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临流行(12)

    进入十月,便是正正经经的冬日了。只不过,晚秋起雨,往往先冷,早冬南风,也常常会进入小阳春的境况。

    大河以北,最近便是如此。

    这是好事,因为能让大家少挨一段要命的冬日,而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河北遭的殃已经太多了,冬日注定难挨。

    且说,河北的郡都是典型的大郡,如渤海、平原、清河、河间之类的一郡抵别处一个总管州都寻常,也正是因为如此,河北大郡的郡守素来都是体面人.

    而且,因为担负著对东齐故地的镇压任务,所以一般还会有点军事色彩,这一点在三征之后更加明显。

    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兵部出身的关陇子弟李定出任武安郡太守,还是靖安台出身的关陇新附成员钱唐出任平原守,都是有些道理的,但也都是走了天大的时运。

    他们出任的契机,在于东都对天下局势的妥协,在于关陇内部的权力斗争,也在于彼时河北义军满天飞的困境。

    李定如何做想不知道,平原通守钱唐对此心知肚明他知道此生距离自己曾想象过的浪漫追求很可能越来越远,所以更加珍惜这段明显进入了新阶段的仕途。

    南风阵阵,太阳高悬,胡苏县南十余里的地方,一身锦衣劲装打扮,仿佛回到了在靖安台时代的钱唐忽然勒马,引得周围十余骑侍卫仓促停下,然后立即训练有素的围住了钱太守,同时四面来做观察。

    但周围多是干干净净的冬日田地,视野中唯—一个可以藏人的小树林,也根本没有动静。这让侍卫们大为不解。

    「他们在干吗?」

    果然,钱府君的注意力是在别处,他手指的方向是那些在早已经没有半点绿意的田野,而田野上此时颇有一些衣著破烂的瘦弱少年少女在忙碌:「这都这个时节了田里还有东西能寻?」

    侍卫中自然有伶俐的本地人,立即下马往田里去,片刻后便转身回报:「回禀府君,他们在捉田鼠。」

    钱唐一时恍然,只要没有到没法出门的地步,只要还能再野外寻找食物,老百姓总是会竭尽所能尝试从外界获取食物而捉田鼠,更是乡野间最常见的此类行为之一。

    因为田鼠不仅会在洞里存粮食,而且田鼠本身吃粮食,也被认为是干净的肉食来源委实没什么可惊疑的。

    晓得原委,钱府君只能心中暗叹一声世道不佳、民生艰难,便继续打马上路,但走了两步,复又停下,然后忍不住再问:「田鼠不该是秋收后便顺势打了吗?那时候洞里粮食最多,鼠也最肥吧?」

    周围侍从纷纷颌首,那名去亲自查看的侍从则路显尴尬。钱唐正色追问了一句:「果真是打田鼠?。」

    「果真。」

    侍从无奈重复,但面上尴尬之色不变钱唐见状,心知有异,干脆下马,直接往田中而来,侍从们也赶紧扶刀随之而来,以至于那些少年见了,纷纷逃窜。

    钱唐无奈,远远来呼:「不要怕,我这人喜欢吃田鼠,有肥大的吗?我加钱来买,足够你们去城里买一样重猪肉的钱,猪肉也方便你们分不是?」

    瘦弱的少年们明显迟疑,然后停了下来。

    但等到钱唐一行人快到,他们中为首的少年却又无奈开口提醒:「大爷,没有肥的,只有三五个瘦的。」

    「无妨,」钱唐走上前来,从怀中掏出点铜钱来:「我瞅瞅便是不买,这钱也送与你们。」

    见到钱了,那为首少年终于将一个破口袋撑开,主动给来人做了展示。

    而钱府君只是探头一看,便瞬间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个亲信侍从是那般表情了一这几个少年说的一点都没错,只有三五个骨瘦如柴的田鼠尸体而已,而且也不是什么成年大鼠,正与这些瘦弱少年体相呼应。

    钱唐面色发红,只将一把铜钱放入布袋里,然后才认真追问:「其实这片地里,秋后已经捉过一次田鼠了,是也不是?」

    「回大爷的话,捉过四五次了。」见到贵人好说话,瘦弱少年赶紧做答。

    「但总得捉,河沟里也一样。」

    钱唐点点头,不敢再问,也不敢再留,乃是直接转身往路上走回到路上,这位平原通守缓了许久,却只在马上不动。

    原因再简单不过,他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这种情况意味著什么,人家都说竭泽而渔是不对的,他的治下,却居然连田鼠都要过四五茬,最后都快绝种了,可见民生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然而,这可是平原郡。

