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道尊不太正经》正文 第六章 周清儿

    村子往外官道上三里地。

    孟祥站在雪地中,手中还掂着一个钱袋。

    里面装了十两白银,放在手中有些沉。???..coM

    对于他来说,这件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不过对于那个村子的人来说可不这样想。

    对方甚至想赖账,借口是孟祥根本没有镇压那只诡怪,放任其逃跑。

    不过在孟祥掏出五张天雷符作威胁之后,对方还是乖乖出了十两白银。

    开玩笑,他冒着这种天气赶过来,还耗费了一张天雷符,那只诡怪实际上也被他收服了,岂能就这么让对方赖账的。

    将银两仔细收好,随后孟祥就拿出了那一只纳阴瓶。

    瓶身洁白,宛若是象牙做成,难以想象这不足半个巴掌大小的瓷瓶是怎么收服一只诡怪的。

    所谓为他所用的意思,就是那只诡怪彻底被他掌控,一切生死都由他来定夺。

    只是,该怎么把诡怪给弄出来?

    孟祥将头靠了过去,顺着细窄的瓶口朝瓶子里面望去。

    内部空空如也,哪有什么诡怪存在。

    诡怪呢?

    “出来吧,诡怪!”

    孟祥想着是不是有什么口诀,随意地念叨了几句,然而一切都很平静,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那只诡怪真的跑了?

    可他之前清楚地感觉到瓷瓶重了几分。

    正当他疑惑不解之时,手中的纳阴瓶开始喷涌出了丝丝缕缕的黑烟,这让孟祥一惊,四下望去,选了一个被荒草与枯树遮盖的角落躲了起来。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看到他和诡怪有接触。

    在这儒道大兴的大夏国,一切邪祟都是禁忌,跟邪祟接触若是被发现那就是杀头的死罪。

    而随着黑烟的喷涌,一道身影缓缓的凝聚而成,漂浮在离地三尺的空中。

    这是一位穿着素裙的女子,柳叶眉,秋水眸,肤色如纸一般惨白,却并不吓人,反而有一种柔弱的气质。

    这就是井中那只阴魂?

    这种形象和孟祥在电影中看到的有很大差别。

    如果抛开那苍白的脸色不看,这阴魂还长得怪好看的。

    “主人。”那只女鬼眼中还有些惊惧和疑惑,她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收到了一个瓶子中,眼前那少年在她眼中变得高大宏伟起来,就像是一位神明。

    这是发自内心的尊崇,没有办法忤逆。

    被一只女鬼叫做主人,孟祥总觉得怪怪的,他有一种感觉,这只女鬼的生死已经由他完全掌控。

    孟祥轻咳一声:“你可有名字?”

    “回大人话,我叫周清儿。”

    女鬼神色恭敬,语气柔弱,难以和之前那种怨气冲天的模样联系起来。

    “你叫我孟祥就是了。”孟祥总觉得这个大人听起来很腻歪。

    周清儿闻言,神色顿时变得惶恐起来:“清儿不敢。”

    在这等级森严的世界,上下级分明,若是直呼上级名字便是忤逆。

    竟然连阴魂都不例外。

    孟祥叹了口气:“那你称呼我公子就是,别一口一个大人,听着不自在。”

    周清儿有些踌躇,如葱段般的手指绞在了一起,完全就是一副弱女子的模样。

    “你是为什么变成了鬼?”

    孟祥不想在称呼上过多纠结,岔开了话题。

    诡怪的形成条件很是苛刻,一个是需要阴冷之地,那口古井终年不见阳光,倒也符合阴冷之地的条件。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死刑犯都是在午时问斩,因为正午的阳光最为强烈,可以极大程度的抑制阴气,避免诡怪的形成。

    而另一个条件,就是要怨气。

    只有极强的怨气,再配合上阴冷之地,在可能诞生诡怪,另外诡怪也并非还会有人死后才能形成,还有一些天生地养的诡怪。

    孟祥很是好奇,周清儿这一副弱女子形象,究竟是在生前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拥有如此浓郁的怨气。

    甚至都直接跨越了最低级的怨念,化为了一只阴魂。

    提到这个话题,周清儿的气息顿时一变,满头黑发狂舞,清秀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根根狰狞的黑筋。

    “周清儿。”孟祥一惊,急忙呼唤一声,担心周清儿失控。

    听到孟祥的呼唤,周清儿身躯一颤,许久之后,才缓缓平息下来。

    “我本是村长的一位普通村民,和我父亲相依为命。”

    周清儿开始讲诉起来。

    “我的母亲得了肺痨,去世得早,是我父亲将我拉扯带大,只是在我十六岁那一年,父亲外出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来。”

