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4、第54章 第54章他喊我……老公?……

    第54章 第54章他喊我……老公?……

    瞬间巫月想通了很多。

    那个横刀夺爱差点害她和鬼族二公主打架的隐形情敌。

    道具庆典上说不选冷兵器, 结果转头选了她哥的血剑。

    闻人骨的心上人暴力爱作……他怎么敢当着她哥的面说的??

    当时她哥在场!!

    巫月后知后觉后背发凉,她居然当着她哥的面……

    难怪连她个亲王之女都不动心,他抱上她哥伯爵了!她哥当然比她尊贵还强,可……可他是个男人啊!!

    这是个相亲繁衍后代的游戏……

    等等——为什么是闻人骨抱她哥??

    等等?

    难道……

    巫月的脸『色』瞬息万变, 闻无生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恢复镇定, 温和道:“你听我解释, 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刚要大步流星朝巫月走去,伯爵扯过他的手, 在巫月惊恐的眼神中,偏过头亲了闻无生下。

    “??”闻无生僵住了,脸震惊地看伯爵。

    伯爵耸耸肩:“就你看到的, 他是我的人。”

    顿了顿, 道:“从头至尾都是。”

    他神『色』淡然,没有丝毫的慌『乱』,理直气壮地像在说,你是第三者。

    巫月张大了嘴。

    闻无生表情言难尽地看他。

    已经无可挽回了。

    伯爵似乎并不关心妹妹的心理承受能力,淡淡道:“他的确是你哥, 但不是情哥哥。”

    闻无生:“……”

    巫月:“……”

    “所以别缠着他, ”伯爵似笑非笑, “除非你想看我身体?”

    闻无生:“……”

    巫月乌黑的眼珠里满是惊恐:“哥,我没有这个意思!”

    别的吸血鬼可以起玩,但如果这个对象是她哥……

    巫月难以想象那个画面。

    她哥平时连碰都不让碰下。

    “我……我就是不知道嘛。”

    换了任何人,以巫月的脾『性』都是要争上争的, 甚至要骂上骂,公平竞争好,居然搞釜底抽薪、暗度陈仓这种龌龊为人不齿的手段,可这人偏偏是她哥, 巫月半点气『性』和愤怒都没了,满满都是劫后余生的幸运感真实居然比幻想还荒谬的无边感慨,卑微道,“两位哥哥好。”

    伯爵冷淡地“嗯”了声。

    闻无生第一次见识到了眼高于顶的血族迫于强权的识时务者为俊杰。

    闻无生要赶着回去自我介绍,巫月起从休息室出来,离休息室有好长一段距离了,才走近巫月,巫月吓得立马和闻无生保持距离。

    闻无生:“……”

    他只好立在原地,低声道:“你别往外说。”

    白羽人信得过,巫月的『性』子,不多提点一句,后果可想而知。

    巫月道:“为什么?”

    她愣了两秒,想到她哥那个『性』格,恍然大悟。之瞒了那么久,肯定是他哥抹不开脸面。

    巫月担保道:“没问题,我哥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闻无生稍稍放下心,很快回去自我介绍,完成了入职仪式。

    白羽想留闻无生下来问个清楚,闻无生却先行下线了,白羽想着同在格斗系,职位相近,来日方长,也不强求,兀自往自己在格斗系的住处走。

    月光如水,白羽看到住处门口立着个窈窕身影,左右踱步,不由愣了下,未等他看清来人,那人已经个瞬移到他跟,软声道:“白羽哥!”

    白羽借着点月光看清是伯爵最胡搅蛮缠的妹妹巫月,好脾气道:“怎么了小公主,这么晚找我什么事?”

    他巫月关系直不错,他脾气好,年长些,整天闲不住的巫月倒是一拍即合。

    巫月拉着白羽坐到住处外的长椅上,道:“我告诉你个秘密。”

    白羽瞥了她一眼,见她脸『色』神秘,眸光隐隐兴奋,耐心道:“什么?”

    “你知不知道,我哥和闻人骨在一起了!”

    “…………”白羽沉默了好久好久,才佯装震惊道,“怎么可能?!”

