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章 第 7 章

    “怎么会这样?!”远程一走近就听到了这个令人难以接受的消息。

    房子里的中年女人窥见被四人围住的年轻男人,怒气冲冲地跑过来,指着他的鼻子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女儿才死了!”

    远程震惊:“阿沁没死?”

    “当然,”女人道,“我女儿压根就没有未婚夫!我根本不认识他是谁!你到底安的什么心要咒我女儿死?”

    远程忙道:“那阿沁在哪儿?”

    “她……她在外地工作呢,反正短期内回不来!物业!物业!”

    物业小跑过来,女人怒道:“这么大个人蹲在这儿这么久你们是瞎的吗?!信不信我投诉?!还有这四个人你们打电话问过了我吗,凭什么放进来?!”

    几个物业唯唯诺诺道歉,忙把男人和闻无生一行人往外赶。

    “我不走!”男人挣扎着,他喝了酒步伐有些不稳,被物业大力推搡差点跌在地上,闻无生眼疾手快地扶住他,四人略一合计,连拉带拽地把男人暂时带了出去。

    别墅区外,男人一把推开闻无生,恨声道:“你们为什么要拉我出来!”

    “你们知不知道,明天阿沁头七,她说不定会回家的!”他眼睛赤红,血丝密布。

    “这样你就能见到她了?”闻无生说。

    男人像是突然泄了气的皮球,失魂落魄地说:“我想她了,她却不肯见我,那么多天了,都不肯见我……”

    周允一向感性,闻言有些于心不忍。

    远程这才意识到章程沁的母亲在说谎,男人真的是章程沁的恋人。

    闻无生拍了拍男人的背,安慰着他。

    孙澄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在一边不停的看表。

    ……

    四人跟着男人回了他暂时住的酒店。

    男人酒醒了,心情也得到了平复。

    他自我介绍说自己叫谢远,是章程沁的男朋友,是个专业摄影师,负责跟组拍摄,三四年前在片场和当时还是龙套的章程沁一见钟情,很快就确定了关系,感情一直很好。

    早在两年前他就向章程沁求婚了,章程沁沉默一会儿后说她还想做她的明星梦,再努力几年,不想那么早迈入家庭。

    谢远笑笑,说好。

    章程沁那时已经小有名气起来,朋友喝多了嘲笑谢远,说阿沁心气高了,看不上他了,把他当备胎,想嫁入豪门。

    谢远却深知不是。章程沁是怕嫁给他拖累他。她有那样的家庭。

    她明明那么优秀,骨子里却那么自卑。

    章程沁总会不停地向他道歉,可她明明没有对不起他,其实她对所有人都是这样——她永远在向人道歉,向父母道歉,向弟弟道歉,向汪婷道歉,向所有占她便宜的人道歉,好像她亏欠了全世界。

    其实却是那些人亏欠了她。

    谢远只好一遍遍地说没关系。他会一直陪着她,等她哪天觉得累了,不想拼了,不想为别人的懒惰和自私买单的时候,就回到他这儿来。

    可他还没等到章程沁答应嫁给他,先等来了她死亡的消息。

    “谢谢你们记得阿沁,我在这儿这么多天了,你们是唯一找到这儿来问阿沁的事情的人,”谢远苦笑,“也是阿沁死了我才忽然意识到,原来人真的应该活的自私一点,因为死后除了真正爱你的,谁也不会真的记住你,阿沁帮过那么多人,可她死后,一个敢揭露真相的都没有,都是能躲的都躲,回报?”

    谢远讥笑一声:“那两个畜生还想用阿沁的死敲诈汪婷工作室替他们出新看上的豪宅的钱呢。”

    “讨好的结局从来不是尊重,而是无休无止的利用,”谢远眼中戾气涌动,“他们该死,我等阿沁将他们一个个杀死。”

    周允因他的疯狂感到微微心惊。

    闻无生问:“你说阿沁不肯见你?”

    谢远眼底是深深的受伤,无助得像个孩子:“是啊,她见了汪婷,见了那些个欺负过她的人,唯独不肯见我,明明我已经找过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肯见我……”

    远程张大了嘴。

    他居然跑去太平间、跑去汪婷工作室,跑去那些出人命的地方找章程沁。

    远程忍不住道:“你不怕吗?她是鬼啊……”

    谢远皱眉:“鬼又怎么样?她爱我,变鬼也不会伤害我的。”

    远程一时哑口无言。

    孙澄皱着眉头,谢远不像在演,如果这都是演出来的,那他被骗是他活该,可谢远如果说的是真的,章程沁这么爱他,怎么会不愿见他,忍心看他痛苦绝望?

    莫非她是觉得自己被火烧得面目全非,又屡屡杀人行凶,无颜见谢远,不想破坏自己在谢远心中目的美好形象?

    这么说倒也说得过去。

    闻无生道:“我们也想为阿沁出份力,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吗?”

