    “老板你什么意思?”周允惊愕。

    “女鬼杀死了新艺人,甚至杀死了一个相比其他人过错微小的学生,却为什么没杀她?”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