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道尊不太正经》正文 第八章 闭口经

    十二月的夜色朦胧,月华如纱帐,为雪地添上了一层氤氲的光晕。

    就在众妙道观外三里地,一伙人马正在一处被清理出来的空地上休息。

    拢共有四个人,皆是男子,每一个都穿着干练的衣服,目光如鹰,透着一种摄人的气息。

    高手!

    这是一群入了品的武者。

    火堆烧得正旺,一位身型犹如瘦猴般的男子正往里加着早已晾干的枯木枝,确保火堆不会熄灭。

    “老大,打探清楚了,前面不远处是一座道观,名字叫做众妙。”

    黑夜的远处,一道犹如鬼魅般的身影飘忽而来,这是一位贼眉鼠眼的男子,还想着两缕细长的八字胡,竟真的像是一只老鼠成了精。

    而被他称为老大的则是一位魁梧中年,眉宇粗旷,太阳穴高高隆起,看得出来是一把好手。

    “众妙?”魁梧中年皱起了眉:“听说过,以前似乎是个大道观,不过衰落了,现在也就有几只三脚猫。”

    “老大,要不要现在就冲上去?正好有个藏身的地方。”那贼眉鼠眼的男子发出阴森森的笑声。

    “今夜就罢了。”

    魁梧中年摇头:“被那群官兵追杀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将其摆脱,大家也都劳累了,今夜好生休息,明日一早再去那座道观。”

    “老鼠,猴子,你们两个轮流盯梢,一旦有异常就立马通知大家。”

    “好。”正在添柴的瘦弱男子和那贼眉鼠眼的男子同时答应下来。

    那贼眉鼠眼的男子,也就是“老鼠”纵身一跃,跃上了一株枯树,身躯佝偻,渐渐融入了夜色之中。

    而“猴子”则是掩灭了火堆,提着一把雪亮的战刀,走到了远处。

    “其余人休息。”

    随着魁梧中年一声令下,剩下的男子没有丝毫的犹豫,各自找了还算干净的地方,席地而睡。

    这种干净利落的执行力,就好像是最精锐的士兵一般。

    月色如水,魁梧中年倚靠着一株大树,他的目光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大人,我这群兄弟都在为你卖命,希望此事替你完成之后,你不会亏待兄弟们。”

    黑夜中响起了一声呢喃,随后魁梧中年的目光彻底暗了下去。

    ……

    卯时。

    冬天的早晨亮得很晚,天空灰蒙蒙的一片。

    众妙道观已经有人起了床,是名为虚德的道士,他是孟祥的师兄,不过却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年纪了。

    虚德提着扫帚,他要去清扫山门的积雪,这是李松鹤给他安排的工作,美名曰晨功。

    刚一走到山门,还没来得及扫雪,虚德便看到山脚下正有一群人朝着道观走来。

    那是一群男子,有高有矮,但无一例外每一个人手中都握着一口铁刀。

    来者不善!

    虚德心中顿时浮现出这个词,这绝对不是什么猪油蒙了心想要拜入道观的人。

    正经人谁拿刀啊!

    “敌袭!”

    虚德拉长了嗓音,在寂静的众妙道观响起。

    顿时,整个众妙道观的道士都被惊动了。

    “敌袭?”

    “虚德是不是没睡醒?就我们这种破道观还会有敌袭?”

    “开什么玩笑?这里可是大夏境内,我们修道者也是受律法保护的,谁得了失心疯吗?”

    “难不成是马匪?”

    道士们纷纷朝着山门处赶来,有些人甚至连裤子都还没来得及提起来。

    当看到山下那一群人时,所有道士都傻眼了。

    还真的是敌人啊!

    “是马匪!”

    “不是说早就已经清剿干净了吗?怎么还有漏网之鱼?”

    在大夏国内,敢明目张胆拿着刀,还气势汹汹的人除了官兵,也就只有马匪了。

    眼前这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官兵。

    山下,老鼠目露凶光:“大哥,这群破牛鼻子反应还挺快,要不要……”

    “不急,我们只是为了找一个藏身之处,没必要和这些道士起冲突。”

    魁梧中年微微摇头,随即对着身旁的猴子说道:“猴子,你去交涉一下,如果对方愿意让我们进去,那自然皆大欢喜。”

    那被称为猴子的瘦弱男子点了点头,走上前去,大声喊道:“各位道长,我们兄弟几人没有恶意,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会,我保证,我们兄弟绝对不会影响各位道长的。”

    没有恶意?

