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章 第 17 章

    闻无生:“……”

    叶泽明非常爽快地接受了这个安排,来到了擂台上。

    后台正观看现场的长老道:“这安排倒是挺好,只要他们扛得住,伯爵和白羽能帮他们完美融合经验,第一第二有这个待遇,不错的。”

    “前提是扛得住啊,别说压到10级了,5级他们都不一定打得过。”

    “伯爵是不是生气了,想要教训这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儿?”

    “这俩家伙,刚上来就把顶级学员暴打一顿,以后谁还敢进格斗系?”

    擂台之上,叶泽明已经走到了白羽跟前,闻无生不得已和伯爵面对面站着,全程并无眼神交流。

    白羽道:“你们俩谁先来?”

    叶泽明道:“我是第二,本来就应该是我挑战闻人兄,所以我先来吧。”

    这种时候谁先就是尊重对方。

    白羽点头,道:“我不会留手,没指望你们赢,能撑多久撑多久,是为你好。”

    叶泽明点头。

    白羽废话不多说,他出手的那一瞬间,闻无生就知道结果了。

    叶泽明的身手在灵校里数一数二,却瞬间落入下风,白羽的动作过于/迅速,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出招前没有任何预兆,让对手根本无法预判他下一个动作。

    他有着鬼族的特点,多变灵动,人如其名,身体轻得像一片羽毛,碰不到摸不着,动作又快到令人无法招架,几息的功夫,叶泽明已经节节后退,身上多处被白羽打中,反观白羽则依旧优雅从容,甚至连头发都没有乱。

    叶泽明调整呼吸,被打得如此狼狈,他眼中却燃烧起熊熊战意,他能感觉到四肢百骸里有异样的血气在涌动,源源不断地向他输送能量,那种丰沛感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应该是副本奖励的经验在发挥作用。

    “我可以。”叶泽明说。

    白羽笑了,闻无生叹了口气,下一秒,数万人眼睁睁看着叶泽明被打趴在地上,摔出去一大段。

    堂堂全服第二,却被同级的白羽一招干倒。

    白羽先前留手了。

    全场的呼吸都提起来了。

    “我草这么狠的嘛!!!”

    “废话,打叶泽明就是打血族的脸啊还能留手吗!”

    “不是吧为什么都是10级差距这么大!”

    “伯爵打爆闻人骨给血族长脸!!”

    叶泽明仿佛听不见台上的喧嚣,他咬紧牙关,撑着围绳,很快站了起来,白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再来。”叶泽明说。

    白羽欣然点头。

    接下来的一分钟内,观众眼睁睁地看着第二一次次倒下,却又一次次不服输地站了起来,说出那句“再来”。

    比之开始,他现如今已面无血色,撑着围绳的手因过于用力而发白得厉害。

    他显然难以为继。

    叶泽明能感觉到有神奇的力量在飞速修补他的身体,而他也在修补中更上一层楼,只是这个过程非常缓慢。

    二公主眼光熠熠:“没想到他居然能坚持那么久。”

    “别想了,他是我的。”血族的一位公主瞥了她一眼,道。

    二公主气极。

    叶泽明又一次倒下。

    “真的可以了可以了,我抗不了这么久的。”闻无生无奈,叶泽明真的没必要为了赢他把自己整那么惨。

    这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

    “你还有闲情管别人?”身后的伯爵说。

    闻无生忽然担心起自己:“……你会对我手下留情吗?”

    “不会。”伯爵说。

    “……”闻无生打定主意早点乖乖认输。

    他不是怂,就是觉得没必要。对他来说武力只是一种维护自身、保护他人的手段,和竞技无关。

    白羽密切留意着叶泽明的情况,知道他已经到极限了,不再留手,直接将他打下了擂台。

    孙晚秋忙过去扶起他。

    玩家这才知道系长到底有多强,这还是压到10级的水准,他们真实实力还是未知数。

    叶泽明坐回了座位上,评委席上的几个绝色美人纷纷朝他投来了关怀的眼神。

    叶泽明淡然点头回应,不卑不亢。

    孙晚秋打心底为叶泽明骄傲:“你肯定赢了。”

    那种强度,换了她半分钟都不一定撑得过,叶泽明却足足撑了足足三分钟。

    叶泽明没说话,盯着台上的闻人骨。

    “明夜空还是强的,换了我一秒倒地上爬不起来了。”

    “感觉闻人骨输定了啊,他本来就怂就没明夜空的毅力……这扛不住啊。”

    “啊啊啊我新任老公要动手了!”

    下一场是伯爵对上闻人骨。

    开始之前,白羽不动声色地走到伯爵身边,低声道:“手下留点情,揍归揍,别揍太难看,我还指望把妹妹塞给他呢。”

    伯爵的性格,放水绝对不可能,血族的高人一等几乎刻在骨子里,不会为这点小事留手。

    只能指望他别下手太狠,血族因为基因优势,新陈代谢和自愈能力极快,单论身体素质肯定是鬼怪界的天花板,动起手来可比他们暴力多了。

    叶泽明对上他是叶泽明的幸运,闻人骨对上伯爵只能自认倒霉。

    “要求还挺多。”伯爵说。

    伯爵朝闻无生走去,白羽以为他是答应了,结果却眼见他毫不留情地对闻人骨出手。

    “伯爵你……!!”

