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3章 闹洞房

    秦陌缓缓走近房间,却没有马上去拨团扇,而是直接放出了风之触手。

    他想听听窗外有没有人偷听。

    如果白天遇到那个白袍中年人真是高沾的话,那么今天晚上会派人过来偷听。

    没有,外面没有。

    但柳月漓的心跳却有些紊乱,是因为紧张吗?

    “娘子,让你久等了。”

    秦陌缓缓走去,但他明显感到柳月漓的心跳陡然加速,还有,她的手臂也在微微颤抖。

    这不是因见到新郎而紧张的心跳声,她分明就是在害怕。

    秦陌心里咯噔了一下,这说明床上有人,并且已经掌控了柳月漓的生死。

    高沾……应该就在幔帐后,或者在房梁上。

    秦陌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走到柳月漓身前,微微一笑。

    “娘子,对不住,客人太多,多喝了两杯。”

    柳月漓没说话,但她的脚轻轻剁了剁地面。或许,她是想提醒秦陌,但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秦陌假装不知道,笑道:“月漓,不必害羞,也不必紧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娘子,有些事早晚都是要经历的。”

    说着,他便撩开了柳月漓面前的团扇。一张清丽绝俗,但却略带惊恐的脸立刻出现在秦陌面前。

    而秦陌的脖子也瞬间被一柄利刃抵住。

    秦陌故作惊恐,双眼看着剑身,一动也不敢动。

    而那把剑却不断地逼着秦陌后退。

    直到高沾走下了床,一脸讽刺地看着秦陌。

    “你……?我见过你。你是今天在高楼上与我对视的那个人。”秦陌表现出了愤怒与些许的惊慌。

    “告诉我,绿魔在哪?”高沾直奔主题。

    “绿魔?不知道,我们也在找他。”

    唰!秦陌的左脸被划了一道两寸长的口子。

    “你说不说?!”高沾声色俱厉。

    秦陌却怒目圆睁,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高沾。

    他缓缓伸出手,抹了抹脸,看着手上的鲜血,怒道:

    “你可知道我是谁?你敢伤我?!”

    高沾轻蔑地说道:“邪王城楚家次子,暗堂特别小队队长,药堂复副使,兼受长老衔,享双奉。没错吧,楚羽!”

    “嗯?你怎么全都知道?你是谁?”

    高沾微微皱眉,因为他已经看出,这小子的脸并没有经过易容,那也就是说,他是地地道道的邪王城楚家之人。而通过他的调查得知,楚羽这小子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离开过邪王城。那就说明他和柳无心并没有多少交集。

    这样的话,他根本没理由因为一个还没过门的妻子而得罪我这个剑圣才是,难道说,我搞错了,真是柳无心病急乱投医,为女儿临时选的女婿?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话,否则,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你敢!你知不知道我岳父是谁?你见天敢杀我,明天他就会把你剁成肉酱。不只是你,把你们全家赶尽杀绝!”

    秦陌是故意这么说的,而且还很凶很。但这句话却把高沾逗笑了,他轻蔑地看了秦陌一眼,唰的一声,在秦陌的右脸也划了一道两寸多长的口子,非常对称。

    “柳无心,对吧。你不说我一个月后也会找他。但今天即便他在,也救不了你。”

    “你到底是谁?阁下这个高的身份,难道见一个小辈,却连名字都不敢透露吗?”

    高沾缓缓说道:“白帝高沾。”

    秦陌先是一愣,继而冷笑:“我当是谁,原来是我岳父当年的手下败将。怎么?觉得打不过我岳父,要从她女儿女婿身上下手,好在决斗时,让我岳父让你个一招半式?”

    啪!秦陌的额头重重地挨了一下,脑门上方顿时红了起来。

    “胡说八道!谁说上次我输了?是你岳父说的?”

    秦陌捂了捂头,却瘪了瘪嘴道:“此事我邪龙教尽人皆知。你输不起就输不起,竟然用如此手段来逼迫我岳父。好一个白帝,好一个剑圣,我呸!”

    此话一出,高沾的脸黑得像锅底一样,恨不得一剑把秦陌杀了。

    “少说废话,告诉我,绿魔在哪?”

    秦陌更怒,一把抓住剑身,

    “有种你就杀,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秦陌就好像真的不管不顾了,抓这剑身的手甚至被划出了血,滴滴答答往下淌。

    “来吧!你今日杀了我夫妻二人,他日我岳父也必定抓到你的儿子血债血偿。”

    啪!

    高沾怒极,他现在最听不得自己的儿子跟血字沾上边,一掌拍在秦陌脑门,直接把秦陌打了个跟头。秦陌手掌血如泉涌,但却倒地大骂:

    “无耻高沾,借绿魔为由搅我婚礼,害我夫妻。只要今日楚某尚有口气在,必报此仇,以雪今日之耻!”

    而此时坐在床上的柳月漓也怒了,直接拿出法盘接通,对着里面一脸懵逼的柳无心说道:

    “爹爹,你可看清楚了。今日我和你女婿受高沾侮辱,你女婿更是伤在高沾剑下。若有不测,你一定要为我们夫妻报仇!”

    说着她便把法盘对准了正要出门的高沾。

    高沾停步,如果他之前还有些理直气壮的话,那是因为他已经笃定秦陌就是绑走他儿子的劫匪。但现在什么也没问出来,不免有些词穷。

    法盘里柳无心面沉似水,直接对高沾怒声说道:

    “高兄,有点过了吧。你儿子丢了,我也在帮着找,各种信息也没啥哦给你提供,可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你怀疑到我女婿身上,是不是应该先跟我说一声?今天是我女儿大婚,你可有给我留半分颜面?还是说,你根本没把柳某放在眼里,真当我怕了你不成?”

    高沾此时非常尴尬,他也不知怎么就突然间演变成现在这种地步,但他拉不下来脸,只得也装作愤怒地说道:

    “抱歉!但是现在很多线索都指向了你这位女婿,他今日大婚我暂且放过他一马。他日若是被我查实他也是其中一分子的话,别说他,我还会亲自到无心城向你讨教。”

    说了一句狠话,高沾转头就走。他来得无声无息,走得更是快若闪电,只不过原由大有不同。

    “姑……姑丈!”

    秦陌满脸是血地爬了起来,把柳无心吓了一跳,

    “青云,你……你怎么样?”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