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道尊不太正经》正文 第十三章 罪状

    房间中,孟祥拿出了纳阴瓶。

    周清儿的身影随之浮现,她那断掉的手臂正源源不断地冒着黑烟,修补着伤势。

    “公子。”

    “清儿,这个给你。”

    孟祥拿出纸和笔递给周清儿,后者眨了眨眼,有些不能理解:“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留证据啊。”孟祥随口回答:“那黄元在东北方向二十里外,你去找他,让他主动写下自己犯下的罪状,我会找机会贴到清河县中。”

    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首先,周清儿肯定不能靠近清河县,一旦靠近绝对就会被发现。

    其次,他自己也肯定不能去主动报官,否则他根本无从解释。

    唯一的方法就是让黄元主动认罪。

    不过想要这种人去自首肯定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办法让其主动写下罪状,然而由他偷偷地贴在清河县最显眼的地方。

    清河县人来人往,总有人能看见,一旦看见就势必会引起官府的注意,就算怀疑是恶作剧,官府也必然会派人去黄山村查看一番。

    只要找到周清儿的尸骨,那黄元的罪状也就定死了,无论他跑到何地,只要还在大夏境内,就会被捉拿归案。

    而别人想要凭一纸罪状查到他身上,就难了。

    这个办法有瑕疵,但目前孟祥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一个了。

    将具体的方法交代给周清儿后,这只女鬼便飘忽着离去。

    之后,孟祥翻开了《道符真解》

    乾元亨利贞,日月是吾兵。

    神符入五脏,永保得安宁。

    开篇是两句总纲,孟祥看了半天,也没明白具体意思。

    伴着烛火,孟祥往后面看去。

    雪越下越大了,压得屋顶嘎吱作响,许久之后,孟祥长伸了一个懒腰。

    《道符真解》不愧是第三代祖师所注写的经书,里面将各种符箓分为了三品。

    如掌雷符这一类的便是三品符,对所需要的材料以及绘制人的修为要求都不是太高,像孟祥这种识灵境初期,借助普通的毛笔和最低级的符纸便可以绘制出来。

    而天雷符这种便是一品符,对材料和修为的要求极其严苛,需要最高级的符纸再加上至少识灵境后期的修为境界才可以真正发挥出天雷符的威能。

    “据书上记载,天雷符可以召唤五道雷霆,这才是真正的五雷轰顶。”

    “我现在绘制的不过是伪劣产品,威力不足十分之一。”

    “可惜,这道符真解应该也只是留下来的手抄本,很多一品符箓的绘制手法都已经失传了。”

    孟祥叹了一口气,这本《道符真解》中记录的都是二三品符箓的绘制手法,而一品符箓并没有记载多少,只是粗略地介绍了一些作用。

    如他从方奇散人那里获得天雷符在《道符真解》中也只是只有功用介绍,而绘制手法则是没有。

    书中唯一记录了绘制手法的一品符箓只有一个。

    木春符。

    一种疗伤治病的符箓,据记载所说可治百病,可治各种外伤。

    孟祥不知道这木春符是不是真的有说得那么靠谱,毕竟前世还有江湖道士说他能活到九十岁呢。

    然后二十岁就被车给撞死,穿越到了这里……

    合上《道符真解》之后,他又拿出了装有破境丹的木盒,显得有些犹豫。

    也不知道这破境丹到底有没有变质。

    不过这香气闻起来应该还在保质期内。

    如果按部就班地修炼,想要突破识灵境中期起码需要三年时间,如今一颗丹药就可以解决。

    孟祥心头一横,快去捏起了那一枚破境丹放入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直接流入喉咙中,让他一点吐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紧接着,孟祥的体内传来了灼烧之感,浑身上下的所有毛孔舒展而开,好似有一缕缕清风钻进身体中。

    当初突破识灵境初期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

    这是境界要突破的感觉!

    终于!

    孟祥都要哭了,因为修炼心法的原因,他的境界一直卡在了识灵境初期,如今终于要突破了。

    沉心静气,专心突破!

    ……

    众妙道观东北方向二十里外。

    黄元将行囊放在一旁,取出火石准备生火。

    不过冬天的树枝太过于潮湿了,他尝试着点了几次都没有将其点燃。

    “唉。”

    黄元叹了一口气,厉鬼脱困,现在搞得他只有背井离乡,连夜逃命。

    “妈的,这些道士一点都不靠谱,怪不得道教落寞了,活该!”

    他呸了一口,收拾出一块空地坐下。

    月光被阴云笼罩,夜已深,不便再赶路了。

    至于为什么不往清河县逃跑,根本原因还是他做了亏心事,一看到那些官兵就双腿发软,唯恐被抓进大牢中。

    “这该死的雪什么时候停啊!”

