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4、第44章 第44章“那……那个畜生?”……

    第44章 第44章“那……那个畜生?”……

    闻无生『射』出去子弹越来越偏离靶心。

    “闻老板, 想什么呢?”

    伯爵把闻无生自然垂在身侧的左手拉到自己腰上环着,偏头轻声问,“你教别的女客人也会这样想入非非?”

    身后尖叫声更大。

    闻无生虚搂着伯爵的发僵,咬牙道:“你别得寸进尺。”

    他声音听不出什么, 耳朵却红悄悄起来了, 伯爵盯着, 嘴角悄然漾起一抹笑,原来闻无生这么可爱。

    “就是想考验闻老板的服务态度, 真很不错,非常敬业……”他故意一般贴近闻无生微红耳朵,低声道, “可以考虑长期包去。”

    闻无生半边身子麻了, 深吸一口气,心说自己他较什么劲,就要撂挑子不干,伯爵察言观『色』已经先一步按住了他,“不闹了, 你就陪我说会儿话。”

    闻无生狐疑道:“真?”

    “恩。”伯爵欣然保证。

    闻无生盯着他并无半分谑『色』的脸瞧上好几秒, 暗叹了口气, 心说自己真是欠他,又装上子弹:“想说什么?”

    伯爵道:“你杜唯怎么回事?”

    闻无生装子弹的动作顿了:“没什么,无关紧要人。”

    闻无生提他都嫌掉价。

    “但想听。”

    闻无生愕然看他,心头蓦地动了一, 那种悸动感让他一时半会儿难以回神。

    有多久了?

    明明对所有事都失去了解释欲望,却忽然在这一刻,特别特别想告诉一个人。

    但他到底压抑了来,暗自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感『性』哭笑不得。

    闻无生轻描淡写道:“没什么, 当年把他咬了,然后被开除了,现在回想,爽。”

    “你也看到了,无心『插』柳,依然是组长,没半点损失,获得了自由。”

    “不是什么事儿,其实都没必要提。”

    伯爵说:“会难过吗?”

    闻无生压扳机的顿了一,笑道:“大男人有什么难过不难过啊?这都多年了,谁刻意去记那种破事儿——你干什么!”

    身前人忽然半侧过身,锋利的犬牙无限贴近闻无生脖颈,低低道:“不说真话就咬你。”

    “你——”

    “读你记忆也是一样的,”他抬眼看闻无生,“所以劝你乖乖听话。”

    最后四个字,他说的格外慢。

    闻无生气得牙痒,对上那张脸,凶话瞬间又憋回去了,欲言又止了半晌,最后还是自暴自弃道:“当时小,一时半会儿看不开肯定会啊,但这都多年了。”

    “现在想想就觉得蛮可笑。”

    伯爵问:“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这句话像把钥匙,打开了尘封已久门。隔着漫长的岁月,闻无生一子想起了很多话。

    “要不是院长你会在这?指不定在哪个监狱呆着呢。”

    “灵校就你也配?”

    “没爹没妈难怪那么没教养。”

    “拽什么拽,没院长你算什么?”

    ……

    “你是不是说反了?”闻无生淡笑,“从来只有欺负别人份。”

    伯爵盯着他看了会儿,他发现闻无生真很不听话。

    伯爵也顺着他云淡风轻的语气道:“那你怎么会咬他?”

    第44章 第44章“那……那个畜生?”……

    “也不知道,”闻无生无奈,“那天在宿舍睡觉,醒了就发现自己把杜唯咬了。”

    “去杜唯那儿你全程无意识?”

    “去杜唯那儿?”闻无生愣道,“是在我自己宿舍咬的他。”

    伯爵怔了怔,这孙晴雪说不一样。

    他不动声『色』道:“那他怎么会去你宿舍?”

    “可能想趁睡着打一闷棍吧,”闻无生嗤嗤笑了两声道,“结果被莫名狂犬病发咬成那样。”

    伯爵没想到事情真相是这样。

    孙晴雪、孙晚秋不至于说谎,所以只有可能是杜唯那边人故意抹黑闻无生,把事情传成了这样。

    “那天是不是月圆?”

    “是。”

    闻无生记得很清楚,那天他在一片惊恐嚎叫声中醒来,头顶是一轮冰冷苍凉圆月。

    闻无生想起自己之前身体异样,懒懒道:“其实从那之后,每个月圆都会想咬人,这可能和父母有关。”

    伯爵点头,闻无生他说过那串骨头链。

    了会儿又皱起眉头,闻无生是不是真有微末的吸血鬼血统?月圆之夜丧失意识咬人,真很像被吸血鬼基因引动。

    “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不是你主动咬人,而是在熟睡的情况下,基因自我保护自动触发?他想偷袭你,你意识全无,感受到危机,咬了他。”

    “有可能。”闻无生道。

    他当时也想以这副说辞洗白自己,说自己是正当防卫,可他虽然年纪轻,脑子不傻。

    要证明自己并非主观意愿、是因为身体上不明原因攻击他人,就要被详细检验身体,到时候如果查出有任何一点是鬼怪的可能,被开除出灵校还是小事,被抓到灵校地下做研究才是最可怕。

    这件事闹对自己有害,道歉,杜唯依然会没完没了缠着他,现实界里他又不能杀人,所以他果断走了。

    “怎么?故事好不好听?”闻无生戏谑道。

    伯爵注意到闻无生眼中一闪而无奈,意味不明道:“好听。”

    ……

    晚上九点,独栋别墅房间里,杜唯坐在书桌前打电话:“哥,闻无生马上都要毕业了,意念控物,真不能等去了……”

    “哥,”杜唯暗骂了声蠢货,忍不耐烦,“你不为我想想,你也得为你自己想想啊!”

