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章 第 25 章

    在闻无生不长的人生里, 他对上任何人几乎都游刃有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事决定不做, 就不想,也不放心上, 一旦想了,就做绝,不会去计较中间到底要付出多少,后果是否不可预计。

    他更愿意去承担恶劣的后果,而非瞻前顾后、思虑过重。

    所以从不存在想了, 又犹豫没做的情况, 一直很快乐。

    可他面前是一只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吸血鬼。

    他不是人类。

    伯爵只是在用对他们血族来说再正常不过的方式鼓励嘉奖听话者, 和爸妈奖励听话的小孩一颗糖是一个意思。

    他可以这样对他, 以后当然也会这样对别人,只不过恰巧自己是第一个。

    眼前人的确一张白纸, 但绝不意味着清心寡欲,他只是还没开始。

    他没有一心一意、从一而终的观念, 他的生命过于漫长。

    所以他可以这么随便,这么“玩儿”。

    自己如果当真了, 就是傻叉。

    他到现在可连这人名字都不知道, 他也完全没有要说的意思。

    可他如果不当真, 他还同意,也抱着玩玩儿的态度,他又像个人类渣男。

    他从前想过, 如果他会主动吻谁, 那一定是他认定要过一辈子的人。

    可现在……

    如果义正言辞的拒绝, 说清楚划清界限……

    “你为什么总发呆?”伯爵稍显不耐, 冷道,“不想算了。”

    “……我练!”闻无生立即道。

    他拒绝不了。

    不然他也不会头脑发热到跑来学剑了。

    闻无生从来没这么分裂过。

    伯爵再次启动副本,转身出去,闻无生望着他渐渐隐去的背影,想了会儿,懒洋洋地握上剑。

    剑柄上还有那人的余温。

    不管了,想就做,走着看。

    防止被骗感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对方给多少,他回多少。

    他不想当渣男,但更不想当痴汉,痴汉太累,太作贱自己。

    怎么说他也不亏,不至于被骗身。

    ……

    世界里。

    【玩家闻人骨死亡,退出试炼副本丧尸围城。】

    三秒钟后:【玩家闻人骨进入试炼副本:丧尸围城。】

    几十秒后:【玩家闻人骨死亡,退出试炼副本丧尸围城。】

    三秒钟后:【玩家闻人骨进入试炼副本:丧尸围城。】

    将近一分钟后:【玩家闻人骨……】

    还在游戏世界里的玩家看着世界上飞速刷新的红色提醒,个个目瞪口呆。

    “草……这还是我认识的咸鱼大佬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惨了太惨了,可以想见里面什么情况了。”

    “不是,我进过试炼副本啊,那痛感可都是真的,咸鱼忽然变战狂???这到底是鬼性的沦丧还是什么神秘力量?”

    “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好奇伯爵是怎么做到的。”

    “那个臭男人肯定威胁闻人骨了,可怜兮兮的闻大佬迫于系长淫威,丧尸食脑。”

    “我想想都他妈疼,太狠了太狠了,突然get到这条咸鱼可能没腌之前是条鲨鱼。”

    “哈哈哈哈草,这个时候我就明白了上学时候老师说的选择的重要性了,选对了一劳永逸,选错了就是闻大佬现在这样哈哈哈哈哈。”

    起哄看热闹的玩家齐齐上线,眨眼游戏端的在线玩家数就翻倍了。

    【玩家闻人骨死亡,退出试炼副本丧尸围城。】

    三秒钟后:【玩家闻人骨进入试炼副本:丧尸围城。】

    两分钟后:【玩家闻人骨……】

    “我给闻人骨记时!”

    “我给闻人骨记数!”

    一群玩家闲着没事干窝在了鬼校门口。

    “第八次了。”

    ……

    “第十九次了。”

    “第四十八次了。”

    “我草,居然不知不觉能撑五分钟了,报!闻大佬撑过五分钟了!”

    游戏里时间流逝的速度和现实不一样,游戏里已经过去两三个小时了,现实世界才过去不到一小时。

    正是大晚上,本来昏昏欲睡的玩家看着越来越长的副本时长,个个精神抖擞。

    “这假的吧?炼狱级别五分钟?我不信。”

    “你们忘了试炼副本可以暂停吗?他指不定哪里要死暂停在哪里,一点点往前磨呢……”

    “有道理啊!”

    “可万一是真的呢!”

    “屁嘞,你第一天学剑炼狱级别坚持五分钟?”

    ……

    闻无生逐渐意识到了这把剑的好处。

    剑上的血光不只是特效,是剑自带的效果,每次击杀,剑都会帮助他回复少许体力,类似吸血化为己有。

    吸血鬼的剑,吸血鬼一般的效果。

    所以他练了这么久,除了一开始,之后都是越杀越觉得自己还能再勉力坚持。

    是那种体力告竭、死亡骤降又忽然绝处逢生的感觉。

    每次他垂死的时候,这把剑都会让他重获一丝生机,前提是他要抓得住那丝生机。

    这把剑给他的感觉,好像没有不可战胜之敌人,只有不战而降的颓然意志,只要再坚持一下,做出任何一点努力,都会有所回报,有所精进,最后扭转乾坤也未可知。

    是极限后的超越。

    闻无生逐渐喜欢起这把剑起来。

    它有它独特的气质风格,不是死气沉沉的器,是有神韵的,它像个不离不弃、永远支撑他的伙伴。

    闻无生不免想到了这把血剑的创造者,心中生出一丝探究欲。

    他那么想变强,到底是为什么?