    “是啊,我也惊呆了,”巫月语速飞快,“但是就个多小时

    第54章 第54章他喊我……老公?……

    前,我看见闻人骨抱我哥了!是真的,我哥还亲他了!!”

    “我当时差点吓跪了,那是我哥啊!!”巫月见白羽半天没吭声,拽了拽他,“你别不信啊!是真的,他俩瞒着我在一起好久了!”

    “而且我哥和闻人骨的嘴唇都很红啊!你刚才在大会厅居然没发现吗??”

    白羽回想起之虽然站在台上却精神恍惚的自己,时心情复杂。

    白羽不吭声,幅耐心倾听的姿态,巫月乐得高兴,得意忘形地继续说,不过她这回声音变小了:“你敢相信吗?我哥居然是下面那个!!”

    白羽:“…………”

    巫月把这个劲爆的消息说出去后,见白羽依然没反应,有点不开心了,撞了撞他胳膊:“怎么了嘛。”

    白羽咳嗽了几声:“没什么,太震惊了。”

    巫月实在憋得难受,不吐不快:“你说会不会是我理解错了?按照我哥的『性』格他怎么可能……”

    巫月脸难以置信。

    白羽思忖再三,觉得巫月既然已经知道了,就没必要瞒着了,更何况他如果不想办法打发她,她能缠他晚上,所以干脆道:“……应该是。”

    “啊?”巫月吃惊地看他。

    白羽维系面上的淡定,道:“其实这事儿我知道,之闻人骨在我面前喊你哥喊老婆。”

    巫月:“…………”

    “真的???”巫月惊得差点站起来。

    白羽叹了口气:“是啊。”

    巫月:“我说你怎么魂不守舍的。”

    白羽:“我就是在想这个事。”

    巫月懂那种震惊,时和白羽生出无限惺惺相惜之感,半晌是忍不住问:“你说我哥咋回事?”

    白羽摩挲了会儿下巴,认真道:“其实你哥就是冷了点,傲了点,但你发现没,他除了打架这块儿,其他事都蛮懒的,要人伺候,尤其是他那个脾气,需要人哄人惯,遇上闻无生,闻无生只要不伤他自尊,外面给足他面子,其他的真的不是不可能……”

    巫月听白羽这么分析,心里咯噔了下。

    是啊,他哥虽然是个战狂,但对别的事百般懈怠,要不是有洁癖,大概连穿衣服都要侍女来。

    平时各大会议的主持,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白羽她哥平分,可就算这点小事,她哥都是全塞给白羽的。

    所以在那种事上,她哥懒得动,是下面的那个完全有可能……

    更何况闻人骨本身就不是爱炫耀的『性』子,在外面给足了她哥面子。

    巫月越想越觉得对头:“难怪我哥那臭脾气闻人骨都受得了,原来是把我哥当老婆……”

    “……”白羽道,“你别说出去。”

    “我知道的,我不会的,事关我哥脸面,我怎么可能说出去?到时候我哥找上我,那我不是完蛋了?”巫月道。

    白羽这才放下心,站起往住处走:“你早点回去休息。”

    巫月盯着他清俊的脸瞅了好几眼,心头微动,忽然一个瞬移跟上去:“白羽哥你喜欢我吗?”

    白羽吓得钥匙掉地上了:“…………”

    巫月乌黑的眼里有细碎的星辰,直接抱住浑身僵硬的他,往他怀里钻:“反正闻人骨被我哥抢走了,我总得换个人陪我玩……”

    她一边抬头亲他,边把人往房间里推。

    ……

    闻无生背靠着门抱着人,边任由他亲,边艰难地『摸』钥匙,趁喘.息的间隙道:“慢点。”

    他终于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反手『插』进锁孔,倒腾了下,终于开了门,身后的支撑没了,闻无生被人推着摔进门一侧的沙发里,未爬起,伯爵已经覆身上来。

    细密的吻雨点般落下,越吻越。

    伯爵见他心不在焉,惩罚似的咬了下,闻无生闷哼了声,在一片黑暗中对上那双漂亮的眼睛,伸手轻捂住他的唇:“周允在。”

    伯爵趴在他身上,不满道:“你什么时候把他辞了?”

    “……”闻无生咳了下,“这不好。”

    伯爵:“哪里不好?我没他要?”