    “他现在是不知道你关系,可万一知道了呢,他现在抱上了伯爵的大腿,那什么升级速度,你现在不,以后根本没机会了!”

    “为强你懂不懂啊,你到底在犹豫什么?之前那样弄他,等他真不受制约了,万一记恨我来杀,杀完躲回游戏里怎么办?你希望看你弟弟死?”

    “不是说玩家毕业了游戏就不保护了吗?他刚毕业,刚好是最弱的时候,天时地利人啊!”

    “哥……”

    杜唯看着书桌前将自己笼罩进去的高大黑影,头发根根倒竖,心差点跳出嗓子眼。

    他壮着胆子,僵硬地扭过脖子。

    眼前男人一身人类的休闲装,眉目凛冽如雪,不知道站在他身后多久了。

    “伯……伯爵?”杜唯哆嗦着嘴唇,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惊恐万分,浑身唰得被汗湿了,强颜欢笑道,“您……您找我?”

    “问你个问题。”伯爵淡淡道。

    “您……您尽管说,一定

    第44章 第44章“那……那个畜生?”……

    知无不言!”杜唯

    伯爵走近,扭过他头,拉他上衣的一肩,杜唯脖子上咬痕全貌就尽收眼底了。

    他伸手,大拇指指腹轻轻摩挲那个咬痕。

    “你喜不喜欢闻无生咬痕?”伯爵问。

    杜唯抖得厉害,想到闻无生伯爵的交情,满头大汗道:“喜……喜欢……”

    伯爵满意一笑:“那你肯定也很喜欢我咬痕。”

    杜唯瞪圆眼睛。

    一秒,那个作笑男人神情冷酷地咬了来。

    杜唯痉挛惨叫。

    漫长的几秒,整个别墅里都是杜唯凄厉惨叫声。

    杜唯昏『迷』过去了。

    伯爵如入无人之境,往水龙头前走。他纹理细致的唇染着鲜红,锋利的牙上滴着血,可怖又俊美。

    伯爵皱着眉头,拧开水龙头,一遍遍漱口清洗。

    苍白的一遍遍抹过唇,直到没有一丝一毫杜唯血味道,勉强舒展开眉头,一个瞬移离开了。

    ……

    “干嘛去了?”

    伯爵刚瞬移进店,就看见了倚在墙边抽烟闻无生。

    伯爵悄然挑了嘴角:“狩猎去了。”

    闻无生惊了:“你咬人了?!”

    “没,咬的是畜生。”

    “那还好。”

    闻无生松了口气。他豢养了只吸血鬼,附近人出事了,他要付全部责任。

    闻无生:“待会儿上游戏。”

    伯爵:“跟你一起。”

    闻无生:“你伤完全好了?”

    伯爵“恩”了一声。

    闻无生:“游戏里也没事?”

    伯爵摇头:“暂时没事。”

    闻无生有点遗憾,却也没说什么,本来就是特殊情况暂住,伯爵过惯了养尊处优生活,他生活太糙,他一起真怪委屈伯爵。

    以后只要玩游戏,总能见。

    或许是知道他马上要走了,闻无生叼着烟,盯着爬上他床、玩着他平板的漂亮男人看了会儿,咳了,心道自己真不是个东西,是徒按灭了烟,拿漱口水漱了漱嘴,往床边去。

    “去点,有点困,睡会儿。”

    伯爵往边上挪了挪,抬头看他,见他直接钻了上来,没像前两天抱了床被子分着盖,眼睛里有星点疑『惑』:“你不是说……”

    他及时止住话头,嘴角挑了。

    闻无生盯着他看了好几眼。

    有那么一秒觉得岁月静好,闭眼睡了。

    但没睡着,就被电话吵醒了。

    闻无生『揉』『揉』惺忪眼爬起来,见是个陌生号码,接通,没来得及问对面是谁,对面已经怒气冲冲道:“闻无生你太过分了!”

    这声音有点耳熟,闻无生花了好几秒想起来,几年前也是这么个人打电话给他,因为杜唯的事把他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问候了他祖宗。

    闻无生懒洋洋道:“有事吗?”

    伯爵朝这边瞥了眼。

    闻无生怕他担心,向他比了个“没事”唇语,百无聊赖地听着听话,几秒钟后,机从他里滑了出去,砸在了地板上,“吧嗒”一声脆响。

    伯爵朝他眨了眼。

    闻无生额上青筋跳了又跳,吸气后再吸气,总算把骂人的话憋回去了,颤着嗓音道:“那……那个畜生?”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