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道尊不太正经》正文 第十五章 一刻入品,御鬼的是谁?

    先天观想图——炼血篇!

    武道一到十品便被称为炼血大境界,这个血不是血液,而是血肉。

    在这个境界,人的肉身便犹如一块生铁被千锤百炼,是皮膜坚韧,血气旺盛,骨髓如海,打好肉身基础为突破下一个境界做准备。

    这个境界,是肉身的修炼。

    孟祥睁开双眼,喜形于色。

    这就巧了,这正好是第一份先天观想图,可以让他修炼踏上武道。

    他再一次闭上了双眼,炼血篇的种种玄奥犹如清泉一般在心中涌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再度浮现出了一道身影。

    这并不是那伟岸身影,这道身影的模样竟然与他如出一辙,盘膝而坐,浑身每一寸皮膜都坚韧如铁,透过皮膜似乎还能看到晶莹的血肉,如羊脂般的骨骼。

    隐约间,孟祥仿佛还听到了海浪奔涌的声音,那是血气澎湃所带来的响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清晰地察觉到自身的血液开始沸腾,每一块血肉都活跃了起来,贪婪地吞噬着四周的灵气。

    如一块充满杂质的铁,正在经历烈火的淬炼。

    千锤百锻之后,便可化为精钢!

    一刻钟之后,孟祥周身的毛孔张开,喷吐出大量的白气,紧接着便是大量的污垢。

    沸腾的血液缓缓平息,孟祥睁开了双眼。

    “突破武道十品境界,获得灵值+100点!”

    脑海中,金手指的声音响起。

    这就入品了?

    孟祥眨了眨眼,这短短一刻钟时间,他竟然直接突破了武道十品,而且还是双喜临门,竟同时获得了100点的灵值,省去了他不少时间。

    一刻入品!

    这种速度!

    不愧是大夏武圣留下来的武道心法,果然神奇非凡!

    孟祥站起身来,他能明显感觉到自身的身体素质比之前强上了一大截,至少是翻了一番。

    “公子,清儿感觉你的血气好旺盛,犹如一块火炭,比之前我见过的九品武者也差不了多少了。”

    周清儿的声音在心中响起。

    这让孟祥一怔,随即释然,大夏武圣留下的心法岂会简单,没有点跨境界的实力又怎么可能称得上武圣?

    “虚玄,掌门让我叫你去一趟大鸣殿。”

    就在孟祥准备提桶去洗澡时,大门被推开,虚德道士探头探脑地望了进来,随即大惊失色:“我看,怎么这么臭?你拉床上了?”

    “拉你大爷,师兄你帮我回个话,就说我洗个澡就去找师傅他老人家。”

    孟祥提着换洗的衣物和空桶,一把推开了虚德,走向澡堂。

    肉身的淬炼必然会排出许多杂质污垢,臭也是真的臭,连他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

    在认认真真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之后,总算舒服了许多。

    等到了大鸣殿之后,孟祥对着坐在椅子上正在喝茶的李松鹤行礼道:“师尊,您找我?”

    他现在的态度不可谓不尊重,让李松鹤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坐。

    孟祥听话地坐到一旁,李松鹤为他倒了一杯茶,随意说道:“今日早些时候,县衙的张捕头来过一趟。”

    “官府来人了?”孟祥皱眉,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肯定不是为了昨天那件事而来,不然李松鹤也不可能这么悠闲地坐在这里。

    随即,李松鹤将他与张捕头的对话一一说了出来,同时看着孟祥:“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这独苗虽然年轻且性格有些跳脱,但其聪明程度也就排在他这个掌门之下,因此李松鹤想要看看孟祥有什么见解。

    公物?

    送往长平府的公物为什么不让张捕头亲自护送?

    孟祥的眉头皱得更紧,一瞬间就捕捉到了这件事的关键疑点。

    只是,他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什么。

    “徒儿觉得,既然被称为公物,那必然是不容许有一丁点闪失的,可不让张捕头护送未免也太过于随意了……”

    “而且从那群人那里也没搜到什么公物啊?难道是飞星弩?或者那群人把公物给藏了起来……”

    “等等!”

    说到这里,孟祥的身躯一震,看向李松鹤。

    而对方也正在看着他。

    那件公物……有没有可能是先天观想图?

    先天观想图如此重要的东西,那更应该让张捕头护送了啊!

    可为什么清河县没有这么做?