    黄元看着那漫天的大雪,又挪了块有遮挡的地方,盖上了厚重的棉服。

    这荒郊野外的又生不起火堆,睡觉都不敢睡死了,免得一不小心被冻死在了野外。

    走走停停了一天,黄元刚一坐下没多久,便有困意袭来。

    半梦半醒之间,他感觉到有一股刺骨的阴寒透过棉服,钻进他的体内。

    恍惚中,他睁开了双眼,看到了一双阴冷的眼眸。

    “啊!”

    尖叫声划破夜穹,当看到眼前的周清儿之时,黄元整个人都被惊醒,困意全无。

    此刻的周清儿与之前那柔弱的模样有了天翻地覆的差别,满头黑发狂舞,周身黑烟滚滚,每一寸肌体上都弥漫着宛若蛛网般的黑色纹路。

    “鬼……鬼啊!”

    黄元尖叫,想要爬起身来逃跑,但双腿因为恐惧已经完全不听他的使唤了。

    “黄元,你可还记得我?”

    周清儿阴森的声音响起,犹如夜枭的啼哭,让人毛骨悚然。

    黑色的长发拂过黄元的脸庞,让后者躯体僵硬,他当然记得周清儿,对方的死与他可是有着直接关系。

    “清儿,那件事都过去那么久了,每一天我的良心都倍受煎熬,我知道错了,请放我一条生路。”

    黄元慌张地跪在地上,不断地对着周清儿磕头,没多久,鲜血就将雪地给染红。

    知道错了?

    周清儿凄惨地笑了起来:“如果你知道错了,为什么不主动去官府自首?”

    “说到底,你这种人只有死到临头才会后悔!”

    凄厉的声音从周清儿喉咙中发出,她满头黑发崩得笔直,如一柄柄利剑,朝着黄元刺出。

    如果这一下落实,黄元绝对被刺成一个刺猬!

    这让黄元脸色苍白,一股腥臭的液体从下身流出。

    竟被吓失禁了。

    黑发在黄元面前三寸停下,周清儿眼中满是怨恨:“若不是……”

    如果不是孟祥叮嘱过她不要闹出人命,他肯定早就把黄元刺成了马蜂窝。

    我没死?

    黄元瘫软在地上,满头大汗,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紧接着,只见周清儿黑发扫过,一块树皮就被扒了下来,落在黄元面前。

    一张白纸轻飘飘地落在树皮背面,周清儿又将笔墨放下,说道:“想要活命,就把你的所有罪状写在纸上,签字画押!”

    什么意思?

    黄元没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押到官府审问了不成?

    “还不快写!”

    周清儿冷喝一声,满头黑发再度崩得笔直。

    “写,我马上写!”

    黄元手忙脚乱地拿起笔墨,他身为村长,倒是识得几个大字,很快就将自己和其他村民如何祸害周清儿一事给写在了纸上,只是字迹歪歪斜斜,有些难看。

    写完之后,周清儿地黑发划过黄元的指尖,割出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画押!”

    黄元闻言只能照做,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上了一个鲜血指印。

    只见周清儿黑发一卷,将笔墨和那张写了罪状的纸带走,冷冷地看了黄元一眼,身影飘远。

    真的没杀我?

    黄元呆愣在了原地,大口地喘着粗气,眼中还有未消的恐惧。

    这女鬼要罪状做什么?难道她还想去报官不成?

    开什么玩笑。

    一个女鬼别说去官府了,靠近清河县半步就会被那些捕快镇压。

    他捉摸不清周清儿要做什么,也没有去想周清儿为什么会找到自己,急忙地收拾好了东西,逃也似地离去。

    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了!

    ……

    等周清儿回来之时,丑时已经过了一半,也就是凌晨的两点钟左右,不得不说阴魂的速度确实快,赶七品武者不差分毫了。

    孟祥正准备躺床上,叫周清儿回来,急忙起身,询问道:“办妥了。”

    “都办好了,公子。”周清儿将纸递了过去。

    孟祥接过一看,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大字,详细记述了黄元等人祸害周清儿的起因经过以及结果,同时也记载了几个主要罪犯的名字。

    有这一份东西,黄元再也无法逍遥法外了。

    “让我休息会,丑时过了叫我,我去一趟清河县。”

    孟祥将纸折叠放好,打了个哈欠。

    奔波了一整天,他太累了,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多谢公子!”周清儿惊喜,她的事情终于要有个结果了。

    等她再度望去,孟祥却已经睡着了,房间中响起了轻微的呼噜声。

    周清儿轻吐出一口气,将屋中的烛火吹灭,静静地守护在一旁。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