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7、第47章 第47章“他特别可爱。”

    第47章 第47章“他特别可爱。”

    巫月坐下, 朝对面的闻无生挤眉弄眼,漂亮的眼睛里浸一丝丝得意,显然今天的安排她的一份。

    闻无生瞬间头疼起来,暗瞥了眼伯爵, 伯爵并未继续看他, 而是低头, 百无聊赖地玩手指,嘴角噙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今天这种情况伯爵到底先知不知道?

    三长老最先道:“巫月我不用我介绍了吧, 你们肯定很熟。”

    他看了眼“眉来眼”的巫月和闻无生,哈哈大笑:“咱们血族最讨厌像鬼族那样拐弯抹角,所以话直接说了, 巫月这丫头一早跟我们说, 她喜欢你,她说她劝不动你,所以才叫我们帮忙。”

    几个厚老头点不好意思。

    闻无生皱了下眉头,刚要开口,三长老『插』嘴打断了。

    “你别紧张, ”三长老道, “我们不是要多势众『逼』你, 我们是怕你刚毕业,对这个界还不了解,还用类的思维思考问题,错过一段很好的姻缘, 真的,巫月找我们说的时候,我们觉得你俩很般配。”

    巫月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模样温和睿智的大长老点点头:“我们也是为你考虑,你是游戏开始到现在最潜力的族, 是我们的重点培养对象,我们不会应付你欺骗你的,这你大可放心,巫月是鬼王的宝贝女儿,咱们敢糊弄你,也不敢随随便便『操』她的心做她的主啊,是真的过深思熟虑的。”

    闻无生礼貌道:“我并不怀疑长老们的诚意。”

    他刚要继续说,又被打断了。

    三长老脾气急,直接道:“小家伙,我跟你直说了吧,鬼王的女儿什么意思,她是血族最尊贵的女孩子了,错过她,你在血族找不到比她更尊贵能你提供更大庇护的了。”

    闻无生咳了下。

    伯爵低垂眼,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巫月并未注意到闻无生和伯爵之间的暗『潮』涌动,狡黠地朝闻无生一笑,仿佛再说,让你不选我。

    二长老道:“咱也不说那些俗的了,光『性』格你俩也是天造地设啊,这丫头任『性』,脾气又差,你脾气好,刚好能包容她,你俩样貌又无可挑剔。”

    巫月眨了眨眼:“你不哄我也没关系,我迁迁你算了。”

    在座的除了伯爵看向他,闻无生终于能说上话了,身体坐直,修长的手臂枕桌沿,正『色』无奈道:“我心上了。”

    伯爵扫向他,心头蓦地跳了一下,随嘴角往下压了压。

    拿他当挡箭牌?

    还是他在场,心没胆,所以扯谎?

    二长老笑道:“这个我们先已知道了,你不要压力,在血族是不需要互相忠诚的。”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接受。”闻无生说。

    巫月神『色』冷了下来:“为她?长老们说的还不明白吗?”

    几位血族长老也纷纷『露』出了不解的神情,显然像他们这样的吸血鬼,是无法理解闻无生为什么会放百利而无一害的不做,非要遵守类迂腐至极的那一套。

    闻无生谦逊说:“我感谢长老们的一番好意,真的没办法接受。”

    二长老神『色』淡了淡:“你真的清楚,很多类刚入这里也没办法接受,来悔了,机会不等,咱们巫月公主也的是喜欢。”

    巫月哼了一声。

    闻无生依然摇摇头,态度坚决。伯爵稍带疑『惑』地看向他。

    第47章 第47章“他特别可爱。”

    刚刚和乐融融的气氛一时些凝滞。

    三长老道:“哎呀,你这个小家伙怎么回啊?我之前看你还挺聪明的,怎么这个时候忽然不开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四十多级了,在我们界寿命延长了?你只要不死,现在在我们界至少能活四百多岁,四百多岁你守一个,你疯了吗?你以寿命还会更长,上千年跟一个待在一起……”

    伯爵看闻无生,目光平静,那些岁月在他的漆黑的眼里流淌过,像三长老说的那样,漫长无聊,重复,再重复。

    这是他们吸血鬼最大的困『惑』。

    他们的寿命太漫长了,漫长到让他们无法相信爱,无法相信忠诚和唯一,因为谁扪心自问,不敢说自己能做到。

    千年里的变数太多了。

    所以他虽然介意闻无生和别接触,如果闻无生真的和别发生了什么,对他来说只是不可接受,绝不是不可理解,他甚至不会怪罪,只会离开,相见也不会任何负面情绪,仅此而已。

    因为他们种族、他身边的所吸血鬼是这样的。

    闻无生无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不太喜欢以,觉得没意,我只知道我现在做什么,于是做了。”

    “你可真任『性』啊。”三长老也说不清这句是嘲讽居多还是佩服居多了。

    眼前的青年脸上没初出茅庐的倨傲、目无,也没年的圆滑故、精明计较,他明明年纪轻轻,却一种说不上来的游离感,入又出,半梦半醒间。

    大长老道:“你知不知道你放弃了什么?”

