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章 第 22 章

    这边看台上, 白羽提醒:“看中可以直接拿。”

    鬼族二公主瞥了眼一脸不屑的巫月,笑容更盛。

    闻无生回神,正要伸手去拿,下一刻, 数万玩家突然“哇”了一大声, 齐刷刷抬头看天。

    玩家下意识屏住呼吸。

    白羽抬头看到那把剑, 脸色一瞬间难看了起来, 以为伯爵是要公然杀闻人骨, 反应极快地抽出第六女道具的长刀,对着血剑而来的方向迅速挥出。

    一道冰冷刀光乍然跃出, 势不可挡地朝血剑而去, 离看台近的玩家脸色大变。

    铺天盖地的能量感让他们头发倒竖,心头狂跳,几乎要窒息。

    “我草!!系长什么实力啊!!”

    “什么情况!”

    “后退!”白羽道。

    闻无生一脸茫然地撤开。

    血剑已近在咫尺, 恐怖的刀光撞上血剑剑身, 几乎只抵挡了一瞬,就被剑身吸收自发消弭了,让人跌破眼镜。

    一只苍白的手在一片血光中瞬间握上了血色长剑,玩家甚至没看清剑是怎么挥出去和长刀撞上的,下一秒,血剑已经直插进了闻无生和鬼族二公主间。

    鬼族二公主吓得花容失色,被身后族人扶住才勉强没有失态。

    刚血剑几乎就从她身前擦过, 她还以为伯爵要杀她。

    就站在二公主对面的闻无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白羽还保持着挥出长刀的姿态,几秒钟后,只听“咔嚓”一声, 那把位列第六的顶级道具, 居然就这么断了。

    看台上多了个巨大的陷坑, 是被血剑砸出来的,血剑旁多了个俊美男人。

    全场一片死寂,随之而来的是山呼海啸一般的滔天轰动,

    “伯爵啊啊啊!!!”

    “我操啊!!”

    “我靠我靠!!这把剑也太吊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老公我再也不说你可爱了!!老公帅啊啊啊!!”

    “血族牛逼啊啊啊啊!!!”

    “什么情况?!”

    闻无生抬头,刚好对上伯爵视线。

    向来冷淡的伯爵居然冲他微微一笑,漆黑而稍显凌乱的短发飒然动了动。

    他一身黑色笔挺系服,袖口领口处的红色暗纹不知何时大盛,鎏金色的纽扣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眼前人神秘又高贵,极致优雅又矛盾的原始暴力,俊美若神。

    闻无生被晃了下眼,心跳忽然就快了。

    “啊啊啊啊靠,伯爵对我笑了,那个男人对我笑了!”

    “啊我死了,暴击啊啊啊啊啊!!”

    “我圆满了呜呜呜呜!!”

    “你干什么!”白羽丢了手中半截长刀,饶是他脾气好,也忍不住冲过来怒道,“来砸场子?”

    不少鬼族人都暗中握住了武器,血族人也警惕起来。

    战斗几乎一触即发,气氛凝固到了冰点。

    巫月脸上是按捺不住的兴奋:“哥!”

    她一向懒得考虑后果,她哥不管是来杀人还是不顾规则来抢人,都给她血族出气长脸了。就没有她血族得不到的东西,得不到要么抢,要么干脆杀了,反正鬼族别想得到。

    伯爵淡道:“是你先出手的。”

    白羽气笑了:“如果不是你要杀闻人骨,我能——”

    “谁说我要杀他了?”伯爵反问。

    “那你能来干嘛?!”白羽努力按捺下怒火,“你别忘了协定,鬼族和血族都必须按照游戏规则来!闻无生选了我鬼族道具,他就是我鬼族的人!任何人都不得违反规则抢人!你现在这么做是想干什么?”

    “哥,”鬼族二公主眼光若有若无地落到伯爵身上,柔声道,“你消消气啊,有话好好说。”

    “你……”白羽对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妹妹恨铁不成钢,这会儿她还帮伯爵说话,被人迷得真是爹妈是谁都不知道了。

    伯爵是来杀她、抢她的男人,结果她还在这对伯爵犯花痴。

    那边血族长老看情况不对也赶了过来,他知道自己这方理亏,在台下扬声道:“伯爵大人,那边女玩家等你……”

    暗中着急地给伯爵传音:“别破坏规则……”

    三方勉力好不容易达到的平衡现在不是破坏的时候。

    伯爵并未回他。

    “我没说要破坏规则,”台上伯爵淡道,“可他也还没选你鬼族道具。”

