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章 第 6 章

    “对啊!”

    闻无生这么一说,周允才意识到不对劲。女鬼的确是按照仇恨值来杀人的,因为她第一个杀掉的是汪婷。汪婷和经纪人离得那么近,她要报仇顺手杀掉经纪人易如反掌,怎么会舍近求远先杀了别的经纪公司的男艺人?

    她甚至都又出现在汪婷的工作室了,却只杀了个嘲笑过汪婷的女艺人,放过了明显是罪魁祸首之一的经纪人。

    这未免太不正常了。

    闻无生若有所思:“那股烧焦的味道,真的只是烧纸的味道么?”

    周允蓦地看向闻无生,头皮一阵发麻。

    闻无生立即去拧门把手,经纪人刚刚送他们出来时并未锁门,这会儿门却从内反锁上了。

    周允心道不好,闻无生后退两步,一个简单冲刺一脚踹开门,二人破门而入的刹那,亮如白昼的内室里一盏盏灯全熄灭了,经纪人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断裂的四肢燃起熊熊的火焰。

    她被分尸了,整个人都被分成了便于烧透的块状,她的头颅在火焰中飞速融化,皮肉和骨头一点点分离,皮肉化成脓液,骨头则变得焦黑干枯。

    周允吓得差点尖叫,闻无生擦亮打火机,借着打火机的细微光亮,二人看清了地面上离他们越来越近的脓液痕迹!

    女鬼一直都藏在这!

    她杀了经纪人!

    “走!”闻无生道。

    周允掉头就跑,闻无生“砰”地一声把门砸上,跟在周允身后垫后。

    楼道里一片漆黑,周允道:“老板你会不会捉鬼啊!!”

    这回可没玩家替他们死了,他们被女鬼撞个正着,不出意外两个里肯定得死一个。

    他越来越觉得他老板万能,指不定还有这门手艺。

    闻无生说:“徒手不会。”

    就算会也不知道在游戏里管不管用。

    “完了完了!”不知是不是极阴八字的影响,周允对鬼的感知一向强烈无比,他无比确信女鬼就在周遭。那种被鬼窥视的感觉如芒在背,让人冷汗直冒。

    员工们显然意识到鬼出没了,楼里瞬间一片混乱,无数人疯狂逃窜,涌来的人流几乎要将闻无生和周允冲散。

    闻无生被周允这么一问,想起什么,扯过一个撞到他身上的,问:“那个高僧在哪儿?”

    被吓得魂飞魄散的那人听见闻无生的话,眼里瞬间浮现希望:“我带你去!”

    三人很快在休息室找到了那位经纪人请来的高僧。

    高僧穿着红色袈裟,白眉白须,慈眉善目,两眼炯炯有神,气质也祥和庄重。他脖子上一串佛项链散发着肃穆的浅色金光。

    二人进来时,他正要往外走,一进一出两方撞个满怀,闻无生眼疾手快地扶住他的肩膀,他才没摔倒。

    高僧抬头,仔仔细细地看闻无生的脸,半晌后慢吞吞道:“阿弥陀佛,施主,您近日有血光之灾。”

    周允:“……”这还要看吗!

    周允转头看闻无生,用眼神问闻无生这老家伙靠不靠谱,是不是神棍。

    闻无生的目光悄然落在高僧脖子上挂着的佛项链上,诚恳道:“大师,有什么办法能避过?”

    高僧依然慢吞吞道:“那女鬼的来历,先前这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告知老衲,的确有可避过的办法。”

    周允眼睛一亮。

    高僧叹道:“这女鬼死于非命,怨气极重,死后必然不入轮回,先复仇,后滥杀无辜,她现如今已杀三人,鬼力高强,人所不能抵挡,为今之计只有在她的尸骨火化前,由老僧念咒驱散怨气,超度往生,才可化解。”

    周允心中大石瞬间落地:“那大师就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了!”

