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章 第 8 章

    闻无生将请柬叠好装进风衣口袋,出来时发现孙澄不见了,问道:“他人呢?”

    周允小声道:“他嫌呆在这儿浪费时间,去殡仪馆查火化记录了,应该是怀疑章程沁父母说假话,想去验证下。”

    闻无生点头:“那我们先回去吧。”

    “这么快吗?不等他了?章程沁父母那儿也不去了吗?”周允不解。

    他们还没有想办法进入章程沁的家了解更细致的情况。

    闻无生若有所思:“我要验证一点东西。”

    周允喜道:“老板你有思路了啊?”

    他马上站起来,跟着闻无生去找谢远告别。二人临走前,周允看向远程:“你跟不跟我们回去啊?”

    远程目光在闻无生和周允身上停留了几秒,似乎有些犹豫,半晌还是摇头:“我还是等他回来,他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周允也就是象征性问一句,见他拒绝就和闻无生出去了,等确定远程看不见才朝身后做了个鬼脸:“他还真把孙澄当宝,指望近战保护他?也不怕孙澄拉他垫背,傻子真是连队友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小伙子,修身养性。”闻无生道。

    周允叹道:“我就是气不过,看不起谁呢,老板我说你也太没脾气了……”

    二人坐上了回去的大巴,周允道:“老板你是刚和谢远聊天知道了什么吗?其实孙澄那个结果可以等一等的……”

    “不是。”

    “那为什么?”周允实在困惑。

    确定章程沁的尸体有没有被火化很重要,因为说不定谢远撒谎了,又或者其中另有隐情,要是章程沁其实没被火化,他们明明可以当场超度通关,现在却先行坐车回来了,不就等于错过了么?

    闻无生道:“我们可能跑偏了。”

    “什么意思?”周允一愣,到目前为止他一直觉得思路很清晰。无论是从《两个我》的结局和替考推导出替身,还是顺着替身去调查和替身章程沁有关的一切。

    闻无生道:“其实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哪里?”

    “其实先前说过的,女鬼为什么不先杀经纪人?”

    “欸?可是经纪人还是死了啊,不是变成尸块了吗?”

    “重点不是经纪人死了这个事实,而是经纪人死的特殊时间点。”

    “什么意思?”

    闻无生淡声说:“女鬼明明就藏在屋子里,为什么不在我们进来前杀了经纪人,也不在我们和经纪人交谈时杀了她,而是在我们从经纪人办公室出去后杀了她?这三种做法区别在哪儿?或者说行为动机上有什么不同?”

    周允绞尽脑汁地想:“要是在我们进来前杀了她,就是封口,要是在我们交谈时杀了她,就是连我们一网打尽,要是在我们离开后立即杀了她……”

    周允声音一顿,猛地瞪大眼睛:“区别在于经纪人跟我们说了话!是误导!”

    “经纪人是不是说了什么话误导了我们?女鬼希望经纪人和我们说话,所以她故意留经纪人到和我们交谈结束,她在经纪人说完后还是杀掉了她,说明她对经纪人的恨意还是很深的,她根本没打算放过她,只不过是要利用她误导我们!”

    闻无生道:“对,这才是重点。”

    周允立马开始回忆,当时经纪人和他们说了好多话,信息量一时太大,他实在想不出来有哪句话是特别关键的。

    “其实还有个很奇怪的点。”闻无生说。

    周允吃惊:“还有?”

    “为什么汪婷和经纪人都是章程沁杀的,汪婷是死于过度服用安眠药,经纪人却是被分成了尸块?”

    “对啊!”闻无生不提他还不觉得,他这么一说,周允顿时愣住了,“按照仇恨来说,她肯定更恨汪婷啊,怎么会留她全尸,反而把经纪人分尸了呢?”

    周允问:“会不会是杀人手法是随机的?”

    “不知道,所以我想回去了解下死掉的其他人死法是什么样的,在A省,我们能获得的只是信息,不是线索。”闻无生说。

    “难怪你连结果都不等就回来了!”

    周允彻底醒悟了过来。

    这才是真正充满疑点的地方,是真正需要玩家去解决的问题,而探索章程沁的家亦或者去弄清楚章程沁的尸体到底有没有被火化重要性根本不在第一位。

    超度这条路现在看来甚至都像个诱人的鱼饵,把他们从疑点重重、线索密布的河水里钩到了一个和解决核心疑点毫无关系的A省。

    他们是来到了A省,是得知了章程沁原生家庭的吸血,是了解到她和谢远间有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可这些信息都只是信息,并不能帮助他们解决核心疑点。

    信息是无穷大的,只要他们想,他们不仅可以想方设法去章程沁的家了解具体情况,甚至可以去章程沁上过的幼儿园、初中、高中调查,去走访每个和章程沁发生过交集的人,事无巨细地拼凑章程沁的完整生平。

    可这是写个人传记的历史学家要干的事,不是追求快速解密的他们要干的事。

    章程沁是一块饼,但他们要的其实只是饼上那一颗微小而关键的芝麻。

    但照孙澄现在的走法下去,他们就是在试图摸清楚饼的形状。

    他们来到A省,就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章程沁没有被火化这件事上了,可这个事件是……不确定的。

    先不说章程沁可能被提前火化,那个高僧说的话并不靠谱也有可能,毕竟游戏提示音可没直接说“玩家寻找到章程沁的尸骨将之超度火化”,那都是在剧情中偶然发生的事件,和他们最后通关并无必然联系。

    他们为了个概率不确定率事件,不知不觉丢掉了百分百确定的疑点,在章程沁大肆作案的时候,被佛珠哄了,被超度安慰了,离开了故事的中心地带。

    他们真的跑偏了。

    闻无生摩挲着腕上的人骨手链:“其实……”

    周允嘴角微微抽搐:“……还有个奇怪的点对吗?”