    都拿着刀了,这还叫没有恶意?

    糊弄鬼呢?

    众妙道观的道士自然不信,他们不瞎也不蠢,怎么可能相信一群马匪的话。

    “诸位请回吧。”

    就在这时候,李松鹤的身影出现在山门处,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胖一瘦的清崖和清柏。

    “道长,我们可以给钱,绝对不会白住。”猴子又一次开口。

    不过李松鹤的态度却是很坚决,他虽然穷,但分得清轻重,这根本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一旦让这些马匪进入道观,日后如果被官府知道,大夏官兵就会立刻踏平众妙道观,而他们也会被视为马匪的同伙直接被砍头。

    这群马匪看起来不好惹,但有大夏律法可怕吗?

    答案是没有。

    “诸位还是回去吧。”

    所以,李松鹤又一次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滚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马匪还想玷污我们道观,门都没有。”

    另外的道士可没有李松鹤那么柔和了,一个个破口大骂。

    这些马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就像是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竟然还有脸想要进入道观?

    “他奶奶的,这群破牛鼻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老鼠低声骂了一句,他们这种人哪一个手上没有几条人命?没有立即动手就已经是很给这群道士面子了。

    魁梧中年也皱起了眉头,眸子深处闪过阴戾之色,他示意猴子退下,随即朗声开口:“道长,真的没有协商的余地了吗?”

    “自然。”李松鹤轻描淡写地回应,他看得出来这一群马匪都是入了品的武者,实力非凡。

    但他却并不担心,因为他是蕴灵境的修道者,体内已经有了微弱的灵气,而且修道者极其擅长远攻,这么远的距离,他有把握让对方无法近身。

    况且,他们在人数上占据优势,虽然是些三脚猫,但好歹也能动用符箓。

    真打起来,二八开。

    不,一九开。

    他们九,马匪一。

    “唉。”魁梧中年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也别怪兄弟们不客气了。”

    闻言,他身边的马匪全都握紧了战刀,血气翻涌,杀气腾腾。

    “干他丫的!”胖道士清崖一拉袖口,顿时抽出来十几张符箓。

    “打死这群马匪!然后去县衙领赏!”

    一群道士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很是兴奋,天天在这山上焚香修道,早就闲出鸟来了。

    这场景,才叫刺激嘛!

    哪怕将这些人打死,官府也不会怪罪他们,反而会论功行赏。

    “你们退下,让清柏来。”李松鹤却是伸手制止了一群跃跃欲试的道士,点名让瘦如竹竿的清柏道士出手。.CoM

    “清柏,你修炼了十年的闭口经,如今也正是一展神通的时候了。”

    李松鹤郑重说道。

    沉默的清柏道士凝重点头,走到众人身前,面对着一群马匪。

    “对啊,清柏师叔修炼了闭口经,这可是我道教的神通,十年藏一口灵气,一旦开口就是天翻地覆!”

    “没错,据说闭口经一旦开口,那就是声如雷,音如钟,光靠声音就可以震慑敌人心神,让其彻底失去战斗力!”

    “清柏师叔威武,那群马匪完蛋了!”

    一群道士兴奋不已,清柏道士修炼闭口经的事情整个众妙道观人尽皆知,现在终于要见识这门神通的威力了!

    而山下,魁梧中年心头一惊,竟然还有这种神通。

    修炼十年的一口灵气该是何等的可怕?

    “小心一点!”他沉声提醒,做好了捂耳朵的准备。

    与他一起的马匪也是神色凝重,修道者现在虽然落寞了,但以前可是有风光的时候,曾经有一位三花真人上了战场,以一己之力杀了蛮夷三位武道大宗师。

    他们提起十二分的心神,准备全力以赴去对待那所谓闭口经的神通。

    “安静。”李松鹤嘘了一声,让门人安静。

    全场寂静了下来。

    清柏站在所有人身前,原本瘦弱的身躯在这一刻莫名变得高大起来,顶天立地,有一种让人心安的气息。

    这一瞬,天地的焦点都集中在了清柏的身上。

    呼。

    起风了。

    风雪吹动山门,同时也撩动了所有人的心弦。

    而与此同时,清柏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腔鼓起。

    闭口经神通,马上就要展现出惊天动地的威能了!

    众妙道观的所有人都捏紧了拳头,神色激动。

    给这群马匪一个教训!

    他们准备振臂欢呼!

    下一秒,清柏开口了!

    “阿巴阿巴!”

    “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