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章 第 19 章

    闻无生下意识有点不敢相信, 去拉他的手。

    伯爵原本只是抱着看他会怎么做的打算,没想过他会如此放肆,手指微微僵硬:“你干什么?”

    闻无生没理会他, 直接抓过他的手, 用拇指掐住腕部流血的下端, 防止血液继续流逝, 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检查有没有遗漏的伤口。

    “你……”

    边上的侍女心惊肉跳,这人怕不是疯了,这是伯爵的手,轻易可以拧断任何人颈骨的手,他主动拉了,然后还一副毫不自知的样子……

    这不是台上那个10级的伯爵, 这是快满级的伯爵。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伯爵配合着不动了, 意味不明道。

    闻无生不由分说拉他到水池边,放水替他清洗。

    侍女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强迫伯爵做什么, 一时目瞪口呆。

    “你帮我治好了,礼尚往来。”闻无生说。

    他没想那么多,伯爵可能出于对曾经食物的一两分关照, 又或者是想拉拢他, 给他治好了, 没让他像叶泽明那么狼狈,他也做不出当完全没看到那滴血的举动来。

    伯爵看着闻无生轻托住自己手的那只手, 眸光渐深,一言不发看着他弄,漆黑如墨的眼睛里带了一点审视。

    闻人骨的动作明显不太娴熟, 胜在小心翼翼, 并没有弄疼他。

    伯爵这些年间受过的伤大大小小不计其数, 这道小口子和那些比起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他没想过伤重的时候从来自己熬,伤轻的时候竟有人来管他。

    “好了。”闻无生说。

    “嗯,”伯爵的注意力都在闻无生身上,回神道,“选了鬼族联盟,跑来跟我献殷勤?”

    闻无生说:“没想那么多,想干就干了。”

    不得不说,伯爵的手比姑娘的还漂亮,骨肉亭匀,苍白冰冷,指骨分明,指尖修长。

    闻无生多看了好几眼才松开他的手,伯爵腕上的伤口上多了个齐整漂亮的创口贴。

    伯爵往闻无生脖颈处看去。

    这人自己脖子上贴得随意,伺候别人的时候倒是用心得很。

    他的指轻抚过创口贴上的褶皱,像是有些满意,坐回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仰头看着闻无生道:“有什么想要的?”

    闻无生怔了下,知道他是想奖赏自己:“没有,没事的话那我先走了,谢谢系长今天帮我。”

    闻无生也脑壳疼。

    伯爵刚才在台上对他下狠手其实是帮他融合经验,他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强,他知道这个世界特殊,这种变强很可能是不可逆的,而伯爵在台上跟他说的那番话更佐证了这一点,要不是灵异组的人在游戏里,他很情愿这样。

    不过现在被认出来了也实在没办法。

    总归不存在两全其美的事情的。

    “不想进不死血族?”伯爵说。

    他说到底还是个上位者,有自己所属的阵营,说到正经事只会开门见山。

    “可以转?”闻无生对他们内部的制度不太了解。

    “理论上不可以,鬼族和血族签了协定。”

    闻人骨见他第一面就知道他是什么,并非一般玩家,所以许多事情伯爵懒得隐瞒,闻人骨知道的只会比这更多,当然他迟早会知道的。

    “那不用那么麻烦,”闻无生说,“白羽挺照顾我的。”

    伯爵淡道:“你如果指的是鬼族二公主的话,血族也可以很照顾你。”

    血族公主在门外听到这句,无声笑了。

    闻无生又茫然了:“谁?”

    “在血族,齐人之福也不是不可。”伯爵说。

    “……不、不是,你可能误会什么了,”闻无生终于意识到他在说什么,脸一阵发热,无奈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对那些不感兴趣……”

    他很挑,特别挑,见的人多了,自由散漫久了,就觉得如果不是喜欢到一定地步,那点庸俗而短暂的快乐还不如他自己一个人逍遥快活。

    血族真的太放荡了,齐人之福这种话怎么说得出来……

    伯爵静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背后的侍立着的侍女忽然失明了,下一秒,闻无生被一股无形的能量倒推到门上,他以为自己触怒了伯爵,就要避过要害,后脑勺却先被一只大手护住了。

    头撞到门上的声音并没有传来,伯爵的手垫在了他和门之间。

    闻无生对上他乌黑深邃的眼眸,一秒认怂:“我说错话了……”

    伯爵却一手按住他的头,一手没什么耐心地扯开他的襟口,轻揭下了他脖颈上难看的创口贴。

    闻无生怔了下:“你要咬你咬吧,让你吸,我错了……”

    意料之中的刺痛感并没有传来,那是一种微凉的触感,像雪,然后却是截然不同的温热湿润感,酥痒一瞬间席遍全身。

    闻无生被按住脖子,只能仰着头,看不见他在干什么,直到这一瞬,蓦地浑身发麻,从尾椎骨开始,一股难以言说的电流窜起升腾,刹那间流过全身,让他整个人浑身僵硬,大脑一片空白。

    他不是在咬他,他是在……

    他下意识就要动,伯爵抽出捂住他后脑的手,把他的两只手按死在门上,声音慵懒:“别动,马上就好。”

    他像一只猫,轻轻舔.弄过的地方,深深的伤口顷刻消失了,那里完美无瑕。

    伯爵揽住他的腰,二人间的距离更近了,闻无生听见他凑在自己的耳侧低低问:“这样呢,这样也不感兴趣?”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颈侧,闻无生脖颈处的肌肤微微战栗,他只能下意识地把脖颈仰得更高去躲避。

    “这样也不想要?”