    从这个郡名就知道,这是河北的粮仓。

    「事情怎么会到这种地步呢?」就在周围亲信侍从正在犹豫要不要来劝的时候,钱唐终于苦笑着问了出来。

    侍从们面面相觑,他们当然知道自家府君是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其中一人硬著头皮来答:「府君,主要还是太乱了,便是想做安民之举,也该将贼军击溃,再论其他。」

    钱唐点点头,勉力笑了一下,然后打马东走。

    其实,良家子出身外加治安巡视经验丰富的钱唐怎么可能不懂是怎么回事?

    便是之前不懂,这一年的郡守生涯也足够他懂怎么回事了

    征东夷就不说了,去年春末开始筹备的三征东夷是一切的开端,一切的生产治安秩序都在那一刻被打乱,然后是蜂拥而起的叛军,以及叛军成势后的失控,而叛军之后又是河间大营与幽州大营的联手扫荡匪过如梳,兵过如篦。

    社会秩序或许被河间精锐强压著给「重整」了,但生产基本上全都报废了,而这其中最要命的便是两轮秋收造成的巨大粮食缺口。

    于是,这就回到了灾年中最经典的那个问题,粮食少了,人没少怎么办?很简单,按照关陇和东都的一贯思路,死一部分人就行了。上一轮秋收后,官军凭借著自己强大的战斗力让义军和部分老百姓成为了这部分人。

    但是,上年的秋收后患没解决,今年的秋收又被耽搁,就不知道该让谁死,而且要死多少人才够。

    又或者说,钱唐此番冒险离开被半包围的郡城,冒险穿越危险的「敌占区」往隔壁渤海郡一行,包括听了自己下属的劝,本身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的。

    就这样,众人继续东行,很快就来到了一处位于平原郡与渤海郡交界处的庄园,庄园庞大,根本看不到围墙边沿,而且围墙外还有土垒和壕沟,墙上也有箭橹,内中还有高台,甚至早在进入园周边二十里左右地界就已经遇到了巡视人员与等候已久的迎宾之人钱唐到底是一郡府君,虽是微服到此,也无人敢怠慢,只是须臾片刻,正值壮年的庄园主人与两位稍早抵达的年长客人便一起出迎。

    庄园主人姓高,唤作高士瓒,今年约莫三十来岁,其人家中这种规制的庄园摆在这里,又是这个位置,想都不用想,必然是经歴了东齐时代大肆扩张,如今在河北、北地泛滥的「渤海高」,而且是以类似于徐世英、单通海那般形态存在的豪强之家的模样。可以想见,此人一旦起兵,最少也能学单通海那般聚拢起三五仟众。

    其余两位客人也不简单,一位乃是西北面信都郡的豪侠,老早便出名的成丹高手诸葛仰,乃是刚刚从关陇那里弃官回到家乡的大豪,却又举族中兵马加入到了河间大营,成为了河间大营薛常雄下属的一名中郎将只能说,昔日大魏强干弱枝政策下聚拢到两都周边的高手们在战乱后回乡的情况,如今日渐增多了。

    至于另一位,倒是简单,乃是渤海郡郡守张世遇这个姓名也不言自明,又是河东张氏某一房的正当年之人。

    这四个人,两位是太守,两位是有修为或地方实力的豪强,此时避人耳目,又在这个时间凑在一起,自然是要做大事的。

    果然,四人入内,稍做礼仪,便直接往内室先密谋起来。

    且说,豪强这种东西,本身是缺乏政治远见的,譬如东境豪强,最西面两郡因为撞上了张行和李枢,自然就要起来反魏;齐鲁的豪强,因为撞上了张须果,自然就成了官军主力;而登州的豪强,则选择依附于外来的强大义军,就落了下乘,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登州的豪强,则选择依附于外来的强大义军,就落了下乘,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而河北这里,因为幽州大营与河间大营的存在,豪强们选择与朝廷合作也属于理所当然。

    当然了,如果张行张三郎在这里,一定会说,其实不管豪强跟谁走,都代表了大魏统治的崩坏,因为地方官已经丧失了对地方的控制,不得不寻求和平年代他们主要的镇压和防范对象进行合作,而且很可能要让渡大量政治权力,才能达成交易,具体到这一次,其实也是如此。