    高僧摇了摇手。

    周允体贴道:“大师您有什么难处吗?是不是腿脚不方便,我可以——”

    “五百?”闻无生问。

    高僧依然摇摇手:“施主,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五千?”闻无生说。

    高僧依然摇摇手。

    “五万?”闻无生说。

    高僧满意地露出了笑容。

    周允:“…………”

    “没问题。”闻无生嘴上答应着,给周允使了个眼色,周允愣了下,一秒会意,在闻无生微点下巴的档口,一下扑上去将老家伙按伏在地上。

    闻无生半蹲下,从他脖子上扯下那串佛项链,高僧拼命护着自己的佛项链,惊慌失措道:“不!!你们这是抢劫!!佛祖不会饶了你们的!!你们会遭报应的!!”

    “佛祖不会怪求生的人,佛祖应该自割腿肉,舍生取义。”闻无生说。

    周允乐呵一笑:“老头原来你可以语速这么快啊。”

    “别啊!!”高僧彻底怕了,“不能拿走!那是我师父留给我的,我还不想死!”

    闻无生擦亮打火机,烧断那串佛项链的线,那串项链顿时在闻无生手心里散成了一颗颗饱满玉润的佛珠,高僧心疼得眉毛都揪了起来。

    闻无生抓了一把佛珠塞进周允的口袋,半蹲下,耐心问:“不想死告诉我,你刚说的真的假的?”

    大楼里刚才就跳闸了,一片漆黑里女鬼随时有出来的可能,高僧只好道:“是真的都是真的!我贪财是真,说的也都是真的,我从不坑蒙拐骗——”

    “怎么超度?”闻无生懒得听他废话。

    高僧道:“在火化前对着尸体念三遍往生咒。”

    性命威胁在,老家伙不可能说谎。往生咒的咒语他在玄学院上课时课上教过。目前看来这个副本的世界观和现实比较相似。

    闻无生留了一颗佛珠给高僧,笑道:“多谢。”

    等周允和闻无生走后,高僧才敢道:“你们两个杀千刀的!”

    ……

    【玩家“闻人骨”获得副本关键物品佛项链一串。】

    二人一走出休息室,周允就听到这么一声游戏提示,略感不爽道:“姓孙的待会儿肯定来问你要了。”

    闻无生说:“无所谓。”

    周允道:“老板你又是怎么确定这个是宝贝的?”

    “它会发光啊。”闻无生说。

    “……”周允道,“你能不能正经点。”

    闻无生道:“这里闹鬼他还敢来捞钱,不是有真本事,就是有宝贝护身呗。”

    周允轻松道:“那是不是拿到这东西我们就基本稳了?”

    “不是。”

    周允愣道:“为什么?”

    闻无生说:“因为那老家伙说,女鬼会随着它杀人越来越强。”

    -

    因为进度共享,孙澄和远程很快了解了新的故事走向,二人先后找到闻无生,被闻无生用佛珠安抚了。

    闻无生不太清楚这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在游戏里死了会不会对玩家自身有什么损失,但他依然懒得管别人,揽别人的死活,说白了他一向不是什么好鸟,也没多少正义感同情心。

    他是灵校里出来的,但灵校又不是他主动要上的,是院长看他打架厉害,硬把他从混混堆里揪出来逼他上的,要不然他今天指不定混成了有出息的黑帮老大。

    他是呆过灵异重案组,但灵异重案组又不是他自愿去的,是院长诱骗他去的,等他意识到的时候都晚了,肩章胸章都挂上了,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

    追查鬼怪案件的时候,人家尊尊敬敬地叫他一声灵警,他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他就是披了张像样的人皮,骨子里还是那个和下流人玩得最开心自在的孤儿。

    闻无生是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非要对自己委以重任,他是真的不适合,他就是个想得过且过混日子的咸鱼。

    想混为什么这么难呢。

    周允见他没由来叹气,关切道:“怎么了?”

    四人这会儿正坐在去替身家的大巴车上,闻无生开始胡说八道:“你说有没有人没有苦心智、劳筋骨,就被天降大任的?”

