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章 第 10 章

    章程沁和谢远历经波折终于再次碰面,紧紧相拥在一起,喜极而泣。这对苦命鸳鸯终于能永不分离了。

    周允看着这一幕,忍不住道:“真好。”

    “老板,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感性的人,”周允说,“以后我再也不说你冷血无情了。”

    “感性?”闻无生正倚着大路边的电线杆,叼着根烟打发时间,闻言疑惑不已。

    “是啊,章程沁是受害者,化鬼后报复有怨报怨很正常,汪婷、经纪人这几个也的确该死,但其他的真不至于,至少我主观上有点接受不了,觉得太过了,就好比你划了我一道小口子,我要了你的命……”

    “所以我说你感性呀,你杀孙澄那么干脆我是真没想到,”周允设身处地地想了一下,难得认真地说,“换了我的话,我肯定会犹豫的,章程沁变成这样是那些人造成的,可她又偏偏杀了那么多人,现在要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成全她和谢远……这个选择我反正一时半会儿肯定做不出来,站在人的立场上我甚至觉得我会和孙澄一样朝她开槍,谁没在背后说过别人坏话看不起别人啊,我反正觉得我罪不至死,代入这个情境就有点心寒。”周允轻叹了口气。

    感动是一回事,不舒服肯定也是有的。

    汪婷是有罪,可现在的章程沁手上也不干净了。

    槍杀章程沁能结束一切,槍杀孙澄救下章程沁也能结束一切,是他的话,第一反应肯定是和孙澄那样做,因为章程沁是鬼。

    闻无生能那么干脆利落地选择后者,绝对不能说错,但要说对,也算不上。

    只能说相对感性了,成全了这对相爱至深的人。

    闻无生说:“如果章程沁完全无辜,但她的确是由鬼变成的人,杀了她能结束一切,你能下的了手吗?”

    周允茫然了一瞬,如实摇摇头:“别人我不知道,我肯定做不到,要是那种情况,我一定会跟你一样选,但这个前提……”

    “这个前提成立。”闻无生说。

    周允愣了下:“你说成立?”

    周允忽然想起来,闻无生说过,杀人的是汪婷的鬼魂,而非章程沁的鬼魂……

    “为什么是汪婷的鬼魂?!”周允忙道。他现在回想,才后知后觉他和孙澄只是破译了关键剧情一,而非和闻无生一样的全线剧情。

    闻无生抖了抖烟灰:“其实那些都是边角料,这才是重点。”

    “……操,你说话就说,别降智打击。”

    闻无生懒懒笑了下:“我给你理理,我们第一次见到鬼,是在哪儿?”

    周允:“太平间。”

    闻无生:“为什么在那儿?”

    周允:“因为要去查汪婷的真实死因。”

    闻无生:“我是问,鬼为什么在那儿。”

    周允又愣了下。鬼为什么在那儿?鬼在那儿不是为了杀他们这些找替考的吗?

    周允一惊。对啊,按照仇恨值来说,女鬼那会儿不至于找上他们,他们只不过是几个找替考的学生,被杀优先级不该那么高的。那会儿女鬼还不会分/身,居然放弃了几个害她的主谋,跑来太平间杀他们……

    闻无生说:“因为她要保护汪婷的尸体。”

    周允道:“她是怕我们毁坏汪婷的尸身?!”

    闻无生点头。

    周允越想越是那么回事,根据经纪人的死来看,女鬼明明有能让他们身上瞬间起火的能力,却只是把他们往外赶……

    她根本就不想杀他们,只是想把他们赶出太平间。

    周允满脸不解:“女鬼要是章程沁,保护汪婷的尸身也就算了,毕竟之后要取而代之,可老板你为什么说女鬼是汪婷?她保护自己的尸身有什么用吗?她又回不去了……”

    周允顿了顿,想到更多:“而且那只鬼明明是被烧死的,被烧死的是章程沁啊,汪婷是安眠药服用过度死的,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是我们见到的那个样子吧?”

    这是他最想不通的地方,其他的都很好理解,独独这里,他玩过那么多推理游戏,愣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闻无生说:“章程沁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周允想了想,不确定道:“演汪婷不想演的戏?”

    “核心呢?”

    闻无生问的越来越奇怪了,周允只能勉强顺着答:“……替汪婷做本该汪婷做、但是汪婷不想做的事——”

    周允的表情凝住了,下一秒震惊道:“生前我帮你做应该你做但是你不想做的事情,死后你帮我做应该我做但是我不想做的事情?!生前我是你的替身,死后你是我的替身?!”

    闻无生孺子可教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的确本应该是章程沁复仇杀人,但是章程沁像谢远说的那样心地善良,即使有怨恨也不愿意做。

    而汪婷因为在业力的驱使下,被迫成了章程沁的替身,替她完成复仇。

    周允一下子想通了所有:“所以汪婷的鬼魂是章程沁死时的样子!因为她是章程沁的替身!她只能以章程沁的身份显露人前!”