    不想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孟祥也想不明白了。

    一群不像马匪的“马匪”,随意护送的先天观想图,这种种一切好似一条条线交织成了一张大网,让他感觉自己好像掉入了其中。

    李松鹤看到了孟祥的表情变化,自己这位徒弟果然聪明,一点就明白。

    “此事比为师想得还要复杂,或许会有后续变化,你千万要小心!”

    李松鹤千叮万嘱,这件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孟祥凝重点头,又与李松鹤聊了许久,这才告辞离去。

    ……

    清河县县衙。

    林峰刚刚坐完堂,此刻正在房间内清点帐薄。

    “大人,去年一年的税收比之前提升了五成,这都是大人的功劳。”林峰身旁,负责辅佐他的老县丞笑着开口。

    县丞乃是正八品官员,地位仅次于知县,主要负责赋税征收,文书管理等职责。

    “如今也不过是刚刚有了起色,县里的发展还任重道远啊。”林峰合上帐薄,轻揉着太阳穴。

    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紧接着,张捕头的声音响起:“大人,张初之求见。”

    “进。”林峰看了身旁的县丞一眼,后者极其识趣地告辞离去。???..coM

    “李大人。”推门而进的张捕头给县丞行了一礼,待对方走后,轻轻合上了房门。

    “大人,没有找到那群人的踪迹。”

    张捕头态度恭敬,运往长平府的公物被抢,这可是大事,若是上头怪罪下来,他们一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嗯,知道了。”

    出乎张捕头预料的是,林峰却显得很是平静,这让张捕头一怔,到嘴的话语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继续查便是了,若没其他事就先退去吧。”

    林峰挥袖,直接让张捕头离去。

    张捕头犹豫了半晌,抱拳行礼:“属下先行告退了。”

    等张捕头之后,林峰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双眼盯着摇曳的烛火,如渊般深邃,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大人,黄元已经抓到了!”又有一道声音在门外响起。

    抓到了黄元了?

    林峰站起身来,他想弄清楚,到底是谁张贴了那张纸,又抱有怎样的目的。

    “带进来。”

    随着林峰的话语落下,房门顿时被推开,两位衙役押着黄元走了进来。

    此时的黄元显得格外狼狈,浑身是灰,披头散发,一被押进来就大声地哭喊:“大人,冤枉啊!”

    “跪下!”两位衙役可一点都不心软,直接扣着黄元跪下。

    “冤枉?”林峰冷哼一声:“本县令还没问你犯了什么事,你怎么就知道是冤枉呢?”

    林峰身为文官,自然也是读书人,浑身带着浩然正气,如今一开口,让黄元的心灵顿时一震,整个人跪伏在地,哆哆嗦嗦地不敢再开口。

    下一刻,林峰直接将那张纸扔到了黄元面前:“这上面的东西可是你本人亲自所写?”

    黄元定睛一看,顿时吓得面无血色。

    这不是周清儿逼他写的罪状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那只女鬼来报官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有人要搞他!

    是谁!

    “快说!”

    林峰大喝一声,浩然正气加身,声如洪雷,直接击溃了黄元的心理防线。

    “是……是小的写的……”黄元脸色惨白,想撒谎都没有力气。

    证据就在眼前,他还能怎样挣扎?

    不承认?

    这些衙役有的是方法让他承认。

    不如直接承认来得干脆,免得遭一顿皮肉之苦。

    “也就是说,你们谋害女子一事属实?”林峰再问。

    “属实……”

    “大胆!目无王法,草菅人命,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

    林峰沉喝,震得黄元直接软在地上,他自然知道这是什么罪。

    死罪!

    一命偿一命!

    不仅是他,那些与他做过这些事的村民都逃不过大夏律法的责罚!

    完了!

    黄元心如死灰,这特么的到底是谁干的!

    “本官再问你,这罪状是你自己写的还是别人逼着你写的?”林峰问出了困扰了许久的疑问。

    “回大人的话,是一只女鬼逼着小的写的。”

    黄元的话让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特别是林峰,他办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荒谬的事情。

    女鬼逼着人写下自己犯的罪?

    什么时候,鬼不直接杀人还这么通情达理了?

    林峰紧紧盯着黄元,他办案多年,经验丰富,犯人有没有说谎一眼便知,而黄元的表情不像是在说慌。

    当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不过林峰不蠢,他自然不会相信一只鬼会干这种事,背后必然有人在指示。

    御鬼者!

    他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词语,一位御鬼者靠那只女鬼逼迫黄元认罪,再把写着罪状的纸偷偷张贴在了县里的告示栏上,逼着他查案。

    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只是,这御鬼之人,是谁?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