    因为被闻无生耐心地陪伴了一路,谢远对闻无生的信任度极高,这种时候几乎全世界都站在他的对面,一个人的倾听支持,能让谢远瞬间把他归为自己人。

    这人一路来并未发表任何主观看法,只是听他说,顺着他的话安慰他,相比其他几人甚至显得有些缄默,却让他觉得无比真诚可靠,他是这几人里唯一说话真的为他考虑、没有刺痛到他的人。

    其他人都或多或少都有些主观。

    谢远冷静道:“我从阿沁的电脑里得知了很多事,准备整理好,将他们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

    孙澄立即道:“我可以帮你。”

    谢远摇摇头:“不用,这是我能为阿沁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我想自己亲手做。”

    闻无生抱歉道:“有点冒昧,我可不可以看看那些东西?”

    谢远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点点头:“但只能你看。”

    孙澄不虞地抿了抿嘴。

    谢远单独领闻无生去了书房。

    ……

    “今天谢远跟我说,虽然他好嫉妒好嫉妒自己的女朋友被那么多人喜欢惦记,但他还是好希望我可以被更多人喜欢更多人看到,他怎么可以这么好啊?”

    “谢远说我在台上会发光,他一直鼓励我,其实我越来越只想被他一个人拍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坏人,还那么多,我做错了什么?”

    “好累好累……坚持住,不能放弃,放弃了爸妈肯定特别失望。”

    “为什么我只是个替身,永远说着别人的台词,演着别人的角色,做别人不想做的脏活累活,甚至她出轨被人拍到了还要泼脏水说那是我……”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我的……我到底是谁?阿远,只有阿远是真正属于我的……”

    “这个世界上有了汪婷为什么还要有我……我为什么要和她长得像,为什么她比我优秀,我就像个卑微的影子,像个小丑……”

    “为什么我这么脆弱这么敏感啊,好讨厌,好对不起谢远,我好糟糕……”

    “谢远我好累,不想要梦想了,嫁给你好不好……”

    ……

    章程沁的电脑里内容杂且乱,记录了大大小小很多事情,好的不好的。

    闻无生扫完叹了口气,他只是想找线索,无意窥探他人隐私,却见证了一段悲剧。

    他摸出烟盒:“介意?”

    谢远摇头。

    闻无生兀自点烟,递了根给谢远,谢远接过:“谢了。”

    闻无生掏出打火机替他点烟,谢远吸了口,从一边的书架上抽出一张硬纸折叠卡片,用签字笔在上面写了会儿,递给了闻无生。

    闻无生扫了眼卡片封面,叼着烟笑了:“你可真是个疯子。”

    那是张婚礼请柬。

    闻无生翻开请柬,一张二人执手相携的合照被黏在极显眼的位置,照片里谢远穿着一声笔挺熨帖的西装,面容英俊潇洒,气质卓尔不群,阿沁则是穿着一袭洁白婚纱,裙摆上纯洁的花朵盛开绽放,她清纯的脸上挂着甜甜的幸福的笑意。

    她明明承受着那么多,笑却轻盈得像天使的羽毛,纯洁柔软,令人心生向往。

    闻无生诧异道:“这……”

    谢远苦笑道:“我P的,阿沁在拍戏的时候当过别人的新娘。”

    “你家里人同意?”闻无生说。

    “我之前就是因为太尊重阿沁的想法,才错过了她,我要是当初就硬逼她结婚,不结就分手,她那么单纯那么喜欢我,肯定会答应的,所以我现在不想管别人的想法了,想干就去干,自私点没什么错,日子是我过,又不是他们过。”

    “请柬我都写好了,该发照发,来不来是他们的事。我想阿沁即使变成鬼了,也会想嫁给我的,我就不信她的婚礼,她还能忍心不来。”谢远说。

    闻无生扫了眼请柬上的日期,两天后。

    可不出意外明天晚上副本就要结束了。

    闻无生吸了口烟,从电脑椅上站起,拍拍他的肩膀,笑说:“我尽量,前提你老婆没杀死我。”

    谢远苦中作乐笑了,过后认真说:“我不相信阿沁会杀对她表达过善意的人,即使她变成了鬼。”

    闻无生说:“你不了解鬼,我遇到了个高僧,他跟我说,变鬼之后人生前的恶意会被无限放大,杀戮可能不是她能控制的,更像是一种本能。”

    谢远仍坚持己见:“我是不了解鬼,但我了解她,别人对她的一点点好她都会记得特别清楚,她就像只小松鼠,会把人家的好像松果那样叼回窝里藏着,一遍一遍地品。”

    闻无生闻言蹙了蹙眉。

    按照剧情主线来说,他们只要来找章程沁的尸骨,就一定会遇到谢远,得知谢远是章程沁的男朋友。

    这时候正常思路肯定是向谢远示好,以求得章程沁看在谢远的面子上放过他们。

    要章程沁真如谢远所说变鬼后依然保留心智,爱屋及乌,那到此为止副本完全可以结束了。

    他们讨好了谢远,之后帮助谢远替章程沁平反,一过一功相互抵消,章程沁就可以放过他们了。

    可副本依然在继续。

    这就证明女鬼对他们的仇恨依然存在,依然会追杀他们,讨好谢远与否对结局并没有影响。

    也就是说目前还是只有超度这一条路,可章程沁的尸骨又刚好被提前火化了。

    这条路明明白白被堵死了。

    而那么多断裂的逻辑链,又到底通向哪里?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