    “我草!!”全场屏气。

    伯爵穿了双黑皮靴,修长劲瘦的腿扫过时,带过一阵劲风,一瞬间的爆发力骇人,几乎可以想见,只要被踢中就是轻则跪地、重则骨折的后果。

    闻无生迫不得已聚精会神,勉强避过,伯爵却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他比起白羽更符合暴力美学的定义,一招一式都滴水不漏,破绽全无,他没有那么多华而不实的虚招,似乎懒得玩真真假假那一套迷惑对手。

    他的每一招都是实打实的,过于干净利落,压迫感十足,让人应接不暇,对手只要稍有疏忽,就是一击毙命的效果。

    伯爵根本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对上的要是白羽,闻无生还有投机取巧的机会,毕竟白羽不下杀手,甚至不下狠手,像个专业的陪练,大度而爱护小辈,但伯爵却像个杀手,招招致命,他只要松懈一秒,轻则鼻青脸肿五脏出血,重则被打死下线。

    闻无生发现了,伯爵不想把他打下台,是逼他和他动手,他如果还敢留手,只有被打残打废的结局。

    真他妈狠……

    白羽离得近,感受得最为直观,暗暗心惊肉跳,开始怀疑闻人骨是不是哪里得罪了伯爵,不然伯爵也不至于下这种狠手。

    等级压到10级,伯爵的续航能力、攻击力等显性能力是10级的水准,但反应能力、对打斗的理解力、意识、动作连贯性、爆发力等等,这些都还是他原来的水准。

    这也是为什么叶泽明会输给自己的原因,叶泽明的隐性能力也只是10级的水准。

    他归根到底是身体素质有限的人族。

    而伯爵,同级之下无人能敌,连他都打不过,更别提闻人骨。

    白羽几乎可以预见闻人骨凄惨的结局,却很快震惊地发现,闻人骨虽然无暇还手,却……巧妙地躲过了伯爵密如雨点的攻击。

    那些攻击在他看来都头皮发麻。

    在每个他以为闻人骨要被打趴的瞬间,他都能以一种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做到甚至想到的方式避过去,他甚至没有借助任何外物——没有障碍物的阻挡,没有武器的克制,没有逃跑拖战,就是纯粹的的贴身肉搏。

    他的动作和伯爵一样干净利落,不出手则已,出手了就一定有所作为。

    只有意识远高于操作才会有这样纹丝不乱、波澜不惊的状况出现,在那样高压、命在旦夕的处境下,他居然能冷静地见招拆招,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解决方案。

    伯爵有多强白羽知道,但闻人骨居然不怕他——他没有被伯爵的身份和实力威慑到,给自己定了个不可能赢的大前提,他只是在设身处地地解决问题。

    他心理上根本没把伯爵当回事。

    他没有觉得伯爵不可战胜。

    白羽眼中是浓浓的愕然。

    闻人骨他……

    他的意识被有限的躯壳束缚住了……

    伯爵眼中惊艳一闪而过。

    “我天啊老公!!!呜呜呜伯爵他好帅啊!!他打架好帅啊!!”

    “呜呜呜呜他好辣!!”

    “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心狠手辣我却这么爱他?”

    “草啊闻人骨有点帅啊!!!我还在想他被打趴了肯定怂地爬不起来,结果他根本没被打趴……”

    “我天??这是真的吗……??”

    “这可是系长……!!”

    叶泽明抿紧了唇,孙晚秋也皱起了眉头。

    二公主本来还气定神闲地坐着,不知何时已经后背离开了椅背,身体前倾,目不转睛地看。

    “还能行?”伯爵在掐住他手腕的间隙说。

    闻无生喘着气:“不行不行!”

    伯爵却不给闻无生任何抗拒的机会,下一秒,更暴力更迅猛的一腿扫了过来,闻无生体力不支,有心无力,干脆放弃,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踢中,挑了个还算优雅的姿势摔飞了出去。

    伯爵刚才明显有留手,留手了他才能勉强招架,实力全开又是另一个境界,不是他眼下能抵挡的。

    只是这要他命的节奏实在是……

    那双黑皮靴慢慢走到了他眼皮子底下,黑裤下的腿修长笔挺,让人难以相信这双腿可以爆发出多么恐怖力量。

    剧烈的疼痛在体内扩散,手心也在地上擦破了皮,鲜血淋漓,闻无生觉得差不多了,趁这当口就要认输:“我……”

    他突然发现自己能张嘴,但说不了话了。

    闻无生:“……”

    知晓实情的白羽:“……”

    闻人骨明显能继续,但是他不想。

    只是伯爵这么做未免也太……大快人心了。

    伯爵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笑意转瞬即逝。

    “起来。”

    闻无生眼神幽怨地看着他。

    伯爵蓦地弯腰倾身,修长苍白、骨节分明的揪住了他的衣领,换了副冷淡的神情:“起来。”

    伯爵浓墨重彩的五官近在咫尺,因为打斗,苍白的皮肤上晕染上了一点血色,斜眉乌黑,嘴唇微红,冲击力绝不比第一次见时小。

    闻无生蓦地心跳快了一拍。

    他本来半支肘撑地,被伯爵猛地向上一揪,整个人后背悬空,向下的重力和向上的拉力抗衡的一瞬,“撕啦”一声,劣质的衣服领口被撕破了。

    闻无生瞪大眼睛。

    伯爵的眸光自然下移,悄然落到了他微凸性感的喉结上。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