    周允彻底认识到了自己的菜鸡:“老板你说吧。”

    “别误会,这一趟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章程沁不愿意见谢远,也是个很重要的信息点。”

    “什么意思?”

    “回去了就知道了,”闻无生叹道,“章程沁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呀。”

    周允总觉得闻无生好像知道了什么。

    ……

    坐了几小时大巴,又打了出租,二人终于在大半夜赶到了汪婷工作室附近。

    上回来时的繁华街区现如今空无一人,只有一辆辆警车呼啸而过,警笛呜呜呜的声音像无数亡灵在嚎哭。

    警车都是朝汪婷工作室所在方位去的。

    汪婷工作室的不少员工都住在工作室附近的小区。

    二人一路追着警车到了小区楼下,周允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小区门口已经拉了警戒带,一具具尸体被警务人员带了出来,那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尸体——一块块表面黏有烧焦衣物的肉块盛了无数个黑色麻袋,肉块上依稀可见烧成黑细铁丝一般毛发。

    两个警务人员负责拖拽一个黑色麻袋,袋子擦过地面,干净的小区路面留下一条血液混和着脓的痕迹,空气中是焦而腥的味道。

    不乏有警务人员作呕,小区的其他住户陆陆续续从楼上跑下,尖叫的尖叫,逃窜的逃窜,场面一时极其混乱。

    小区里的人往外逃,小区外的人却蜂拥而至,对面几栋居名楼的灯全亮了,不少住户从自家阳台往这边看,周围几乎一眨眼的功夫沸反盈天。

    那边一个老大妈正绘声绘色、吐沫横飞地描述到底发生了什么,周围围了一圈人。

    “你们知道吗?我就是这个小区的住户!汪婷工作室住这儿的那几个全死了!看到那些袋子了吗!全是肉块!”

    “我就住在隔壁,听见惨叫吓死我了!幸好我睡得浅反应快!”

    周允一时难以置信:“谢远真的没有撒谎吗……?章程沁居然能做得这么狠这么绝?”

    工作室的人或许或多或少看不起过章程沁,但直接屠杀光,未免太狠。

    他们才走了短短数个小时,死亡都已经席卷到这些次要的人,可想而知罪孽更大的多半都在更早就被章程沁杀死了。

    闻无生看了眼手机,似乎事情太大,怕引起动乱,消息被整个压了下来,各大流量平台没有任何动静。

    如果他们不回来,将对此一无所知。

    “她为什么可以大肆屠杀啊?”周允实在不明白,越想越心惊。

    照章程沁这个杀人速度,可能不要几天,整个城市里像他们这些指望不劳而获的人就全死光了。

    不出几个月,这个城都要变成空城了。

    章程沁光这一夜就杀了至少几百人。

    “因为美人鱼在要消逝的前一刻最美,爆炸席卷的那刻,是结束,更是开始。”闻无生说。

    周允听不懂这句像诗歌一样艰涩奥秘的话。

    一个警察走过来:“你们和这家工作室有没有关系?有的话需要隔离保护起来。”

    “没有,”闻无生否认,“但是有朋友认识这里面的人,所以看到出事有点担心,想替他问问情况。”

    警察道:“临晚到现在,几个小时内,所有和《两个我》有关的人全死了,你们如果认识接触过这部电影的人,一定要立即提醒他们事情的严重性,让他们到警局来接受保护,你们没什么事的话赶紧回去——”

    闻无生抓住警察的胳膊,问道:“你认为是谁干的?”

    没等警察答复,那边老大妈已经激昂道:“汪婷!肯定是汪婷!她变成鬼了!”

    边上人忙道:“为什么啊?”

    “你们可别忘了,最先出意外的是汪婷,结果她刚去世一两天,和她有关的所有人都陆陆续续死了……”

    “她和这些人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们啊?”有人质疑道。

    “那还用说嘛!你生前那么红,突然死了你甘心吗?肯定要拉人下去陪她啊,再说了隔了个屏幕,咱们又不知道她真是好是坏,说不定她私底下里就是个恶毒的贱女人呢,她指不定还想在阴间组个工作室,继续当她的大明星呢!”

    周允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除了汪婷工作室内部的人和当时在剧组现场的人,根本没人知道章程沁死了。

    而这些知情者,又都被章程沁杀死了。

    在普罗大众的眼里,故事很简单,就是大明星汪婷意外身亡,没过一两天,和汪婷有关的人都死了。

    “那也太邪恶了……我天,我一直觉得她很善良。”

    “你们少说几句,就不怕汪婷听到来找你们……”

    周允低声道:“那明明是章程沁的鬼魂……”

    闻无生平静地说:“不,那就是汪婷的鬼魂。”

    周允愕然:“老板你确定你没说错?!”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