    “直到父亲的尸体被找到,我才知道,我的父亲被一群马匪给杀了,当我看到他时,父亲浑身都是血,躺在荒草从里……”

    说到这里,周清儿的声音明显颤抖了起来。

    孟祥沉默,马匪谋财害命的事在早些年经常发生,倒霉的就是这些普通老百姓。

    “我的父亲走了,家里面就只剩我一个女人,我不奢望村民们能够帮助我什么,但是……”

    周清儿说到这里,又有了失控的迹象,孟祥急忙安抚了一句:“没事,慢慢说。”

    “他们见我一个弱女子,不仅想要霸占我的房子,还想要强迫我……”

    “我不堪屈辱,想要去报官,他们就把我绑了起来,丢进了井里。”

    什么?

    听到这里,孟祥直接怔住。

    很狗血的剧情,他也只在电视剧里看过,没想到真的有这种事情。

    这让他有些愤怒,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虽然有些以偏概全,但那个村子里的人着实让他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公子,我的尸骨就在那口枯井里,请公子帮我报官!”

    周清儿跪了下去,眼中流着血泪。

    孟祥却没有立刻答应,他去报官的话,如果对方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难道他说他收服了一只阴魂,从阴魂口中得知的?

    到时候恐怕第一个抓的就是他。

    他将周清儿扶了起来,询问道:“害你的都有哪些人?”

    周清儿说出了几个名字,而其中便有那位中年村长。

    好家伙,带头犯法。

    孟祥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位村长死活都不愿意报官,若是那些官差发现了古井中的尸骨,只要稍微调查一番,当年的事就会水落石出,他们一个人都跑不了。

    原来如此。

    孟祥目光闪烁,此事不用报官,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对了,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之前不是在纳阴瓶中吗?为什么我看不到你?”孟祥又一次岔开了话题。

    “公子手中的瓶子叫纳阴瓶吗?”

    对于孟祥没有答应报官一事,周清儿虽然有些失落,但对方的话语就是命令,她也不敢有任何不满。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一个漆黑的空间里,那个空间很是神奇,清儿感觉要是在里面多待上一段时间,实力还会更强大。”

    纳阴瓶还有这个功效?

    孟祥看着手中的纳阴瓶,很是惊讶,这瓶子竟然还能让周清儿再度突破。

    要知道,诡怪是有等级之分,最低级的就是怨念,入了品的武者便可以无惧这个等级的诡怪。

    而阴魂则要厉害一些,非七品武者不可敌,要知道清河县总捕头也就才六品。

    阴魂之上,则是煞。

    阴魂一旦进化成煞,那就是天翻地覆的变化,除非一品武者出手,否则轻易不会被镇压。

    而一品武者是什么概念?再往上一步便是武道大宗师,一位大宗师只要立下战功,便可以封侯拜将。

    孟祥的父亲就是一位大宗师。

    所以他才如此惊讶,这个世界的修行之法有很多,有儒,有道,有武,也有妖魔鬼怪。

    如武道十品,往上的大宗师,再到后面的纯阳等等。

    而儒道不能单纯的依靠境界来定,主要是看才气和官品。

    还有修道一途,识灵,蕴灵,再到后面的三花真人。

    至于诡怪的境界则是最难突破的,一般诞生之时是什么境界,那永远都有可能停滞在那个境界。

    纳阴瓶能够让诡怪突破,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神奇宝物。

    说不定以后会有大用。

    孟祥让周清儿回到了纳阴瓶,将其郑重的收好。

    “收复阴魂一只,获得灵值+10。”

    就在这时,脑海中声音响起。

    嗯?

    收复阴魂也会获得灵值?

    孟祥一喜,这么看来,获得灵值的渠道不单单是绘制符箓一种,这样的话他翻开第二页的时间又会大大缩短。

    看着逐渐下大了的雪,他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平静。

    “在大夏朝,收服诡怪可是掉脑袋的大罪,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大夏儒道盛行,推行科举制,那些文人一身浩然正气,自然容不得一丁点邪祟,凡是发现诡怪都是铁血镇压,更别说像孟祥这种收服了诡怪的人了。

    一旦发现,哪怕你官至一品或者是三军总督,都免不了一死。

    但让孟祥就这么放弃纳阴瓶,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不容易翻开了金书玉册的第一页,又好不容易收服了一只诡怪,岂是说放弃就放弃的?

    大夏律法,他不会轻易触犯,但要学会变通。

    如果要去彻查当初镇北侯满门被抄斩的事情,那就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

    毕竟连他的父亲都不敢反抗的敌人究竟有多强,他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得到。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孟祥再度重复了一次父亲临死前说的话,随即朝着清河县的方向走去,身影逐渐消失在了大雪中。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