    “是啊,”闻无生懒懒说,“生前我说你的台词,演你的角色,死后你说我的台词,演我的角色。生前我替你背锅,死后你替我背锅,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难怪那些路人都在骂汪婷,说是汪婷杀了这些人!”周允头皮一阵发麻。

    原来这才是最关键的剧情点。

    知不知道这点并不影响他们通关,事实上只知道关键剧情一取而代之发生质变这点,他们就能顺利结束主线,但这并不完整。

    只有关键剧情二,才能真正解释整个故事的每一个细节。

    汪婷鬼魂无视限制一夜疯狂杀戮,是因为那是美人鱼要变成泡沫的前一刻,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她替章程沁复完仇就会彻底消逝,她的疯狂是以昙花一现为代价的。

    女鬼留着经纪人不杀,是想误导他们以为女鬼是章程沁,从而去了解章程沁的过去,忽略在平安医院的汪婷的尸体。

    汪婷是服用安眠药过度而死,是因为章程沁需要她的完整尸身,其他人死于火烧,是因为章程沁要以牙还牙。

    周允说:“那为什么章程沁无辜?她这也算变相幕后黑手,控制汪婷复仇了?”

    闻无生摇头:“主演是主演,替身是替身,戏份是相对固定的,但演的人不同,效果不一样,就好像生前章程沁演技好,汪婷演技差,大荧幕上呈现出来的是章程沁的好演技。死后章程沁潜意识里的怨形成了需要汪婷去完成的剧本,但演的毕竟是替身汪婷,替身自身的善恶,会在发挥空间很大的剧本里扩散。”

    “所以是汪婷的怨念扩散后导致的血腥屠杀?!章程沁可能只是希望小惩大诫,但因为汪婷太邪恶,自作主张把这个小惩大诫的剧本演成了全部杀光?他们是罪不至死,但其实他们是被他们纵容养出来的汪婷杀死的……?”

    周允只觉无比奇妙。要真是这样,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闻无生点头,叹道:“好人死后,依然是好鬼。”

    “章程沁真的是无辜的……”周允喃喃。这居然是真的。

    就算是死后,造孽的也从始至终是汪婷,而非章程沁。

    所以女鬼不见谢远,是因为那是汪婷,她虽然被迫演着章程沁的戏份,但她依然是汪婷,对谢远没有爱。

    闻无生想起了一些人,回神道:“曾经有人跟我说过,没有人会永远好运,也没有人会永远走背运,紫微斗数上就是这样的,汪婷没有章程沁努力,却比章程沁红,这是运,也是命,是很无奈,是很气人,但运和命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会有孽力回馈会有逆天改命一说,这个故事还蛮有意思的,符合这个规律,生前汪婷运好,死后章程沁运好,风水轮流转,所有的事情都颠倒了过来,最终达到了平衡。”

    “运、命?紫微斗数是啥?风水?”周允嘴角微微抽搐,“……老板你别告诉我你还会这些?”

    “你猜。”闻无生说。

    周允:“……”

    游戏提示音:【副本全线完美结束,玩家随时可以离开副本结算,退出选项已打开。】

    那边章程沁和谢远终于诉完衷肠走过来,闻无生忙徒手把烟掐灭,掷进电线杆一侧的垃圾桶。

    这是A省,章程沁的父母所在的省份。已经早上七点了,阳光明媚,早点摊上赶着上班的人络绎不绝,谢远走近,众目睽睽之下朝闻无生深深鞠了个躬:“谢谢你。”

    闻无生吓了一跳:“你干嘛?”

    他忙朝谢远回鞠了个躬。

    周允:“……”

    谢远顿时不好意思了,只好起来。

    章程沁看向闻无生,认真说:“其实被发现的那刻,我就觉得我必死无疑了,没有人能够放过一只鬼变成的人,所以我真的没想到。谢谢你,这是我从不敢奢求的新生,是你给我的,我和谢远会永远记住你。”

    “别想太多,好好生活。”闻无生说。

    谢远真的没想到他一点都不在乎他们的感激,道:“我们的婚礼你们一定要来……”

    闻无生说:“我们得回家了。”

    周允也点点头。

    谢远和章程沁对视一眼,有些着急。

    有路人经过这边,看清章程沁的脸,脸色惨白:“鬼啊!”

    “我是章程沁,汪婷的替身。”章程沁说。

    那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啊,我知道你!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主要是汪婷突然死了,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周允忽然意识到,好像知道章程沁被烧死的人几乎全死了,章程沁只要和谢远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省份,完全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这位是?”路人看向章程沁身边的谢远。

    “……我爱人。”章程沁羞赧道。

    谢远愣了下,一个大男人脸却肉眼可见的红了,忙接道:“对,我是她爱人。”

    闻无生见一切都好,就要跟周允说离开,却被章程沁叫住了。

    章程沁看了身侧的谢远一眼,小跑到闻无生跟前,不好意思地朝周允眨了眨眼睛。

    周允机灵,知道她是有话和闻无生说,自己过去找谢远唠嗑。

    章程沁像是酝酿了一下,才用只有闻无生听得见的声音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闻无生怔了下:“怎么问这个?”

    “如果方便的话请回答我,拜托了,我想为你做点什么。”章程沁说。

    “真的不用——”

    “什么样的都可以说。”章程沁坚持。

    闻无生猜她是游戏副本里的主角,应该和游戏有点关联,可能这个问题的答案和某些东西有些牵扯,咳了下:“我挺俗的……”

    章程沁表情滞了下,红着脸道:“我明白了,我尽量。”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