    就是这样,简单的诱敌之计,你将人引来,河间大营自有两万精锐绕后包抄,事成之后,薛大将军有言,许你来做一任中郎将。」诸葛仰如此做了总结。

    「这是自然,我高士瓒难道还当不起一个将军吗?」高士瓒昂然以对:「不过,我记得诸葛兄自家也有相识的族中兄弟在那边,不用做个联系吗?两条路一起下,更好走一些吧?」

    而河北这里,因为幽州大营与河间大营的存在,豪强们选择与朝廷合作也属于理所当然。

    当然了,如果张行张三郎在这里,一定会说,其实不管豪强跟谁走,都代表了大魏统治的崩坏,因为地方官已经丧失了对地方的控制,不得不寻求和平年代他们主要的镇压和防范对象进行合作,而且很可能要让渡大量政治权力,才能达成交易,具体到这一次,其实也是如此。新笔趣阁

    「就是这样,简单的诱敌之计,你将人引来,河间大营自有两万精锐绕后包抄,事成之后,薛大将军有言,许你来做一任中郎将。」诸葛仰如此做了总结。

    「这是自然,我高士瓒难道还当不起一个将军吗?」高士瓒昂然以对:「不过,我记得诸葛兄自家也有相识的族中兄弟在那边,不用做个联系吗?两条路一起下,更好走一些吧?」

    「这种事情,多一条路多一个破绽。」诸葛仰无奈解释:「只要能骗了高士通,让他轻易驱军过来,就万事妥当,何必多此一举?

    「是你久在西都养老,对自家后辈失了号召吧?」高士躜想了想,当场冷笑。

    「也罢,此事就由我来做!不过,事情若是不成,你们也不能怪到我头上,因为高士通那厮到底是也一方大豪,与我在郡中并称的,以他的本事,说不得会看出来一二的。」

    「高士通必然会中计。」

    渤海太守张世遇略显不耐插嘴,也算是拦住了诸葛仰的怒火:「这厮其实坏就坏在他还有点小聪明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是被黜龙帮赶出来的;也比谁都清楚,沈宣致和平原军的那些人对他心怀不满,此时没叛只是顾忌黜龙帮…所以,若是你现在以同族之谊联结他,他必然欣喜若狂,视你为倚仗,以此来做摆脱黜龙帮的手段。」

    「得快!@精华_书阁…j_h_s_s_d_c_o_m首.发.更.新~~」钱唐也有些焦躁起来:「不瞒诸位,我现在担心的真不是高士通,而是黜龙军。若不能速速打垮高士通,或者让高士通重新在渤海、平原一带取了立足之地,他本人倒无妨,怕只伯黜龙帮的人真会以此为机会北上的…之前豆子岗的那支兵马,就已经够难缠了,若是黜龙帮大军北上又如何?」

    豆子岗的那支兵马是强了一些,但之前大军扫荡,不也只能缩入豆子岗的盐沼地吗?」高士瓒对钱唐似乎也不甚客气:「怕什么黜龙帮?」

    「你果真不怕吗?」就在这时,诸葛仰忽然插嘴,冷冷反问。

    片刻后,还是张世遇地位最高、年纪最长,出言稍作缓和:「好了,国事艰难,贼军作乱,想不得许多,今日计策既然计划妥当,就该速速施行,以免夜长梦多。」

    其余三人明显都给张世遇面子,纷纷起身应声,高士瓒更是展露笑颜:「虽说三位都是潜行而来,不好设大宴,但身为地主,却不能不做招待请诸位去净手,待会有晚宴奉上,明日一早再回无妨。」

    这似乎倒是无话可说。

    二人被女婢引入耳房,钱唐忍耐不住,率先主动来问:「张公,这二人是怎么回事?各自倨傲无礼倒也罢了,相互怎么夹枪带棒的?」

    「平原郡治安德偏南,你这几月被军务弄得焦头烂额,高士通回来后更是阻隔了消息。所以自然不晓得,诸葛仰回来不过几日,就与高士瓒结仇了。」张世遇面色倒是寻常:「据说是因为宴饮引发的争斗…」