    伯爵倏然看向闻无生。

    闻无生心头蓦地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十万余双眼睛的注视下,伯爵往闻无生跟前走了两步,最后站定在他跟前,闻无生下意识后退,伯爵已经不由分说握住了他的手腕:“我要你。”

    闻无生瞪大了眼睛,浑身僵直。

    整个鬼校陷入了深深的死寂。

    千人榜的女玩家朝这边投来了不可思议的眼光。

    白羽看着伯爵搭在闻无生手腕上的手,彻底傻眼了。

    巫月漂亮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她哥……她哥,的确不是来杀人的,也的确是来抢人的,只不过……只不过……

    鬼族二公主不敢相信地看向伯爵。

    她喜欢的男人,她傻乎乎维护的男人,抢了她的男人。

    那边孙晚秋也一脸不可思议。

    那是闻无生,另一个是她差点选了的男道具。

    血族长老也给震懵了。

    好半天,包括闻无生在内的所有人都没说话,偌大的鬼校鸦雀无声。

    突然约好了一半,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哈老公居然为了躲谈恋爱故意选个男人待一起,可爱死了。”

    “哼,你们都不会哄我,我那么美,才不要跟你们谈恋爱,我好亏。”

    “哼,一个会耍剑的现代女玩家都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也太懂了!!”

    “我爽了我爽了哈哈哈,谁也得不到就好,老公是大家的!!”

    “抢人抢出新高度,惊!堂堂血族系长居然做出这种事!”

    血族长老面色古怪,想说话,咂巴咂巴嘴又不知道说什么。

    照这个势头,伯爵十有八|九是找不到合适的女玩家的,闻人骨成了鬼族的人也多半是板上钉钉的事,现在伯爵这么做,伯爵是短期内没办法按照他父亲的要求尽快和人族谈恋爱,但至少能抢到闻人骨。

    伯爵这么做也是为血族考虑。

    这招是有点损,但的确没破坏协定。

    协定上并没有规定,男玩家不可以选男道具。

    他们当初沟通的时候,因为有繁衍能力这一项前提条件,都下意识默认了异性间的选择,可实际上……

    白羽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脸色乌青,直接给气笑了:“你算盘打得好,他放着美人不选他选你,他疯了吗?”

    伯爵懒得理他,只看着闻无生。

    “……你、你认真的?”闻无生缓了好久才缓过劲来。

    腕上的手冷冰冰的,却不不会让人冻得难受,修长的指随意地勾在他手背上,闻无生整个手都不灵光了。

    “不然呢?”伯爵反问。

    “……”这么多人看着,闻无生也不好下他面子,他早就打定主意不做冤大头,无奈道,“我不会用冷兵器。”

    眼前的血色长剑离开它的使用者,光泽暂时黯淡了下来,但在场的玩家谁也不会忘记刚才那惊艳骇人的一剑,它有遮天蔽日、所向披靡的可能。

    那把剑虽然用起来是血色的,剑身却是漆黑的材料铸就的,没一般的剑那么薄,边缘甚至有点钝和圆润,没有过多锋利感,给人典雅大气、不显山不露水的感觉。

    剑身绘有闻无生看不懂的奇异纹路,让它多了份神秘妖异,握柄上是一条栩栩如生的黑色缠蛇。

    不得不说,血族的道具外观颜值上都无可挑剔。

    可能是因为血族种族天性臭美,他们幻化出的武器颜值上都会比鬼族高一截,只不过相对的肯定会提高使用门槛,更难遇到会使用它的玩家。

    这把剑细节处上的处理的确比那把槍好,又是伯爵幻化的道具,效果毋庸置疑,遇到合适的使用者,威力比那把槍只强不弱。

    只是他是真的不会。

    弯刀匕首类短冷兵器勉强还行,这些比槍适合藏在身上防身,有格斗基础也很好学,他闲着无聊学过一点,快一米长的长剑,那完全是他的知识盲区。

    这和格斗完全不是一个体系,基本就是让他从头来过。

    而且这玩意儿太大了,他又不可能塞在袖子里或者别在腰后,只能背着它,他要是在游戏里背着这玩意儿,几乎就是在说,老子就是全服第一闻人骨。

    他之后还想换个建模脸进副本混呢,背着这玩意儿就跟掩耳盗铃一个效果。

    太高调了。

    会也不选。

    闻无生暗暗补了一句。

    不就利用他,拿他当工具人。他不上当。爱谁谁。

    “哈哈哈哈草笑死,闻人骨也不会!!”