    周允:“……我没有过这种体验。”

    孙澄和远程坐在二人后排,孙澄闻言道:“你这话和我认识的一个人有一点像。”

    许是被闻无生慷慨的分了不少佛珠,孙澄的语气都缓和了不少,在远程和周允意外的眼神里主动和闻无生搭话。

    “谁?”闻无生好奇道。

    孙澄道:“闻无生,你不认识,我好多年前的一个同学。”

    周允差点从椅子上滑了下去,被闻无生一把拽住,勉强坐稳,头都不敢回,生怕表情管理没做到位暴露了。

    “灵……灵校的?”周允结结巴巴道。

    孙澄冷笑,脸上有轻蔑之色。

    “他人怎么样?”闻无生说。

    孙澄道:“他也总会说类似的话,一边做着抢别人东西的事,一边说自己不是心甘情愿的,是被逼无奈的。”

    周允彻底呆了,孙澄说的和他认识的老板是一个人吗?

    许是有了佛珠,又或者认为找到替身的尸体超度她副本就结束了,远程自朋友死后一直低落的心情也高昂了起来,插话道:“这种人很讨厌啊,拿都拿到了,别人看不顺眼不是很正常吗?他这是解释吗?压根就是炫耀啊。”

    孙澄道:“是啊,所以我们学校里的男生当时都很讨厌他,经常私底下里围殴他。”

    周允心里有点难受,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老板的过去这么惨。

    闻无生笑嘻嘻地说:“那打赢了吗?”

    孙澄沉默几秒,别过脸看向窗外:“当然打赢了。”

    ……

    几人之前逮住汪婷工作室的人连唬带骗问出了替身章程沁父母的住址。

    章程沁的父母住在A省,坐了四个小时大巴,四人才到达目的地。

    他们顺着地址找到了章程沁的家。这里是别墅区,进来时他们问了问房价,独栋的一套一千万起。

    小区物业良好,他们进来时即使报了章程沁的名字和栋数,依然要登记。

    之前那个工作室内部成员说,《两个我》最后一场戏是在B省拍的,章程沁也死在了B省,章程沁死后他们第一时间联系了章程沁的父母和他们协商解决方案,最后雇了辆车让他们悄无声息地把章程沁的尸体领回,提出只要他们不声张,将尸体默默处理掉,多少钱他们都愿意给。

    那个人话是这么说,具体是怎么做的就不知道了,能知道的就是章程沁的父母答应了。

    这是两三天前的事情。

    孙澄上前敲门,无人应答。

    周允晚一步到,说:“我刚问了一个邻居,他说他们这儿人死了停灵七天,章程沁才死了六天,明天才是第七天,所以肯定来得及,我旁敲侧击问的,他们好像都不知道章程沁死了,她爸妈真的一点都没透露出去。”

    远程点头。

    周允真的唏嘘,可能除了当时在剧组现场的人,真的完全没人知道章程沁死了,要不是章程沁报复,这事儿就这么无波无澜地过去了。

    孙澄又上前敲了两下门,好半晌门才慢慢开了一条细缝,缝里露出一只眼睛,透着浓浓的戒备:“你们找谁?”

    “我们是阿沁的朋友。”孙澄诚恳地说。

    女人立马要关门,孙澄先一步抵住了门,轻声道:“我们想见见她最后一面,送送她。”

    女人怒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们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妈,外面谁啊?吵死了!”屋子里小男孩叫道。

    孙澄就要踹门进去,一个蹲在绿化带里的男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朝他们走来:“别喊了。”

    他像是几天几夜没休息没回家了,胡子拉碴,头发黏结,浑身散发着颓靡的气息,饶是如此,仍能看出眉目间的俊气,不难想象这人若是西装革履,定是帅气非凡。

    这边孙澄撑着,闻无生走过去:“你是……”

    男人身上酒味熏天,他自嘲道:“感谢你们还惦念着阿沁,我是她的未婚夫,你们赶紧回去吧。她刚一回来,她父母就把她送去火化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