    「有谁失礼了吗?」钱唐追问不及。」不是是斗富斗出气来了。」

    张世遇简单介绍道:「诸葛仰从关西回来,高士躜去拜访庆贺,大概是刚刚回来没有准备的缘故,只杀了十几只鸡招待,高士瓒便由此嘲对方。结果,诸葛仰表面上不吭声,第二日却将自己带回来的大牲畜直接挑最大的杀了,据说猪羊长八尺,而且饼子格的宽丈余;高士瓒表面上没说话,却深以为耻,回来后立即邀请对方来他这里,鸡鸭鱼肉猪羊牛俱全不说,据说最后干脆寻了一对双胞胎少年,洗干净整个蒸了,分人肉下去。」

    钱唐目瞪口呆。」这还不算,据说诸葛仰回去以后再请,先派出一个美妾过去伺候,然后将这美妾也给煮了,还当著高士瓒的面吃了。」张世遇摇头以对。

    「大约便是这类说法。」

    「是真是假呢?」钱唐到底年轻,立即追问:「吃人的事?」

    「斗富估计是有的,肆意打杀奴仆我估计也是有的,但吃人我估计是没的,最起码没听到直接证言,更像是今年饥荒,周围人看他们奢侈无度,又对奴仆庄户过于苛刻,所以专门编排的。而这二人全都畏惧黜龙帮,据说也是为此,黜龙帮不是有说法,极度厌恶此类豪强吗?打杀奴仆和斗富这种事反正在黜龙帮那里落不得好。」张世遇倒是见识老道。

    钱唐缓了口气,却又觉得哪里不对这种混账玩意,害怕黜龙帮,却不怕官府吗?」不过,这也不是说这些人干不出这种事,只是此时咱们尚在,圣人尚在、皇叔尚在、薛大将军尚在,他们还没法作威作福罢了。」

    张世遇不知道对方所想,复又感慨道:「可若是世道再乱下去,没人管这种人,他们凭著武力、财力、势力肆无忌惮,争强好胜,渐渐的,怕是什么恶心事都能做出来南唐世族刚刚南下时,有皇亲国戚劝酒,一个客人不喝便要杀一个婢女的,那可是真真正正的事情,反正乱世人命贱,不如一碗粟。而那般行为,与吃人何异?罢了。」

    张世遇不知道对方所想,复钱唐叹了口气,却又摇头:「咱们跟这种人联合,便是此番局面解了,怕是将来编排咱们的也不少。」

    张世遇笑了一声,似乎想再说什么。

    而也就是此时,忽然有婢女将盆、架、巾之类事物送来,还有崭新衣物,二人随即住嘴。

    然后,却又齐齐楞住又感慨道:「可若是世道再乱下去,没人管这种人,他们凭著武力、财力、势力肆无忌惮,争强好胜,渐渐的,怕是什么恶心事都能做出来南唐世族刚刚南下时,有皇亲国戚劝酒,一个客人不喝便要杀一个婢女的,那可是真真正正的事情,反正乱世人命贱,不如一碗粟。而那般行为,与吃人何异?」

    因为婢女抬进来的盆子里,赫然是乳白色的奶汤,而且奶味清晰可闻。

    「这是什么?」钱唐只觉得头晕目眩起来。

    「是人奶是也不是?」张世遇见多识广,当即道出。

    婢女们立即小心颔首,然后两人一组主动上来为两位郡君挽手。

    「人奶……喝的吗?」钱唐小心至极。

    「净手洗脸的。」张世遇冷笑一声,直接将双手放入温热的奶水中。

    钱唐怔了一怔,但警了一眼身侧的婢女,想起史书中的那些典故,却居然不敢拒绝,而是直接俯首净面,却几乎要呕吐出来。

    洗完脸,二人转出,外面设了小阁中设了小宴,不过三案,正是高士瓒和两位郡君各领了一案,然后却见到小阁外的空地上,须臾数十婢女涌出,随之侍立。

    高士瓒面有得色,嘴上却连连道歉,只说招待不周。

    但下一刻,或是甜品果子,或是猪羊牛肉,或是海鲜鱼虾,骨肉脑髓,或烹或煮或蒸或炸或腌或拌,初冬时节能想象到的食物种类一样不缺。

    更不要说酒水也足足有七八种钱唐坐在那里,稍动了几筷子,喝了两杯,却又想起路上遇到找田鼠都找不到的那群少年,和相关的食人传闻,一虚一实叠加起来,弄得他心浮气躁,委实食欲不振。便是另一位张郡君,也没吃多少。

