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1章 洛摩天的小心思

    “我有罪!请宗主惩罚我吧。”秦陌神情更加低落。

    洛摩天被秦陌弄懵了,狐疑地道:“怎么?生米煮成熟饭了?你就那么急?”

    秦陌闻言一愣,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是,我没想到当初柳无心竟然真找到了那个盒子,还救出了柳月漓。我以为他是真当女儿死了才会举办葬礼。我当时如果挖开坟看看就好了,这是我的疏忽。宗主,你惩罚我吧。”

    “嗨!我当时什么事呢。这事不能怪你,当初叶护法也去了,我也去了,不一样没找到那个盒子?只能说柳无心老奸巨猾,把咱们都给骗了。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必放在心上。”

    秦陌感激地看了看洛摩天,说道:“既如此,那我就将功补过。这次我也没想到柳家能看上楚羽这副皮囊。我虽然感到意外,但也感到十分庆幸。这是天佑我魔宗,把血女又送了回来。宗主放心,大婚之夜,我就把她绑起来,然后找个机会尽快送回宗门?”

    “诶?你这个主意不错呀!”洛摩天邪邪地笑道。

    秦陌心下一凛,但依旧正色道:

    “嗯,我早就计划好了。大婚之后,我先以练功暂时不能行房为由,与她虚以逶迤。等到回门之日,我便带着她改走莫干城方向。再经万里冥泽,直达白金城。从到魔剑谷回宗门。到时宗主只需派几名高手中途接应一下即可。”

    洛摩天哈哈大笑,“小陌呀!我开玩笑的~!你舍得了这个老婆,我还舍不得你这个圣子呢。你经营了这么久,在邪龙教的地位与日俱增,正是大展拳脚之时,怎能因此等小事半途而废?一个血女而已,也不差她一个,你安心享用便是。”

    秦陌微微皱眉,“不是呀,宗主。柳月漓可是万法境修为,又是难得的纯阴之体。再想找一个如此修为的,谈何容易?我又不缺女人,整个燕春楼都被我买下了……”

    秦陌还要再说,却被洛摩天打断,只见他正色说道:

    “小陌呀!跟我……还用说这些话么?你是不是怕我猜疑你?小陌!我今天就跟你说句实话,自从你同意来邪龙教当卧底那一天起,我就从来没有怀疑你。我知道你是怕我认为你跟柳无心有勾结,这又怎么可能呢?他柳无心算个什么东西,一个空有虚名的废人而已。”

    说到这里,洛摩天目露沧桑之色,长出了一口气,对秦陌说道:

    “小陌呀!你很难,我也很难,咱们魔宗更难。你知道吗?邪龙教日趋壮大,自成一国,渐有东侵之势。他们虽为正道所不容,被归为魔道,但我们心里都清楚,他们只不过是打着西方教派的名头,实为一国。反观我中土,一盘散沙,却一个个自鸣得意,互相倾轧排挤、勾心斗角。这样的中土修仙界怎能抵得住外来势力的入侵?”

    秦陌点了点头,这样的话如果正道能说出来那就赞了,只听洛摩天又道:

    “现在正道隐隐以道尘为首,他的确老谋深算,堪称奸雄。但他的谋,他的算多用在派系之争,损人利己。

    如果中土修仙界已经大一统,那么他的这些帝王心术、权衡之道或许还有些用处。最起码他的对手会被他潜移默化地削弱,造成他一家独大的局面。

    但现在时局不同,天下需要的是合,是团结。需要的是一个强有力的可以带领民众反抗外来侵略的领导者。这一点,他道尘根本做不到。”

    “宗主说得太对了!道尘匹夫阴险狡诈、天性凉薄,只重私利,而罔顾道义,从格局上来讲,便大大不如宗主。”秦陌的话半真半假,却大大地拍了洛摩天的马屁。

    洛摩天淡淡地一笑道:“你也不用夸我,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只恨生不逢时,身处这个内忧外患的混乱时代,纵有青云之志,却也只能与燕雀争鸣。唉!难呀!”

    秦陌眼珠一转,心道:啥意思?你前者勾画了那么大的蓝图,大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气势,与道尘比格局观,然后话锋一转,又说内忧外患,重点是内忧。

    你跟我诉苦,那就是想让我帮你把乱叫的鸟都打下来呗。

    看来从祖坟走尸出来的那个弃无涯最近把你折腾的不轻呀。

    这已经洛摩天明里暗里第二次给自己暗示了,再不帮他,他可能就真的急了。

    想到这里,秦陌劝慰道:“宗主不必忧心,只是几只燕雀吵闹而已,打下头鸟自然也就消停了。宗主碍于身份,有些事不好脏了手,晚辈可没这许多顾忌。这样吧,等我这几日忙完大婚之事,便着手办这件事,定叫宗主满意。”

    洛摩天微微一笑,对秦陌的态度非常满意,又嘘寒问暖了几句,便挂了法盘。

    秦陌头疼,活是揽下来了,但这计策……

    原本是想让绿魔收拾弃无涯,但他很快发现,绿魔除了搞偷袭,用骗术,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下,收拾一些中端以下的修士还算是手到擒来,但对付真正的高手可就未必行了。

    其实绿魔的恶名也主要是因为屠城灭镇,无辜阴人,坏事干得太多,才被大家忌惮,而不是他真有与顶尖高手一决雌雄的的实力。

    可以这样说,如果给胡煊一个口罩,可以保障十招之内吧绿魔打出屎。

    只不过绿魔这家伙属于不死小强,他已经不算是真正的人族,而是被冥界生物寄生的傀儡。只要有一个小蘑菇活着,他便能缓慢恢复。

    然而这次,他已经三令五申,要大伙小心一些,不要留下尾巴。

    绿魔却偏偏留下的一丛小蘑菇。他到底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

    想到这里,秦陌便在自己设置的法阵里又设置了几层法阵,这才把绿魔放了出来。

    他二话不说,直接祭出地心冰莲火就开始烧。

    绿魔吓坏了,赶忙求饶,并主动放出绿雾,让秦陌的地心冰莲火吸收。

    秦陌冷冷说道:

    “你可以呀!竟然在做事的时候给我偷偷留尾巴,是想释放求救信号,还是期待什么人来救你?”

    “没有没有!”

    绿魔矢口否认,说这一切都是误会。他当时也只是为了提前准备出一些毒雾,好及时往食物中添加。只是后来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全部回收。

    秦陌对这种话半信半疑,但这并不阻碍他继续用地心冰莲火烧他。

    秦陌现在控火术已经非常高级,玩起火来,非常得心应手。

    再加上,这一个多月来,有绿魔的毒雾作原料,他的地心冰莲火已经壮大到可以一次性吞噬几间房子的程度,用来进行一两次大战也是足够用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