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0、第40章 第40章“那你难受好了,让我舒……

    第40章 第40章“那你难受好了,让我舒……

    闻无生僵了一下, 爬起来的动作迟疑了:“你们会怕冷?”

    “平时不,这次伤的比较重。”

    闻无生回想起那日通体冰冷、毫无气力的伯爵,信了些,正『色』道:“我去给你开空调。”

    他要出去, 他在沙发里侧, 伯爵在外侧, 闻无生怕出去时压到伯爵,手撑上沙发扶手, 悬空身子就要轻巧翻出,伯爵蓦地一个翻身,把他半压在身下, 膝盖抵住他的长腿, 按住了他的手。

    “你干嘛?!”

    闻无生脸朝下,动弹不得,腿上的力让他不得不并拢双腿往沙发里侧靠,他的上身还抬着,腰被身上的重量压弯了, 身体呈一个月牙般的弧。

    闻无生本来就只穿了薄薄一件睡衣, 伯爵欺身上来, 腰贴腰,下半身几乎纠缠在一起。这个姿势没点正常联想就不正常了,更何况闻无生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还没开过荤。

    闻无生心头火热, 深吸一口气,压下那点蠢蠢欲动,咬牙切齿道:“你给我下来。”

    他语气所未有的严肃。

    伯爵沉默。

    一点月光照进,黑夜里, 身下人身体不可思议得韧,腰上的肌肤白皙,脊骨在腰处凹陷到最底处,再往下,弧度却陡升,截然不同的丰盈弹『性』触感。

    闻无生:“说话。”

    等了几秒依然没动静:“让你说话,听见没。”

    身上的人似乎僵住了,本来还挺伶牙俐齿的,突然就不吭声了。

    闻无生:“别让我掀你下来。”

    伯爵腰悄悄往后撤了撤,不动声『色』改压为趴,侧脸趴在他脊背上,腿上压制的力也松了,修长的手臂舒展,虚搂着他。

    “我吸过你的血,待在一块舒服。”伯爵说。

    闻无生愣了下。

    这个他知道。

    被咬的人类和吸血鬼间会产生一种亲近感,类似安慰剂效应,当然这个亲近感主要是人类对血族,食物对狩猎者,而非狩猎者对食物。

    人类情况严重的甚至会『迷』恋、上瘾、出现幻觉,闻无生敢让伯爵第二次咬,就是因为伯爵已经咬过他一次,但他并没有出现上述任何不良反应,而且他们本来就不是正常关系,产生了也问

    第40章 第40章“那你难受好了,让我舒……

    题不大。

    闻无生在这个依赖十足的姿势里有点心软,纳闷道:“我不知道吸血鬼也……”

    伯爵道:“我也不知道。”

    闻无生停顿了下,嘴角悄然扬起:“以前就没出现类似情况么?”

    伯爵摇头:“可能你比较特别。”

    闻无生咳了下,语气明显温和了下来:“这样不好说话,下来。”

    “不下来,你说,听得。”伯爵的脑袋就在他身后脖侧,微哑的声音从耳朵钻进去,在心头嗡嗡作响。

    闻无生道:“这样很难受。”

    “不难受。”

    闻无生:“我很难受!”

    伯爵笑了:“那你难受好了,让我舒服一下。”

    “……”闻无生气得磨牙,过了几秒,道,“想不想到床上去?”

    “现在不想了。”伯爵说。

    “……”闻无生咬牙,深觉这不管不行,都要上天了,道,“那后几天呢?”

    伯爵勉为其难地哼了一声。

    闻无生猜这大概是“想”的意思,严厉道:“想的话答应我几个条件。”

    “你说。”伯爵眼里藏着笑意,语气还是不紧不慢的。

    这次还算配合,闻无生松了口气:“一、不许『裸』睡。”

    “为什么?”

    闻无生没好意思说怕自己把持不住,冷声道:“听着就行。”

    过了几秒又正言辞道:“这是人类培养感情的规矩,必须遵守。”

    伯爵“哦”了一声,语气没那么抵触了。

    闻无生:““二、睡两个被窝,不许黏上来。”

    伯爵神『色』淡了淡:“还有呢?”

    闻无生:“三、不许往外说。”

    伯爵:“周允也不行?”

    “周允也不行,他问你别理他。”

    伯爵眼底隐隐有郁『色』:“为什么?”

    闻无生背对着他,看不他情。

    他懒得跟他解释人言可畏了,只说:“反正遵守就行。”

    “这条最重要,必须听话。”

    伯爵过了好一儿,冷笑道:“你们人类规矩可真多。”

    闻无生脸不红心不跳:

    第40章 第40章“那你难受好了,让我舒……

    “人类就是这样的,你说按我们的来,就得一条条遵守,不然你想要的那些,比如想什么时候吸血就什么时候吸血,我就没有务履行,这叫契约精。”

    伯爵一听他解释就不耐烦皱眉:“知道了知道了。”

    闻无生:“起来。”

    伯爵听话下来,闻无生卷起沙发上的毯子抱好,叼着枕头往卧室里走。

    伯爵后一步跟着他,确定他进去了,才“砰”地关上门。

    他抱臂倚在门背后,看着闻无生把一整床新被子掀了一半过去,又在衣柜里找了长袖衬衫、长裤穿上,裹着毯子睡在一侧,直接闭眼睡觉,看都没不看他一眼,眼底郁『色』更浓。

    伯爵一个闪身上了床,手搭在闻无生肩上。

    闻无生戒备道:“干嘛?”

    伯爵问道:“我是不好看吗?”

    闻无生以为他能问什么好问题,结果是这个,他朝外侧睡,伯爵看不他情,闻无生勉强忍住笑,往毯子里缩了缩,淡声道:“没,别多想,睡吧。”

    身边人毫不留情地推了他一下,自己也躺下了,和闻无生一样朝外侧睡。

    隔壁的周允趴在自己房门门沿上,暗暗啧了两声。

    他们之关门声音太大了,他想不听见都难。

    这么容易就搞定了,周允你可真是个天才。

    周允抱臂得意完,回房间睡了。

    ……

    凌晨两点零九分,闻无生床头的手机轻微震动起来。

    闻无生爬起,又到点玩游戏了,今天游戏没提前通知,应该没么重要新活动,是上次游戏的结算。

    闻无生怕吵到伯爵,睡前调成了震动,他关了震动,转头瞥了眼身侧,那人睡觉的时候依然是抱臂的姿势,一幅防御戒备的姿态,身体微曲。

    睡觉特别乖,几乎不翻身,甚至不动,不踢人架人,也没有周允打呼噜的臭『毛』病。

    安静得好像身边没睡人。

    难怪自己睡那么香。

    他还担心伯爵胡闹。

    闻无生替他盖好掉下去的被子,轻手轻脚下去,抱起桌上的笔记本往外面去,轻轻掩上门。

    门一关上,床上的人就静静睁开了眼,冷笑一声,又闭上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