    伯爵一进来,就看到了月色下挥剑的人。

    人类意识体进入鬼怪的世界后,法则变化了,意识体也会受鬼怪世界的法则影响,逐渐产生不可逆的转变,突破原本的躯壳限制,成为鬼怪预备役。

    鬼怪界的法则是针对鬼怪世界所有生物的,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物生来就无比强大。

    但强大还是弱小离不开差异和比较,所有生物都强大,其实就是没有生物强大。

    人类在高维世界法则的影响下,意识体为了适应新环境,也会逐渐产生趋同的情况,全方位变强,只要能在物竞天择争夺法则的过程中胜出,他们最后会变得和鬼怪一样强大。

    但从他们之前的培养情况来看,即使是潜力无限的人族,他们脱离躯壳的意识体最终回也无法超越鬼怪。

    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属于鬼怪,人族是外来物种。

    但他们要寻找的偏偏是能突破人族上限的人类,是能帮助鬼怪界突破桎梏的人类。

    而闻人骨是适应鬼怪界法则最良好的人族。

    前所未见。

    他仿佛天生就知道怎么使用鬼怪界的法则,甚至都不需要学习,只需要适应时间。

    人剑合一的下一步,其实是意念控物。

    人剑合一是让大脑像操控手一样操纵手中的剑,意念控物是让大脑像操控手一样操控远处的物体。

    只是已经不再需要肢体作为连接媒介。

    在人类世界,意识离不开躯体,想去某地的人,光想还不够,还得让自己的躯壳也前往那里,但在鬼怪界,大半生物都是灵魂体,也就是意识体,意念决定一切。

    鬼怪想去某地,光想就够了。

    这叫瞬移,因为鬼怪没有累赘的肉身,一个念头可以到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但这些不是所有人类都学得会,甚至不是所有鬼怪都学的会,不会瞬移不会意念控物的鬼怪多得是。

    这些能力是他们鬼怪界的学校里年轻鬼怪们的必修课。

    所以巫月说人族学不会他的剑也没错。

    不懂鬼怪界人器合一的法则,这把剑的确就是破铜烂铁,人类使用冷兵器远远不如热武器,就是因为他们被躯壳限制,无法发挥意念的强大作用,达不到人器合一,更别提意念控物。

    虽然他们现在是意识体进入了游戏,但是意识还是会被从前的躯壳记忆影响,无法很自然地掌握新世界的法则。

    不过闻人骨显然不在这个“学不会”的范围内,他一点都没受人类躯壳影响。

    他没抱太大希望。

    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这才过去多久。伯爵看了眼表,微微心惊。

    底下的人已经挥剑自如,驰骋纵适,人剑合一是早晚的事。

    闻人骨如果有一天能达到意念控物的地步,剑对他来说,杀伤力将比槍大上数百倍。

    一个意念操纵剑秒杀对手,不再是传说。

    闻无生又死了一次,重开进去,刚要挥剑,近在咫尺的丧尸忽然炸开了。

    周围的十几只丧尸“噗噗噗”开始爆炸,烟花一样,炸成肉块,天女散花般掉落。

    闻无生呆了下,收剑抬头,几百米的高空,伯爵一跃而下,他完全违反重力,在空中像一片黑色的羽毛,落地时并无半点声响,天神一样。

    “刚那是什么?”闻无生问。

    伯爵似笑非笑:“意念攻击。”

    闻无生咳了下。

    他忽然知道为什么上回他主动拉伯爵的手,边上的侍女面色如土了,敢情伯爵只需一个念头,他就可以死无葬身之地了。

    闻无生对这个世界越发好奇起来:“走到系长这地步,攻击可以完全脱离武器载体?”

    “理论上可以,意念本身就具有攻击性,化虚为实罢了。”

    伯爵没做过多解释,闻无生却明白了,好比狐狸精引.诱男人,眼神是意念的一种,它是有力量的,只是在人类世界,这种力量太过弱小,在鬼怪世界,力量被无限放大了。

    伯爵谑道:“我还以为你这么认真,会对我更感兴趣一点,原来不是。”

    饶是闻无生做足了心理建树,仍是脸热了下。

    “……我可以?”闻无生说。

    伯爵欣然点头,眼里依然无波无澜。

    一时之间谁都没再说话,伯爵大约是话说完了,就不说了,他是那种很久相对无言也不觉得尴尬的人,闻无生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原地抹了把脸。

    伯爵坐到废弃车的车头上,掏出口袋里干净的手帕擦拭着那把血剑,像是很爱惜的样子。

    闻无生大步流星走过去,不太想对上伯爵那双含谑审视的眼睛,弯腰从身后虚搂住他,埋头在他左颈间轻蹭了蹭,挑了个喜欢的地方,很轻很轻地吻了一下。

    那甚至不像个吻,却有种说不出的亲昵眷恋,宠爱疼爱,温柔到了骨子里。

    伯爵手指发僵,差点握不住剑。

    他显然没想到闻人骨会这样亲,亲在这儿。

    这个吻所表达的感觉让他沉寂多年的心头猛地跳了一下,眸光瞬间深了,眼里血色悄然扩散,隔靴搔痒感让他无端烦躁,他想要更多。

    伯爵向来习惯自我满足,狠掰过闻无生正要抽离的脑袋,深邃的目光落在他的唇上,一手捧住他的脸,埋头就要深吻上去,却吻在了两根修长的手指上。

    闻人骨用指堵住了嘴唇。

    伯爵的脸色一瞬间冷到了极点。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