    闻无生叹了口气:“我是觉得得失没办法衡量的,你以为是得到,其实是失,这种太多了,所以我懒得计较了,怎么高兴怎么来。”

    伯爵怔然。

    ……他们甚至没在一起,没交心。

    巫月神情所松动,依然不甘心道:“她这么好?”

    闻无生该说的不该说的,今天说了,干脆一次『性』解决问题,懒洋洋道:“是啊,他特别好。”

    伯爵挑了下嘴角。

    巫月追问:“哪里好?比我还好么?”

    闻无生咳了下,他一向低调惯了,不太习惯谈和自己相关的,又觉得早晚是自己的,夸一夸也没什么,淡定又谦恭道:“没公主好。”

    伯爵沉下脸,唇抿成一条直线。

    巫月忍不住笑了,一桌本来乘兴而来被闻无生完全败兴的长老也『露』出好奇的眼神。

    闻无生道:“他比公主的脾气差多了,还很暴力,动不动打我,还非常任『性』,非常挑剔,非常爱作。”

    感受到一道冰冷的视线向自己『射』来,似乎要自己洞穿杀死,闻无生依旧一脸从容淡定。

    一桌长老愣了愣,哈哈大笑。

    三长老笑得最大声:“哈哈哈哈,你这心上真的不是血族的吗?哈哈哈哈哈这个『性』格真的太像了,这小姑娘可以啊,我们喜欢这样的。”

    连一脸冷肃疏远的二长老也绷不住了:“居然还比巫月还任『性』/爱作的?”

    巫月羞红了脸,娇嗔道:“二长老!”

    她看向闻无生:“那你还选她!是觉得我不如她吗?”

    明明还是之前的责怪语气,神情却已很难冷下来了。

    闻无生摇摇头:“这些是他『性』格的一部分,我只会觉得很可爱。”

    伯爵眼流『露』出浓浓的难以置信。

    第47章 第47章“他特别可爱。”

    ……闻无生觉得他可爱?

    巫月愣了下,仿佛被戳了某种心,立即追问道:“可爱?你不会希望她改变吗?改掉那些不好的……”

    闻无生摇头,温和从容道:“公主的可爱和任『性』是相辅相成的,当你不再任『性』了,没那么可爱了,可能会跟你说,喜欢你的可爱,希望你别那么胡来,可可爱是从胡作非为里来的,这是一种苛求,本身是不合理的。”

    三长老恍然大悟:“对啊,这丫头一点到晚我们闯祸,烦是烦,也的确……”

    巫月羞赧道:“三长老!”

    二长老也点头:“这丫头哪天不闹了,我们还会以为她生病了。”

    巫月:“……”

    巫月看向闻无生,眼里亮晶晶的,他夸自己可爱。

    她以前的情,总是会若若无地暗示她『性』子可以改改,只闻无生,他是不改变对方『性』格的。

    “我喜欢他那样的,”闻无生笑说,“因为他这个『性』格,带出来很多很可爱的东西。”

    “他本身很优秀,很特别,独一无二。”他缓缓道。

    听到“独一无二”四个字,不知为何,伯爵心头所的气一刹那消失不见了,漆黑的眼里笑意深了。

    ……还挺上道。

    能说会道的。

    伯爵压下嘴角。

    巫月忖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闻无生,一瞬间福至心灵一般,理解了迂腐酸臭的类。

    闻无生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是因为他在找那个仿佛和他是天造地设的那个。

    很独一无二的那个。

    而她不是。闻无生已找到了那个。

    巫月秀眉微蹙,纠结不已,弄懂了闻无生在什么,她好像更喜欢闻无生了。

    这样的好男为什么不能是她的。

    强扭真的不行么?她们血族一向是这样的……

    血族长久以来形成的观念不是一时能改变的,巫月在桌子下拉了拉三长老的衣袖,暗朝三长老眨了眨眼。

    三长老暗叹了口气,道:“小家伙,老头我这『性』格,实话说特别欣赏你,咱们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硬气,毕业第一天当这么多长老的面敢拒绝公主的,你是第一个,也基本是最一个了。”

    其他长老也微微点头,不得不说,闻骨是他们见过从各方面来说最特别的应届生。

    “你是不知道,以往那些刚毕业的族多跪『舔』,咱们刚态度不好,是因为太意了,没过你会拒绝。”

    以往的族玩家是见异思迁、利欲熏心的家伙。

    “我们是不相信忠诚、专一这些,”三长老道,“不认为它不存在。”

    “所以你也别怪我啊,”他朝闻无生挤眉弄眼,瞥了下身边的巫月,暗示意味明显,“老头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你……”

    他刚要再接再厉硬头皮继续劝,突然“砰”地一声,整张桌子震了震。

    三长老正专心组织语言,吓得一抖,朝声音来源看,所的注意力也被一直垂眼心不在焉的伯爵吸引了。

    伯爵原本翘二郎腿坐,如今抬起长腿,踢了下桌子,椅子往呲出一段,他身体倚靠上椅背,双手抱臂环胸:“散会。”

    长老们惊了。

    三长老看向身边暗自急的巫月:“这、这……”

    伯爵不耐烦道:“我困了,你们一直叽叽歪歪的,我睡不。”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