    “这他妈是个人都不会吧??”

    “果然,高岭之花不是一般人能够的上的。”

    “这个时候以伯爵的脾气应该说,那还是热武器适合你。”

    伯爵像是早就料到了,没什么意外之色,瞥了他一眼,淡道:“不会可以学。”

    离得近听见这句的玩家都愣住了。

    “???”

    “我怎么好像记得,刚才第一女玩家说她可以学,伯爵说她学不会来着?”

    “是啊噗,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像预感到什么。”

    闻无生不以为意:“谁会教这个?”

    “我。”伯爵抬眼看他。

    闻无生脸色一变。

    他停了几秒,笑了:“你可真看得起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伯爵并不生气。

    “草??哈哈哈哈哈哈完了我老公真的是个双标狗!!”

    “哈哈哈哈哈我笑炸,第一女玩家听到肯定整个人都不好了。”

    白羽一听他说要亲自教,就怕闻人骨惦记伯爵的实力动摇,忙插道:“你何必强人所难,明显槍最适合他。”

    伯爵不以为意:“槍适合他是因为他曾经练过,他练过剑,也许就会发现剑更适合他,他有许多未开发的潜力,你只能说暂时最适合,不能说永远最适合,他练这把剑,能走得更高更远。”

    白羽一噎,吵架他永远吵不过伯爵,歪理永远是伯爵多。

    白羽没好气道:“说得好听,你凭什么让他从零开始,拿稳定的换个可能,你画饼画的倒是挺好看。”

    伯爵道:“有风险才有更进一步,你一直求稳,所以从来打不过我。”

    白羽:“……”草。

    全场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系长说的有道理啊!!这不就是舒适区嘛。”

    “人身攻击我笑死哈哈哈哈。”

    “完了我居然动摇了怎么办?我的脑子真是坏掉了。”

    当着数万人的面,白羽脸都红了。

    伯爵道:“而且我相信他的悟性。”

    闻无生意外地看向他。

    伯爵淡淡道:“弯道超车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当然如果成功,你能获得的奖励是比任何人都站得高、走得远。”

    白羽怔然。

    这番话只有在场的少数人会明白是什么意思。

    伯爵就是弯道超车的那个,年仅十八岁,已经站的比同辈任何人都高,未来也将会走得比任何人都远。

    他是与生俱来的天才,但天赋不足以让他走到这么高,他是永远在做绝大多数的人不愿意做的事、承担连他都受不了的风险,才逐渐走到今天。

    伯爵是剑走偏锋的天才。

    问题是他不能强求别人也跟他走一样的路啊!

    白羽终于回过神,伯爵只有一个,那是因为他成功了,大家都看到了,可是像他这么搞死掉的人也不计其数啊。

    “你不能强迫他跟你一样啊,是个人想求稳没错。”白羽说。

    血族天性心气高没什么,问题是他不能强求咸鱼也要飞天啊。

    闻人骨有时候是太佛了,佛到令他都怀疑人生,但佛也有佛的好啊。

    高处不胜寒,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伯爵有杀不尽的敌人,像闻人骨那样混其实才是处世和平之道。

    “而且他喜欢这把槍。”白羽说。

    闻无生一言不发,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台子边的周允眼见他老板的目光从时不时瞅槍变成时不时瞅伯爵,心中震惊。

    他不会是被这一通忽悠忽悠到动摇,神经病地不要槍去学剑了吧?

    那就太神经病了!

    是个人都不会这么选啊!

    槍没了就算了,美若天仙的老板娘也没了!老板娘没了就算了,还换成个公主病动不动就暴揍他老板的男人!

    巫月见闻人骨不吭声,就知道她哥基本没戏。

    她都没戏,更别提她哥一个大男人了。她至少还是个漂亮女人,道具也是把使用难度没那么高的弯刀。

    她哥倒好,一把门槛高到吓人的长剑,不会的人选了,那根一块破铁没啥区别。

    闻人骨不会冷兵器,光这一点血族就毫无胜算。

    闻无生暗瞥一眼槍,又暗瞥了一眼伯爵,第一时间没说话。

    他说好了不当冤大头。

    他选了血剑,全服都知道他是冤大头了。

    虽然他压根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可是他自己和自己说好了不当冤大头的。

    “所以,”伯爵忽然笑了,众目睽睽之下用胳膊一把揽过闻无生的脖颈,手掌按住他的头,嘴唇几乎要贴上他耳侧,低低说,“不考虑它的话,也不考虑我是么?”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