    闻无生被他压得起不来,身上难受,心里却沉甸甸的:“不是这回事,先起来。”

    伯爵

    第54章 第54章他喊我……老公?……

    不情不愿地“喔”了声,从他身上下来,命令道:“你去洗澡。”

    闻无生:“……哦。”

    伯爵:“我床上等你。”

    闻无生本来还拖着声懒洋洋地应,闻言耳尖发红,咳了下掩饰:“我尽快。”

    伯爵暗瞥他眼。

    伯爵去洗澡了,伯爵一个轻跳坐到沙发顶,若有所思。

    周允听见外面的动静,开了房门走出:“老板?老板你回来了吗?”

    “奇怪了,怎么回来不开灯。”他嘀咕着,偏头,看见了沙发顶上晃『荡』的双长腿,吓了跳。

    伯爵在他尖叫的刻道:“是我。”

    周允听出熟悉的声音,松了口气,过去找到灯开关,打开灯,脸谄媚道:“您和老板和好啦?”

    伯爵点点头,朝他勾勾手指。

    周允立马狗腿的小跑过来:“您尽管吩咐。”

    “……”伯爵瞥了眼有细微水声的浴室,开门见山,“你们人类介意上下吗?”

    周允呆了呆:“什么上下?”

    他问出口,盯着伯爵那双人见人羡的长腿看了几秒,后知后觉,心道伯爵莫非玩腻了准备反攻?

    他是应该屈服于统治阶级的『淫』威之下,是维护他无产阶级老板的利益?

    周允挣扎半晌,是选择了后者,斟酌了下语句:“般的应该不介意,我家老板的话……”

    伯爵:“他怎么?”

    周允偷瞥伯爵神情,咬咬牙道:“他肯定特别介意……”

    伯爵脸『色』微变,不动声『色』道:“为什么?”

    周允委婉道:“您可能不太了解人类,我家老板属于人类中的极品直男,非常大男子主义,爱情观就是喜欢他就要保护他,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什么事都挡在他身前,让他不用受一点苦。”

    伯爵:“继续说。”

    周允道:“他可以接受对方不上进,脾气不好,甚至什么都不会,怎么都行,只要他喜欢人家……我不是在说您啊!”

    周允说到一半自己给自己吓到了。

    “……”伯爵不耐烦道,“继续说。”

    “他这么多年对自己的定位都是这样的,所以……”周允偷看他眼,“所以……”

    伯爵眉头越蹙越深:“那如果定要呢?他会怎么样?”

    周允忽然心疼起他老板来,迫于『淫』威,弱声弱气道:“……我是觉得不可能。”

    伯爵:“就没有特殊情况?”

    周允仔细衡量了下:“老板很爱很爱,可能会吧……但如果没喜欢到一定地步,真不太可能……”

    事关男人尊严的事,可大可小,周允也不好说,停了片刻,只好为他老板争取道:“……我们人类因为这个处不来直接闹掰的基佬蛮多的。”

    ……闹掰。

    伯爵眉头皱得死紧,过了会儿才道:“喜欢到一定地步?”

    “对,”周允说,“越喜欢越可能。”

    伯爵过了好半晌才道:“我知道了。”

    “那我先回房了啊。”周允胆战心惊道。

    “等等,”伯爵叫住他,“保密。”

    周允小鸡啄米般点头:“定。”

    偷瞥了眼浴室方向。

    伯爵还是不太放心,变出把匕首,在自己手指上划了道。

    周允看着那白皙的指头破皮了,惊道:“你这是!”

    伯爵:“张嘴。”

    “……”周允仿佛明白了什么,苦着脸悲催张嘴。

    滴血珍珠般落进了周允的口腔。

    伯爵:“你有没有说出去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不想死就乖乖听话。”

    “……”周允卑微地瞥了眼浴室方向。

    老板对不住了,他是拜倒在了统治阶级的『淫』威之下。

    等周允走后,伯爵坐在沙发顶,盯着浴室的方向看,沉默了许久,才深吸一口气,压下满腹火热,从沙发上跳下,往房间走。

    ……培养感情。

    闻无生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正好在他床上玩他手机的伯爵对上视线。

    伯爵的眸光在他身上游弋,暗自深了深,若无其事道:“老公。”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