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道尊不太正经》正文 第一章 众妙

    “洞源与洞明,万道由通生。”

    孟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摒弃心中所有杂念,保持五心通明。

    在确认自己心神气凝之后,他这才徐徐铺开一张焦黄的符纸,取出一杆毛笔,点上朱砂。

    落笔流畅,一笔一画犹如龙蛇起舞,符纸上好似升腾起了云烟,温润的灵气随着笔尖凝聚,不多时,一枚符印便跃然于纸上。

    符印呈现鲜红色,好像是一道红色闪电,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微弱的雷鸣声。

    “呼。”

    至此,孟祥这才长吐出憋在胸中的一口浊气,短短时间,他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拿起桌上的符箓仔细端详,孟祥极为满意。

    绘制出一枚符箓,也就意味着他离翻开自己脑海中的金书玉册又更近了一步。

    没错,他的脑海中有一本金书玉册,应该是他穿越而来的金手指。

    金书玉册看起来也不过两个巴掌大小,玉质的封面上还镌刻着八个鎏金大字。

    “身合至理,心与天同。”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却好像在阐述着什么高深莫测的道和理。

    不过这金手指已经出现了几年了,却一直没有被翻开,只是在一直提醒着他需要灵值。

    经过这些年的艰苦努力,如今的灵值进度已经是998/1000。

    嗯,快了!

    就在孟祥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时,脑海中响起了提示音:“制作失败的掌雷符,灵值+0.5。”

    失败了?

    孟祥微微一怔,很快他就发现在符印中有一丝微不可察的断痕,这就是他失败的原因。

    这让他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境界还是太低了,识灵境本来就只是借助天地灵气绘制一些极其简单的符箓,天地灵气本就是借用的,自然也不能完美掌控,失败也是情理之中。

    就在此时,大门打开,一道身影溜了进来,是大孟祥十岁的虚德师兄。

    “师弟,师尊让你去大鸣殿一趟。”

    大鸣殿?

    孟祥一愣,微微点头在谢过虚德之后,朝着大鸣殿走去。

    ......

    大鸣殿,这是众妙道观的主殿,取自“大智若愚,一鸣惊人”之意,不过因为许久没有人修缮,那镌刻在门牌上的“大鸣”中的“鸣”字的偏旁已经被磨平了。

    嗯……

    孟祥端详了许久,觉得取这个名字的祖师必然是个极度风骚之人,展现了自身的理想抱负。

    十二月的风有些刺骨,孟祥裹了裹身上的破棉服,走进殿中。

    殿中的炉火正旺,为这冰冷的天气带来的几分温暖的感觉,大殿中,一位头顶道冠的老道正捧着一册书卷,看得津津有味。

    孟祥不经意一瞥。

    书名《大夏律法》,后面还有一行蝇头小字。

    《大夏律法之如何巧妙地钻律法的空子坑蒙拐骗》

    好家伙!

    “师尊!”孟祥适时地喊了一声。

    “你来了。”老道不动声色地合上了书页,将其放在了蒲团下面,轻咳一声:“虚玄啊,你来本门多久了?”

    “过了岁末,就有十年了。”孟祥熟练地坐到一旁。

    “嗯,十年不短了,如果为师没有记错,你也马上要满十四岁了吧?”老道轻抚着下巴处的山羊胡,继续说道:“经为师决定,今年岁末的下山除魔任务就交给你了。”

    “可是师尊,弟子才识灵境初期,道行微末……”

    孟祥一惊,这可万万使不得,识灵境才相当于刚刚迈入修道一途,让他去除魔,如果只是一些刚刚开了灵智的草木妖精或者阴魂还好,可若是碰到稍微厉害一丁点的魔头,他就是给那些魔头年末冲业绩的。

    “身为修道者,匡扶正义,除魔卫道是本份……”

    “可是弟子才识灵境初期……”

    “这次下山,除魔的价格可要提升了,这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

    “弟子才识灵……”

    “你要带十两纹银回来才行……”

    “弟,识灵初,懂?”

    “众妙道观上下老小就靠你养活了。”

    “李松鹤,你是不是不听我说话!”孟祥一拍桌子,吓得对面老道一个激灵,吹胡子瞪眼:“狗崽子,有你这么和师尊说话的吗?”

    “为师心意已决。”

    随后,老道李松鹤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悠哉悠哉地品着:“你不去也没关系,不过从此之后,观里就不会再给你发放符纸了。”

    你大爷的李松鹤!

