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道尊不太正经》正文 第五章 阴魂不散

    不是,李松鹤你在坑我吧?

    孟祥看着那一口井,这瞬间,他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怨气冲天。

    绝对不是怨念,极有可能是一只阴魂。

    何为阴魂?

    如果说怨念是等级最低的诡怪,寻常武者可以凭借血气轻易镇压,那么阴魂却可以无惧武者血气,至少七品以下的武者拿阴魂一点办法都没有。

    阴魂,可不是那么好处理的。

    所谓阴魂不散就是这个道理。

    孟祥差点调头就走,他从未碰到过阴魂,因此也不知道天雷符是否对阴魂有用。

    虽然这种至刚至阳之物对这些邪祟起到了天然的克制作用,但是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什么克制关系都是笑话。

    难道我一只五十米高的老鼠,都已经可以和高达掰手腕了,还怕一只小猫咪不成?

    等等。

    纳阴瓶。

    孟祥忽然想到从金手指那里获得的纳阴瓶,其功效就是收服一只诡怪为自己所用。

    纳阴瓶是否可以对付阴魂?

    他看向那口古井,除了怨气有些浓郁之外,并没有其他异常。

    很快,他就眯起了双眼,在古井外井壁之上,他看到了一张张符纸。

    有新有旧,一些符纸都已经发黑腐烂。

    有人曾对付过井中的诡怪。

    而且不止一个!

    “你们是不是还请过其他道士来过?”孟祥转头看向身旁的村长。

    这位中年村长的神色有些许的不自然,尴尬点头,干笑道:“道长火眼金睛,算上之前来的几位高人,道长是第四个了。”

    我是第四个?

    这么说来,井中的诡怪有些年头了。

    “既然之前那些人都没有镇压住这只诡怪,你们为何不报官?”

    孟祥再问。

    这是最大的疑点,诡怪应该出现有一段时间了,但为什么不报官?

    先不说一位正七品的知县可以凭借自身才气轻易镇压一只诡怪,单单是随意派出一位七品武者就可以彻底解决村子的隐患。

    可是为什么,这位村长还要如此大费周章?而且事情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听到孟祥的问话,中年村长眼神闪躲,支支吾吾半晌说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有古怪。

    “道长,这些事情说来话长,还请道长快快镇压那只诡怪,当初那几位高人的封印已经松动了,如果多拖延一会,诡怪可就脱困了。”

    中年村长显得很是着急,催促着孟祥尽快动手。

    “如果道长替我们解决了鬼患,必将奉上十两白银作为报酬。”

    听到这番话语,孟祥心头更加疑惑,但却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毕竟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

    他凝视着那口古井,目光沉凝且严肃,久久没有开口,似乎是在思索着对策。

    这般模样看得那位中年村长心头大定,之前来的那几位自称“高人”的道士只会让他取黑狗血,然后随意贴几张符就完事。

    这只能短暂地起到封印作用,并不能真正的解决掉井中那只诡怪。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感觉到井中诡怪的实力越来越强,现在他们这种普通人已经无法靠近井边十米范围,一旦靠近就会感到毛骨悚然,似乎下一刻就要被拖入井中。

    特别是到了晚上,村子里总会响起凄厉的哭声,整个村子都人心惶惶,彻夜难眠。

    如果这一次不能解决,再过不久诡怪就要彻底脱困,到时候整个村子都要遭殃。

    现在来的这位道长虽然看起来年轻,但看起来要沉稳许多,应该真的是得道高人。

    高人出手,肯定不是像那些假货一样只会用黑狗血,高人随意出手必然就是风雨雷电跟随,轻易就可以灭杀诡怪!

    村子有救了!

    “给我取点黑狗血来。”

    孟祥在这时候开口。

    嗯?

    什么?

    那位中年村长愣在原地,眨了眨眼,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得道高人呢?

    二十岁以下最强的道士呢?

    就这?

    就这!

    “记住,不要一碗,直接给我放一桶。”孟祥又一次开口。

    好家伙,别人都是一碗,你直接干一桶,本来村里的黑狗都要被杀灭种了,你这是要赶尽杀绝,不留活口啊!

    中年村长虽然心中不满,但还是转身跑去准备黑狗血,他的心中还有侥幸,万一这小道士真的有东西呢?

    而孟祥则绕着那口井转圈,仔细打量,黑狗血是民间的土方法,据说可以让诡怪实力大打折扣,到时候如果真的要打起来,先浇它一桶黑狗血。

    就算不能降低实力,也要让它恶心一阵。

    片刻之后,村子里响起了一声凄惨的狗叫声,没过多久,中年村长就屁颠屁颠提了一桶黑狗血过来。

    “道长,够了么?”