    他漆黑的眼睛里,一点血色悄然降临。

    闻无生整个人都混乱了,直接推开他,夺门而出。

    伯爵的脸色阴了阴,立在原地看着他走了。

    门口的血族公主见闻人骨出来了,惊喜地正要叫他,却发现他表情阴沉地出去了,走神到完全没看到自己。

    她茫然地走进来,发现屋子里气氛也极其低闷压抑。

    “哥,他……”

    伯爵并未搭理她,径自走到垃圾桶边,将揭下来的创口贴扔了。

    血族公主只好看向一边的侍女,侍女的暂时失明和失聪被解开,一脸茫然地回看公主。

    发生了什么她并不知道。

    “哥,”巫月还算是成百上千的公主中和伯爵关系不错的那个,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不是拉拢他,他拒绝了?”

    伯爵一言不发,转身就要出去。

    无言便是默认,巫月知道答案了,怒道:“哥,那样的条件他都不愿意吗?”

    伯爵看向她。

    “鬼族的二公主有什么好的?”巫月道,“我就不信这个邪,从来没有我血族勾不到的男人。”

    “你去干什么?”伯爵拉住她。

    巫月狡黠一笑,一个瞬移走了。

    伯爵脸色微变。

    ……

    巫月并没有见到闻人骨,而是在半路被鬼族二公主拦了下来。

    “又是你。”二公主怒道。

    她上一个情人就是被巫月抢走的,虽然情人她杀了,但和巫月这梁子也结下了。

    “什么又是我?”巫月道。

    二公主怒从中来。刚才闻人骨经过她,心不在焉地直接走了,肯定是巫月干的好事,刚才巫月跟着闻人骨出去了。

    “不是你干的?”二公主道。

    巫月反应过来:“真不是我,我还没和他说上话他就走了。”

    二公主蹙眉,血族向来高傲,不屑撒谎,巫月又是极爽快的性格,她说不是,那就真的不是,如果真的是她,她肯定会第一时间找自己炫耀的。

    二公主脸色缓和了些:“不是你那能是谁?”

    巫月诧异道:“我以为是你,居然不是吗……?”

    二公主道:“什么是我?今天是我和他第一次见。”

    巫月怔住了。

    不是她,不是鬼族二公主,那还能是谁?

    二公主明显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

    擂台挑战结束,周允终于在鬼校中央的喷泉边找到了闻无生。

    闻无生坐在喷泉边,叼着根烟抽,周允走近,不用闻都觉得呛得慌。

    这也不知道抽多少了。也不知道什么事烦成这样,都不像他的咸鱼老板了。

    周允和闻无生念叨了会儿,见他不肯说,也机灵地不问,想了想,努力找了个新话题想帮他转移注意力:“我觉得血族和你说的不一样,很不一样。”

    “我说过什么?”闻无生心不在焉道。

    周允奇道:“你教我的时候跟我说吸血鬼淫.荡啊,说过他们荤素不忌,滥.交,族内乱.伦,亲缘关系混乱。

    “说他们像聊斋里勾.引人吸食/精/血的女鬼,上床只是吸血的手段,毫无道德感,更没有羞耻心,说过他们卵生,生育能力强悍,一次可以生下几十上百只吸血鬼,个个后代众多。

    “说过他们不是好东西,所以让我选鬼族……”

    “……够了够了,我想起来了。”闻无生说。

    周允道:“不过我今天倒是觉得血族挺高贵的,公主们个个优雅尊贵,尤其是那个伯爵,他一点都没有那种你说的花心感,我是个男人都觉得高不可攀,那话怎么说来这,哦对——高岭之花,就是不容亵渎的感觉,我反正想象不出来他很淫.荡很没下限的样子,白羽反倒看上去可能比较花。”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闻无生被突然掉下的烟灰烫了下,站起来敷衍地拍了拍,清醒了,暗叹了口气。

    他跟个吸血鬼较什么劲,他是人族,人族相对保守,一夫一妻讲感情,人家是血族,血族开放,所有吸血鬼都是那德行,他为什么要独独对伯爵有偏见?

    他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他在玄学院上课的时候,院长就讲的清清楚楚了。

    本来就不是一个物种,同一个举动的意义不一样,他得站在伯爵的角度去思考他行为所表达的意义,才不会被带偏。

    在人族看来,亲吻可能至少意味着一段亲密关系,在吸血鬼来说,他们想亲就亲了,想上就上了,仅此而已,他们一贯如此。

    伯爵在那种环境里长大,身边的吸血鬼都这样,他肯定也觉得这样很正常。

    他们能活成百上千年,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伴侣,换闻无生,闻无生都觉得腻。

    他随便他荤素不忌他动不动舔人跟人上床那是他天性如此,他爱怎么着勾.引过多少人和多少人上过床都跟他没关系。

    他不吃这一套,他有脑子,他犯不着,他喜欢漂亮姑娘。

    他是来了解真相的,才不要被绑架成了血族的马前卒。

    闻无生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亏,那老东西还不知道几千岁呢,不知道亲过多少人。

    闻无生又叹了口气,深感觉自己对不起伯爵的老婆和孩子。

    这都什么事儿。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