    钱唐叹了口气,却又摇头:「咱们跟这种人联合,便是此番局面解了,怕是将来编排咱们的也不少。」张世遇笑了一声,似乎想再说什么。

    而也就是此时,忽然有婢女将盆、架、巾之类事物送来,还有崭新衣物,二人随即住嘴。

    然后,却又齐齐楞住。

    因为婢女抬进来的盆子里,赫然是乳白色的奶汤,而且奶味清晰可闻。

    「是人奶是也不是?」张世遇见多识广,当即道出。

    婢女们立即小心颔首,然后两人一组主动上来为两位郡君挽手。

    「人奶……喝的吗?」钱唐小心至极。

    净手洗脸的。」张世遇冷笑一声,直接将双手放入温热的奶水中。

    钱唐怔了一怔,但警了一眼身侧的婢女,想起史书中的那些典故,却居然不敢拒绝,而是直接俯首净面,却几乎要呕吐出来。

    洗完脸,二人转出,外面设了小阁中设了小宴,不过三案,正是高士瓒和两位郡君各领了一案,然后却见到小阁外的空地上,须臾数十婢女涌出,随之侍立。

    高士瓒面有得色,嘴上却连连道歉,只说招待不周。

    但下一刻,或是甜品果子,或是猪羊牛肉,或是海鲜鱼虾,骨肉脑髓,或烹或煮或蒸或炸或腌或拌,初冬时节能想象到的食物种类一样不缺。

    更不要说酒水也足足有七八种钱唐坐在那里,稍动了几筷子,喝了两杯,却又想起路上遇到找田鼠都找不到的那群少年,和相关的食人传闻,一虚一实叠加起来,弄得他心浮气躁,委实食欲不振。便是另一位张郡君,也没吃多少。

    可这并不耽误盘如流水,速速上,速速下。

    钱大府君亲眼看见,下去的盘子被放在一辆摆在院中的牛车上,居然迅速摆满,而待他昏昏沉沉吃完一顿晚饭而已,牛车都来了三回。

    这等奢靡,与食人何异?也难怪大家要称两个斗富的豪强为食人贼。

    用完饭,钱唐委实待不下去,只以军务严肃,主动连夜纵马逃了。

    翌日,其人回到被半包围的平原郡安德城中,稍作歇息,几乎一口气睡到天黑才醒,却又忍不住在榻上来想若是昨日在高士瓒庄园中的人是白有思会如何?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白有思会一刀剁了高士瓒,然后将庄园的粮食拿出来放了。

    不过,那是白有思修为卓绝,换成其他人呢?修为和自己差不多的那种?比如换成张行会如何做?

    答案似乎还是显而易见,张行会不动声色吃完这顿饭,然后回去请白有思继续将高士瓒一刀剁了,然后放粮。

    但还是不对。

    钱唐敏锐察觉到了其中的难处——张行也好,白有思也好,都不会让高士通这种混账玩意打下半个郡,然后逼到城下的。而自己却正面对著兵临城下的尴尬的情形,便是想处置高士瓒这种混账,甚至只是想鼓起勇气打开库存放粮,恐怕都缺乏现实基础。

    就这样,隔了一夜,还是太年轻的钱唐方才缓了回来。

    但也就是这一日,他收到了两份报告。

    一份来自自己大河对岸安排的探子,探子告知淮右盟淮西大举事后直接降了黜龙帮,而济水一带的黜龙帮全线异动,如今河对岸民间传闻满天飞,都说黜龙帮那位左翼大龙头张行要亲自率军北上,开辟河北!

    只是不知道进军路线,也不晓得传闻真假而第二份报告来自于钱府君极度厌恶的高士瓒,此人得意洋洋,说计策奏效,高士通已然相信了他,正在与他积极联络,商议突袭渤海郡重镇乐陵。

    如果说第一份报告钱唐还是勉强维持镇定,因为他知道,随着淮右盟起事后,黜龙帮必然会掀起进军的讨论,河北必然是其中一个讨论方向,那么第二份报告就让钱唐有些失控了原因再简单不过,第二份报告恐怕正是第一份的佐证。

    高士通说不得已经得到消息,所以才会迫不及待接受高士瓒的邀请。

    花了许久才平复好心情的钱唐决心已定,他要速速击败高士通,然后卸磨杀驴宰了高士瓒,再行私自开库放粮,整顿民心。

    这叫打扫好屋子再请客。

    为您提供大神榴弹怕水的《黜龙》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一百零九章临流行(12)免费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