    听到中年村长的问话,孟祥看了看被放在地上的那一桶黑狗血。

    他伸出一只手,提了提。

    然后又不动声色地加上了另一只手,这才说道:“足够了。”

    说完,他提着盛着黑狗血的铁桶走到了井边,哗啦一声,全部倒了进去。

    顿时,井中响起了凄厉的尖叫声,漫天怨气狂舞,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那是一种直指骨髓的阴冷气息,像是千万根针扎在血肉里。

    有用!

    孟祥脸色一喜,而后直接从袖口抽出一张天雷符,厉喝一声:“大胆诡怪,还敢为祸人间,给本道长镇!”

    话语还没有落下,天雷符就已经丢了出去。

    轰隆!

    凭空响起了一声雷鸣,天雷符从中间裂开,一道拇指粗细的雷霆朝着井中劈落而下。

    尖叫声戛然而止,那漫天的怨气犹如退潮的海水,朝着井中退去。

    成功了吗?

    孟祥长松了一口气,看来这诡怪比他想象中要弱上一些。

    而躲得远远的中年村长也是看傻了眼,不说其他,就单单召唤天雷这一手就真的像是神仙手段。

    高人啊!

    真的高人啊!

    他正准备开口,忽然一大团黑气从井口喷涌而出,朝着四周扩散而开,那贴在井口的一张张符纸忽然生起了幽绿色的火焰,瞬间就化为了灰烬。

    “退!”孟祥立马变了脸色。

    井中的诡怪并没有死,那道天雷似乎还助其挣脱了封印。

    不用孟祥提醒,那位村长见状不对,立马拔腿就跑,边跑边大喊:“井中诡出来了,大家快逃命啊!”

    声音就像是尖锐的哨笛,在整个村子传开。

    整个村子都是都慌乱起来,他们本来躲在家中暗中观察,如今见到这一幕都慌了心神,整个村子乱成了一锅粥。

    只见那古井附近已经彻底被黑气所笼罩,十米范围犹如陷入了最深邃的暗夜之中,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

    一切都那么诡异,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其他事情发生。

    许久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异动。

    正在逃命的村民慢慢冷静了下来,他们逐渐围拢,离得远远的,惊恐不定地看着一团黑气。

    有人声音颤抖:“村长,要不我们还是报官吧。”

    “报官?”那村长的神色变得有些狰狞:“如果那些官差审问起来,要抓我们多少人?”

    “你,王麻子还有马三瘸都跑不了!”

    “还要连累我!”

    “还愣着干什么,那道士肯定已经死了,难道你们也要等死吗?”

    “赶紧跑!”

    ……

    静!

    这是孟祥的第一感觉。

    黑气之中,只有一片安静,安静得可以听见他自己的心跳。

    除了静,便是黑。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他仿佛变成了一位盲人,再也看不清四周的事物。

    紧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脸痒痒的,有什么东西轻轻扫过。

    这种触感!

    是头发!

    孟祥后背一冷,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什么最可怕?

    未知最可怕!特别还是这种看都看不见的未知!

    “特奶奶的,老子身上还有五张天雷符,一沓掌雷符,别让老子知道你在哪里,不然送你渡劫!”

    虽然害怕,但孟祥心中也发了狠,他不是什么坐以待毙之人。

    再不济,他还有一张御风符。

    只是要注意别跑到井里去了。

    唰!

    就在这时候,一道破空声响起,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快速靠近。

    孟祥的面门肌肉都紧张了起来,就在他准备动用剩下的所有天雷符之时,胸口却传来一阵温热的感觉。

    是纳阴瓶!

    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动用纳阴瓶,是因为他不能确定纳阴瓶是否可以对阴魂产生作用。

    但现在,纳阴瓶竟然主动有了反应,似乎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展示自己。

    试一试!

    念头飞快闪过,孟祥伸手入怀,掏出了洁白如羊脂的纳阴瓶。

    “啊!”

    纳阴瓶刚一出现的一瞬间,他的耳边就响起了一声惨叫,紧接着他感觉自己手中纳阴瓶一重,有什么东西被收了进去。

    四周的黑气快速散去,孟祥的身影逐渐露了出来。

    正准备逃命的村民直接愣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孟祥的身影。

    这小子竟然没死?

    诡怪呢?

    想象中孟祥惨死的场景并没有发生,而且古井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难道诡怪被那小道士杀了不成?

    “道长,诡怪呢?”村长吞了口口水,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

    “跑了。”孟祥的脸色有些苍白,这并不是装的,而是刚才他真的被吓到了。

    至于纳阴瓶一事,他肯定不会告诉这些村民,因此就随便编造了个理由。

    跑了?

    一众村民闻言,脸色就像吃了几只死苍蝇一般难受,诡怪跑了就有可能还会回来,他们还是处在危险之中。

    他们没有去深究诡怪为什么会突然逃跑,而是面面相觑,思索着是否真的要收拾好行囊跑路。

    之前诡怪被封印了还好,但现在谁也不愿意待在一个随时都可能闹鬼的村子里。

    新笔趣阁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