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2章 迎亲

    弃无涯本就是僵尸之体,身体坚韧,不惧刀剑,不惧腐毒,而地心冰莲火正是他的克星之一。

    但这种火并不是秦陌修炼所得,用一点就会少一点,所以即便现在攒了不少,但能不能对弃无涯产生有效的杀伤还有待验证。

    其实秦陌以前也不是没想过把弃无涯引到蝎城,借霍格纳之手杀了他。

    但米埃儿的事本就需要周密安排,不好横生枝节,再生变数。所以,秦陌就取消了这个计划。

    现在既然弃无涯的事和高沾的事搞到了一起,如能让他们对上,自己再伺机调整自己的策略,当然是最好的。

    想到这里,秦陌拿出了闇魔血皇剑,但他没敢拔出来。

    米埃儿说过,黑渊进入剑中,可能吞噬闇魔血皇鼎和斩仙剑所有的能量,会变得异常强大,绝非现在的自己能够抵御。

    那么,弃无涯或高沾如果拔出闇魔血皇剑会有什么效果呢?

    秦陌很期待,但也不太敢冒险。

    万一他们能承受得住,那自己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所以,就算是想让他们拔,也要在特定的条件下。

    究竟该怎么做?

    …………………………

    是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楚家的迎亲队占满了整条街。

    秦陌身穿华丽的新郎礼服,骑着高大威猛的白色独角兽绕城三周,之后才能去柳府迎亲。

    邪王城的柳府是柳家一早就有的,其实邪龙教所辖的每位城主在邪王城都有自己的府邸。

    这样朝见教主,或者遇到什么盛大活动时便不用再住驿馆。

    柳月漓新娘装束,手拿团扇遮在面前,眼角却有泪痕。

    繁文缛节一大推,自然不用细说。

    司徒香作为柳月漓的陪嫁丫鬟,自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她有些陌生地看了秦陌一眼,便把柳月漓扶进了轿子。

    柳无心并不在,按规矩他不能擅离无心城,只有闻举和苗代灵等人帮着忙活。

    而柳家又没什么女眷,为了让柳家颜面更加好看一点,此次在柳府充当长辈的却是萨金的最宠的妃子周氏,她认了柳月漓为义女,也算是给柳家大大地长了脸。

    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又绕城三周,这才回到楚家别院。

    前来祝贺的宾客很多,其中不少人是在教中被秦陌医治的患者,更多的是二层的贵族世家,还有一些是曾在楚园住过,一心想和楚家做生意的商人,还有一些却是远道而来,跟柳无心有旧的各大城主所派出的使节。

    其实这场婚礼也就是在邪王城办,而且时间过于仓促。如果是在无心城,周边那些城主可就不是光派使者来了,必定会亲自带着子侄前来祝贺。一是为了联络感情,二是为了让子辈拓展一下人脉,露露脸。

    但在邪王城却是不好这么做的,搞不好还会被萨金猜疑。

    然而,今天的秦陌并没有表现出小登科时意气风发的那种喜悦。

    因为就在清晨,他收到了一个坏消息:暗堂首座叶冰蝶被打成重伤,凶手是谁还无人得知。

    但秦陌早就猜到了,出手的人,一定是高沾。

    那么,他在叶冰蝶嘴里都知道了什么?

    老实说秦陌心中还真有些担心,因为知情人都知道,在黑铁城时,也只有自己跟绿魔近距离接触过,也只有自己最可疑。

    眼下高沾虽不至于认定自己就是劫匪,但是自己无疑成了高沾调查他儿子踪迹的重要线索。

    他会什么时候出现呢?

    估计就在最近几日。

    也或许就在今天。

    也就在此时,邪王城二层某栋高大建筑的顶部平台,正有一位白袍男子掐着一位黑衣长老的脖子。

    白袍男子正是高沾,而这位黑衣长老却是曾经在参加过黑铁城战役的战堂长老。

    高沾只用单手就把黑衣长老抓离了地面,缓缓走到了平台边。

    “再不说,我就把你扔下去。你现在四肢骨折,法力被封,若再经这么一摔的话,那可就说不准了。”

    黑衣长老浑身是血,已经非常虚弱,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绿魔是自己逃跑的,他还屠戮了整个黑铁城的地宫军营,杀了我们不少高手。我们还在找他,又怎么可能窝藏他?”

    高沾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

    “我听说你们邪龙教曾经有人不怕绿魔,并且成功地抓住了他。也是他把绿魔送进了地宫军营。告诉我,这个人是谁?”

    “那是小神医,叫楚羽,但他也只是他善于解毒。绿魔当时又被锁链锁着,他才能得手。但后来他也着了绿魔的道,险些死在地宫。这是我们所有人都亲眼见证了的。”

    “楚羽是么?”

    高沾咔的一声捏断了这位黑衣长老的脖子,直接扔到了脚下。

    此时秦陌的迎亲队伍正在缓缓走来。

    高沾站在高顶,远远地看着正骑着白色独角兽意气风发的楚羽,不禁嘴角微微上翘,口中喃喃说道:

    “小神医、楚羽、柳月漓的丈夫、柳无心的女婿,唯一不怕绿魔,并抓到过绿魔的人,哼!敢说这事跟你没有关系么?”

    高沾拿出法盘,上面光芒一闪,出现了秦陌在卧龙坡插纸条、点信香时的画面。

    再与现在的楚羽相验证,面容的确不一样,但面部轮廓和体型还是有不少相似之处。

    再加上法盘上的影像有些模糊,光看轮廓的话就更像。

    柳无心自知生死难料,急急忙忙把女儿嫁给他。

    而这小子为了帮岳父,也未必不会做出这样铤而走险之事。

    高沾越想越合理,不禁严重怀疑,劫走他儿子的,就是秦陌。

    “你要把我儿子当猪养,还抢了他六年前心仪的女子,现在又要成亲、拜堂、入洞房,哼!真当我高家人好欺负么?”

    秦陌此时忽然没来由地一阵心悸,猛然间抬起头,看向高处。

    只见一位双鬓灰白的白袍男子正在负手而立,看向这里。

    两人目光一对,不仅立刻撞出了火花,秦陌立刻就猜到了此人是谁。

    高沾自然是因为见到疑似仇人的人而目光犀利,秦陌却是心里狂震了一下,继而有些愤怒。

    因为眼前之人不仅孤傲,还很冷血,还会迁怒于无辜之人。

    你伤别人也就罢了,竟敢伤我的美女师父。

    我是不是应该割下你儿子的耳朵或者手指给你送去,让你也知道知道疼呢?

    但秦陌只是跟他对视了一会,便假装问向旁边之人,询问楼顶之人是谁。

    旁边的人自然不知道,然后秦陌便假装不再考虑此事,拱手向街道两旁的人致意。

    这一切显得非常自然,让高沾挑不出什么毛病。

    接下来的事都很正常,高朋满座,喜庆热闹。

    秦陌和柳月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一切过程都很顺畅。

    秦陌这个新郎官也在前厅接待宾客,喝得酩酊大醉,被丫鬟搀扶着回到了洞房。

    柳月漓端坐在床边,用团扇遮着面部。

    只要秦陌挑开团扇,便可一睹芳容,春宵一度了。

    没人敢闹秦陌的洞房,所以,丫鬟们把秦陌送进来之后,就笑嘻嘻地走了。

    秦陌脚步有些踉跄,许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

    但当他快走到柳月漓面前是,脚步已经稳健了很多。

    修行者若不想醉,还是有很多办法的,又有哪个修行者会贪恋酒食而错过春宵一度呢?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