    孟祥气得牙痒痒,因为要翻开金书玉册,他现在正是缺符纸的时候,这李松鹤直接抓了他的把柄啊。

    他知道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余地了,顿时耷拉着脸,连拜别都没有做,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大鸣殿。

    这师尊,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

    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整个众妙道观都不靠谱!

    孟祥看着那开始飘雪的天气,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众妙道观听着名字恢弘霸气,实则三脚猫十几只,唯一超过识灵境界的修道者也就只有他那师尊一人。

    不过听师尊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众妙道观还是有辉煌时光的,在大夏国也是赫赫有名的修道者宗门,妖邪辟易,好不风光。

    只是后来的大夏推行科举,儒家盛兴,那些考取了功名的才子口中浩然才气浩荡十里,便可震退邪魔,而且当今的大夏君王有意打压修道者,这也导致了众妙道观越来越势弱。

    几十年过去,如今已经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了。

    最近十年更是没有什么人拜入门下,十年间也就只有孟祥一人。

    用李松鹤的话语来说,孟祥就是最小的那一根独苗,要细心呵护,好好培养!

    “岁末之后,我就满十四了,到时候真要我去除魔,这可怎么办?”

    孟祥紧皱着眉头,敢情这就是所谓的细心呵护?

    说实话,识灵初期境界除了能够通过一些介质凝聚微弱的灵力外,其他方面和江湖中跳大神的没什么区别。

    到时候恐怕不是除魔,而是魔除。

    除非他迈入蕴灵境。

    按照他耗时三年才迈入识灵境初期的速度来看,若他想迈入真正纳灵气为己用的蕴灵境,没有个三十年是做不到的。

    最主要的原因是,众妙道观现在修行的虽然是最正统的道术,但却是正统中最不入流的。

    用他师尊的原话说,如今修炼的道术放在以往都是拿来垫桌脚的。

    难道还指望垫桌脚的能够让他像坐火箭一般突破?能不修炼死人就不错了。

    “唯一的希望就是脑海中的金书玉册了。”

    他观想着脑海中的白玉书册,那998.5的灵值清晰可见,以他如今的境界,一天可以撰写一张符箓,若是成功,便是1点灵值,失败也有0.5。

    也就是说他最快两天最迟三天就可以翻开金书玉册了。

    也不知这书册之中究竟有什么,希望对得起金手指这个称呼。

    不过,他这个月的符纸已经用完,需要去提前预支一些才行。

    ……

    酉时是众妙道观的晚饭时间,小小的饭堂中挤满了十几口人,晚饭就是水煮萝卜与青菜,穷酸的没有一点荤腥。

    穷就算了,关键是李松鹤那老家伙还要美名其曰修道之人不食荤腥,这样才能保持体内无浊无垢。

    为此孟祥还专门查阅了古籍,也没有发现这个世界有这个规矩。

    端着饭碗,孟祥在吃饭的人群中搜寻,当发现目标时,他的眼睛一亮,快步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一位正在埋头苦吃的胖道士对面。???.BiQuPai.Com

    “清崖师叔,我想预支下个月的符纸,不多,只要十张就可以。”他压低着声音。

    “不可能,以前每个月给你发放的符纸都已经超标了。”那被称为清崖师叔的胖子头也不抬,断然拒绝。

    而孟祥并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对于穷酸的众妙道观来说,最低级的符纸已经称得上是珍贵之物了,每一个月都有相应的发放标准,而孟祥每个月都在超标。

    “师叔,岁末一过,我就要下山去完成除魔任务了,你若给我预支十张符纸,我就给你带一整只烧鸡。”

    听到孟祥这么说,那胖道士猛地抬起了头,嘴里的饭都还来不及吞下:“此话当真。”

    这烧鸡可是他的心头好,每当有门人下山时,他就会想方设法地让对方带一只。

    孟祥郑重地点头:“我哪里敢骗师叔。”

    “我记得一年前,你说松鹤师兄坐下蒲团藏有《道符真解》,我趁黑想去借鉴,结果那是一本《快乐手册》,我看了一眼简直不堪入目,有辱斯文!为此我还被师兄追了三里地……”

    “可我看你不是看得挺开心的,甚至还临摹了下来,而且我明明记得是《道符真解》的……”孟祥眉头一皱,似乎真的被冤枉了。

    清崖胖子差点被呛到,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这不重要……”

    “……那半年前,你说清柏师弟揭发我偷偷下山一事又怎么说?”

    “没错啊,我亲眼所见。”孟祥一脸无辜。

    “可清柏师弟修炼了闭口经,十年没有说话了!”

    “……他比的手语,你信不信?”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